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125章 猎魔者猎杀冲
    面对洛天的冷冷质问,猎魔人心里有些不爽,甚至还有些嫉妒,毕竟眼前的女人是他曾经的女人,虽然只是那么一夜,不过他却也把素萍当作了自己的女人,这么多年过去,仍然对素萍念念不忘。

    “我是谁你管不着,我只问你,找她做什么?她现在有家族,有身份,有地位,你的插足,会给她惹来麻烦,懂么?”洛天望着这个猎魔人,冷哼道。

    “小子,我不管你是谁,这是我和她之间的事,希望你不要插手,给我滚一边去……”

    眼看着心爱的女人在眼前,却是不能上前诉衷肠,让猎魔人很是气恼,对洛天颇不客气,甚至爆发出强大的敌意,眼前的男人气息虽强,甚至远胜于自己,不过如果放在以前,自己根本没有把他当回事。

    “他是我的亲人,也是我女儿的男人,他的话,就是我的意思,说吧,到底找我做什么?”素萍对猎魔人没有好感,冷冷的说道。

    “原来如此……”

    猎魔人听了素萍的话,对洛天的敌有所减轻,开始他把洛天当作了自己的情敌,看来并不是那么回事,两人从年纪上,确实也不相符合。

    “咳,素萍,我让单通找你来,实在不得已的苦衷,这些年我失言了,那次……”猎魔者了一眼洛天洛天,又看向素萍道。最后看向单通:“我想和她单独说几句话,可以吗?”

    猎魔人是在征询三人的意思。

    “咳,小子,这是他们两人之间的事,请你不要插手了,算是给老夫一个面子,放心吧,他不是坏人,不然的话,老夫当年也不会把他带到这里来,这些年来,他不但传授老夫功夫,而且为也守护龙脉做了不少的贡献。”“寒铁衣”上前劝解道。

    “不,我和他没有什么好说的,我要离开这里。”素萍不想单独面对猎魔人,对他更没有感情,唯一的感情也是因为朵朵,可是那又是素萍那无法提及的伤。

    “前辈,不是晚辈不给您面子,素萍阿姨是我的亲人,我不能让她单独和这个人在一起,想谈可以,我必须陪着她。”

    洛天想了一下说道,毕竟这是素萍的事,他也想让她完美的解决,直接离去似乎也不是办法,万一这个“寒铁衣”半夜再偷偷的摸过去,就不好了,他不可能寸步不离守在素萍的身边,毕竟她是自己的长辈,不是自己的女人。

    当然另外,还有一点,也算是洛天自私的一点,那就是他想见神龙,所以还是不想和猎魔者的关系搞僵,从而得罪“寒铁衣”最后一点,那就是洛天想从猎魔者的口中知道一些有关金月大陆的事。

    “小子,你太过分了,这是长辈之间的事,你跟着参和什么?难道你不感觉在这里多余么?”猎魔者对洛天的无理要求,有些愤怒,这么大一个灯泡站在那里,他无从表达。

    “你少给我扯淡,你是我的长辈?再敢在我面前充大头,别怪我不客气。”洛天也有些生气,这个猎魔者借助素萍的身份在自己面前也称长辈,让他不悦,虽然猎魔者肯定比自己活的时间长,不过那也不行。

    “这也是我的要求,你和我谈话的条件就是他必须在这里。”素萍当然是向着洛天,她也不敢单独一个人面对这个猎魔者,二十年前的那一幕,让她历历在目,她绝不能让再旧事重演。

    “咳,师父,您看……要不就这么办吧。”“寒铁衣”单通看到洛天和素萍两人如此坚决,不由的苦笑着建议道。

    猎魔者无奈,深吸了一口气,瞪了一眼洛天:“单兄,那烦请你暂且回避一下吧,我虽然指点你不少的功夫,不过以后万不可以师徒相称,不然的话,在下真的生气了。”

    “那……好吧。”

    “寒铁衣”微微颔首,二十年前,他才是入圣后期顶峰,后来晋级到了化臻高手,这在常人来说,已经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如果没有猎魔人的帮助,他根本无法晋级如斯,所以现在“寒铁衣”虽然只有一人守护着这里,不过他却也信心十足,当然心里对猎魔人感激异常。

