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880章 老僧溘逝
    洛天出了上官府邸,郁郁寡欢,天空中瓢起了雨丝,密密集集,有些凄凉,如同洛天此刻的心情。

    说实话,他并怎么怪上官飞燕,这个女人以前是刑警出身,有些怀疑精神也没有错,这是她的职业病,只不过她在朵朵这件事上做的太过分了。

    这个丫头善良,圣洁,心思单纯的很,如同一张白纸,她只是把自己当成大哥哥,并没有其他的想法。

    对于自己女人的家人,洛天一直非常照顾,像兰兰,像她上官飞燕,为了他们,洛天可以说费尽了心力,现在却是被上官飞燕一直怀疑误会,致使朵朵为了见自己都想出这种走火入魔的办法。

    看到那个丫头脸色苍白,嘴角流血却有强作笑脸的模样,洛天有些心痛,他还是第一次因为朵朵对上官飞燕发火的。

    “都有错吧,怪只怪平时说话不注意,怪只怪上官飞燕太多疑,怪只怪朵朵这个丫头太漂亮……”

    洛天苦笑,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突然感觉没有地方去了,有些怅然若失,想了一下,看准一个方向,身形一晃,一道残影掠过,消失在原地。

    “施主深夜来此,是否有烦心的事?”

    京城郊外,一座近乎破败的寺庙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一山一寺一老僧。

    细雨蒙蒙下,破败的寺庙中,还亮着一星灯火,老僧并没有睡,似乎知道洛天要来一般。

    “大师,打扰了,还没有睡?”洛天进去后,行了一礼,微笑道。

    “呵呵,洛施主请坐,人生如梦,梦如人生,醒即是睡,睡即是醒,有几人分得清。”老僧双手合十,口出偈语,声音苍老,恢弘,充满禅音。同时示意洛天坐下。

    洛天微微点头,坐了下来,看向老僧微笑道:“世人只是活在梦里,唯有大师醒来,看破红尘一切,可惜晚辈一直看不透,还请大师请指点。”

    老僧微笑:“施主客气了,你有慧根,却是与佛无缘,施主的前途不可限量,非常人,走非常路。”

    “哦?大师此话怎么讲?”洛天微微一怔随即问道。

    “唉,施主的堪舆之术和贫僧的观星占卜之术有异曲同工之妙,只可惜都是观人容易,观己难啊。”洛天微微点头,表示理解,同时说道。

    “还请大师为晚辈占上一卦,不知可否?”

    老僧听完,看向洛天,摇摇头又点点头,“施主眉心桃运旺盛,却暗生阴郁,人体三昧火,双肩和阳首,可是阳首至强,双肩渐熄,实乃怪事,也罢,贫僧就为施主占上一卦吧。”

    老僧最后似乎下定了决心,然后从僧衣中取出龟甲,兽骨之类的东西,然后带着洛天,来到外面。

    观星象,定方位,念念有词,随后把那些东西撒了出去,四下乱飞,看起来杂乱无章,没有规律可行,实则暗含玄机。

    “这是……”

    老僧突然面色凝重之极,昂观天象,俯查卦势,平淡古井无波的眼神出现了一丝惊惧,像这种得道高人,眼中出现如此神色,必定是惊世骇俗之事。

    “大师,怎么了?”

    洛天看不懂天象,甚至细雨蒙蒙下,他连星星都看不到,更不懂地下卦卜是何意,他却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个老僧如此失态惊惧,似乎发现了可怕的事。

    “洪荒极卦,世间怎会有如此卦象,命轨不可寻,天机被蒙蔽,难道是,难道是……哇。”老僧观看卦象,仰望星辰,面色凝重,喃喃自语,没说完,哇的一声吐出一口鲜血,直接摔倒在地。

    “大师……”

    洛天大吃一惊,急忙把他扶起,发现老僧面惹金纸,气若游丝,七窍流血,面容很是可怖,洛天飞快的伸手疾点此人周身几处大穴,同时拼命的往他的体内输入真力。

    只可惜,这个老僧的心脉已断,无力回天,在洛天的一番努力下,也仅保了一口气,看着洛天有震惊和欣慰,只是说了一个“你”就撒手而去。

    “大师……”

    洛天悲痛,细雨如密的夜色下,响起洛天像是狼嚎一样的声音,抱着老僧的尸体,久久末曾动弹。

    这个老僧是他在一次执行任务时,去京城效区路,偶尔遇到的,这是一个真正的世外高人,洛天没事时,就会与他下棋论道,算是忘年好友,却是没有想到,今夜死在了自己的面前。

    雨越来越大,洛天跪在一处新立的坟前,对着重重的磕了三个头,此人亦师亦友,对自己帮助很大,上次清剿鬼窟,他也曾帮过自己,送了自己两句偈语:系关玲珑心,重依燕归来。

    “大师,我不知道你到底发现了什么,不过我却是知道你为了我,触犯了禁忌,才落得如此下场,请您安息吧,我的路,我会坚定的走下去……”

    洛天在这个老僧的坟前,坐了足足四五个时辰,天亮时分,洛天回到了上官家族。

    “洛天,你这是……”

    昨晚洛天离开后,上官飞燕一直没有睡着,心里一直在想着洛天的话,早上早早的就起来了,和老妈一起正在准备早餐,突然看到洛天一身落魄的走了进来,让上官飞燕大吃一惊,心里很是难过,“昨晚的事,对他的打击这么大么?只是因为朵朵?”

