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狡猾的家伙,我以为我查不出你是谁么?”黑天使一把把手机捏碎,这才看向东方不败,痛心的冷喝道:“东方不败,你竟然敢吃里扒外,表面忠心,背后却是内通华夏,还亏我把当你当成自己人,传你千夫三指,你太让我失望了,罗斯特,她是你的女人,你自己看着办吧。 ”

    “东方……你真的勾结华夏么?”罗斯特望着这个名义上的妻子,心里也很痛心,当黑天使找到自己,说了情况后,让他吃了一惊,于是随同黑天使赶来。

    “黑天使护法,你少诬陷我,你虽然是护法,也不能擅自污蔑手下,我只是打个电话,你凭什么说我勾结华夏,你有何证据?”东方不败深吸了一口气,瞬间平静下来,她必须周旋,不然的话,今天自己绝对有死无生。

    “东方副殿主,你以为我刚才告诉你的东西,就没有准备么?把那重要的消息告诉你,就是让你露出马脚,一路狂奔来到这里,急不可耐的就打电话,充分说明了问题。”

    这时一个嗡声嗡气的声音传来,只见兽王大步走来,一步跨过,似乎缩地成寸,转眼间就到了东方不败的面前,冷冷的望着她。

    “即使如此,那又能说明什么?这和我打电话有什么关系,难道我东方不败就不能有几个朋友么?”东方不败冷静的说道,反正还没有把消息传达过去,她不承认,相信对方也没有办法。

    “东方不败,我看你是不见棺材不见泪,知道前几天我去做什么了吗?”此刻黑天使不由的桀桀冷笑,然后掏出一件破衣服,扔在了东方不败面前。

    “这是……”

    东方不败只感觉头皮发麻,这件衣服她认识,是当初那个胡连山的,此人竟然能拿到这件衣服,则证明,这个黑天使竟然真的到了华夏,下了那绝壁深谷中去了。

    “想不起来了?”黑天使冷冷一笑:“那就让我告诉你,这就是司天殿的弟子胡连山的衣服,你当初说他摔下深谷,可是我下去后,却是发现那竟然被人深埋在地下,那里还有人生活过的痕迹,并且一块巨大的石头下面还有一个秘密通道,我怕料不错的话,当时你正是从水底潜出去的吧,还敢说你心里没鬼,告诉我,那个人是谁?凭你的能力,在深谷中,根本不可能生存,长生殿和司天殿的事是不是你们一起做的?”

    黑天使上前一步,逼近东方不败,化臻期高手的气势让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也从来没有告诉你胡连山的事,他的事我自己都不知道,黑天使,你虽然是一个护法,不过也没有惩罚我的权力,只有天堂之主才有。”东方不败心知坏事,不过仍然硬着头皮不承认。

    “放肆,里通华夏,毁掉了长生殿和弃天殿,让天堂受到如此重大的损失,任何人都有处罚你的权力。”黑天使一双眼睛绿意大盛气势凌厉之极,化臻期的高手气势压向东方不败同时再次说道:“如果不是本护法,一般的人真的下不到那个深谷,那狂暴的飓风,足以撕毁一切。”

    “你也许根本想像不到本护法有双翼,可以下到下面去,所以你才有持无恐对吗?凭你的能力,你的背后肯定还有人,说吧,刚才是给谁打的电话,毁掉两大殿的到底是什么人?不说,死!”

    强大的化臻期高手恐怖的气势,压的东方不败喘不过气来,她知道今天要坏事了,也终于知道为什么这两天一直心神不宁,原来是因为这回事,让东方不败此刻心乱如麻。

    “护法大人,她是我的妻子,属下愿意劝说于她,还希望给她一个机会,让她改邪归正,说出背后之人。”

    这时罗斯特上前,抵挡住黑天使的威压,大声的说道,说到底,罗特特还是喜欢东方不败的,虽然两人是假结婚,不过这个狼人从心里不喜欢东方不败出事。

    “小狼人,把你叫来,也正是这个意思,你拿下她来,让她说出背后之人,可以免受一死,不然的话,不要怪本护法辣手无情了。”黑天使阴测测的说道。

    虽然对东方不败背叛天堂极为愤怒,不过也不屑于和东方不败动手,要出手的话,估计东方不败一招都不一定接住,而且此人还想收拢罗斯特,毕竟他现在负责司天殿的训练,想把这个殿抓到自己的手里,不可能一下子得罪这正副两位殿主了,不然的话,他也不会把罗斯特也带来了。

    “谢护法大人。”罗斯特躬身道。然后转过身来看向东方不败痛心的说道:“东方,说出来吧,事到如今没有再隐瞒下去的必须,难道你希望让我对你动手么?说出来,你才能活命。”

    “哈哈哈哈……”

    东方不败突然发出一声长笑,有些悲壮,然后猛然盯住罗斯特:“罗斯特,我不懂你们都在说什么,黑天使诬陷于我,难道你也不相信我么?他是想控制整个司天殿,让你做他的傀儡,你到现在还不明白么?”

