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850章 诱引张颜玉
    小酒馆的卫生间很现代化,和华夏的差不多,但也有他们的民族特色,那就是墙壁上还贴着不少女星的照片,宣传还真是到家了,富有岛国特色。

    此刻这个矮胖的男人,正在小便池前,哼前些小曲,解着腰带,这时洛天走了进来。

    “你……”

    开始这个矮胖男人并没在意,看到高大的洛天禁不住的多看了两眼,直是越看越感觉眼熟,那两眼浮肿略带阴郁的眼睛,猛然一收缩,他想到了一个人。

    他是樱花情报机构中的一员,还是重要人员,对于调查洛天,机构内早有了洛天的照片,这个男人越像越像照片上那个人,正微笑着望着他,让他魂飞魄散,要知道这个人那可是让武藏家族都吃了大亏的人物,他自认不是对手。

    不过此人身手还算不错,反应也迅速,裤子都没有提,转身一拳就对着洛天打了过来,同时发出怒吼声,意图招引同伴过来,他怎么也想不到这个人如此胆大,竟然跑到了樱花机构总部附近。

    只不过这个男子自以为发出的惊天怒吼,根本没有发出半点声音,他悲哀的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离地,脖子被一只铁钳般的大手死死的掐住,发出咯咯的声音,笨重的身体被生生的提了起来,在空中乱踢腾,而洛天正淡淡的望着他。

    “告诉我,你们机构内那个个华夏女人,也就是岛国名叫夏夏子的,真名叫什么?”

    洛天冷漠的眼神不带任何感情,用岛国语问道,面对这样的人物,他有几十种杀他的方法,而不发出任何声音,对于逼供,他更内行,国安的天井都甘拜下风,洛天在控制此人的同时,真力已经暗暗的注入此人的体内,不停的破坏着此人内部结构。

    那种生理机构生生被破坏,那种痛苦绝不是常人可以忍受的,如同炼狱,不要说他,就是天堂护法让他这样控制估计也受不了,还偏偏发不出任何声音,脖子被人捏的死死的,当然天堂的护法洛天现在不是对手。

    这个男子的眼球都开始突出,眼中充满了血丝,望着洛天满是痛苦和恐惧,他享受了此生从来没有享受的痛苦,作为樱花情报机构,对于审讯很有一套的他,真切的体会到什么叫做人间酷刑,直接大小便失禁,恶臭熏天。

    洛天的大手轻轻松了一下,让他透了一口气,冷冷的望着他。

    “张,张颜……”此人艰难的吐出两个字。

    “够了!”没有等此人说完,洛天大手一用力,就解脱了他的痛苦,此人整个身体软软的倒在了地上,眼中却是带着解脱般的神色。

    洛天找出这个人的手机,装进了口袋,然后在洗漱台上洗了洗手,甩了甩,抽出纸币擦了一下,从口袋里掏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点着,吸了一口,做完这些,他这才离开了这里。

    “副组长,重要消息,我们发现了那个华夏人的线索,就在短奇市,嗯,我看到走进了一家叫做友联宾馆……”

    出了小酒店,洛天拿出那个男子的手机,找出一个叫夏夏子副组长的电话,然后微妙微俏的学着此人的声音打了过去。洛天相信,张颜玉肯定有他们组织内部的号码,这个号果然和当初她留给自己的不同。

    “你是说那个华夏人洛天?”

    樱花机构内部,一身精干黑色小西装的张颜玉,高盘着发髻,一副女高管的模样,面色柔和中透着一股凌厉的气势,远和在华夏时大不一样,此刻正在处理桌上的文件,突然接到了手下的电话,让她吃了一惊。

    急忙压低声音:“好,板田,这次你立了大功,记住,不要告诉任何人,我马上过去。”张颜玉面色凝重的说道,她想不到洛天竟然真的到了岛国,现在稻田社正在全力寻找他的下落,他主动送上了门,这让张颜玉十分着急,从内心深处,她不想洛天出事。

    “是,副组长,我挂了。”洛天模仿着这个叫板田家伙的声音,然后挂了电话,接着把手机关机,扔在了下水道里,这种手机一般有定位体统,他不可能一直带在身上,况且这个手机的功能已经完成。

    挂完电话后,洛天叼着烟,径直向着他刚才看到不远处那个名叫友联宾馆走去,在前台登了记,并且用的是自己的真名,前台的服务似乎很忙绿,帮洛天登记完后,扔给洛天一把房门钥匙,就低头似乎在算账,远远没有昨天他们刚来时,住的那个宾馆制服小妹的热情,难怪生意这么差,冷冷清清的。

