兽潮结束后,洛天一直呆在上官府邸,哪里也没有去,陪着上官飞燕,同时稳固着自己的境界。

    和兽王一战,他也受了伤,只不过并不太重,经过这两天的修练,已经基本上好了大半。

    这天,吃过早餐后,洛天抬头看了一眼餐桌上各怀心事的众人,轻声说道:“小狐狸,三位师姐,等会去我的房间来,我有事和你们说。”

    “嗯。”

    冰水烟姐妹并排坐在一起,小口的吃着早餐,声音很轻,很温柔,听了洛天的话,轻轻的点点头,而玉面狐狸则是轻哼了一声,一口咬掉了大半个馒头,吧嗒吧嗒的別着粥,毫不顾忌,似乎有些掩饰内心的一丝慌乱,自从来到京城,洛天还从来没有单独和她们相处过,如今一下子把四女叫到房间,难道是……

    此刻,素萍的表情有些尴尬,看了一眼洛天,什么也没有说,心里暗暗的叹息了一下,朵朵不在,今天去音乐学院了,而邢文慧则是去了龙魂,夺命医生陪着上官虹出去了,有关家族商业联盟的事,上官虹要去处理,所以早上的餐桌上,只剩下洛天,素萍,裴容,冰水烟姐妹还有冰水寒及玉面狐狸。

    “小天,容姑娘她也一起过去吧,她……”

    看到裴容沉默不语,坐在那里,素萍幽幽的说道,通过几天的相处,她发现这个裴容是一个很不错的女人,温柔大方,善解人意,睿智中不缺乏干练,素萍在想反正四女都去了何必在乎多一个人呢,虽然有些不满现在年轻人的那种让人脸红的做法,不过似乎也没有办法的事,毕竟她知道这些都是洛天的女人。

    现在洛天只叫了另外四女,只是把裴容留了下来,让她有些不满,心里暗想,反正也不差这一人了,只不过他是误会了洛天的意思,还以为是叫她们……

    “阿姨,小天自有小天的打算,我就不参和了。”裴容温柔的一笑,看了一眼洛天道。

    “咳,阿姨,容姐,我想你们是误会了,我叫她们是讨论有关武者境界的事,容姐不会功夫,所以……”洛天老脸一红,有些尴尬的说道。

    “阿姨……知道,不过听听也是好的嘛。”素萍才知道误会了洛天的意思,可是又不想承认,嗔瞪了一眼洛天哼道。

    “这个……”

    “阿姨说笑了,我不会功夫,对那些根本不懂,我就在这里陪您说话吧。”裴容嫣然一笑,毫不在意的说道。

    “容姑娘有心了。”素萍挤出一丝慈祥的微笑,点点头。

    “好了,我吃好了,走吧,上去。”玉面狐狸一直沉默不语狼吞虎咽的吃饭,此刻把碗一推说道,冰水烟姐妹及冰水寒也放下了碗,洛天看到这,点点头,然后几人一起上了楼。

    来到房间里,冰水慈有些忐忑的望着洛天,一双美目充满了疑惑,而且还有点娇涩,“师弟,你要和我们说什么?”另外几女也是看着洛天。

    “小狐狸,三位师姐请坐。”

    洛天招呼道,然后看向面前除了冰水寒之外自己的三个女人,这才淡淡的说道:“你们都是入圣中期顶峰的高手,当然水寒师姐稍微低一些,不过潜力也很大,以后进入入圣后期顶峰是迟早的事。”

    “从入圣后期顶峰到化臻那是一道难以逾越的一个槛,这次我侥幸进入半步化臻,其中感悟良多,现在我就把其中的感悟和经验告诉你们,希望对你们以后的提升有帮助,虽然我们的功法不一样,不过晋级境界所面临的关槛应该是大同小异,相差不大。”

    洛天严肃的说道,四女听了不由的凝重起来,认真的看着洛天。

    “原来这个洛师弟叫我们来是说这些,我还以为……”冰水烟那有些冷清的脸上的羞涩一闪而过,心里也彻底的平静下来。

    “冲击关口,如同脱胎换骨,九死一生,其中有幻境,有迷茫,还有杀机,必须心性坚毅,灵台清明,守住最后的防线,最痛苦绝望的时候,离成功就越近……”

    洛天缓缓的讲解着,四女认真的听着,甚至四女分别提出了不少晋级瓶颈的问题,洛天一一为她们解惑,这等经验和感悟那可是可遇不可求,任何一个化臻境界的高手,都把这个看的极重,除非自己极为重要的人,一般不会轻易传授。

    “化臻为仙,以下为凡。”

    不是没有道理,洛天的讲解晦涩难懂,一时间四女根本理解不了,只能牢牢的记在心里,能够进入入圣的境界,那都是天才中的天才,更进一步,进入化臻,那几乎不是天才所能形容的了,世间入圣境界的高手不少,不过化臻期的高手,却是两只手都能数得过来,就知道晋级化臻到底有多艰难了。

    虽然洛天现在只是半步化臻,不过,他相信,只要自己轰开那扇门,完全的打开,自己就会真正的进入化臻境界,一步登天,灭兽王,黑天使之流根本不在话下。

    只是那半扇门太难轰开了,必须积累足够的真力和感悟外加机遇才行,因为那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大门,而是心底之门,只有到了那一步,才会真正明白到底是什么含义。

    “洛天,我问你,是不是上官飞燕一天不醒来,你就一天不离开京城?”

