维登想不到这个护爵这么厉害,不知道用的什么妖法,竟然让那些投靠他的护卫一下子死光了,只不过现在他们仍然人多势重,况且外围还有卡西亚这个强大的底牌,他根本不怕。  .

    “当皇,你能当上皇么?敢攻打皇室,让你们有来无回!”

    这时一个声音响了起来,隐在暗处的莫泰,卡拉,莫西这时,带着精英突然出现在现场,大杀四方,本来他们是按照洛天的计策守在重在关口进行阻杀,不过没有想到胡烈没有抵挡得住,冲进来太多,再杀几个也没有意见了,所以直接潜了进来,进行护主行动,当然这也是洛天的计划之一,如果涌进来太多,必须返回护主。

    其实这本来也是不好后果的开端,如果这样战下去,皇室必定覆灭,洛天准备的信号也会用上了,南宫正他们会炸开皇墙接走维拉。

    不过现在计划变了,之所以变,是因为洛天当初考虑,卡西亚这个佣兵兵头子不一定亲自前来,自己不好擒王行动,现在此人不但来了,竟然还坐在不远处的坦克上,而且相信此人已经知道了是自己,看他吓的好个比样,洛天就知道事情好办多了,终于没有向不可控制的方向发展。

    刚才施展的正是洛天的天元一击,早已把真力打入了这些人的体内,就像当初爆杀李光霸和洪坤的那些手下一般,说到底,这些护卫的力量还是薄弱的,实力太低,自己的天元一击,一心多用,并不困难,只不过多耗费一些真力而已,却是起到了震撼性的效果,卓泰家族还有西瓦家族当即爆发,就可见一般。

    洛天深吸了一口气,迅速调息了一下,看向扎西,低喝了一声:“拼死保护维拉皇。”说完,他的身形竟然在原地消失了,不是洛天会变化,而是他的速度实在太快,即使扎西也只能扑捉到他的残影。

    “是,护爵大人!”扎西豪气的大喝,他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如今认真的听从一个人的命令。现在有剩下的忠心护卫,还有卓泰家族和西瓦家族,以及皇室的莫泰及卡拉这些高手抵挡,短时间内,维拉皇他们根本没有危险。

    “卡西亚,好久不见,一切可好?”

    洛天正是奔着卡西亚而去,只要把此人给摆平,那么皇室大患自然可解,此刻洛天如同一阵风一般刮过,让卡西亚浑身打了一个机灵,他刚从痴呆中回过神来,就听到洛天那幽幽的声音,扭头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到了坦克,正坐在自己的身边,甚至还从口袋里掏出一支烟,点燃,随意的抽着,眼睛看也不看卡西亚,在注视着远处的战场。

    “哗啦……”那些卡西亚手下的雇佣兵,突然发现在他们的将军面前出现一个人,顿时条件打射的举枪对准了洛天。

    “放下枪,混账!”卡西亚一个机灵回过神来,条件反射般的大吼起来,他太清楚眼前这个男人的恐怖了,似乎比起以前还要恐怖,只要他的人敢开枪,他保证自己第一个死,甚至那些人扳机都扣不出来。

    那些手下当然听从卡西亚的命令,乖乖的放下了枪却是警惕的望着突然出现的皇室护卫头领般的大人物,他们想不明白,这个人到底是怎么出现在他们将军的坦克上的,只感觉眼前一花,就多了一个人。

    “洛,洛……先生,幸会!”卡西亚冷汗刷的一下流了下来,如果知道这个恐怖的男人在这里,他死也不会来的,自己虽然手下众多,而且还有大量的武器,不过他相信,只要眼前这个男人想杀他,再多的人也没有用。

    “想不到你会帮助维登王子,反抗皇室,维拉公主,不,维拉皇是我的朋友,也是华夏的朋友,我助她登基,我希望你不要干涉,算是帮我一个忙,怎么样?”洛天这才转头看向卡西亚,用商量的口气说道,微微一笑,露出一口白牙,让卡西亚嘴角一抽。

    “洛……洛先生,不敢当,在下永远记下你对我的恩情,实在,实在不知道你在这里……”卡西亚结结巴巴的说道。

    “好了,我不怪你,我们以后合作的机会多的是,和维拉皇交好,你的好处比起维登要大的多,另外,下一步边境河域一带我准备开发那里,却是找不到人手,如果你愿意的话,可以帮助我,还有各方面的生意,包括军火生意……”

    洛天淡淡的笑道,他不想对付这个卡西亚,此人的力量也是自己的一大助力,把他收拾好,帮助维位管理缅甸混乱形势,比起维拉亲手出手要好的多,特别是那些小股雇佣兵方面的事,而且卡西亚是他们的头领,他们不能轻易杀掉,不然惹了下面的人,一片混乱,也是很麻烦,甚至很危险,所以洛天借助自己的威势,恩威并施。