    “寒铁衣”单通然后转身走了出去,并且关上了石门。

    石门内只剩下洛天、素萍还有猎魔者三人了。

    “你叫素萍?对吧,对不起,我也是后来才打听到你的名字,当年的事……对不起,我……”猎魔人看了一眼洛天,有些不自在的望向素萍,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你不要说了,当年只是一场噩梦,我就当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如果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这件事,大可不必……”素萍冷冷的说道,眼睛有些红,娇躯有些颤抖,毕竟那是她屈辱的一夜,她一生都不可能忘记。

    “不,素萍,你一定要听我说完。”

    猎魔者有些激动看向素萍道:你其实根本不知道,我并不是你想像的那种人,实不相瞒,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距离这里无尽遥远,跨越无尽星域和星河,叫金月大陆,那里发生了一次大劫,能量过大,打穿了空间,被放隧到宇宙深处,我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却是没有想到来到这个生机昂然的星球。

    可惜的是我受伤过重,而且中了天魔一族的天魔迷仙大法,挑动了内心的情愫,我本来一直在压制,可是那晚遇到你后,我……你实在是太美了!

    另外,我曾答应过你,我会保护你,可是我却是失言了,这些年来,伤势越来越重,无法走出这个地下宫殿,我知道自己命不久矣,所以这才请单通把你请来,想当面向你说声对不起,我不敢请求你的原谅,只希望你能理解。

    猎魔者眼神之中充满了痛苦和愤怒还有自责,是对素萍的自责、是对自己失诺的痛苦、是对天魔一族暗算自己的愤怒。

    听了猎魔者的话,看到此人那忏悔的表情,素萍的面色略微缓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事情都过去了,我希望你不要再提了,这件事就当没有发生过。”

    “也许这件事对你太过震惊,因为凭这个世界的科学,再过一百年,也无法达到可以跨越星河的地步,不过我可以向你发誓,我和你说的每一个字都是真的,我以猎魔者的魔腾图发誓,如有半点虚言,让我死在天魔之手,永世不得超生!如果当年不是那个可恶的天魔圣子暗中施展诡计,我也不会落得如此地步,现在我的大限已到,是回不去了,在临终之前,只想见你一面,当面向你忏悔,另外,我已经拜托单通兄,让他帮着照顾你的家族。”猎魔者又接着说道。

    “你也不用发誓,金月大陆我听说过,猎魔族我也听说过,而且我也可以告诉你,那个天魔圣子已经死了,死在了你的前面,被我杀了。”

    洛天这时接口道,他想不到还真是造化弄人,天魔圣子害了这个猎魔人,却是被自己的女儿朵朵给击杀了,这也算是女报父仇吧,只不过洛天不便提朵朵的名子,而只是说是被自己杀死的。

    “什么?你……你知道金月大陆,你怎么知道天魔圣子已死?”本来还以为素萍不相信,却没有想到这个让他生气的年轻人肯定了自己的说法,并且告诉了自己这么一个惊人的消息。

    “哼,我当然知道金月大陆,我所知道的东西,比你想像的要多的多。”洛天不屑的哼道。

    “不,不可能,你的实力虽强,不过也只不过是化臻初期的小子而已,连我全盛时候的十分之一都不到,那个天魔圣子是通灵境界的高手,他一巴掌不知道拍死你几个,你想杀死他,太可笑了。”猎魔人看了一眼洛天,不相信的摇了摇头。

    “要知道那次大劫,来到这个世界的并不是你一个人,天魔圣子也来到了这里,只不过他的情况显然没有你的好,他来到这里,只剩下一缕残缺的神识,寄托在一只死猫身上,后来跑到我的女人的识海,想要夺舍,我和她……之后,这个天魔圣子想夺取我的身体,从而在识海中被我击杀,这样解释,你相信么?”洛天冷笑道。

    “原来如此,原来如此,哈哈哈……天魔圣子,想不到你也有这么一天,好,好。”

    猎魔者听了洛天的话,一连说了两个原来如此,接着放声大笑,天魔圣子当年把他害的好苦,来到这里报仇无望,却是没有想到竟然死了,就是被眼前的年轻人杀死的。

    “孩子,哦,年轻人,不管如何,你算是帮我帮了仇,谢谢,这样我猎杀冲死也瞑目了。”这个自称为猎杀冲的猎魔者感激的冲洛天说道。

    洛天摆摆手:“客气了,也没有想着帮你,只是帮我的女人而已,我也听了不少有关猎魔者的事迹,在金月大陆和天魔一族是天敌,你们以猎杀天魔为主,天魔也以猎杀你们为荣,猎魔者一族在金月大陆也算是正义的一个人群,比较受人尊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