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920章 旧事莫要重提
    “请问您找谁?”

    这时值班的护士看到上官虹等人到来,于是上前有礼貌的问道,后面的蓝天翔把情况一说,于是护士就指点了上官飞燕所在,一行人向着上官飞燕所在的重症监护室而来。  .

    “叔叔,阿姨……”

    重症监护室外的椅子上,蓝雅看到上官虹等人到来,急忙放开了洛天,有些尴尬的站了起来,轻声打招呼,而洛天也站了起来,沉默不语,脸上的泪痕末干。

    “燕子呢,燕子在哪里?”

    素萍微微皱眉持了一眼蓝雅,就急切的问道,接着就看到了对面重症监护室里躺着的上官飞燕。

    “燕子……”

    素萍的眼泪哗的一下子流了出来,扑了过去,就要冲进去,却是被洛天拦住了,“阿姨,燕子正在还没有苏醒,不能被打扰。”

    “那她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她现在是什么情况,洛天你告诉我,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你不是说好要保护她的吗?为什么?为什么啊,呜呜……”素萍流着眼泪,不停的捶打着洛天,悲痛之极,洛天如木头一样站在那里,任凭素萍发泄着,他无言以对。

    上官虹黑着脸,心疼的望着自己的女儿,躺在那里不醒人事,心里痛苦异常,瞪向洛天:“洛天,燕子如果有个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够了!事情发展成这样,他也不想,执行任务难免会有伤亡,任何人成为龙魂的精英,都要做好牺牲的准备,老兄弟,弟妹,还请理解。”

    蓝天翔很理解洛天内心的痛苦,这个活崩乱跳的家伙现在一下子变得这么消沉,让他很难受,从金玲珑的口中,他听说了当时大战的惨烈,不但有地府,竟然还有天堂的人,洛天面对的压力到底有多大,可想而知。

    “让他们打吧,骂吧,这样我才能好受些。”看到素萍扑倒在自己的怀里,又打又骂,上官虹出言冷喝,洛天痛苦的说道。

    上官虹听了蓝天翔的话,黑着脸瞪了他一眼,也不好再说什么,他当然也知道理解洛天的心情,只不过他接受不了这个事实,素萍也打累了,哭够了,洛天把她扶着让她坐在椅子上,这才把上官飞燕的情况简单的说了一遍。

    “那燕子到底怎么不能醒过来?”素萍哭得梨花带雨,妆都花了,紧紧的抓住洛天的手着急的问道,心境也慢慢的平复下来。

    “会的,一定会的,我已经通知了药王前来,凭他的本事一定能治好她。”洛天坚定的说道。

    “不管花多少钱,付出多大的代价,一定把燕子给治好,即使倾家荡产也再所不惜!”上官虹咬牙道。

    “国家也会尽最大的努力,上官飞燕是龙魂的骄傲,我们不能失去她,老兄弟,弟妹,刚才言语有些重了,还请理解,没有人比我更理解这小子,他已经尽力了。”蓝天翔为刚才的话表示歉意,上官虹轻轻的摇了摇头,看了一眼蓝天翔没有说话。

    “你受的伤太重了,也需要休息。”这时夺命医生拿起洛天的手腕查探了一下,脸色一变,失声说道。

    洛天摇了摇头:“我没事,我要在这里等她醒来。”

    “叔叔,阿姨,爷爷,太晚了,你们先回去吧,我在这里照看着就行了。”蓝雅此刻说道。

    上官虹和素萍同时摇了摇头,而蓝天翔也没有回去的意思。

    “老将军,你出来一下,我有话要对您说。”这时洛天看向蓝天翔,蓝天翔点点头,然后两人下了楼,来到院子里,此刻天色已经微明,凌晨的气温比较低,毕竟已到深秋。

    “你是想说那个安东尼的事吧。”蓝天翔众口袋里拿出一包烟,给了洛天一支,然后自己也少有的抽了一支,深深的吸了一口,引起一阵咳嗽,然后看了一眼洛天说道。

    “不错,我想问一下,他到底是不是叛徒,当时是依据什么说他是叛徒,有没有什么证据,据他所说,那次自卫反击战,具体的组织者是您,而蓝雅的父亲蓝光明也是在那次的战斗中牺牲的,对吗?”洛天布满血丝的眼睛看了一眼蓝天翔问道。

    “看来,那个安东尼和你谈过了。”蓝天翔语气有些沉重的说道:“不错,小雅的父亲蓝光明就是在那次的战斗中牺牲的,具体组织者是我,那是一场艰苦的战斗,敌我双方势钧力敌,可是在那个节骨眼上,那个安东尼却是突然打了一个电话,我们查到了这个信号,就是他打的,自从他打了电话后,我们就受到惨重的损失,如果没有后续的支援,对方就会破坏我们的防线,对华夏造成严重的危害,他不是叛徒谁是叛徒?”

