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高手无数,你不是最强的,不要以为自己可以掌控一切。 ”洛天不屑的哼道,却是在暗暗的调息着自己的真力,抬头望月,如同诗人,缓步而来,走了两步,又侧向走了几步,在装比,在绕圈子,目的就是靠近那条波澜壮阔的大河。

    “你说的不错,我不是最强的,不过对付你足够了,你也少弄玄虚,乖乖的跪下说出来你的来历,另外,我问你,前期华夏的事,是不是你做的。”

    黑天使沉声问道,他来缅泰的任务之一就是调查此事,感觉这个华夏人实力非常。

    “华夏什么事?我已经十多年没有回华夏了,难道华夏发生了地震。”洛天在装傻。

    “少废话,如果你不是心虚,为何用易容术改变你的容貌,小子,你是聪明还被聪明误了。”黑天使桀桀一笑。

    “是么?我感觉你有点太聪明了,要知道聪明的人都活不长的,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天堂的人,天堂之主对你已经抱有杀机,其他的人也想杀你,我敢打赌,你一定会死在我的眼前面,你信不信?”

    洛天转过身来,背对着他,慢慢的渡步,伸张着腰肢,向着河边靠拢,却是用言语干扰着他。

    “哼,你知道的真不少,还知道天堂,还知道天堂之主,看来华夏弃天殿主真的和你有关,小子,我现在改变主意了,必死你!”

    黑天使听了洛天的话,脸色一变,下意识的四下查看了一眼,对洛天终于产生了杀机,洛天的话似乎说到了他的心里,最近在天堂内,他感觉到天堂之主对自己似乎有些冷淡,再加上本来他和几位护法的关系也不太好,让本来就多疑的他,更是有些狐疑,甚至他怀疑,眼前的这个男子是其他护法的手下,那么杀掉洛天,就等于断掉了他们的一条手臂,所以他不能再等了。

    “我说过,我死不了,而你必将死在我的手里。”

    洛天转过身来,叼着烟,望着黑天使,冷笑道。

    “那就试试看吧。”黑天使不想和洛天再打嘴仗了,想立马毙了洛天,手一动,真力顿时涌动,一双肉翅再次出现,一双诡异的眼神寒光大盛,狂风大作,这是真正的要动手杀人了,那恐怖的气势近乎于妖。

    “等一下。”洛天抬手示意。

    “小子,你怕了?”黑天使冷哼道。

    “我怕?哈哈哈。”洛天漫步月下,走了好几步,这才说道:“其实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你不是要我死么?那么在我临死前就满足我这个愿望如何?”

    “什么问题?”黑天使下意识的问道。

    “嗯,是这样,我想知道,你爸妈到底是什么人,怎么会生出你这样的怪物,不会是杂交生的吧,那你妈是蝙蝠还是你爸是蝙蝠啊,对了,你这样能不能入户口……”

    “吼……”

    黑天使怒了,气的吐血,身形狂掠,没有等洛天说完,一只大手对着洛天就拍了下来,威力比起开始前还要恐怖三分,毕竟是爆怒之下,那种威势,似乎天下一切都掌控在此人手里,阴风怒喝,气息中竟然还夹杂着阵阵的血腥之气,一双眼睛变得通红,如同两只小灯笼。洛天只感觉自己的神识,精神还有真力都有点不受控制了,刚才那对打野战的男女应该是被此人的这一招给杀掉的,当然威力无法和现在相比。

    “还怕你不成?”洛天狂喝,站好方位,动用了全身最强的真力,生死轮回拳瞬间打出。

    生死,轮回,超脱,三招恐怖无比,可是遇到黑天使的杀招,洛天仍然不敌,身形一下子被打飞,往后飞出了几十米,噗通一声掉进了河里,其实这是洛天算计好的,知道自己的生死轮回拳奈何不了此人,主要就是借此人的真力辙离此地。

    “不知天高地厚!”

