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使死,也要让你们痛苦。 ”

    这些雇佣兵一个个悍不畏死,虽然被洛天的绝杀吓破了胆,不过还是有些人极度的疯狂,竟然开枪对着维拉射击,到了现在他们已经不在乎佣金了,只是为了报复。

    “快躲开!”洛天的眼眸一扫,看到这一幕,让他魂飞天外,虽然场中不少的人在开枪,不过并没有直接对维拉开枪的,因为维登也不想杀了自己的亲妹妹,这个雇佣兵很明显是被杀红了眼,知道所有的人都在围饶维拉皇而在运转,正如他所说,要让所有的人痛苦。

    扎西这些人虽然在保护维拉,不过还在和各家族大战,而且维拉又是站在高台上,目标明显,所以很不幸,胸口中了枪,发出一声惨叫,直接倒了下去。

    “维拉!”

    洛天怒喝,他想不到大意失荆州,雇佣兵竟然直接冲维拉开枪了,看着维拉倒地,洛天只感觉大头懵了一下,血液只冲脑门,杀机不可遏制的蔓延。

    辛苦帮助自己的女人登基,却是想不到会是这样一个结果,让他接受不了。

    “拉拉,孩子,醒醒!”老泰皇抱着维拉不停呼唤,声音嘶哑。

    “杀光他们,一个不留!”洛天怒喝,眼睛通红,脸色有些狰狞,一掌就拍碎了那个雇佣兵的脑袋,脑浆飞溅,接着不知道从手里弄来一把首,如同虎入羊群。

    “扑哧,扑哧……”

    锋利的首割在肉体上的声音传来,划破了他们的咽喉,惨叫声起,血花乱飞,洛天俨然变成了一个杀神,没有人,没有语言可以形容洛天此刻的狂暴,他已经变成了一个杀戮机器,收割着这些叛逆者的生命。

    “饶命,啊……”

    那些人吓傻了,从没见过一个人杀人杀到这种地步,扎西和那些护卫也疯狂了,大杀四方。

    “想不到所有的计划都毁在了他的手里,考虑了很多,就是没有考虑到此人的能力……”

    维登怨毒的望着洛天,心里痛恨的想着。

    洛天一路杀来,到了维拉的身边,一把抱起她向着她的寝宫奔去,而外面自然交给了扎西,莫泰还有卓泰这些人,雇佣兵被杀光,皇室叛逆的护卫也被杀光,剩下的其他家族还维登的亲信,死的死,伤的伤,再加上胡烈这只军队的加入,这些人纷纷投降,皇室内乱很乱的被平息了,老皇叔亲自出面,把维登还有维娜给押了下去,等候发落。

    “不知道维拉皇怎么样了这……”

    卓泰家族这些人并没有离开,还守护在这里,帮助皇室处理战场,他却是望着维拉寝宫方向轻声自语,好容易参加一次正义之战,维护了皇室威严,他卓泰家族还没有得到好处那,他可不希望维拉出事,再选择一个缅泰皇。

    “维拉皇吉人自有天相,我相信她会没事的”胡烈看了一眼这个卓泰说道。

    除此之外,还有皇室及元老院的众人都守候在维拉的寝宫前,面色有些带着深深的担忧,老泰皇在外面焦急的走来走去,莫泰,拉拉,还有摩西这些人一身是血,也在这里守候着。

    “咳咳,哎呀,疼死我了,亲爱的,你再帮人家揉揉。”

    维拉寝宫内,这个妞一身高贵的皇服,此刻却是胸前大开,春光无限,正躺在洛天的怀里,唉呀呀的直叫唤,洛天的大手正帮她慢慢的揉着。

    的确,子弹是打中了维拉,却是被天蚕宝衣给挡了下来,虽然有天蚕宝衣挡了一下,但是那高速旋转的子弹的力度维拉还是受不了,强大的冲击力让她一口气没缓过来,竟然给打晕了过去,胸前和内腑都受了一点轻伤,不过很显然并没有大的影响,不然的话这个妞也不会呀呀的乱叫了,不像痛苦倒像呻吟了。

    “好了,拉拉,刚才吓死我了,你没事就好!”洛天一只大手轻轻的帮她推宫过血,同时微笑着说道,暗自庆幸提前给她穿了天蚕宝衣,不然的话,维拉真的死了。

    “亲爱的,再帮人家揉揉嘛,还有些疼那!”维拉躺在洛天怀里不想起来,她倒不怕死,只不过她心里感激异常,退卡西亚,杀叛逆护卫,一力拚战,力挽狂澜,没有他,自己完难登基,所以维拉对洛天除了感激就是爱。

