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宴会进行的很顺利,有洛天在这里坐镇,也没有人敢放肆,每个头领都约束着手下的弟子,整个地下联盟其乐融融。

    “盟主,看您有些闷闷不乐,不知何事?”坐在洛天身边的少林方丈此刻双手合十低声问道,声音不大,不过却是把众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全都望向这边,一时间整个地下联盟都静了下来。

    洛天心里其实是在担心上官飞燕的问题,刚才正在在空间中审问天妃,如今听到少林方丈圆询问,他当然也不好直说,只是摇头苦笑了一下,扫视了众人一眼,这才叹息道:“不瞒各位,我和天堂打交道很多,天堂的实力很强大,天堂十二殿,每个殿的实力都很强,高手如云,其实弃天殿,司天殿,还有真武殿及玉罗殿更是其中的佼佼者,说句不好听的话,凭我们现在地下联盟的实力,最多也只能对付一个殿堂而已,中流砥柱还是太少。”

    “天堂竟然如此厉害?”

    众人听了不由的倒吸了一口冷气,面面相觑,要知道这几乎是地下联盟最精锐的力量了,却也只能对付一个殿堂,这让他们情何以堪?

    “不错,按照道理,我不想打击大家的信心,别的不说,弃天殿的实力相信大家都见识到了,普通的一个弟子,就足以和我们在座的首脑相抗衡,甚至完全可以击杀,更不用说大家下面的弟子了。这才仅仅是一个弃天殿,据我所知,天堂的司天殿最近又训出了大批的弟子,每一个几乎都是入圣中期的高手,甚至有的还可以越级挑战,都是铁血冷酷的家伙,入期后期,半步化臻的高手也大有人在,试问我们在座的各位,有几人可以完全击杀一个半步化臻?”洛天扫过众人淡淡的说道。

    “这个……”

    众人无语,在场的除了洛天外,不要说完全击杀一个半步化臻,就是入圣后期顶峰的高手,在场的人众人也难以击杀,除了冰水烟的三才阵,估计也只有玉面狐狸,花千树,柳残阳,雪狼这些人可以抗衡一二,只能说是抗衡,毕竟他们都不是入圣后期的高手。

    当然金玲珑和西门烈这两人也可以,甚至金玲珑已经迈入了入圣后期的行列,即使如此也算是同境界,战败都不容易,想击杀一个同境界的高手其实很难。

    “洛兄弟,上次弃天殿不是被我们消灭了么?怎么还……”陈忠有些疑惑。

    “陈前辈,上次那个确实是弃天殿主,手下的弟子也都是精英之辈,不过那也不代表整个弃天殿,弃天殿还有不少的人,听说又选出了殿主,被打击过的长生殿也已经开始重建,所以我们千万不要骄傲,一定要脚踏实地,好好的训练,任重道远啊。”

    洛天凝重说道,他并不是打击众人,而是说的是实话,仅凭一个地下联盟远远无法和天堂抗衡,顶多算一股强大的力量。

    “不管有多么艰难,我们地下联盟一定和地下联盟对抗到底,我们是华夏的一分子,敢侵犯华夏,也让他们知道我们地下联盟的厉害。”雪狼沉声喝道。

    “不错,我武当和天堂不死不休,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有多厉害。”武当派的无尘道长冷声喝道。

    “作为地下联盟的一分子,自当尽力。”玉面狐狸看了一眼洛天,淡淡的说道,而冰水烟姐妹不微微点头。

    洛天很满意大家的表现,他不是想把地下联盟吓到,而是要激起他们的斗志,实力太过恐怖的人物洛天根本就没有提,像兽王,黑天使,还有天堂之主,这些是绝顶的存在,他也只能和一个护法抗衡,至于天堂之主,他现在也不是对手,差的太多。

    “大家有信心是好事,我洛天也不会把大家往火坑里推里,实不相瞒,除了地下联盟,到时还会有一些势力对付天堂,包括国家,所以不必担心,只要大家好好训练,定能给天堂沉重的打击,扬地下联盟的威风。”洛天郑重的说道。

    “说的好,光在国内窝里横算什么本事,有本事,咱们就出国打外国人,打出华夏地下联盟的气势来。”东北王拍案叫好,大声说道,其他人也纷纷点头。

    这个时候,雪狼的弟子雪枫走了过来,在雪狼的耳边耳语了几句,雪狼微微点头,然后看向洛天恭敬道:“盟主,号码牌已经做好,您看什么时候让他们抽签选择对手?”