    “我……”

    罗斯特从心里相信东方不败,或者说是被感情迷惑头脑,再加上东方不败如此声色俱厉的呵斥,让他真的迷糊了,说实话,他宁愿相信东方不败也不愿意相信黑天使,一个蝙蝠怪,一个美女,这个狼人趋向于后者。

    “东方不败,你也不要欺小狼人头脑简单,你骗得了所有人,却是骗不了本兽王,我相信我的直觉,我看只有把你擒住,慢慢的审问了。”兽王突然开口,咧嘴一笑,露出一口雪白的牙齿。

    “你这个黑鬼,少胡说。”东方不败想不到这个兽王心机如此深,把重要的消息告诉自己,就是让自己露出马脚。

    “东方,对不起了,我只有出手了,你最好不要反抗,把事情说清楚,如果真的是冤枉了你,我罗斯特愿意为你开脱。”

    狼人罗斯特终于要动手了,对天长啸,瞬间变身,狼头人身,气势开始狂暴,一只大手对着东方不败就抓了过来,两人的实力相差不多,狼人必须变身,不然的话,他不是东方不败的对手。

    “罗斯特,你太让我失望了,你只是一个殿主,在他们两个护法面前有何能力为我开脱,我一旦被擒,那还不是任他们施为,不要天真了,我希望你看清黑天使的真面目。”

    东方不败不能坐以待毙,还在进行着最后的扇动,气的黑天使黄鼠狼般的嘴脸,那一撮胡须不停的抖动,眼中鬼火连连闪烁。

    罗斯特改抓为扫,同时施展出他他最意的手段,对着东方不败攻了过来,出招凌厉之极,狂暴无边,他知道东方不败的能力,自己如果不是全力施展,甚至都会被她给收拾。

    “葵花针。”

    “捻花手。”

    “千夫三指。”

    东方不败拼力抵挡,大招频繁使出,两人打的难分难解,天昏地暗,周围的气浪不停的爆炸,一波接一波,树叶飞舞,林木尽折,把整个小树林都给摧毁了,狼藉一片。

    “让他们这样打下去,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结束,不如直接把这个女人擒下算了。”黑天使看的有些焦燥,冷哼道。

    “再看看,毕竟这是人家小夫妻俩的事,自已解决最好。”兽王憨憨的一笑,露出那阴森的牙齿。

    “你的意思是……”黑天使一怔,仰起脑袋看了一眼比自己高出足足两个脑袋的兽王,微微一怔,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两个护法没有一个好东西,特别是那个兽王,如果我施展所悟的轮回拳意,肯定会被黑天使认出我和洛天的关系,可是这个狼人的实力太强了,他的万枯掌还没有出手,到时我要不要用“破天”三式,如果使用的话,会不会被他们怀疑到孤独前辈,毕竟凭我的能力,如何能在短时间内创出破解万枯掌的三招绝学……”

    和罗斯特激烈的打斗着,东方不败心里却是在心思电转,她自认自己聪慧无比,可是现在,却是感觉自己的智慧不够用了,这个兽王的心机特别的深沉,她不是此人的对手。

    “竟然用黑护使大人的千夫三指伤我,东方不败你好狠的心。”

    罗斯特一直没有动万枯掌,在激烈的打斗中,被东方不败的千夫三指所伤,同时被东方不败拍了一掌,庞大的身躯倒飞了回去。

    “你……”

    东方不败一怔,他想不到罗斯特竟然没有用万枯掌,而且手上也似乎根本没有用全力。

    “这个罗斯特……”东方不败心里叹息,知道这个狼人对自己还有感情,不忍心伤自己,不过此刻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长啸一声,身形如电,向着远处遁去。

    “废物,你竟然对她还有感情。”黑天使大怒,兽王也摇头叹息,他不知道东方不败是真的只会这么多,还是没有动用其他的招式,总之没有看出来什么,让他略微失望,如果罗斯特用万枯掌的话,东方不败真的能抵挡,那就说明,东方不败背后的人是孤独无名。

    “属下知罪,现在的她的实力已经超过了属下,属下不是对手。”罗斯特嘴角流血,诚惶诚恐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