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923章 安东尼的愤怒
    洛天和陈忠在军特大医院的院子里谈了很久,地下联盟是以后对抗天堂不小的助力,不能出现差错,少林,武当,雪狼,水月门,暗影还有其他的地下势力,真正的联合起来,实力不可小视,所以洛天对地下联盟很看重,只不过现在还只是表面上联合在一起,真正的大敌当前,难保众志成诚,所以还需要管理,沟通,震慑甚至需要一场不大不小的混战,才能把众人紧紧的联合在一起。

    军特大医院一个单独的房间里,药王孔胜的面色极为的凝重,只见他把一堆药品,全部打开,放在了一个小九鼎炉模样的东西里,然后在一个很现代的酒精无烟炉上不停的旋转着。

    “早知道如此,何苦这么麻烦,从药王谷带来几根金叶草就行了,真是的,害的老子还要现场提练。”孔胜不满的嘀咕着,拿着那个九鼎炉模样的东西不停的翻动着,很快的里面散发出一股说不出来的药香,然后他又从怀里拿出一株青翠欲滴、只有巴掌大小的植物,只有几株叶子,每个呈现心形,叶片厚实,绿光盈盈。

    这就是夜神花,据说只能生长在夜里,或者说是黑暗的环境中,只要见光,不出十分钟就会枯萎,又叫“见光死”是一种极珍贵的药物,对于温养的人神识具有极佳的功效。

    “这个小混蛋,老子上辈子欠你的,只有这一株了,多少钱也买不到到啊,渍渍。”孔胜很是不舍的把这株夜神花投入了炉中,开始提练起来,同时又加了几种辅助的药材,都极珍贵,这难怪孔胜郁闷,他发现自己遇到洛天后,自己药王谷的好东西都被他刮走了,上次治疗那个玉面狐狸,都浪费了他很多珍贵的药材,让他心疼不已,所幸的是,他从唐门敲来了不少的好东西。

    此刻,孔胜的房门外,洛天,陈忠还有蓝雅,甚至主治医生及小护士们都等在那里,他们要看看这个邋遢的老头在搞什么鬼。

    “放心吧,这个老东西有这个能力,我相信上官女娃会没事的。”

    陈忠看到洛天的心情有些沉重,陈忠微笑着说道。

    “嗯。”洛天看了一眼陈忠轻轻的点头。

    “这放在世界上都是医学难题,他一个邋遢的老头能治好?我才不信呢?”主治医生身边这个俏丽的小护士不满的哼道。

    “小丫头,你说的对,这是一个医学难题,不过却难不住药王,我相信他。”陈忠也不想和这个小护士较真,淡淡的说道。

    “不知道老人家是……”主治医生听到陈忠如此抬举药王,于是随口问道。

    陈忠看向主治医生:“老夫来自唐门,药王是我的师弟。”

    “唐门?”这个主治医生吃了一惊,药王谷隐世埋名,他不知道,不过唐门他可是听说过,在华夏都有很有名,这是一个古老的门派,唐门用毒天下一绝,当然对救人也是有独到之处,即使最有权威的医学人士,也对唐门敬佩有加,现在听到对面的老人是唐门中人,而里面的邋遢老头是他的师弟,顿时让主治医生心里尊重起来。

    “不错,我这个师弟没有别的爱好,就喜欢钻研医学,有着惊人的天赋,比我强百倍不止,老夫自叹不如,不过他轻易不出山,世人知道的很少,不过知道的人都尊称他为药王。”陈忠耐心的解释着。

    “原来如此……”主治医生面色凝重的望了一眼孔胜所在的房间,眼神有些复杂,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想不到这个爱哭的老头,还真是一个药王,看来燕子有救了。”蓝雅看了一眼洛天,心里暗想:“不知道躺在床上的人是我,他会不会……”

    这个时候,房门开了,孔胜有些疲惫的走了出来,洛天等众人马上围了过来:“前辈怎么样了?”洛天关心的问道。

    “什么怎么样了,只是提练几种药物而已,闭着眼都行。”孔胜瞪了一眼洛天装比道,然后从手里拿出来一个小玉盒,里面交给了洛天:“这个药要马上给她服用下去,口服也可,输液也行,此药遇水即融。”

    “这……那还是输液吧。”

    洛天打开那个小玉盒,看到里面一个药丸,白中带着青色,色泽圆润,足有一个核桃那么大,不由的嘴角一抽,然后说道。

    “医生,麻烦你了。”最后洛天看向那个主治医生道。

    “没问题,小玉,快用葡萄糖化开,给病人输液。”主治医生马上说道,不说别的,就凭孔胜这么快就弄出这么一颗大药丸,就非同一般。

    “是,我马上去办。”那个小护士很干脆的答应一声,很快的拿来了葡萄糖,把药化开,为上官飞燕开始输液,看着那透明的液体,一滴一滴的进入上官飞燕的身体,洛天的心里莫名的一松。

