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首长言重了,我真的没有想这么多,您也知道我这个人一直很低调,属于做好事不留姓名的那种人,您还是说说这次的任务吧。 ”

    听了蓝天翔的话,洛天微微放心下来,摸了一下鼻子,咧嘴一笑说道。

    “好吧,这次找你来,主要有三个任务,这第一个任务,就是你和小雅的事,小子,你知道小雅是我唯一的孙女……”

    “这个……老将军,咱要不还是说第二个任务吧。”洛天尴尬的说道。

    “好,那就说第二个任务,第二个任务还是你和小雅的事……”

    “我靠。”洛天心里不由的爆了句粗口,敢情这个老将军风风火火的把自己召来,就是给自己的孙女拉皮条么?

    洛天无语了,很想说还是说第三个任务吧,又怕第三个任务还是这,又怕伤了老将军那颗脆弱的心,无语的默默抽着烟,听着蓝天翔“布置任务”。

    “这个丫头是我看着长大的,她心里想什么我很清楚,唉,也不知道她的眼睛什么时候瞎的,竟然看上了你这个混蛋,小子,我知道你的女人有不少,我真的不想……你的意见呢?到底是怎么想的,给个痛快话!”

    毕竟为是自己的孙女拉皮条,蓝天翔将军老脸上有些挂不住,黑着脸,喝着茶,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洛天知道这个老将军的意思,蓝天翔很重视自己,对自己有知遇之恩,当年自己来到军中,就是他看中了自己,把自己弄到了龙魂,虽然打骂有加,不过确实对自己不错,这点洛天永远忘记不了,洛天从蓝天翔的言谈举止中,也听的出来,有意让他和蓝雅相处,只不过像今天如今“撕开脸皮”还是第一次。

    此刻,蓝雅还没有休息,这个妞一直躲在门后偷听,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爷爷召集洛天,竟然是为了自己,这让她又羞又不安,想冲出去,阻止爷爷,又想听听洛天心里的想法,于是怀着一颗忐忑不安的心在那里偷听。

    “咳,老将军,其实我洛天并不算是一个什么好人……”

    “这个我知道,你继续说。”蓝天翔打断洛天的话,哼道,让洛天一呆,苦笑了一下接着说道:“不过我也自认不是一个坏人,我的事情,我知道根本满不住您,既然您都说到了这一步,那我就实话实说了吧,我不能接受蓝雅。”

    “拍!”蓝天翔脸色一变,猛的一拍桌子站了起来,比洛天还要高上一点,瞪着洛天:“小子,给老子一个理由,小雅哪里不好,难道还配不上你这个混蛋?告诉你,你不但要接受她,你的那些女人还要靠边站,让小雅占主要地位,不然的话,老子就告你作风败坏,把你关进黑屋里让你蹲上十年八年的,你信不信?”

    蓝天翔真的气坏了,自己舍下老脸帮着自己的孙女找幸福,这个混蛋洛天还竟然一口拒绝,这让他有些下不来台。

    “爷爷,您干什么呢,我的事,我自已来处理,我根本就不喜欢他,干嘛非要把我们绑到一块去。”

    这时,听蓝雅心中伤心之极,再也忍不住冲了出来,扶住爷爷,眼睛红红的说道,同时不忘记瞪了洛天一眼,她现在亲耳听到洛天不接受自己,即使她以前是一个特工,不过那小心脏也受不了,自己竟然还耍小手段,包车厢,制造两人独处的空间,想想就让她后悔的要命,感觉很可笑,自己在人家的眼里根本就不是那回事啊。

    “小雅,你还能骗得过爷爷么,京城多少名门望族上门提亲,你都不愿意,爷爷知道你心高气傲,看不起一般的男子,可是自从你和这个混蛋接触后,你每次打电话,提到的不都是他?爷爷也不是传统的人,只要你能幸福,爷爷做什么都愿意,虽然这个混蛋有些不可靠,还很花心,可是你喜欢他,爷爷就帮你把他拉过来,他是爷爷的手下,敢不答应,爷爷自有办法收拾他。”蓝天翔拍着蓝雅的小手,慈祥而又坚决的说道。

    “爷爷,我……”蓝雅心里感动,又感觉脸面上挂不住,自己要身材有身材,要容貌有容貌,自认不比任何女人差,却是遭到洛天的当面拒绝,让她心里有些气恼。

    洛天心里苦涩,看向蓝天翔,又看了蓝雅一眼:“老将军,您对我的厚爱,我一辈子也忘记不了,正因为我尊重您,所以我才不想接受蓝雅,她就是人中凤,应该有更好的归宿,今后的路,我自己都无法把握,甚至我都不敢保证能够善终,我是怕害了她。”想到自己做的那个梦,洛天心有余悸。

