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的酒量我知道,我根本不会喝多,真的,我没有喝多……”苍井树一说着,身子一歪,差点没有栽倒在地,被由美子及时的扶住了,有些嗔怪的瞪了一眼洛天,然后说道:“对不起,洛天君,让你见笑了,我先扶树一进房休息。 ”

    “嗯,没事,请便。”洛天看了一眼这个由美子,被她一嗔恼的一瞪,心里有些莫名其妙,心里暗想:“你这个老男人喝醉,还怪我不成?又不是我让他喝多的,真是的。”

    “好了,洛天君,时间不早了,父亲大人醉话胡说,请不要放在心上,总之他对你很感激。”苍井百合喝的不多,由美子和苍井树一一走,于是抿嘴一笑对洛天道。

    洛天苦笑了一下摇摇头:“他的心情我可以理解,可是合子,你刚才为什么说我已经答应,你这不是让我……”

    “让你为难么?”苍井百合神色幽幽道:“洛天君,请不要把我当成随便的女人,我的身体你已经看过,我的初吻你也得到了,所以,我已经是……你的女人了。”

    “这……么快?”洛天一呆,想解释什么,却听苍井百合再次说道:“好了,时间真的不早了,我去睡了,你也休息吧。”苍井百合说完,主动上前,轻轻的吻了一下洛天,然后直接向着自己的房间而去。

    “这也太客气了。”洛天摸了一下脸,无奈的苦笑了一下,然后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刚脱掉上衣,露出那结实的胸肌,准备洗澡,这个时候,听到了轻轻的敲门声。

    “这个妞搞什么鬼,真的再挑拨自己,吃了她算了。”洛天心里暗想,于是前去开门,门一拉,门口站着一位成熟迷人的美妇,竟然是由美子,此刻此女面色因为喝酒的原因,脸色绯红,有种淡淡酒香当然还有女人特有的味道,看到光着上身的洛天,眼神微微的迷离了一下,脸色似乎更红了,有点做贼一样,没有等洛天说话,就直接进入了房间,然后迅速的关上了门。

    “这是什么情况?”

    洛天一呆,吓了一大跳,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不管这个女人怎么漂亮,怎么动人,不过毕竟是苍井百合的后妈啊,怎么跑到自己房间里做什么?洛天有点慌神了,急忙拿起衣服护住自己的身体。

    “你……想做什么?”此刻洛天表现的有些慌乱,像是要被人侵犯的小姑娘,这大半夜的自己的老公睡了,她却是跑到了自己的房间,这要是传出去,他洛天就没有脸见人了,知道岛国文化开放,也不至于开放到这种地步吧,还兴这么招待客人的?

    洛天胡思乱想,不过由美子却是打断了他的思路,眼神带着嗔怒和一丝气愤,看向洛天:“洛天君,我由美子不是随便的女人,还请您自重,您帮了我们苍井家族,我们感谢您,不过请您有分寸,除了我的身体,我由美子愿意用一切来替换!”

    由美子说完,不等洛天说完,瞪了他一眼,然后直接转身离去,啪的一声带上了门,留下一股香风,还有一头雾水的洛天。

    “这个女人这是发什么疯,以退为进?你再退,我也不可能进啊,大晚上的,就是跑过来和自己说这些?自己什么时候对你有非分之想了?”

    洛天真的凌乱了,他想不到这个女人过来是警告自己,不要对她有非分之想,这叫什么事?

    洛天在房间里转了两圈,一直在想为什么这个由美子突然跑来说这些话,怎么也想不通,突然脑海里如同一道闪电划过。

    “难道刚才是她,而不是合子?”

    洛天惊出一头冷汗,他当才在餐桌下,用脚挑拨苍井百合,想让她阻止她的父亲大人再说下去,而苍井百合却是一点反应没有,甚至自己都用上了自以为很高明的技巧,这个妞愣是不理不踩。

    “是了,一定是了,是她,竟然是她?苍井百合末经人事,不可能没有反应,也只有这种久经考验的女人才能受得了吧。”

    洛天有些目瞪口呆,“这怎么可能,苍井百合坐在自己的侧面,而这个由美子坐在自己的对面,桌子不大,难道真的……有可能?”

    洛天汗颜,恨不得找一块豆腐撞死,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苍井百合根本没有反应,因为根本就不是她嘛。

    “想不到自己刚才挑拨的竟然是由美子,也难怪这个女人如此生气,还说不是随便的女人,哥也不是随便的男人啊,弄错了怎么办,如果苍井百合子以后真的是自己的女人,那这个由美子就是自己的后岳母了,他大爷的,还没有得到女儿,却把后岳母调戏了一把,这叫什么事?”

