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药王不愧是药王,自有他的办法,经过几天的研究,针对野兽的特点,真的研制出了一种药物,所以这才让陈忠陪着赶来了,虽然有些晚,不过总算是赶到了。

    “好混乱的兽群,老东西,你药到底管不管事?”

    陈忠望着那混乱奔走的兽群,面色大变,这庞大的兽潮比他想像的还要严重,不时的从前面抬来了大量的伤者还有死者,而地下到处都是野兽的尸体,真可谓是血流成河,京城效外,俨然成了屠杀场,残酷无比。

    “本药王是谁,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研究出来的东西岂会没用?这些醉清风,足以让这些野兽四脚发软,毫无抵抗力,嘿嘿。”孔胜嘿嘿一笑,自得的说道。

    “那人呢?人不会有事吧,真要出了事,你可是华夏的罪人了,判你个谋杀,立即枪决都不一定啊。”陈忠望着药王孔胜那披头散发,又悠然自得的模样,白了他一眼哼道。

    “放心吧,不会有问题的,对了,把车停好,掉过头来,如果真有什么事,我们马上走。”孔胜说道。

    “行了,不要墨迹了,我找人去,你把东西卸下来。”陈忠对孔胜还是很信任的,丢下一句,就向前奔去。

    “前辈,你们也来了。”

    玉面狐狸一眼就看到了奔来的陈忠,于是上前招呼,上次地下联盟,玉面狐狸认识这个唐门的老门主,而且唐门和暗影并肩作战过,所以玉面狐狸对陈忠这个老门主较有好感。

    “玉姑娘,辛苦了,老夫正要找人呢,还请你帮忙找一些高手过来,药王孔胜弄来了不少的药物,可以对付这些兽群。”陈忠长话短说。

    “好。”玉面狐狸一口答应下来,叫上了冰水烟三女,这时洛天也赶了过来,和陈忠简单的寒暄了一下,陈忠说明了来意,让洛天兴奋不已,几人来到了孔胜位置处。

    “这小子实力似乎更加深不可测了……”

    陈忠看着洛天,那深邃的眼神,还有那淡淡的气息,不由的心中暗想。

    “小子,本药王来的还算及时吧,我先算算,这些药物一共用了我三十八种荮材,一共七百斤,这要按克算,折合现金应该是……”孔胜一看到洛天,胡子一翘,就想向洛天要钱。

    “行了,先把药物拿出来,扑灭兽潮再说。”玉面狐狸冷喝道。

    “你这个丫头,如果我不是治你,你还是老太婆呢,你……”孔胜看向玉面狐狸不满的叫道。

    “咳,前辈,辛苦了,钱不是问题,现在先做正事,告诉我们,这些东西怎么用。”洛天打圆场,看了一眼地上十几个小布袋,里面装的像是面粉一样的东西于是问道。

    “这个药物叫醉清风,是本药王连夜研究出来的,你带人顺手挥散,野兽闻到就会四肢发软,失去抵挡力,到时尽管杀就是了。”药王白了一眼玉面狐狸,然后解释道。

    “醉清风?真的有这么神奇么?野兽闻到就会四肢发软?”冰水烟有些疑惑的望着这个猥琐的药王,有些不敢相信。

    “哼,当然,不过还没有试过,我想最起码可以迷住它们的眼睛不成问题吧。”孔胜翻了翻眼睛哼道,顿时让三女无语。

    “好了,我相信前辈的能力,大家一人拿几包,冲过去,再多交给几个人分散下去,尽快收拾掉这些兽群。”洛天果断的说道,然后拿了几包就当先冲了过去,把这些交给了龙魂的几个精英让他们开始挥散,玉面狐狸和冰水烟三女也不废话一人拿着几包也冲了出去,陈忠也加入了战场。

    顿时,兽群中,很快的白雾飘散,那些野兽不再那么狂暴,晕晕乎乎的像是喝醉了酒一般,很快的就被击杀。

    不得不说,药王就是药王,醉清风真有效果,此刻,到处都出了白雾漫天的场景,面粉般的醉清风,一经散出,就会随风飘散,覆盖大面积的兽群,效果极佳,这种药物确实珍贵,孔胜一下子弄了十多大包,被人像撒肥料一样撒出去,也难怪药王会心疼。

    “药来了,虎虎乖,用不着你了,你立了大功,我不会杀你的,快走吧,离开这里……”

    朵朵不知道用古筝击杀了多少兽群,最后她体内的真力都枯竭了,如果不是刚才洛天为她输入一道真力,她根本撑不到现在,此刻朵朵看到白雾瓢散,知道对付这些兽群的范围杀伤性武器到来了,不想让身下的猛虎也死掉,毕竟作为自己的坐骑,带着自己四处征战,立了功,所以朵朵不想杀它。

