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慧,我还想问一下,如果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是不是就会没有人推算出这个人的命运轨迹?”洛天突然问道。

    邢文慧苦笑了一下:“其实我研究的也只有空间和节点的关系,至于你说的这些,似乎有些关于天命玄术,我可不懂,天地很玄妙,有的东西不能被推算也许是真的,毕竟世界跨度不一样,每个世界有每个世界的规则,都有彼此的界限,一旦越限了,就会受到另一界的制裁,嗯,比喻有些不恰当,我想应该是这样。”

    洛天微微点点头,如果邢文慧这样解释合理的话,那么异能组组运用天命球推算自己,天运球爆炸就可以理解了,毕竟自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界规”不一样,所以才推算不出来,而那个京城效外的老僧用天机推演之术也遭到反噬,也同样是这个道理。

    蓝雅看了看邢文慧又看了一眼洛天,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她是特工,擅长判断和分析,她感觉洛天和这个邢文慧之间似乎还有什么秘密,自己并不知道。

    “好了,我把所知道的都告诉你了,毕竟只是理论和推断而已。”最后邢文慧说道,像是完成了一件任务。

    “嗯,蓝雅、文慧,你们两个休息一下,晚上我们出发回京城。”看到蓝雅的状态不是很好,她几乎两天一夜没有睡觉了,昨晚在车上并没有睡好,又马上不停路蹄的赶到永吉女子监狱,担惊受怕的,而邢文慧也从刚监狱里出来,两人都需要好好的休息。

    “那好吧,真的有点累。”蓝雅伸了一懒腰,低胸的衣服,领口张开了一些,白晰,诱人,洛天看了一眼就把目光转了过去。

    “好,我也睡会,姑……姑娘,咳,我还从来没有住过这么好的宾馆呢,走了,走时叫我一声啊。”邢文慧常年流浪,习惯了一些粗话,当然也许是出于自我保护,本来还想说姑奶奶,不过看到洛天的眼神,不好意思的一笑,于是改了口。

    “好的,去休息吧。”洛天微笑道,其实这家宾馆很一般,还没有天容大酒店档次高,由此可以看出邢文慧从小真的没少受苦,从来没有接触过一些高档的东西。

    “走吧,文慧,我们出去吧。”最后蓝雅深情的望了一眼洛天,冲他点点头。

    “喂,蓝雅,你不是喜欢他吗?干嘛还自己住一个房间,两人睡在一起就行了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男女就是那回事的,没有男人,有些女人会憋疯的,我在监狱里,那些女犯就是典型的例子……”

    “邢文慧,你闭嘴,不要胡说,那是女犯,能和她相比么?”洛天呵斥邢文慧,这个女人说话太随意了,什么都敢说,让他无语。

    蓝雅脸色一红,看了一邢文慧,她似乎有点明白洛天为什么进监狱时,提了半袋子萝卜进去了。

    “文慧,你不要乱说,我们只是……朋友。”本来蓝雅还想含蓄,暗示洛天什么的,这下可好,被邢文慧一下子给挑开了,扒的精光,还说的这么直接,这让她都无法呆下去了,匆匆的离开了洛天的房间。

    “唉,爱上一个人有这么累么,真是的,好了,睡觉去了。”邢文慧老气横烽的摇了摇头,冲洛天做了一个鬼脸,也出了洛天的房间,洛天不由的摇头苦笑,看着两人出去,洛天于是拿出了手机,给蓝天翔将军打了一个电话。

    “这个邢文慧,气死了,怎么这么说话。”回到房间里的蓝雅,把自己甩在床上,有些气恼的想着,胸口不停的起伏,同时,她也明白了一些女子监狱的事情。

    “那些女人真的是那样吗……”

    蓝雅不由的脸色有些羞红的想着,她是想着陪着洛天一起来,一是安慰他因为上官飞燕而低落的心情,二是培养自己和她的感情,却是没有想到,洛天把那个邢文慧给带了出来,让她一搅和,自己都不好意思实行自己的计划了。

    既然事情办完了,洛天急不可耐的要回京城,因为他还要陪着上官飞燕,上官飞燕一天不醒,就是他的一块心病。

    到了傍晚,洛天,蓝雅还有邢文慧三人又简单的吃了一点东西,于是就开始启程返回京城。

    而蓝雅和邢文慧两个女人也熟悉了,蓝雅也不再那么对她有所忌惮,并且好奇的询问她的能力,邢文慧也没有隐瞒,把自己的能力说了出来,并且当场做了试验,让蓝雅惊讶不已。

    “文慧,你想加入龙魂么?”车子在夜色下急驰,洛天把车子开的又快又稳,看到邢文慧和蓝雅两人聊的很开心,于是微笑着问道。

    “好啊,只要跟着你,加入什么都无所谓的。”邢文慧微笑着说道。

    “这话听的怎么……”洛天一时无法接口,蓝雅也是一呆。

    “蓝雅,你不要误会,我是说,他是我的恩人,我要跟随他,另外,我不相信其他的人。”似乎自己话里的歧义,邢文慧解释道。

    蓝雅微笑着点点头,也没有说话,心里却是暗想:“我是不误会,不过不敢保证其他的女人会误会,像上官飞燕,容姐,兰兰,玉面狐狸,甚至还有更多。”