    提到那次的战斗,蓝天翔语气有些激动。

    “可是您并没有直接的证据说明安东尼就是泄密者,您查到了那个电话内容了么?他说是给一个故友打的电话,让他归顺华夏,仅此而已。”洛天说道。

    “放屁,仅此而已?你知道那次死了多少么?足足八十多人,当时的科技水平有限,无法查到电话的具体内容,不过不是他还能是谁,你告诉我?”蓝天翔愤怒的吼道。

    洛天摇了摇头:“说到底,您还是没有直接的证据,仅仅是凭一个电话信号,有些武断了,难道仅仅是因为蓝光明在战斗中牺牲了么?”

    “当然不是!老子把儿子送到前线,就做好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准备,我是为那些屈死的兄弟不平,他们每个人都是老子一手带出来的,却是眼睁睁的死在我的面前,甚至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我却是无能为力,你知道吗?他们怎么对待那些尸体的么?那些畜生把他们的头给割了下来,挂在了树上,挂了满满一树,你知道吗?”

    蓝天翔痛苦的说着,老泪横流,回想起那次的惨烈,就让他的心在滴血,那是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

    蓝雅不知什么时候,也出来了,就站在爷爷的背后,第一次听到父亲死的如此惨,泪水禁不住的流了下来,多少次她问父亲当年是怎么死的,爷爷一直没有说,就是怕在她小小的心理上种下仇恨的种子,毕竟这已经是过去的事了,和那个国家已经正式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所以他一直没有说,知道说了也没有用。

    洛天无语,沉默了一下说道:“安东尼很快的就会来京城,要澄清这件事,我希望老将军对于以前的事,再认真调查一下,如果真的是此人做的,我会把他碎尸万段!这次地府的损失也不小,足有四五百人,消灭了他大半的力量,而且由于天堂的插手,他和天堂也结下了仇恨,天堂的势力很大,对方已经派出两大护法,三个大殿准备对付华夏,所以我希望……”

    “嗯,好,我答应你,难得你小子在如此情况下,还有如此胸襟和大局观,我会好好的调查的,如果真的是冤枉他,老子亲自向他道歉,帮他恢复名誉,愿意赔偿他任何损失,要自己的命也认了。”蓝天翔望着洛天,面色凝重的说道,他当然知道洛天的想法,只要证明安东尼不是叛徒,他需要这部分的力量对抗天堂。

    洛天郑重的点点头:“安东尼的事那就交给您了,我希望尽快的澄清这件事,天堂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进攻华夏,也不知道他们会采取什么样的手段,不得不妨,还希望国家密切注意这方面的动静,我个人的力量毕竟有限。”

    “我明白。”蓝天翔重重的拍了一下洛天的肩膀:“孩子,辛苦你了,上官的事,你要挺住……”

    洛天微微点头。

    天色微明,东方开始升起鱼肚白,上官飞燕仍然在重症监护室里,没有脱离危险期,上官虹父妇最后被蓝雅也给劝走了,答应只要一有情况就会马上通知他们。

    蓝天翔也离开了,毕竟他还有许多要事处理。

    洛天盘膝坐在重症监护病房外,闭目调息,守护着上官飞燕,同时恢复自己的伤势,还有这次对战三生道所获得的感悟,入圣后期顶峰的实力远远不够,他必须尽快的晋级到半步化臻境界,这样才能和黑天使那些人物有一抗之力。

    也仅仅有一抗之力,想要击杀黑天使这样的人物,他现在的实力还差的太多,虽然同为天掌的护法,三生道距离黑天使差远了。

    上官飞燕的事,牵动了太多人的心,上官家族上下一片黯然,龙魂也损失了几个精英,正在处理后事,国安也因为吴强的死也陷入一片悲痛之中,似乎整个京城都愁云密布。

    龙魂的郭少枫带着南宫正等人来了,慕容家族的人来了,其他家族的人也分别到来了,就连胡家的人也来了,还有特战部的铁战,特战旅的王铁山,王晓涵和龙小云在家里呆不住,也来了,陪着洛天一起难过,最后连二号首长都亲自来了,亲自安慰洛天,并且督促军特大不惜一切代价救治上官飞燕。

    只不过上官飞燕并没有渡过危险期,所以这些人来了后,只能隔着重症监护病房看望几眼。

    在此期间,洛天分别接到金玲珑和西门烈的电话,是有关龙魂精英还有国安吴强追悼的事。

    “西门兄,我知道了,吴强的追悼我一定会去的,另外还请多抚恤他的家人,临走前,我们还在一起喝过酒,他说等执行完这次任务,就要结婚了,现在却是……”

    洛天心中悲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