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他是华夏人,叫洛天,目前樱花情报机构正在查询此人的下落,社长让你做好准备好,不过千万不要轻视,此人据说相当厉害。 ”

    “厉害?哼,你可以离开了。”苍井百合冷冷的说道。

    “你……”

    高侨心中有些不悦,不管怎么说,自己算是她的上级,这个女人真是太傲了,丝毫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不想死,就给我滚开,以后再敢站在我的身后,我会给你留下纪念的。”苍井百合似乎早就知道这个高侨站在自己的身后欣赏自己的身体,这时转过身来,望向高侨,眼中冷漠如霜,不带任何感情。

    “哼。”高侨心里郁闷无比,哼了一声,转身离开了这里,他是真的不敢得罪这个可怕的女人,作为稻田社金牌隐藏的杀手,她的可怕,高侨清楚,一般情况下,根本请不动此女,除非社长亲自下令才好使,不然的话,他都使不动此人,他高侨在稻田社也是呼风唤雨的人物,位子比他高的没有几人,走哪里都受人尊重,唯独在这个女人的面前,他感觉自己一文不值。

    “洛天……”

    高侨一走,苍天百合轻轻的念叨着这个名子,眼中闪过不屑的神色,手中的武士刀轻轻一挥,地下的落叶狂风般卷起,围着武士刀旋转,接着被她用真力一震,随即被震的粉碎。

    这些年来,她苍井百合从来没有失过手,只要社内把一个名字告诉她,那就于这个人就被判了死刑。

    酒店内,洛天把有关武藏家族还有稻田社信息看完,已经到了深夜,不得不说,蓝雅这个妞尽心尽力,利用自己高超的手段,查到了不少有关这两大势力的隐情,让洛天对稻田社还有武藏家族有了充分的了解。

    而且他还知道了稻田社只所以想抓那个于浩,就是想利用此人的科研学术,在稻田社竟选首相中加大砝码,以便胜出。

    “动手的是武藏家族,暗中指挥的却是稻田社,这两个势力,都不能放过……”

    最后洛天合上手机,眼中放出精光,那些忍者三番两次的找他的麻烦,他不能再忍了,必须在天堂要对华夏方面动手之前,处理掉这些事情,不然的话,到时腹背受敌,肯定会疲于应付。

    洛天心里想着,然后给维拉打了一个电话,问问这个妞的情况,毕竟她怀孕了,需要关心和照顾,最后洛天默默修练了一遍五禽功法,还有生死轮回拳,现在他对生死轮回拳的拳意理解的更加的深刻,老叫化的一句话,让他更加的明悟,当然老叫化子那一套万枯掌也是神奇霸道无比。

    洛天在修练着,他希望在天堂大肆进攻华夏之前境界再次提高,最起码必须到达入圣后期顶峰,不然的话,凭现在的实力,根本挡不住天堂的冲击,只看一个黑天使就知道了,更是不知道传说中的天堂之主恐怖到什么地方,据东方不败说,此人神秘异常,从来没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有男是女都不知道,那些护法在他的面前根本不够看,她都怀疑,天堂之主的境界是不是早已到了通神境。

    什么是通神,东方不败不知道,洛天也不知道,甚至,他以前听都没有听说过,只知道武者的境界,最高才是化臻,现在看来远远不是止这样,实力强越大,越是感觉到末知的可怕,洛天就有这种感觉。

    把五禽功法,生死轮拳还有万枯掌默默的修行了一遍后,虽然夜已深,不过洛天却是神彩翼翼,精力充沛,丝毫没有睡意。

    “张颜玉这个女人不知道在做什么……”

    洛天来到岛国第一个就是想到了张颜玉,他知道这个女人有问题,如果不是她,他相信岛国的忍者不会那么快就找到了天容大酒店。

    所以洛天来岛国,首先要找的人就是这个女人,查明她的身份,只要这个女人真的对华夏不利,对他还有他的兄弟和女人有威胁,洛天不介意除掉她,虽然两人有过一些小旖旎,不过不代表洛天不会辣手摧花。

    来到岛国的第一夜很快的过去了,天色微明,洛天一晚没有睡觉,除了修练,就是想着大事,而南宫正这货也没有睡觉,可以说几乎没有睡觉,有老大的金钱作保证,这货可真是没有客气,他算是见识了岛国的风土人情了,一早起来,就腿脚发软,腿肚子转筋,凭这么龙精虎威的家伙,被折腾成这样,可见这小子在这方面有多爱国!