    果然,卡西亚眼前一亮:“好,好,一切听洛……先生的吩咐,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卡西亚低声说道,自己的一部分人正在和胡烈交战,而前面皇室也正在大战,他在这里因为洛天,又不敢插手,所以有些为难。

    “退回去,我保证维拉皇不追究此事。”洛天果断的说道。

    “可是,外面那个胡烈他们……”卡西亚有些担心,那不是退出去,那是杀出去啊。

    “这个好办,我给他打个电话,他们的人自动让路,你们安然退走就是了,改天有时间,我会亲自拜访你的。”洛天微笑道。

    “那好,洛先生,今天的事是个误会,不知道你在这里,实在对不起,我马上带人辙走。”卡西亚说话有些利索了,洛天没有追究他的责任,让他如蒙大赦,不然的话,他又死了一回,凭此人那变态的身手,他就是有千军万马也躲不过去。

    洛天点点头,也没有废话,直接给胡烈打了一个电话,外面和卡西亚的人交战正酣,焦急万分的胡烈接到洛天的电话,顿时吃惊的张大了嘴巴,不过还是马上答应下来,停止交火,放卡西亚的人走。当然卡西亚这方,也早已交待下去,不要再开火了。

    机车发动,人影转向,声音轰隆隆作响,步伐整齐,卡西亚的人整装待发,竟然退走了。

    “卡西亚,你混蛋,搞什么鬼,不要走,把这些人给我杀光。”

    看到卡西亚的人竟然不哼声直接退走了,这让那个维登大惊失色,卡西亚是他强大的后盾,也是他夺取皇权的关键所在,现在卡西亚一退走,再加上卓泰家族和西瓦家族的临阵倒戈,他等于一下子从猛虎变成了一只猫。

    “维登皇子,我还有事,不陪你了,你自己慢慢玩吧,我们的协议正式取消,再见了。”卡西亚坐在坦克上,冲维登潇洒的摆手。

    “再见你妹的。”维登这个皇子也禁不住破口大骂了,气的吐血,这个时候和他说再见了,竟然,他还能再见得了吗?

    “是你?是你搞的鬼?你到底是什么人?”

    维拉这时发现洛天走来,似乎终于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只是让他还是不明白的是,这个新来的护爵到底和卡西亚说了什么,让这个卡西亚毫不犹豫的退兵,难道比自己给他的条件还优厚么?不可能,自己不但给了他一年的军费还答应把自己的两个妹妹都给他玩,这是什么样的诱惑,他自信自己的无耻条件足以让卡西亚死心踏地,可是却是想不到,他竟然这么走了。

    “我是新任的皇室护爵,维登皇子,卡西亚走了,你还怎么玩呢。”洛天玩味的看着维登。

    “王八蛋,给我杀了他,谁杀了他,奖励一个亿,皇位以下随便挑,甚至我可以把两个公主都嫁给他!”维登是彻底疯狂了,这种无耻的话都说了出来,背后说还行,现在却是在明里大声说了出来,顿时让维拉还有维娜大怒,维娜甚至终于明白那个卡西亚为什么又投靠维登了,这个条件应该是最重要的一个。

    “维登,你不得好死!畜生。”维娜站起来怒骂。

    “我不得好死,维娜你这个贱女人,如果不是你耍心机,我们好好的合作,能到今天这个地步么?”维登面色狰狞,彻底的疯狂了,竟然从腰间拿出一把枪向着维娜开枪射击。

    “住手!”维拉看到这一幕,顿时大喝,只不过现在太混乱了,她的声音很快的被淹没了。

    “嗖。”

    一条人形极快的闪过,正是洛天,一把扣住了维登的手臂,只听到一声骨头断裂的声响,洛天竟然生生的扭断了此人的胳膊,对于这种人渣,连亲妹妹都可以出买都可以杀害的畜生,洛天没有留手,直接就废了他,当然不会杀他,废了的维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却是被洛天一下子扔到了护卫那里,被人给捆了起来,等候发落。

    “你……”维娜看着洛天的表现,心里涌起苦涩的滋味,神色很是复杂。

    此刻洛天当然没有在意这个女人的想法,瞬间又冲进了那些小股的雇佣兵中,大开大合,大杀狂杀,只杀的他们心寒,这是真正的绝杀,没有了卡西亚的佣兵组织,洛天根本不担心他们会翻盘。而且维登又被活捉,支持维登家族的人已经没有信心战下去了,直接选择了投降,大战即将落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