    看到一招把洛天再次的震飞,黑天使倒退了几步,傲然而立,眼中闪过不屑的神色,不过接下来,神色一变低呼一声:“上当了”身形嗖的一声就飞了过去,对着洛天刚才的落水处,一掌再次拍了下来,惊天的水浪,如同妖兽在水里出没,溅起大量的水花。

    “混账,好狡猾的小子!”黑天使从水里腾空出来,站在岸上,浑身上下湿淋淋的,一双眼睛闪着怒火,此人竟然借助自己的力道逃走了,黑天使似乎这才明白,此人为什么在这里一直哆嗦,还月下漫步,想不到竟然打的是这个主意,让黑天使后悔不已。

    一个入圣后期的高手,在他的眼里堪称蝼蚁般的存在,竟然在他这个化臻初期的高手手里逃走了,这对他来说是一种耻辱,气的怒吼连连,震的小草倒伏,水波起涟漪。

    “此人是一个潜在的对手,加以时日,肯定会更加的恐怖,绝不能放过。”黑天使眼光频频闪烁,身形腾空,肉翅膀张开,贴着水面滑行,搜寻着洛天,顺着河流向着下面就追了下来。

    夜色下,茫茫大河,波光粼粼,没有任何动静,黑天使不知道追了多少里,还是追丢了。

    “咳,咳。”

    在大河的上游,一处僻静的草纵中,一个黑色的人影慢慢的冒出了出来,大口的咳血,身形摇晃,面色有些苍白,正是洛天,他反其道而行,逆流而上,终于躲过了这个恐怖的黑天使的追杀,只不过刚才又和此人硬拼了一击,更是伤上加伤,再躲不过去,就真的完了。

    “该死,想不到此人如此恐怖,如果不是在水下,根本躲不过去此人的神识搜索。”

    洛天心有余悸,他还是小看了化臻高手的实力,以自己现在实力,用最强的生死轮回拳,也最多和此人拼三招而已,差距堪大。

    其实洛天并不知道,如何他的战绩,传到一些化臻高手的老怪物的耳朵里,一定会惊讶不已,直骂变态,因为从入圣到化臻,那是质的变化,说是一仙一凡也不为过,即使天才入圣后期的高手,也少有人能挡得住化臻高手的一击,东方不败就是一个例子。

    此刻,卓泰庄园,东方不败心中担心不已,黑天使太恐怖了,不然的话,向来高傲的她,也不会低声下气。

    “不知道洛天现在怎么样了,他能不能逃得过这个黑天使的追杀,此人鬼主意特别多,但愿能逃过一劫,不然的话,我东方不败必杀黑天使,不惜一切代价!”东方不败眼中杀意频频闪烁。

    “嗖。”的一声,一条黑影出现在东方不败的面前,东方不败急忙稳定心神,看到是黑天使去而复返,一下子让她的心沉到了谷底。

    “护法大人,您回来了,属下无能,跟不上护法大人的脚步,不知道对方是什么人,把他杀掉没有?”东方不败急忙问道。

    黑天使一身水淋淋的,黑袍贴在身上,有些狼狈不堪,直直的望着东方不败,足足三秒,这才幽幽的说道:“这是一个年轻人,虽然易了容,不过我也大体猜到是什么样子,这个小子狡猾异常,被他跑掉了。”

    “是么?难道此人的实力比护法大人还要高?”东方不败心里狂喜,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连心境变化都不曾浮现。

    “哼,这个世上比本护法高的人五个手指都能数得过来,是本护法大意了,没有及早下杀手,让他跳河逃走了,追了他十几里,竟然没有踪影,还真是怪事。”黑天使有些气恼的说道。

    “能在护法大人的手上逃走,肯定也受了伤,属下马上派人去沿河搜索,以最快的速度把他给找出来!”东方不败马上说道。

    “不用了,本护法都没有找到,你能行么?此人中了我的三招天使之殇,活不了多久了,必将真力,精气外泄,慢慢而死,最后变成一具干尸!”黑天使冷哼道。

    东方不败心中大惊,对黑天使心里隐藏滔天怒火,狠不得立马暴起杀人,只不过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此人的对手,一个回合,自己都扛不下。

    “现在当务之极,必须尽快的找到洛天,不然的话,后果不堪设想……”东方不败心里暗想。

    “你在想什么?”黑天使此刻突然冷冷的问道。

    “哦,属下是在想,到底是什么人敢来此偷窥,幸亏护法大人在此,不然的话,属下真的很难抵挡。”东方不败急忙说道。

    “这个我正是想问你的,你可曾见过此人,他为何深夜来此。”黑天使望着东方不败,仔细感应着东方不败的气息变化。

    东方不败面色不变,作沉呤状,然后这才说道:“属下不知,属下也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高手,难不成是天堂的敌人?可是,护法大人说此人易了容,属下大胆猜测应该是天堂内部的人,不然的话,他何以易容?”东方不败有意的误导黑天使。

    “有这个可能,此人对天堂的情况掌握的似乎不少,不过我总感觉此人就是杀掉弃天殿主的那个人。”黑天使阴森的说道。

    “嗯,那会是谁呢?”东方不败看向黑天使,小心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