    “那你的那些女人,你为什么接受,为什么就不能接受她?”蓝天翔心里微微触动,瞪着眼睛问道,既然拉下了脸,索性拉到底吧。

    “那些女人,算是江湖儿女,并不太看重名份,只要心中有情,其他的她们并不在乎,还有老将军,我纠正您一个误会,其实我并不是花心的人,我是一个很重情的人,之所以能和她们在一起,是因为她们……”洛天认真的说道。

    “你放屁,这么说,是你小子帅的惊天地,泣鬼神,她们都愿意倒贴了?”蓝天翔吹胡子瞪眼问道。

    “咳,也……也可以这么说。”

    “哼。”蓝天翔气的翻白眼,他知道洛天现在压力很大,时刻面临着生死搏杀,他也不敢保证洛天什么时候会挂掉,自己的孙女会守了活寡,可是看着自己的孙女每天痛苦,他又不忍。

    “老大,你不要说了,也不要把爷爷的话放在心上,其实爷爷误会了我的意思,我对你真的没有意思,你也不要太自作多情,自命风流,好了,我累了,去休息了。”此刻蓝雅说道,然后转身回到了屋里。

    “小雅……”蓝天翔在后面叫道,可是蓝雅已经回到了屋里。

    “老将军,如果您真的愿意的话,那么我把她收了就是了,反正已经……”

    “反正已经这么多女人了,多她一个不多,少她一个不少是么?你这个小王八蛋,把我蓝天翔的孙女当成什么人了?好了,这件事就此打住,当我没有说过。”蓝天翔心中不痛快,瞪着洛天喝道,洛天低着头,不想反驳,他不知道为什么蓝天翔这次这么坚决的让自己收了蓝雅。

    其实蓝天翔对洛天特别爱待,不过自从知道他有不少女人后,也犹豫过,甚至还反对自己的孙女跟着他工作,只不过昨天他去了一趟异能组,让他有了改变。

    异能组,是另一个神秘的组织,这个组织主要负责华夏各地发生的种生不同寻常的灵异事件,处理发生的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当然也包括为华夏高层勘定命运纹理什么的,因为这个东西是一个很玄妙的东西,在当今这个社会,有些匪夷所思,不过有些东西确实是真实的存在的,只不过没有接触到那个圈子,根本不懂其中的玄机而已。

    最近,异能组的那些利用自身的一些异组再结合现代的高科技,弄出一个什么天运球的东西,据说可以推测人的运气,还有国运。

    蓝天翔很好奇,不知道为何,一下子想到了洛天,于是要求他们刻上洛天的名字,试验一把,开始异能组的人不愿意,毕竟这种东西是耗费极大的精神力的,而且只是为了原来龙魂的老大,感觉有些不值得,不过经不过蓝天翔的再三要求,才勉强答应下来。

    推测的结果,让所有的人大吃一惊,洛天的命运轨迹根本推测不出来,似乎不存在于这个世界,虚无飘渺,最后天命球竟然发生了爆炸,似乎是触怒了什么天机一般,当时蓝天翔询问异能组的组长也是他的好友,这是什么意思。

    此人面色极为凝重,他当时说:以前还没有出现过这样的情况,不知道是好是坏,既然那个洛天活生生的存在这个世上,那么这个推测大有玄机,而且此人还告诉蓝天翔一个大秘密,说根据天命球的推测,华夏的气运中隐含浓重的乌云,不光如此,整个世界都被笼罩,末来不可测,即使如此,天运球都没有炸掉,可是推测此人却是一下子炸掉了,这说明此人比起国之气运甚至整个世界的气运都要大,当然也不一定,也许是天运球本身质量不行,存在多种原因。

    不论如何,这个事情被列为了绝密事件,任何人不能宣传,包括蓝天翔,甚至,蓝天翔还被逼着发了大誓,这才放他回来。

    所以蓝天翔一直心事重重,他宁愿相信前者,而不相信什么天运球质量不行,这也是一种直觉,所以,蓝天翔经过深思熟虑,还是决定让自己的孙女跟着洛天,只是想不到洛天这个混蛋竟然拒绝了,如果自己再要求,倒有点强人所难了,他的老脸也挂不住,最后只好作罢。

    “老将军,您……没事吧。”洛天看着蓝天翔气呼呼的坐在那里,眼神阴晴不定,不知道在想什么,还以为把这个老狐狸给打击的出了毛病呢,于是小心的上前问道。

    “老子当然没事,坐吧,现在说第三个任务。”

    “嗯,好。”洛天心里轻松下来,咧嘴一笑坐了下来。

    “这第三个任务就是让你调查一个人,这个人是一个女人,大约有二十多岁。”蓝天翔说道。

    “哦,您继续说。”洛天很好奇,眼中出现一丝亮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