    洛天拿着钥匙,在大厅里转了一下,然后趁前台不注意,直接离开了宾馆。

    他并没上去。

    洛天来到这个宾馆对面的一个咖啡馆里,找了一个靠窗的位置,要了一杯咖啡,慢慢的喝着,眼睛却是望着宾馆的门口。

    一杯咖啡喝完,他就发现,在那个宾馆的门口出现了一个女人的身影,这个女人身着一身黑色的风衣,戴着墨镜,发髻高盘,风衣的领子高高的竖起来,不过洛天还是一眼就认出来,她正是张颜玉,和当初在东昌穿着清凉的夏装,波浪般的栗色长发,大不一样。

    看到张颜玉来到前台,从口袋里拿出一个身份证件在前台那个服务员眼前一亮,然后又极快的收了起来,顿时那个开始对洛天一脸冷漠的服务对点头哈腰,陪笑着说着什么,然后又指了指楼上。

    张颜玉点点头,然后向门口四下张望了一眼,然后上了楼。

    洛天要的房间是三楼,这是一个小宾馆,并没有电梯,他早已算准了时间,张颜玉一进去,他就从咖啡馆里走了出来,然后猛然极速,此刻,前台的那个服务员,只感觉眼前一花,等他再看时,前台厅并无一人,不由的轻声嘀咕了一声什么,并没有在意,继续算她的账。

    三楼,张颜玉那高跟鞋有节凑的响起,最后停在了洛天订的那个房间门口,犹豫了一下,正准备敲门,突然她的手机响了,是她的一个手下。

    “副组长,不好了,板田被人杀害,手机也被抢走了……”电话里传来在刚才那个小酒馆中一个人急切的声音。

    张颜玉面色一变,这时一道轻微的风声掠过,让她大吃一惊,没有等她反应过来,嘴巴被人紧紧的捂住,身体麻痹,动弹不得,接着就听到电子门一声刷卡声音,自己被推了进去,随后门被关上了。

    “洛天……”

    张颜玉一个趔趄一下子摔倒在地上,不由的大怒,不过等她回过身来,看到身后站着的男人时,不由的惊喜。

    “没有想到吧,夏夏子!”洛天冷冷的盯着这个女人,他不会再被这个女人表象所迷惑了。

    听到夏夏子的名字,张颜玉知道,洛天知道了她的一切,神色顿时黯然下来,一双美目望着洛天:“你是来杀我的?”

    “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

    洛天面无表情,坐在床上,望着张颜玉,因为这个女人的泄露,让他的天容大酒店,差点没有遭受到损失,连血斧老人都受伤了,这个隐患,洛天没有理由不除掉。

    张颜玉苦涩的一笑,深深的望了洛天一眼:“洛兄弟,那就快点动手吧,不过有一点姐姐求你,杀了我后,马上离开这里,千万不要回来,稻田社还有武藏家族都在寻找你,而且稻田社已经准备出动一个绝顶高手来杀你……”

    张颜玉并没有为自己的生死担心,却是为洛天着想,让洛天微微一怔。

    “你这个女人果然是一个人物,以为这样,我就可以放过你么?”

    洛天冷哼道,“我问你,为何要出买我,出买大酒店,没有你,你的义父王大柱早死在了国安天井里,你的大哥也会死在马义的手里,你就这样报答恩人的么?”洛天盯着张颜玉喝道。

    “不错,洛兄弟,没有你,我们王家就完了,我从心里感激你,我是出买了你,可是那是在你和王家关系搞好之前,也就是那个马义在东昌的时候,是大哥告诉我的,那时,我不了解你的为人,也不知道你暗中为家族做了这么多,所以后来,我后悔了,当时组织内因为急需处理其他的事务,所以通知的武藏家族的忍者稍晚了一些,这才造成了,我们两家和好,而我却是忘恩负义的结局!”

    张颜玉苦涩的说道,然后看向洛天:“你知道吗?我这些天一直在痛苦和自责中渡过,后来我所提供的消息,都是在知道天容酒店有高手坐镇的情况,才通知的社内,所以这才造成武藏家族的损失。”

    “你怎么知道天容大酒店什么时候空虚,什么时候有高手坐镇?”洛天问道。

    “你不要忘记,我大哥王天中,我是向他询问东昌的情况,而大哥认为我对你……所以,一直是知无不言,只不过最后一次忍者家族的出动,我并不知情,并且社内已经对我有了一些怀疑,认为我提供的情报有放水的嫌疑,所以一直在暗中调查我,洛兄弟,把我杀了吧,毕竟我对你造成的麻烦,愿意以死谢罪。”张颜玉说着闭上了美眸。

    “你当真以为我不敢杀你么?”洛天大手掐着这个女人那纤细的如同天鹅般的脖子,只要用一力,张颜必将香消玉损,魂归天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