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的卡西弄来的好酒,好菜,而且把那个混江龙陈发水也叫了过来,卡西亚知道陈发水是洛天的兄弟,所以这次的边境河,卡西亚给陈发水分了一杯羹,比起陈发水以前在边境河独混强多了,毕竟有卡西亚罩着,得益又比以前多,所以这小子过的有滋有味。

    上次为了进攻地府,陈发水算是帮了大忙,所以洛天对此人很不错,三人在一起推杯换盏,气氛很热烈,当然,陈发水极感激洛天,如果没有洛天,他也不会混到这一步。

    “天哥,前两天,那个疯拳带着所谓的龙哥,两人找到了我,提到你的名字,于是我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差事,就在水域上混,您要不要见见他们?”

    期间,陈发水瞅个机会征询洛天的意见,这个疯拳还有什么龙哥,都是地府的人,当初疯拳被洛天控制,在此人的帮助下,拔掉了地府安东尼的好几个据点,看此人还算耿直,于是就放了他一马,让他从地府消失,实在混不下去,就去缅泰边境一带找混江龙,想不到他们真的来了。

    “过段时间再说吧,先让他们在这里呆着,我还有其他的事要办,没有时间见他们,帮我转告他们两个,来这里我欢迎,不过要守规矩,最起码让他们听你的招呼。”洛天想了一下说道。

    “是,天哥,我知道了。”陈发水点点头。

    “来,两位,我以水代酒,敬两位一杯。”这时,维娜走了过来,微笑道,让陈发水受宠若惊,他可是知道维娜的身份,那可是缅泰的大公主,这也是他在外吹牛逼的资本,自己和缅泰大公的驸马在一起称兄道弟,还接受维娜的敬酒,这让这小子兴奋的找不着北,洛天倒是微微一笑,一饮而尽。

    酒足饭饱,见了该见的人,洛天也准备告辞了,卡西亚,维娜亲自把洛天送出驻区,然后洛天又去了一趟巴颂所在的部落,看望了一下这个巴颂上师,最后,按照扎西给他的地址,洛天分别查看了一番。

    第一处,并没有什么发现,不过在第二处,洛天发现了那个莫扎的尸体,时间太久,早已面目全非,被人直接扔到了一处废墟中,被野狗撕咬的不成样子。

    “唉,此人还是没有逃过一劫。”洛天看着这个莫扎,轻声叹息,当初皇室发生变动,这个莫扎站在了维登一方,是在扎西的请求下,洛天饶了他一命,想不到因为哥哥扎西,还是被天堂的人给杀了,抛尸荒野,无人问津。

    看在扎西的面子上,洛天还是把此人匆匆的埋葬了,并且取下他随身佩戴一物,向扎西交待,接着就匆匆的回到了曼达,然后洛天给扎西打电话,他的电话关机了,洛天知道,扎西作为司天殿的新弟子,并没有多少自由,一直受上面节制,也没有再主动找他,只是把莫扎的随身饰物,交给了皇室一个信任的护卫,让他有时间和扎西联系,说明情况。

    “亲爱的,你真的就要走了么?好舍不得。”

    皇室寝宫里,维拉轻轻的依偎着洛天,幽幽的说道,宽大的皇室衣服,倒也很好的掩饰了她现在身体的“臃肿”没有人知道,这个维拉皇已怀孕了。

    “拉拉,对不起,相信我,我很快还会回来的,好好照顾自己的身体,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明白吗?”洛天托着维拉那尖俏性感的下巴温柔的说道。

    “嗯,我知道,我和孩子你放心吧,倒是你,亲爱的一切要小心,没有把握的事,不要轻易犯险,凡事三思而后行,不要什么事都自己一个人顶着明白吗?”维拉柔声安排着洛天。

    “我会的,放心吧。”洛天微笑,心中有些酸涩,每一次和自己的女人分离,他都不好受,不敢面对自己的女人那温柔难舍的眼神。

    上官飞燕,容姐,冰水烟姐妹还有玉面狐狸,和她们分别一次,洛天就难受一次,有的时候,他真的想放下一切,和自己的女人们找一处世外桃源,痛快的过一生,再也不问世间事。

    “亲爱的,你要去哪里,我派人送你去吧。”最后维拉说道。

    “咳,不用了拉拉,你的国事繁忙,就不要管我了,我处理完这里的一些小事,就会离开了。”洛天轻咳了一声说道,那个苍井百合还在宾馆里呢,他不想让维拉知道,免得引起她的误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

    “嗯,亲爱的,亲我!”