    洛天此刻感觉真的有些禽兽不如了,狠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算了,帮助合子的事情已经完成,也该回去了……”洛天心里沉思着。

    夜凉如水,世界某一处,却是并不平静,一处荒芜之地,月色下,五条人影把一个人围了起来,这五人气息强横之极,面色冷漠,不带任何的表情,虽然眼神之中有着一些忌惮,不过坚定的把中间之人紧紧的围在其中。

    “岳千重,李大鱼,你们想造反?以上犯上,该当死罪!”

    此人冷喝,有些怒火攻心,此人正是从南美赶回来的罗斯特,求助老叫化孤独无名帮助东方不败不成,他只好返了回来,却是没有想到在途中,竟然遇到自己司天殿几大弟子的拦截,不是迎接自己,而是要擒拿自己,这让罗斯特又惊又怒,他知道这肯定是那个黑天使搞的鬼。

    受到罗斯特的呵斥,岳千重,李大鱼等人,面色略有尴尬,毕竟面前的此人是他们的殿主,他们受到黑天使的指令在此擒拿他,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忐忑的。李大鱼,于洋等人有些惭愧,无言以对,而白虎则是神色冷漠,反正都是天堂的人,窝里斗,他没有任何感觉愧疚的地方,甚至还有些跃跃欲试。

    岳千重面色的尴尬一闪而过,随机恢复了清冷的神色,望向罗斯特淡淡的说道:“殿主大人,本来我们是您的手下,尊重您,不过您背叛天堂,这是属下不能忍受的,所以今天必须把你拿下,交给黑天使护法大人发落。”

    “放屁,我背叛天堂?一派胡言,岳千重,本殿主以前对你不薄,还提拔你当上了训练基地的负责人,你这个混蛋竟然吃里扒外,你的良心让狗吃了么?想拿下我,就凭你?今天本殿主就用天堂之规击毙了你们几个。”罗斯特怒道,身上的气息极冷,真力澎湃,眼神绿意盈然,有种嗜血的狂暴,他是彻底被这几人给激怒了。

    “罗斯特,你背叛天堂在先,让兽王护法大人进攻华夏功亏一篑,你现在已经不是天堂的人,念你曾是司天殿的殿主,不要让我们兄弟几个为难,还请自废功夫,跟随我们去向黑天使护法大人发落,也许还能活命,不然的话,后果自负。”白虎望着罗斯特冷声喝道。

    “你是新训的弟子?”罗斯特看向白虎,疑惑的问道。

    “不错,我叫白虎,罗斯特,我们兄弟几个在此等你多时,没有把握不会在此拦截你,乖乖的束手就擒吧。”白虎冷笑了,添了一下厚厚的嘴唇。

    “哼,就凭你们几个还不配,黑天使呢,让他出来,我要问个明白,我如何背叛天堂了,兽王护法进攻华夏失利,想拿我来顶缸么,办不到!”

    罗斯特能做上一殿主之主,心思非比常人,一下子就想到了其中的厉害,黑天使和兽王肯定是怕自己受到天堂之主的责罚,从而拿自己来顶罪。

    “狼人罗斯特,事实证据确凿,你体想抵赖,有本护法在此,容不得你撒野!”

    黑暗中,一身黑袍的黑天使出现,似乎和夜色融为了一体,只有那双眼睛幽幽的如同鬼火一般,望着罗斯特桀桀一笑说道。

    罗斯特看到黑天使出现,顿时脸色大变,眼中出现愤怒之极的神色:“黑天使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鬼主意,进攻华夏失败,你拿我来顶罪,从而控制司天殿,我不会让你得逞的,我是司天殿主,天堂之主亲定的人选,你无权处置我!”

    “背叛天堂,暴露天堂的身份,给天堂引来一个强大的敌人,你罗斯特应该千刀万刮,我自有处置的权利,看看这个东西吧。”黑天使手掌一翻,出现了一个手机模样的东西,随手一抛扔给了罗斯特。罗斯特接过一看,脸色顿时变了,心一下子凉到了谷底。

    这是一份资料,来自岛国,上面不但有岛国的追杀令,还有自己和一个岛国人握手的图片,其中里面牵扯到岛国竞选人安倍晋五的死,最后还有一条是自己闯到对方的军营,大杀一通,用的还是万枯掌,暴露了身份,引得岛国震怒,同仇敌概,追杀天堂的人,各大殿反是岛国,均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影响极其恶劣。

    “这是怎么回事?”罗斯特有些发呆,彻底懵了,如果说黑天使陷害自己,想拿自己顶罪,自己在天堂之主面前还可以辩解一番,可是这个东西,事实俱在,这让他如何解脱?一时间,罗斯特的冷汗都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