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家伙是从哪里弄来的这么奇怪的东西,看起来像文字,却是一点也不认识,甚至在电脑上都查不出类似的信息……”

    蓝雅当然是忽悠洛天,她是为在早上洛天当着爷爷的面拒绝她在生气,此刻这个妞拿着手机好奇的看着上面的一副类似文字画面,在沉思。

    感情是感情,不过蓝雅还是会一分为二的看待的,她不会把工作混为一谈。

    “再查查。”蓝雅不相信这么邪门,怎么会找不到一点蛛丝马迹,于是拿起电脑噼里啪啦的敲打起来。

    再说洛天,挂了蓝雅的电话后,就暂时把黑皮书这件事暂且放下了,自己看不明白,精研古典籍文学的素萍看不明白,就连电脑高手蓝雅也忽悠自己,这也说明她也没有查出什么来,只能等以后再说了。

    这个时候,上官飞燕回来了。

    “燕子,小天已经回来了,给你打电话,你怎么不回来呢,我们都吃过饭了。”看到上官飞燕回来,楼下的素萍轻声的责怪道。

    “妈,他又不是外人,回来就回来嘛,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我和慕容楠在练习瑜伽呢,中间不能停下来的。”上官飞燕满不在乎的说道,其实这个猛妞心里有气啊,洛天离开这么久,从东昌到京城,又从京城到北原,然后重新返回京城,再到缅泰和岛国,加起来都快一个月了,洛天只给她打了两个电话,让她很是气恼,她现在可是半圣境界的高手了,很想跟着洛天去执行任务,不想一直呆着,洛天却是不让她做什么事,把她闲的够呛,更是想念这个男人。

    “你这孩子,难道你想把他拱手让人么?”素萍美目瞪了一眼这个大女儿说道。

    “妈,您……说什么呢,什么拱手让人?”上官飞燕心里一慌,看着老妈的表情,似乎知道了什么。

    “唉,老妈其实都知道了,孩子,妈只告诉你一句话,一个女人可以任性一点,耍点小脾气,那样也许显得会有性格,不过不要太过,温柔,大度,宽容,理解,才是抓住男人的最主要的东西,让他从心里跟你近,女人之间也是有竞争的,明白吗?”

    素萍亲自向女儿传授御夫之道。

    “妈,您……都知道了?”上官飞燕脸微微一红,轻声说道。

    “嗯,每次催你们订婚,你总是推三阻四,目光躲躲闪闪,老妈能不怀疑么?你告诉老妈,这小子那些女人都叫什么名字?”素萍拉上官飞燕坐在沙发上轻声询问道。

    “咳,妈,这些您都不要管了,我自己会处理的。”上官飞燕不好意思说。

    “你这个臭丫头,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也好让老妈有个底。”素萍嗔怪的说道。

    上官飞燕拗不过老妈,只好说道:“有裴容,兰兰,玉面狐狸,冰水烟姐妹……”

    素萍听着听着,脸色不由的变了,她说实话,也只查到了容姐和兰兰的信息,却没有想到竟然还有什么玉面狐狸,更让她不可思议的是,竟然还有一对姐妹,这……她自己都不好意思了,当然这些还是上官飞燕目前所知道的,现在东方不败还有维拉还没有人知道,如果让她知道外面还有两个,上官飞燕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估计素萍会更加的震惊。

    “好了,你上去吧,小天在房间等着你。”素萍看了一眼女儿一眼,眼神有些复杂的说道,她也是一个女人,深知一个男人的能力,也许洛天在经济上没得说,在处理能力等也不错,只不过女人有的时候需要的不仅仅是这些,不但是精神上,还有身体上,只不过这种羞人的话题,她如何和女儿交流?所以她不想耽误女儿的时间,只希望洛天在京城多住几天,多陪陪她。

    上官飞燕边上楼边想着老妈的话,感觉老妈的说的还真有道理,毕竟洛天不只有一个女人,女人之间是有竞争的,自己也不能总是怄气,让他心生不快,这样等于把他推向其他的女人一边嘛。

    想到这里,上官飞燕揉了揉脸,扯了扯嘴角,然后压着心里的怒气,却是挤出一丝笑容,推门了房间。

    “回来了。”上官飞燕露出自以为柔和温柔的笑容。

    洛天正在打坐,默默的修练功法,看到上官飞燕的表情,不由的一呆:“喂,你这个妞搞什么鬼,你笑的好假,看起来像哭一样。”