    洛天讲解完毕后,玉面狐狸认真的回味了一下,牢牢的把洛天的话记在了心里,然后这才看向洛天沉声喝问道,对于洛天最近的表现,她心里一直不满,除了闭关晋级,就是对付兽潮,除此之外,就是陪伴着上官飞燕,让她心里很是难受。

    “小狐狸,我答应过燕了,只要她一天不醒来,我就……”洛天有些愧疚的说道。

    “她现在成了植物人,难道她一辈子不醒来,你要在这里陪她一辈子么?我们怎么办?我们也是你的女人!你有没有替我们想过?既然如此你何必当初?”玉面狐狸是彻底发火了,白发垂髫,冷目瞪向洛天,眼中有哀伤和愤怒。

    “玉姑娘,其实洛师弟……”冰水慈想说话,却是被玉面狐狸一句给顶了回去:“行了,你也不要说了,你难道心里不是这么想的?这么多天,我们辛苦从外面赶来,你看他都做了什么,给了你一丝的温存吗?”

    “我……”

    冰水慈脸一红,低头不再说话了,要说对洛天没有意思,那是不可能的,现在洛天因为上官飞燕而忽略了她们全部,这让她们心里有些不舒服,理解归理解,不过有的时候光理解似乎太苍白了。

    “你们……先聊,我先出去看看。”冰水寒此刻夹在中间很是尴尬,她不是洛天的女人,现在玉面狐狸向洛天质问,她在这里不合适,所以冰水寒知趣的先出去了。

    看到冰水寒出去,洛天也没有阻拦,看了一眼冰水烟姐妹还有玉面狐狸道:“小狐狸,二位师姐,我知道这些天冷落了你们,还有容姐她们,真的对不起,我不能放弃燕子,我答应过她,一定会照顾好她,却是想不到让她受如此重的伤,我对不起燕子,也对不起你们,你们都是我的女人,你们任何一个出事,我都会这样的……”

    “师弟,上官飞燕的事,我们其实也很难过,在外对敌,撕杀,难免会受伤,师姐只希望你能想开一些,不能陷在痛苦里不可自拔,需要你做的事还有许多,你这样会让我们更中的难受……”冰水慈望着洛天那痛苦的模样,不忍心再责备他,既然感叹这个家伙的花心,又感叹他的钟情。

    “水慈说的对,洛天,爱一个人,并不一定要守在她的身边,你这样是自私的,你根本没有顾忌我们的感受,上官飞燕也是自私的,她让你放弃了一切。”玉面狐狸瞪着洛天,强压着怒火哼道。

    “够了,小狐狸,你不能这么说燕子,她现在这个模样,心里比谁都难受,我做这些又算得了什么,我知道对不起你,不过我还是会遵守我的诺言的,不离开京城。”洛天看着玉面狐狸沉声喝道。

    “你……好,洛天,你就是一个混蛋,我们走。”玉面狐狸一双美目望着洛天,泪水在眼框里打转,狠狠的说道,接着夺门而出,而冰水烟姐妹也被玉面狐狸给拉走了。

    “裴容,跟我走,我们离开这里。”玉面狐狸来到楼下,不由分说,拉起裴容就走,让裴容一呆,急忙抓住玉面狐狸的手:“玉姑娘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这就是一个混蛋,就让他呆在京城吧,我们都走。”玉面狐狸怒声喝着。

    “这是……”

    看到怒气冲冲的玉面狐狸,素萍站了起来,然后又看向走出来的洛天,似乎顿时明白了什么,于是走上前:“玉姑娘,还请留步,不知是否我上官家族招待不周?”

    “哼,这不关你的事,招周很周到。”玉面狐狸语气一缓,看了一眼素萍,仍然轻声哼道,毕竟素萍虽然看起来年轻,不过毕竟是上官飞燕的老妈,属于长辈,她玉面狐狸再混账也不能冲这个素萍发火。

    “容姑娘,你劝劝她们,小天,你跟我来。”素萍看向裴容说道,然后走向楼道,看向洛天轻声说道,随后叹了一口气直接上了楼。

    “来,玉姑娘先坐,消消气,喝口水。”裴容劝着玉面狐狸,把她拉到沙发上,而冰水烟姐妹也默默的坐了下来,而洛天则是跟着素萍上了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