    上官飞燕又胡思乱想了。

    “孩子,你这是到哪里去了?怎么弄成这样?”

    上官飞燕的老妈,素萍也是惊讶的望着洛天,上下打量着他,此刻的洛天太落魄了,就像在外面游荡了许多年,头发,衣服全部湿了,面色有些苍白,双手还都是泥,像是从泥土里爬出来一样。

    “阿姨,燕子,我没事,我想上去休息一下。”洛天望了一眼素萍和上官飞燕,然后淡淡的说道,直接上楼而去。

    素萍和上官飞燕两人相互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钧看出疑惑。

    “燕子,昨晚你们两个吵架了么?”洛天走后,素萍轻声的问上官飞燕。

    “没……没有啊。”上官飞燕硬着头皮不敢承认,她一直以为是昨晚的事才让洛天变成这样的,对于自己的怀疑,她怎么能向老妈解释。

    “唉,你这孩子,小天帮了我们上官家族太多,你……你的脾气该改一改了。”素萍有些嗔怪的说道,上官飞燕无语,什么也没有说,她从洛天的眼神看到了哀伤和失落,如果真的是因为朵朵的话,那么此刻伤心的该是自己了。

    吃早餐的时候,朵朵也下来了,这个丫头的气色很好,在一起的还是夺命书生,龙小云,而上官虹则是一大早又出去了。

    “妈,洛天大哥哥呢,他怎么没有下来吃饭,又出去了么?”朵朵扫了一眼餐桌,发现没有洛天的影子,不由的好奇的问道。

    “嗯,小天不是太舒服,在上面休息呢。”老妈看了一眼朵朵说道。

    “他是不是因为昨晚帮我疗伤太累了啊,我去看看他。”朵朵把碗一推,就要上楼。

    “朵朵,先吃饭。”上官飞燕头也不抬的说道。

    “喂,上官飞燕,你什么意思啊,总是阻拦我,他是不是你的男人啊,你还能吃得下去饭?”一向单纯的朵朵,转过身来,突然冲上官飞燕发火了。

    “朵朵,你怎么了?不准对你姐姐这么说话!”素萍对朵朵呵斥道。

    在场的夺命医生和龙小云,两人有些尴尬,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们不明白这对姐妹怎么会突然吵起来了,难道是因为洛天?

    面对妹妹的顶撞,上官飞燕的心被扎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轻声说道:“他刚从外面回来,很累,让他休息一会吧,吃完饭,姐姐陪你上去。”

    “我……”

    朵朵一时语塞,怔怔的望着姐姐,她不知道昨晚洛天出去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她不清楚,所以也不好再坚持,乖乖的走了回来。

    “难道这个丫头真的……”

    老妈素萍神色有些复杂的看了一眼朵朵,想说什么,叹息了一下,什么也没有说,低下头默默的吃着饭。

    吃过早餐后,夺命医生和龙小云识趣的离开了,他们发现这是上官家族内部的事,不好参与。

    “大小姐,您要的姜汤熬好了。”

    这时下人,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放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姜汤走了过来。

    “嗯,麻烦你了,张妈。”上官飞燕客气的说道,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来,朵朵,端着。”上官飞燕转身递给了朵朵。

    “哦。”朵朵一呆,忙双手接过,然后跟着姐姐,上了楼。

    楼下的素萍看着这对姐妹,神色有些复杂,沉默不语,今天姐妹两的反应还有那个洛天的行为太反常了,特别是朵朵,突然一下子顶撞起姐姐来,言语激烈,这个丫头很少有这么冲动的一面,这让素萍有些担心,她可不想姐妹两人为了一个男人反目成仇。

    楼上房间里,躺在床上,呆呆的望着天花板,衣服也没有换,手上都是泥,一动不动,脑子里却是转个不停,他为老僧的离开感到难过,也为老僧的那副卦像有些迷茫。

    “洪荒极卦,世间怎会有如此卦象,命轨不可寻,天机被蒙蔽,难道是,难道是……”

    这句话一直回响在洛天的耳边,他知道,观星占卦,还有一些堪舆之术,都有一些忌讳的存在,有的东西不可推算,不能推算,否则的必遭天谴,很显然,老僧发现了不该发现的东西,受到了天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