    维拉紧紧的抱着洛天,仰首闭目,娇躯有些颤抖,如果有可能的话,维拉真的不愿意洛天离开自己,她要和洛天来个吻别,洛天当然不会拒绝,亲吻着怀里的女人,吻的很深,很投入,很忘我,把所有的感情都融入了进去……

    秋风萧瑟,草枯树叶落,离别情更浓,离开了皇宫,洛天的心情如同这秋风一般有些凌乱和失落,直到来到苍井百合所住的宾馆前时,他的心情才调节了过来,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走进宾馆。

    洛天没有回自己的房间,而是直接敲响了苍井百合的房间,半天没有反映,洛天正疑惑间,这时,门开了,苍井百合的脑袋露了出来,把身体藏在了门后,身上一身水气,头发湿露的,原来是在洗澡。

    “你终于想起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我扔下不管了呢。”苍井百合看向洛天不由的埋怨道,一双卡通美目瞪着洛天,很生气的模样。

    “行了,不要搞的自己像是怨妇一样,洗好了吗?洗好准备出发吧。”洛天直接推开走了进去,从口袋里拿出一包烟,抽出一支烟点着,然后看了一眼这个只围着一件浴袍的女人,那呼之欲出的傲物,心里一动,表面上却是不动声色的说道。

    “你太没有礼貌了,我还没有穿衣服,你……先出去。”苍井百合不由的怒道,娇小的身材,身材却是极丰满,光着一对秀气的玉足站在洛天面前,只堪堪到洛天的肩膀,不过此女的实力却是不容小视,毕竟是半步神忍。仰着头脑,瞪着洛天,有种想动手的意思。

    “不要忘记,你现在是在求我,而且你说过做我的女人,怎么,连看一眼都不行了?是不是太小气了。”洛天饶有兴趣的靠在墙上,眼神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这个妞,笑眯眯的说道。

    “哼,我可没有说过,转过身去。”苍井百合也不敢真的触怒洛天,她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所以只好退而求其次。

    洛天并没有为难这个苍井百合,此女虽然长的很欠那啥,不过此刻他没有心情,一直在想着有关天堂的事,虽然没有打探出东方不败的下落,不过对付天堂,是他坚定的目标,只好先走一步看一步了,目前先帮着这个女人解决他们家族的事再说吧,还要想办法把岛国给拉进来,不然的话,太对不起这个国家了,岛国政坛正在调查安倍晋五的死是否和天堂有关,所以他必须过去再加一把火才行。

    看到洛天转过身去,苍井百合不由的轻哼一声,速度极快,只感觉白光闪了几下,就把衣服给穿了起来。

    “好了,走吧。”看到洛天果然守信用,并没有偷看,让苍井百合松了一口气,在背后轻声说道,洛天把目光从对面窗户玻璃上移开,转过身来,看了一眼苍井百合点点头:“记住,到了岛国后,一切听我的安排,不要冲动,那个芥川一郎不要轻易杀他,我还有用,知道吗?”

    “有什么用?”苍井百合神色恢复了清冷望着洛天说道。

    “这个到时你就知道了,虽然现在岛国政坛正在调查,不过他们并没有放弃对你的通缉,所以我们最好还是走水路。”洛天最后建议道。

    “没问题,直接不坐飞机,怎么走都行。”苍井百合知道洛天说的是事实,于是满口答应下来,两人离开了宾馆,很快的坐上了从缅泰开往岛国的私人鱼船。

    岛国,稻田社。

    一人身穿黑色和服,嘴上留有一撇小胡子的中年男子,盘膝坐在那里,面色有些阴沉的正在听着手下人的汇报,眼神中透着强烈的阴霾和深深的忧虑,正是稻田社社长芥川一郎,而在他的身前,躬身而立,表现的诚惶诚恐的身穿白色和服的男子正是他的得力手下高侨。

    “混账,什么天堂,无稽之谈,这分明是有人在暗中帮助苍井家族脱罪。”

    听完高侨的汇报,芥川一郎一掌把面前的茶几给拍碎,然后猛的站了起来,眼中射出一道寒光,苍井家族是一个大家族,当初两家关系还算不错,不然的话,苍井百合不会来稻田社坐镇。

    把罪名推给苍井百合,嫁祸给苍井家族,妄图牺牲这个家族和苍井百合来换取他稻田社的安稳还有武藏家族的敌视,甚至还准备收缩实力,和黑龙会对抗,现在情况竟然出现了变化,扯出一个天堂,苍井家族有脱罪的危险,这让芥川一郎如何不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