    睡的很香的倒是莫少锋,这货对女人不感兴奋,对于他来说,在岛国还不如在缅泰,那里还有他感兴趣的东西。

    “老大,今天我们去做什么?”吃过早餐,南宫正和莫少锋来到洛天的房间里,领受任务。

    “你这个混蛋还能执行任务么?不要命了是不是?在这里好好休息吧,有任务我会通知你们。”洛天黑着脸望着南宫正,洛天一眼就看出这小子精气有些亏损,昨晚折腾的太厉害了。

    “咳,老大,这个……不影响任务的,我……”

    “放屁,走路腿都发软,还能打架么?”洛天黑着脸训斥南宫正。

    “对不起,老大……”南宫正老实的低下头,他想不到昨晚的那个18岁的“博士后”如此“狂野。”让他花费了一个晚上的时间,才把她征服,彰显了华夏男人的威风。

    “女人有什么好的,真是的。”莫少锋甩着手帕有些鄙视南宫正。

    “你行了,那是这里没有男的,有的话,你早上了,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这个混蛋的爱好。”洛天瞪着莫少锋哼道。

    “老大,你好讨厌。”莫少锋扭捏着,甚至还委屈的冲洛天翻白眼,让洛天一阵恶寒。

    “好了,今天你们两个在这里休息,我出去一下。”洛天深吸了一口气最后说道,然后就一个人出了门。

    “怎么老大一大早起来想吃了枪药一样,吓死人家了。”洛天一走,莫少锋松了一气,嗲嗲的说道。

    “老大肯定是因为什么事在烦心吧。”南宫正沉思道,“不管了,睡一觉吧,困死了,你负责值守,有事叫我。”南宫正伸了一个懒腰,然后就回到自己的房间,呼呼大睡去了,只剩下莫少锋一个人在房间里郁闷。

    再说洛天,出了酒店后,叫上一辆出租车就绝尘而去。

    岛国短奇这个城市和华夏的一些发展城市差不多,除了那些满是广告牌的文字是岛语外,似乎没有什么差别,也是一个人口密集的城市。

    在一个并不起眼的小酒馆里,洛天坐了下来,要了一壶酒,慢条斯理的喝着。

    这个小酒馆是典型的岛国建筑风格,一个小房间,一个小房间的,四周都是糊着白纸的木格子围着,环境倒也优雅,很清静,里面有一个矮小的桌子,人需要跪在那里吃菜喝酒,这也是岛国人的习惯,似乎不跪不舒服,而此刻洛天则是一屁股坐在那个小桌子上,喝着酒,抽着烟,似乎在等待什么人。

    据蓝雅那个妞给自己提供的资料,这个酒馆距离稻田社很近,经常有那里的人来这里喝酒,所以洛天在这里守株待兔,弄一个活的,好好的聊聊天。

    果然,过了一会儿,在他的隔壁,就响起了人的声音,听声音有三个人,叽里咕噜的说着鸟语,时而哈哈大笑,很是猥琐。

    “板田君,这次你可是立了功了,一定要请客。”一个人说道。

    “是啊,板田君,想不到你现在成了副组长的红人了,你们两个不会是……哈哈哈。”另一个听起来像是公鸡叫,极猥琐。

    “呵呵,放心,只要我能得到,肯定少不了大家的一份,到时我们一起……哈哈哈。”这个被称为板田君的家伙似乎更加的猥琐带无耻。

    “只不过我们只有看的份啊,据我所知,组长松井君似乎对副组长很有意思,只怕轮不到我们了。”

    “松井君组长?这个老头年纪这么大了,还能行么?”开始的那个声音不由的讥笑道。

    “他当然不行,只不过听说松井君玩法很另类,嘿。”

    “唉,那可惜了,这么漂亮的女人放在华夏也是数一数二的吧,可以说,我就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华夏女人,更重要的是清纯啊,嘿,嘿。”又一个声音传来。

    在隔壁喝酒的洛天不由的心里一动,据他所了解的资料,在稻田社内,下面有一个叫做樱花情报机构,里面有一个女人是华夏人,不过却是有一个岛国名子,叫什么夏夏子,只是没有照片,洛天无从查寻是什么人,不过洛天有一种直觉,这个女人应该和张颜玉有关,甚至就是她本人。

    这时只听到隔壁的一个家伙打了一个酒嗝,说是要去卫生间,然后就听到了拉门的声音,洛天冷笑一声,放下酒瓶,也推开门走了出去。

    这是一个大腹便便的家伙,秃顶,看背影就极猥琐,一路摇晃着向着卫生间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