    “你这个混蛋,我哪里笑的假,你这么久也不打电话,把我扔到东昌,你还好意思说我……”上官飞燕装不下去了,露出了她彪悍的本性,一腿就向洛天踢来。

    “嘿,这才是上官飞燕。”洛天不由的咧嘴一笑,抓着她的脚就把她甩到了床上,上去就把她压在了身下。

    “刺啦,刺啦。”这个妞的衣服几下就被洛天扯了下来。

    “你这个混蛋,我的衣服很贵的,你不会解扣子么……呜呜……”上官飞燕没有说完,就被洛天吻了上去,两手乱打,最后变成了紧紧的相拥……她喜欢他的霸道,正如洛天喜欢她的霸道一般。

    “唉,这个燕子还是那个脾气,一点也没有改……”

    门外的素萍听到里面的上官飞燕又打又骂的,正想敲门劝阻一下,不过听到后面的动静,她的脸一红,悄悄的离开了。

    “你和缅泰的那个维拉公主到底是什么关系?”

    两人风雨完毕,上官飞燕像是一个女骑士一般,骑在洛天的身上开始审问。

    “什么什么关系,人家是缅泰的皇啊,我只是华夏派去保护她并且负责协助此女登基的,我们哪里有什么关系?”洛天“无辜”的望着上官飞燕说道,心里却是在嘀咕:“这个妞这是又从哪里弄来了证据不成?不愧是当刑警的,疑心真重啊,不过却每次疑的都有道理,还真是邪门了。”

    “真的没有关系?”上官飞燕黑着一张美脸轻哼道。

    “真的没有,不信你可以问问她。”

    “我上哪里去问她?”上官飞燕气哼哼的说道。

    “喂,大胸妞,告诉你,没有证据不要胡说,凡事是要讲证据的明白吗?”洛天咧嘴笑道,同时屁股往上抬了几下。

    “哼,我总感觉你这个家伙不老实,到处留情,得到了手就不珍惜了么?”上官飞燕咬牙道,眼中却是有种柔弱的失落。

    洛天一把把她掀翻,然后抱着她:“傻女人,现在我哪里有时间想这些,光天堂的事就压的我喘不过气来了,你们每个女人都是我最重要的女人,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们。”

    “真的?”

    “比黄金还真。”

    “哼,算了,暂且相信你吧,告诉我,这次来京城做什么。”

    洛天抚摸着这个女人那光滑的肌肤,把蓝天翔将军要交给自己的任务简单的说了一下。上官飞燕一听就恼火了。

    “洛天,这个任务,你绝对不要参与,太邪门了,和那个女人接触就会莫名的染病或者离奇的死亡,这个老狐狸分明是没有安好心,他怎么不让他的宝贝孙女蓝雅去?”上官飞燕一听有些生气的说道。

    “怎么你也相信会有这么邪门的事?”洛天微笑道。

    “这个世上,有些东西是真的说不清的,不可不信,也不能全信。”上官飞燕凝重的说道。

    “嗯,所以我答应考虑一下,蓝天翔将军不会害我的,军中的高层所有的人都害我,他也不会害我,我了解此人。”洛天肯定的说道。

    “那你真的要去找那个女人?不会是看上人家了吧,据说女子监狱的那些罪犯想男人都想疯了,你想犒劳去?”上官飞燕没好气的说道。

    “别胡说,我连那个女人长什么样都不知道,只是单纯的执行任务而已,不过我也没有马上答应老将军,等过段时间再说,况且我来到京城,是要找金玲珑商量如何对付东南亚地府的事。”

    “嗯,我来京城后,和玲珑教官联系过,她也简单的提了一下,不管如何,这次的任务我一定参加,你不答应也不行。”上官飞燕有些霸道的说道,她确实闲极了。

    “好,我答应你就是了,龙魂的办事处也需要锻炼嘛。”

    “哼,这还差不多,对了,你不是要向金玲珑商谈这件事吗?事不宜迟,快去吧,对了,我晚上不一定在家里住,我想看望几个朋友,所以……你住在龙魂就行了,也好商量事情。”

    上官飞燕眼睛转动了一下说道,催促着洛天赶快去,甚至还让自己住在龙魂,这让洛天一呆,不过当他看到上官飞燕的眼睛,顿时似乎明白了什么,这个妞是不想让自己和朵朵见面啊,说到底,还是不放心自己,心里不由的苦笑:“我也有这个意思,毕竟那些牲口也需要教导一番了,估计会忙到什么晚,大晚上再来打扰也不合适。”

    “嗯,有道理,快起来,我送你过去。”上官飞燕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间马上说道,她知道朵朵快回来了,那个丫头一看到洛天就黏着洛天,让她有些不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