    就在药王为上官飞燕提练药物的时候,此刻,蓝天翔将军正在接见一个面色黝黑的中年汉子,具体的说不算是接见,而是在吵架,两人吵的面红耳赤,像是斗鸡一样,正是安东尼。

    “蓝队长,您现在是将军了,我尊重您,您以前就是我的上级,那次的事情真的不关我的事,我安东尼向天发誓,如果是我告的密,让我五雷轰顶,不得好死!”安东尼面色有些苍白,他的伤还没有好,安排了地府的一切,一个人单枪匹马赶到京城,面见蓝天翔。

    “你放屁,不是你是谁,每天都打雷,劈不死你,那是你命大,有本事,你爬到霹雷针上去!”蓝天翔啪着桌子大声的叫骂。

    “蓝天翔!你不要过分,死了那么多兄弟我也很难过,你不要以为蓝光明死了,就迁怒于我,想拿老子当替罪羊么?我告诉你办不到!这次我来纯粹是看逍遥王的面子,不然的话,我死也不会回华夏!”安东尼也怒了,指着蓝天翔吼道。

    “谁迁怒你了,不是你那个电话,我们怎么会受到如此大的损失,那件事,你难辞其究,还有,你成立地府,对抗华夏,就是华夏的敌人,你以为躲在东南亚就没事了么,那是没有动你,华夏想动你,你十个地府也不行!另外,老子再重审一遍,老子决不是因为光明一个人!”

    “对抗华夏?哈哈,那你说说我如何对抗的华夏,这些年我杀了不少的人,都是一些恐怖势力,老子囤积军队只是为了自保,只是在东南亚占有一席之地,那些钱都是老子一分一分的挣来的。”

    “一分一分的挣来的?你大肆销售罂粟货物,毒害了多少人,你不知道吗?你简直死不足惜。”蓝天翔怒道。

    “可是老子从来没有往华夏运过一克货,你蓝天翔不会大慈大悲到怜悯天下苍生的地步吧。”安东尼冷笑道,这些年,他一直背着叛徒的帽子,在东南亚二十年,很不容易,其实没有一刻不想回到华夏,重归华夏怀抱,现在旧事重提,蓝天翔仍然对他大骂有加,所以安东尼也怒了,对蓝天翔相当不客气。

    “不管怎么说,你是最大的嫌疑,那些死去的兄弟,我必须给他们一个交待,你告诉我,除此之外,还有什么事让我们那队人马几乎全军覆没,兄弟的人头被人挂在树上,你知道我是什么感受吗?我的心在滴血,我在他们坟前发过誓,一定要找出慕后的叛徒,把他绳之于法!”蓝天翔面色有些狰狞,眼睛通红。

    “那你也不能独断专行,把叛徒的帽子扣在我的头上,你知道这二十年我是怎么过的吗?我对华夏的感情不比你浅,光明也是我的好兄弟,看到他牺牲,我也很难过,还有那么多的兄弟,我难道就好受吗?”

    “不是你还会是谁?”

    “我怎么知道?”

    蓝天翔和安东尼争了半天,也没有争出一个结果来。

    “这次如果不是逍遥王,我就被天堂的护法给杀了,他救了我的命,所以我才把实情相告,如果是你的话,我一辈子也赖得和你说话,不过这次的地府也损失极惨重,想不到这个混蛋这么狠,杀了我那么多人,好了,蓝将军,以前你是我的队长,我尊重你,现在你是将军,我仍然会尊重你,我也希望你把当年的事查清楚,还我一个清白,现在华夏情况并不妙,如果愿意的话,我回去重整地府,对抗天堂,不过你给我听清楚,我这不是向你示弱,向你赎罪什么的,我只是给逍遥王这个面子,也是报答华夏。”

    最后安东尼说道。

    “老子也赖的承你这个人情,少在我面前装伟大,那件事,我会一直查,真的确定就是你这个混蛋做的,你跑到天涯海角我也不会放过你。”蓝天翔冷哼道。

    “真的查出来,不需要你动手,那个混蛋也不会放过我,老子做事问心无愧,好吧,带我去看望一下当年的那些兄弟,我要上柱香。”安东尼黑着脸说道。

    “哼,来人,备车。”蓝天翔脸色同样不好看,不过还是点头道,安东尼以前曾是自己的得力大将,虽然自己比他大了许多,不过一直以兄弟相称,两人的关系以前还是不错的,只是因为那件事,彻底的反了脸,现在安东尼要去祭拜那些死去的兄弟,他不能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