    “时间有限,如今酒足饭饱,也差不多了,就现在吧,一共多少号码牌?”洛天沉思了一下随意问道。

    “回盟主的话,一共二百个,这是根据各派要参加比赛的人员做的,另外还有二十个号码牌是为要参加的女弟子做的。”雪枫回话道。

    “嗯,好,女弟子暂且放一下,先从男弟子开始吧,不管有多少人参加,一号对最后一号,二号对倒数第二号,三号对倒数第三号,依次类推,让大家准备一下开始吧。”洛天想了一下说道。

    女弟子基本是水月门和暗影组这两个门派的,到时带到另外一个训练场就行了,算是自已人,一切好商量。

    “是,盟主。”雪枫躬身答道,然后一挥手,一个手下搬来一个开口的箱子,里面放着如同令箭一般的木牌,下面有数字,不过上面看不见,直接放在了一个空着的桌子上。

    “根据盟主的命令,下面由所有要参加的人开始抽签,一号对最后一号……”雪枫扫视全场,大声的重复着洛天刚才说的话,顿时下面的群雄一个个磨拳擦掌,跃跃欲试,一个个凌厉的眼神,扫视着众人,似乎在寻找着对手。

    “我再重审一遍,选择对手,不管强弱,一律不准下杀手,不然的话,盟规处罚!毕竟都是自己人,我们的目的是提升实力,而不是生死对决,即使私下有什么仇的,也不能如此,同样重罚,明白吗?”洛天冷声喝道。

    “明白!”群雄大声回答。

    “好了,开始吧。”洛天点点头,然后坐了下去,于是从他们最近的一个桌开始抽起,他们主桌上的这些人倒是没有动,首先由所选的那些弟子开始。

    每个人鱼惯的经过那个木箱,随手从里面抽了出一个,看了一个编号,报了上去,有专人负责登记。

    花千树,凌花,玄武,陈东,法海及龙魂和国安的这些队员都分抽了一支号码牌,报了上去。

    血斧老人年纪和李连英差不多,他并没有过去抽,年纪大了,他也没有太大的追求,之所以来这里,也是一路保护众人而已,而李连英却是站了起来,向着那个箱子走去。

    “师父,您不要参加了。”朵朵拦住李连英不让他参加,担心他的身体,毕竟和人对决是小事,更重要的是那个训练池太可怕,怕他到时受不了。

    “李老,您……要不就算了吧。”洛天看向李连英也要参加,也劝道,原则上老人是不能参加的,毕竟训练池太可怕,后果难以预料。

    “呵呵,丫头,洛小友,我鬼鼓也想博一博,不愿意给我这个机会么?”李连英微笑。

    “这个……”洛天有些犹豫,他知道东昌天娱一战还有上次的地下联盟一战,李连英两次险些身死,身受重伤,身心肯定受到了打击,不甘人后,不愿服输。

    “想当年鬼鼓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现在境界降了,你是不肯服输吧。”陈忠微笑道,李连英当年在江湖上那是成名人物,老一辈不认识他的很少。

    “陈老哥见笑了,我是人老心不老啊,想和年轻人凑凑热闹,怎么你也要参加么?”李连英看向陈忠微笑道。

    “你鬼鼓都参加了,我如果不参加,恐怕会让人小看了啊,这样吧,你也不用抽了,明天我们老哥俩搭档吧,怎么样?”陈忠笑道。

    “师祖……”柳残阳不由的说道,想阻止,却是被陈忠摆手阻止了。

    “师父,您打不过他的,这个老爷爷比你高一个境界。”朵朵拉着李连英的手轻声说道。

    “呵呵,那又如何,我们是切磋,又不是生死之战,正好借助陈老哥的手来磨练一下!”李连英毫不在乎的说道。

    陈忠听了朵朵的话,不同的面色微微一变,“丫头,好高明的眼力,你能看出我的境界?”

    “咯咯,老爷爷,我当然能啊,入圣中期,不是么?”朵朵咯咯一笑开口说道。

    陈忠不由的面色有些凝重:“想不到你这个丫头竟然还是深藏不露之人,一眼看出我的境界,李老弟有如此高徒,确实让人敬佩。”

    “陈老哥客气了,这个徒儿说起来,老夫有些汗颜,真的没有怎么指点过,都是她自己学的。”李连英谦虚的说道,说的也是实话,不过听到众人的耳中,感觉李连英有些傲了。

    “是么?果然天赋惊人,丫头,老夫有时间希望可以看到你一展风采。”陈忠微笑道,真的想出手试探一下朵朵,不过碍于众人在场,自己辈分太高,实在有失身份,这才压下心里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