    “好了,拉拉,不要闹了,外面都在担心你,还是先出去交待一下吧,免得他们担心!”洛天帮维拉系上衣扣,爱怜的说道。

    “那好吧,确实需要处理一下了。”维拉点头道,皇室遭到从来没有过的血战,让她心里后怕不已,她想不到洛天为了自己手段如此狠辣。让她的心里暖暖的。

    “咦?这是什么东西?”维拉从洛天怀里出来,不小心把他怀里的一个东西给带了出来。

    这是一个金属模样的东西,还带一个拉环,维拉说话间,轻轻一拉,顿时一声尖锐的声响,直接从房间呼啸着冲了出去,冲破了窗户。

    “拉拉,不要!”洛天大惊失色,还是慢了一步,这个妞竟然拉响了信号弹,这是他防止不测,自己遇到危险,无法保护维拉,让她后撤时通知南宫正他们的最后一层保护。

    现在大局已定,这个妞却是给拉响了,让洛天无语,快步冲出了寝宫。

    “不好,老大出事了,炸皇墙?”

    南宫正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信号弹响起升空,因为那就意味着他们的老大洛天已经不行了,不然的话',凭他的实力,根本不需要他们出手的。

    所以,南宫正的眼睛立马就红了,狂喝一声,同时莫少峰已经点燃了炸药包,轰隆一声惊天巨响,皇墙炸塌了七八米宽,南宫正嘶吼着,扛着火箭筒就冲了进去。

    “咳,洛护爵,拉拉怎么样了?”看到洛天脸色难看的冲了出来,老泰皇,扎西,胡烈还有皇室众人心里一沉,老皇更是担心的问道。

    “亲……洛护爵,你……”

    没有等洛天说话,维拉就从里面跑了出来,活蹦乱跳的,这个妞差点没有露馅,把亲爱的硬生生改为了洛护爵,她不明白洛天怀里什么东西被她拉响了,像是节日的烟花一般,而洛天脸色大变,扭头就往外跑,让她迷糊不解。

    看到维拉竟然完好无损,众人还没有来得及高兴,只听到一声巨响,皇墙竟然被人炸塌了,一群人拼命冲了进来,为首的两个更是威猛的要命,一个人手里还扛着火箭筒,这可是大杀伤性武器。

    另一个更猛,身上绑的竟然全部是高能炸弹,有些阴柔的脸型有些狰狞。

    “该死,这是些什么人,难道皇室的叛逆力量还没有消灭么?”扎西吃了一惊,看着这两个华夏人惊呆了,不过他是护卫头领,还是带人冲了过去。

    “皇室叛逆,你们竟然炸皇墙,放下武器,饶你们不死?”扎西佩刀一指南宫正杀气腾腾的说道。

    事情一波三折,皇室绝地反击,胜利在望,维拉却是中弹,让众人担心,现在维拉没事了,却是又冒出一股更加不要命的家伙,让扎西都反应不过来了。

    “饶你妈,谁敢动炸死谁!”莫少峰面色狰狞的吼道,老大遇到了危险,他必须完成老大的任务,带维拉离开这里,所以莫少峰这货一身炸药就窜了过来,直奔维拉,想抱起她就跑,这等突现出现的场面着实把维拉给吓坏了,摩西也是目瞪口呆。

    别人不认识,他和维拉可认识啊,这两人是陪同他们从华夏一起来的,虽然两人脸上涂着油彩,他们还是认了出来,似乎是洛天的兄弟,怎么这两人也造反么?

    莫少峰这货只顾着抢救维拉,却没有注意到一身皇室护爵打扮的洛天正瞪着他,到了这一步,也没有必要阻拦隐瞒他们了,对他们的反应还是满意的,连洛天都没有想到南宫正和莫少峰这两个家伙会来这么一处,一个扛着火箭筒,一个缠一身炸药,为了造成任务,完全是不要命了,让洛天感动。

    “啪”的一声,莫少峰没有抱到维拉,却是被维拉下意识的打了一巴掌,打的莫少峰一呆,怪叫一声,就要来硬了,他没有时间解释,只想抱起维拉就跑,毕竟南宫正的火箭筒威慑不了多久,这可是皇室重地,要说莫少峰不紧张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这次又没有抱住,被一只大手牢牢的抓住了肩膀,洛天出手了,开玩笑,自己好好的,当然不会让这个假女人抱自己的女人了。

    “你……”

    莫少峰也是一个猛货,浑身真力一震,竟然没有把那只大手震开,不由的吃惊,想也不想就要拉炸弹引线要与这些人同归于尽。

    “笨蛋,是我!”洛天轻喝,让莫少峰生生住了手,顿时惊喜起来,而南宫正也看到一身将军模样的老大洛天同样一呆。

    “不是说老大不行时,他们才做为最后一道保护维拉公主的屏障么?怎么老大会好好的站在这里?”

    “老大,你没死,唉哟!我的妈呀,你吓死人家了?”莫少峰拍着那宽厚的胸膛,又恢复了女人的阴柔,虎躯一扭,让在场的众人一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