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277章 心中触动
    第1277章 心中触动

    “好了,孩子,你再休息一会吧,我们还要捕鱼,不然的话,交不够主人要的雪鲤,就会受到责罚的。”抬头看了一眼外面那已经西下的大日,老者的神色有些凝重,只不过一闪而过,微笑着说道。

    “主人?”洛天微微一怔。

    “嗯,孩子,实不相瞒,我们都是这里的黑山大人的奴隶,终生为他服务,捕捉的这些雪鲤就是要给他们送去的。”老人苦笑道。

    “黑山主人说了,让我们明天天亮前,必须交够七条雪鲤,不然的话,就会处罚爷爷,爷爷的这条胳膊就是几前年因为没有完成主人交给的任务,被他们砍断的。”小凌小声说道,眼中噙着泪花,伤心的说道。

    “刚才……刚才爷爷为了给你补身体,又杀了一只,本来就不够,所以我和爷爷必须连夜去河里摸雪鲤,我不能再让爷爷受到处罚,这种鱼量很少,一天都摸不了几条,晚上河水很凉,爷爷的年纪大了……”

    小凌幽幽的说着,有些幽怨的望了一眼洛天,低头搓着自己的粗布衣服,毕竟她们摸一条鱼很不容易的,小丫头虽然是一个热心肠,不过更担心爷爷受到处罚。

    “好了,小凌,爷爷一定会没事的,刚才那条雪鲤爷爷还给你留着一点呢。”老人有些尴尬的看了一眼洛天轻声说道。

    “爷爷,小凌不是那个意思,您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也需要补充营养的。”小凌的两眼清灵的眼睛顿时一红,大颗大颗的下来了。

    这一刻,洛天的心里被狠狠的触动了一下,鼻子微微一酸,差点没有落泪,男儿有泪不轻弹,更何况他逍遥王,可是现在洛天竟然有种流泪的冲动,这是多么朴实的老人啊,多么懂事的小丫头,自己竟然吃了他们最珍贵的东西。

    想到老人家口里所说的什么黑山主人,眼底深处的寒光一闪而过,随即恢复正常,看向老人:“老人家,对不起,我不知道这条鱼对你们这么重要,黑山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你们甘愿为他的奴隶,难道不反抗么?”

    “唉,孩子,你不懂,这里是黑山镇,黑山大人就是这里的主人,没有人能反抗得了,他们很残忍,杀人如麻,而且背景很深,轻易招惹不得,手下的高手如云,我们还是他手下的最低级的奴隶,属于散养的,内部,还有大量的奴隶,身手很高,多少年来,我们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

    老人苦笑着说道,眼神尽是悲哀和无奈。

    望着那饱经岁月,满脸沧桑,而甘于认命的老人,洛天有些无语,他明白,不管跨越多少星河,只要有人类生存的地方,就会有弱肉强食,这种残酷的生存法则,在哪里都能见到。

    洛天还想询问一下具体有关黑山的情况,当然更想问一下,这整个金月大陆的情况,不过看老人那眼中透着着急,有些心不在焉的神色,只好作罢,最后要求陪他们一起去河里抓鱼,不过却是被老人制止了,让他好好休息。

    “放心吧,大哥哥,小凌一定帮爷爷把鱼抓够的。”最后小丫头握着小拳头郑重的说道,洛天微笑着点点头,最后看着老人蹒跚着带着这个小丫头出了门。

    “对了,孩子,这里远处就是魔兽山脉,虽然是外围,不过偶尔也会有低级的魔兽跑出来,所以你自己小心点,即使能动,也不要轻易外出明白吗?”走到门口,老人回过头来,看向洛天好心的叮嘱道。

    “谢谢你老人家。”洛天真诚的说道。

    一大一小两个人影,消失在门口,外面夕阳西下,晚霞似乎特别的绚丽,洛天靠在床上,隔着窗外望着那绚丽的晚霞,心里颇不平静,这么大年纪的老人还有一个小孩子,为了上交主人的任务,连夜要去摸那种珍贵的雪鲤,不为别的,只是为了不被惩罚,这种命运的安排是多么的不公,可是他们却只能甘于认命,无法反抗,这就是命。

    收回复杂的心绪,洛天深吸了一口气,想到了刚才老人提到的那个魔兽山脉。

    “这个魔兽山脉不知道和天妃所说的魔兽山脉是不是同一个地方,空间节点的传送并没有固定性,不知道这个女人给弄到了哪里。”

    洛天摸着下巴沉思着,而且他还听天妃说过,空间的传送,不但没有具体的传送位置,有时连时间也会改变,比方说,一下子回到过去,或者是末来的几年都说不定。

    “希望不会发生这样的情况……”