    “吼……”

    猛虎发出一声低吼,望了朵朵一眼,然后一扭头,跑向了远处,离开了这片时非之地。

    明月高挂,火光通明,警灯交烁,人影交错,不时的传来喊杀声,还有枪声,不过慢慢的声音越来越弱,接近了尾声,一场轰轰烈烈的兽潮突袭,终于以胜利而结束。

    “好,这次大家做的很好,没有让国家失望,没有让人民失望,同心协力,团结一致,打了一个漂亮的大仗,不是大战,胜似大战,打出了士气,打出了威风,通过这次的兽潮,让我们京城更加的团结,再凶猛的对手都是纸老虎,只要我们……”

    “还有,守备军还有武警支队,及特战旅,你们要做好善后工作,打扫战场,安抚伤者,以这里为中心,地毯式搜寻漏网的那些野兽,誓必全部消灭,还京城市民一个太平……”

    蓝天翔将军把各方的势力老大召集到一起,开了一个简单的总结大会部署了下一步的工作,众人纷纷领命去忙活了。

    月高清冷夜,寒光照铁衣。

    洛天缓步于刚才的兽潮中心,这里已是空寂无比,狼藉满地,到处都是被强大的真力破坏的痕迹,四周不少的野兽尸体,腥气扑面,远处有少的人正在处理着。

    “守护者……”

    洛天轻声自语,想像着刚才和兽王在兽潮中大战,恍然作梦一般,兽王无疑是强大的,化臻期的高手,实力深不可测,曾几何时,自己还是一个入圣中期的小人物,自认为是绝顶高手,甚至连化臻都没有听说过,现在却是成长到了半步化臻。

    洛天轻轻的叹息了一下,如同那个守护者一般在叹息,想到那个突然出现的一身盔甲,寒铁衣的守护者,洛天有些迷茫,他不知道此人是如何出现的,来自哪里,对他来说是一个谜,如果不是此人的出现,后果不堪设想,凭自己阻挡不住兽王,也挡不住兽潮。

    “但愿以后还能见面……”洛天轻声自语,对于那个守护者好奇不已。

    月色下,联袂走来四个女人,冰水烟姐妹,玉面狐狸,还有朵朵,四大美女各有千秋,或冷艳,或清纯,或不食人间烟火,美艳天下。

    “师弟,兽潮结束了,回去吧。”冰水慈上前轻声说道。

    “嗯,师姐,小狐狸,还有朵朵,你们辛苦了。”看着四女除了朵朵外,另外三女都是发丝凌乱,血染衣裙,洛天心中感叹,走过去轻声接着问道:“冰水寒师姐呢?”

    “她受了一点伤,我让她先回去了。”冰水烟回答道,洛天点点头:“这场兽潮,不亚于一场战争,而战争总是要有死伤,这是不可避免的,所幸的是我们打赢了!京城无恙!”

    “是的,我们赢了。”冰水慈微笑。

    “好了,走吧,一个晚上累死了,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换件衣服。”玉面狐狸看了一眼冰水烟然后轻声哼道。

    “是啊,大哥哥,回去吧,今天晚上真过瘾,又骑了一次老虎。”朵朵上前满足的说道,让几人有些无语,不过不得不说,朵朵在这次兽潮中,起的作用不小,出尽了风头。

    “好,回去,都辛苦了。”洛天微笑着抚摸着朵朵的秀发,几人赶回了上官府邸,而至于善后工作他自不必问,自有人会做,比方说那些警察,做这些还是很拿手的。

    兽潮虽然过去,不过要做的善后工作太多,首先必须先安抚京城市民,缩小了事情的严重性,并没有提及有关天堂的事,只说是偶然的一次兽潮,至于是何原因,仍然在调查当中,还有那些死者的后事处理,及伤员的救治,整整一个晚上,京城有关方面根本没有停歇,而蓝天翔则是连夜面见首长,汇报了这次的情况。

    首先当即表示,不可松懈大意,要防患于末然,对于这次所有参与的都要论功奖励,不可漏一人,特别是洛天,另外就是龙魂,国安,京城特战族,特种兵大队,驻京守备军及各大家族等等,对于表现特别突出的他要蓝天翔统计出来,他还要亲自接见这些人,以表达京城高层的关心及感谢。

    上官家族,苍井百合很是尽心尽责,一把长长的武士刀放在面前,自己盘膝坐在地上,动也不动,守护着上官飞燕及裴容她们,外面发生了这么大的事,裴容和素萍当然也睡不着,一直心事重重,直到洛天等人回来,她们的心才算安稳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