    凌晨五点左右的时候,洛天她们赶到了京城,蓝天翔亲自来接他们了,陪同他的还有两个中年男子,这两个男子面色带着一丝激动,因为他们已经听说了洛天把那个邢文慧带了过来,有关邢文慧的世界之说,他们很感兴趣。

    “老将军,不要好意思,这么早还要您来接,我们直接过去就行了。”

    下了车,洛天带着二女上前打招呼。

    “爷爷。”蓝雅上前亲昵的挽着爷爷的手。

    “将军,爷爷?天哪,这个蓝雅竟然还有一个将军爷爷,似乎权力很大啊。”邢文慧站在洛天身边,望着他们说话,有些不敢相信的想着。

    “来,文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蓝将军,我的上级,有关你的事,还是他吩咐我的,所以你能出来,还要感谢蓝将军才行啊。”洛天微笑着把邢文慧介绍给蓝天翔,同时说道。

    “谢谢您了老爷爷,想不到你是蓝雅的爷爷。”邢文慧上前大大方方的说道,也颇有礼貌,毕竟她“混社会”这么多年,当然能看出来面前的老头不简单。

    “嗯,邢文慧?对吧,你也不要客气,想必这小子把一些事情都告诉你了,能把你放出来,其实是违背了原则,所以还希望你能多多为国家做事,代罪立功,明白吗?”身材高大的蓝天翔,看着眼前这个秀气水灵长相颇为漂亮的女孩,还是拿出领导的派头说道。

    “哼,爱放不放,什么代罪立功,大不了再把我关进去。”邢文慧对蓝天翔的话有些不爱听了,暗暗的动用了自己的能力,空气中流动的那些病菌被她调动起来。

    只要不是大量的动用精神力,邢文慧还是可以的,毕竟她是想惩罚一下蓝天翔,如果真的要把一个人致于死人的话,那则是需要调动更多的病菌,耗费很大,像这样的小打小闹,邢文慧还是轻松的。

    “阿嚏……”

    蓝天翔重重的打了一个喷嚏,眼泪都下来了,感觉头晕脚轻,四肢无力,似乎是患了重感冒。

    “爷爷。”蓝雅急忙上前扶着蓝天翔。

    “邢文慧,你干什么,忘记我的话了。”看到邢文慧那不满的眼神,还是蓝天翔的表现,洛天就知道,这个邢文慧对蓝天翔动手脚了,不由的把她拉到一边轻喝。

    “谁让他那么说我了,我只认你,不认别人。”邢文慧不满的嘀咕道。

    “他毕竟是我老首长,是蓝雅的爷爷,邢文慧,我最后一次警告你,再敢乱用你的能力,真的对你不客气了。”洛天暗运真力压向这个妞,让邢文慧脸色一变,知道洛天真的生气了。

    “行了,你不要生气了,我再帮他恢复就行了嘛。”邢文慧白了一眼洛天,嘟囔着,然后不知道用什么手段,蓝天翔顿时感觉精神好了许多。

    “没事,小雅,估计是着凉了。”蓝天翔自始至终都不知道是这个邢文慧动的手脚,因为洛天在汇报时,也没有告诉他邢文慧有这个能力,只不过跟在蓝天翔身边的两个中年男子,有些疑惑的看着邢文慧,他们两人是异能组的人,这次陪着蓝天翔来见邢文慧,就是看看此女到底有什么能力,直觉感觉这个女孩也是一个异能力,至于什么异能他们搞不清楚。

    “小子,我也给你介绍一下,这两位是异能组的人,他们想带这个邢文慧过去一趟,有些话要问她。”蓝天翔拉着洛天来到一边轻声的说道。

    “可以,没问题,老将军,我的任务可是完成了,剩下的事就交给你们了。”洛天微笑道。

    “嗯,下次有事再找你,快去陪上官家的那个丫头吧,辛苦了,小子。”蓝天翔欣慰的说道。然后来到邢文慧面前,把情况向她说了一下。

    “我不去,我要跟着他,除了他,我谁也不跟。”听到蓝天翔要把自己交给什么异能组,邢文慧头摇的像是波浪鼓一样,直接拒绝了。

    “你……”蓝天翔不由的一怔,他想不到邢文慧拒绝的这么干脆,这么依赖洛天。

    “这个混蛋,泡女人的速度这么快么?竟然用这么短的时间就让她死心踏地?”蓝天翔有些郁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