    洛天暗暗的祈祷,对于这个陌生的世界,他需要了解的太多,并不是想在这里生存下去,而是他必须找到回家的路。

    自己的女人,兄弟,朋友远隔星域的一方,他必须回去,即使让他付出再大的代价也愿意,还有那还有几个月就要出生的孩子,如果让维拉知道自己死了或者消失了,洛天不知道她能不能受得了。

    总之欠她们的太多了,还没有机会偿还,即使死,也要挣扎着回去,洛天的眼神露出坚定的神色,天要拒他,他要抗天,人鬼神拒他,他就杀之。

    “既然来了,短时间内,应该是回不去了,先了解这个世界的情况吧,不知道朵朵那个丫头给传到了哪里,还有天妃,对于这个女人没有感情,不过毕竟一起并肩战斗过。”

    而且听天妃在地球上吹,她们天家在金月大陆有多牛叉,不知道是真的还是假的,毕竟有“熟人”好办事,洛天可不会认为自己在这个世界能混的风声水起,各种机遇不断,怎么样都不死,那是神话传说,金月大陆的残酷,洛天听天妃说的太多,他可不认是这个女人在吹嘘,来到这里,他不得不小心谨慎。

    “另外,如果可能的话,调查一下自己的身世吧,毕竟自己也是这个地方的人,这里算是自己的老家,当然还有孤独无名前辈,对自己有救命授艺之恩,也要想办法打探一下。”

    理清了下步的打算,洛天深吸了一口气,不由的轻轻的揉了揉额头,貌似来到这里的任务还有很多,不过这一切都不重要,任何事情也不能阻止他回去的脚步。

    “但愿孔胜那个哭货都够练制出美容丹,同时走上修炼的道路,延缓她们的寿命,等自己回来,不然的话,红颜化白骨,那将如何是好……”洛天的心情有些沉重。

    “有时间,还需要向老人家询问一下有关金月大陆的事……”望着老人离开的方向,洛天自语,本来刚才他有许多话要问老人,只不过看他有些着急完成任务,所以也只好作罢。

    伤势仍然很严重,不过让洛天有些惊喜的是,体内开始有了一丝真力,这样一来,他就自己可以自主恢复了。

    任何时间都要保持最强的状态,这是洛天一惯的原则,因为不知道下一刻,会遇到什么事,所以洛天并没有休息,费力的盘膝坐了起来,开始默默的修炼。

    晚霞很快的下去,夜幕降临,这里也有月亮,只不过更大,更圆,照的如同白昼,万籁俱寂,四周无声,远处的魔兽山脉传来了不知名的野兽的怒吼,传出很远,夜风呼啸,呜呜作响。

    这里的夜似乎特别的短,洛天修炼了三个大周天,天已经蒙蒙亮了,不过小凌和老人却是还没有回来。

    修炼了一整夜,虽然伤势连十分之一都没有恢复,不过总算可以勉强下床走路了,体内有了一些真力,身上那可怖的伤口开始结痂,这并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自己的真力开始透支严重,又受了如此重的伤,身体虚弱而已。

    这是洛天来到金月大陆的第一个清晨的早上,冷气十足,似乎和这绿意葱茏的环境有些不太适应,按照地球上的季节,此刻应该是春暖花开,空气宜人才对,而这里的温度相对来说却是低了许多,有种即将进入冬季时的温度。

    “这种温度,一个老人一和个孩子却是在冰冷的河中捉鱼……”洛天深吸了一口气,心里有里莫名的难过,望了一眼前方那连绵的大山,还有极远处有一些建筑物,不是钢筋水泥,而基本上是木制结构,这么说吧,就像华夏古代的那些建筑差不多。

    最后洛天望了门院外面的一条小道,眼神微微一凝,那里有一个小身形,正在极快的跑过来,而且怀里还抱着一个东西,那是一个人,一个老人,横躺着,小身体跌跌撞撞的跑的很快,几乎看不到她的小脑袋。

    洛天的眉头不由的一皱,快步走了过去。

    “小凌怎么了?”

    老人正是小凌的爷爷,小凌背后背着鱼篓,怀里横抱着爷爷,洛天终于见识到了这个丫头那不俗的力气,有些吃惊的同时,把老人忙接了过来。

    “大哥哥,爷爷晕倒了,鱼还没有抓够。”小凌眼里挂着泪花,哭泣的说道。

    “不要怕,先看看爷爷。”洛天说着把老人抱进了屋里,不经意的看了一眼小丫头鱼篓,里面只有两条雪鲤,通体雪白,很怪异的一种鱼,给人一种极寒的感觉,也就是说爷孙俩一个晚上只逮到两条雪鲤。

    “嗯,我知道了。”小凌擦了一下眼泪,小心的把鱼篓的鱼放进了另外一个大鱼篓里,放在了井里,保持着鲜活,这才进了屋,可见他们对所谓的黑山主人特别惧怕,即使如此情况下,也要把鱼给收好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