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形高大的变身狼人的罗斯特比东方不败高出了两个脑袋,一双狼眼发着绿油油的光芒,如同一座小山一般向着东方不败压了过来,直接用真力蛮劲就破开了东方不败赖以成名的葵花针还有捻花手,这让东方不败大惊。

    没有办法,迷仙散的药力发作,让她的真力凝滞,不然的话,凭自己现在不弱于罗斯特的境界,即使杀不了此人,也不会被此人逼的如此狼狈,那种绿油油的狼性目光,看的东方不败汗毛倒竖,浑身起鸡皮疙瘩。

    “噗嗤……”

    东方不败沉着应战,等到罗斯特近前时,提取全部的真力,打出了千夫三指。

    “千夫一指断人肠……”

    “千夫二断地皇……”

    “千夫三指断天殇……”

    东方不败如歌呻娥,连续打出了三指,逼的罗斯特节节后退,还是有一指击中了他的肩膀,出现一道浅浅的血槽。

    “你这是什么功夫?我怎么没有听说过,”罗斯特被东方不败的三指吓了一跳,这三招恐怖怪诡之极,东方不败在如此情况下竟然都能击伤自己,可想而知,如果此女是全盛状态下,如果不死战的情况,真的不容易对付。

    让他庆幸的是,东方不败的战力不足五成,所以三指虽然诡异恐怖,不过并没有给他造成致命的伤害,不但没有让他退缩,更是激起了这个狼人的凶性,长长的舌头添了添嘴唇,又扑了上来。

    “该死,”东方不败指食一弹,弹出一枚绣花针,然后飞身后退,蓄势的三指,只是伤了他一点而已,如果自己全盛状态下,那一点必将可以把这个狼人给洞透,远不像只是伤了一点皮毛而已。

    “东方,你认命吧,做我的女人,没有人会来帮你了,只要今晚做了我的女人,明天你才会乖乖的陪我拜堂成亲,”罗斯特一旦狂化,似乎失去了理智,双眼绿光大盛,拍了拍受伤的肩膀,咚咚咚的如同擂鼓,大步对着东方不败就冲了过来。

    “找死!”东方不败心中升起一绝望,以目前的状态根本不是这个罗斯特的对手,当下身形一晃,就要逃离出去,再缠下去,她必定被罗斯特擒拿,生不如死,被他侮辱。

    “月圆之夜就是我的天下,东方,你跑不掉的,明年的今天你就会为我生一个小狼人,真的好期待,”罗斯特高大的半狼身形快速无比,如同刮起一阵狂风,一下子拦在了东方不败的前面,伸出手巨大的狼爪对着东方不败就抓了过来。

    “刺啦!”一声,东方不败衣衫被此人生生的撕下了一大片,露出肩膀处雪白如玉的肌肤,东方不败发出一声轻呼,又羞又恼,此刻迷仙散的药效似乎发作到了最大,让她有些软弱无力,在强大的罗斯特这个狼人面前,没有了反抗之力。

    “罗斯特,只要你住手,我答应明天和你拜堂,不然的话,我就死给你看!”东方不败急中生智,想来个援兵之策,罗斯特的脚步果然一停顿,一双绿油油的狼眼贪婪的盯着东方不败的那如玉的肌肤,轻轻的摇了摇头:“东方,我太了解你了,你不会心甘情愿的嫁给我的,你即使死,我也要得到你。”

    说完,罗斯特又扑了过去,强壮多毛的体魄,如山般的对着东方不败就压了过来。

    “不要,罗斯特,你敢,我发誓以后必杀你,”东方不败花容色变,在没有强大的武力做后盾时,她也只不过是一个弱女子,在罗斯特面前根本没有反抗之力。

    “刺啦。”

    “刺啦。”

    两声轻响,罗斯特又接连的撕下东方不败大片的衣服,此刻东方不败衣衬褴褛,护着身体的要害,眼中闪过决绝和冷酷,“洛天,对不起了,我不无法陪你走到最后,永别了”东方不败心中想着,抬起手掌,对着自己的天灵盖就要击下。

    “畜生!”

    这时,一声大喝,一道身形闪电般的冲来,快到了极至,让人根本看不清人影,只看到罗斯特的身形整个飞了出去,噗通一声狠狠的撞在了大殿的柱子上,打了两个滚才停了下来。

    这一下竟然把罗斯特给打回了原形,重新变回了人的模样。

    “孤独护法,是你,你竟然敢干预天堂之主赐下的婚约?你不要命了么?”

    罗斯特口吐鲜血,望着把自己击人的人,正是孤独无名护法,不由的大着胆子怒喝道。

    “畜生,本护法的事,还轮不到你来做主,奖罚惩处,自有天堂之主定夺,就冲你刚才对我如此不敬,该杀!”

    来者正是及时赶到的孤独无名,此刻面色阴冷,须发皆张,随手扯过一条绿色的帷幔,扔给了东方不败,转而瞪着罗斯特道,说话间,竟然又出手了,万枯掌拍出,竟然要把罗斯特毙于掌下。

    “你……护法大人,有话好说!”

    罗斯特一下子惊出了一头冷汗,独孤无名是谁,那是天堂组织中,最老的护法之一,和那个兽王相当,此人一旦动怒,真的杀了自己,谁为自己做主也不好使,毕竟他还不愿意死,他想不到这个孤独无名说出手就出手,那恐怖的万枯掌是他的成名掌法,万枯掌一出,足以断绝一切生机,罗斯特怎么会不害怕,虽然他是入圣后期顶峰的实力,不过在化臻面前,根本不够看。

    恐怖的手掌拍到罗斯特的面前三尺处,硬生生的停了下来,收发自如,那断绝一切生机的强大气息终于消失,让罗斯特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罗斯特,亏你是一殿之主,竟然行如此下作之事,东方不败怎么说也是副殿主,明天就要成亲,难道你连一个晚上都等不及吗?就冲这一点,老夫毙了你,天堂之主也做不出什么来。”

    孤独无名怒视着罗斯特,他的身材和罗斯特相比相对矮小,不过对于罗斯特面前,却是如同一座巍峨的高山,不可逾越。

    “护法大人教训的是,属下知错了,”罗斯特虽然对老叫化孤独无名痛恨无比,却是不敢表现出来,恭敬的说道,那种狼性气息消失的无影无踪,眼神也变得清明起来,看了东方不败一眼,似乎有些悔意,他从心里并不想这么粗暴的占有这个女人,对于他来这说,也许是一种爱,他也知道只有用这种方法才能得到东方不败。

    “前辈。”

    此刻东方不败裹着帷幔,来到孤独无前身边,轻声叫道,老叫化微微点点头,并没有看她,而是盯向罗斯特,他当然知道,现在自己只是凭借威势镇住了此人,不过只要天妃在场的话,这个家伙,肯定还会跳起来,让那个女人主持公道,而他还不能杀掉这个殿主,毕竟这是在司天殿内,罗斯特如果死了,天堂之主肯定会查到自己的头上,幸好他来之前早就准备妥当。

    “你这个畜生,别人把你当作狼人,你还真行畜生之事?好男儿志在四方,天下的女人多的是,为何要强迫她人,东方不败是你的助手,她也是尊重你,眼下天堂正是用人之际,难道你忍心看着她死么?喜欢一个人就希望她过的幸福,不是么?”

    老叫化开始“语重心肠”了。

    “喜欢一个人就是她过的幸福?”罗斯特听了不由的一呆,摇摇硕大的脑袋,表示不懂,他只知道喜欢的女人就要得到手。

    “罗斯特,老夫知道你野心很大,只要你放弃这段婚姻,我可以助你晋级护法之位,你看如何?”老叫化最后抛出了诱饵。

    罗斯特不由的一动,眼睛一亮:“护法大人,此话当真?”

    “老夫从无虚言,老夫甚至让出护法的位置,由你担任,这点你可以放心,不但是我,就连天妃也会助你,”孤独无名再次说道。

    “前辈,不可!”

    东方不败听了大吃一惊,孤独无名如果真的让出护法的位置,那么他的下场肯定会很不妙,她不想让孤独无名为自己这么牺牲。

    孤独无名慈祥的看了一眼东方不败,轻轻的摆摆手,示意她不要说话,然后看向罗斯特。

    “可是天妃护法大人,答应帮我主持这场婚姻,那……”

    罗斯特有些迷糊了,他知道天妃向来和孤独护法不合,为何这两人会联手帮助自己晋级护法,前提就是要自己放弃这段婚姻么?

    “这个你不用担心,我已经和天妃护法商谈好了,我不但会助你登上护法的位置,还会传你一套掌法,就是我的万枯掌”,老叫化沉声说道。

    “咳,护法大人,如果真是那样,我愿意放弃这段婚姻,从今以后把东方当作妹妹看待”,罗斯特认真的说道,听的东方不败一皱眉头,她可不准备认这个畜生哥哥。

    “只是……天堂之主如何交待,属下怕放弃这段婚姻,会受到天堂之主的责罚”,此刻罗斯特又有些担心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