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0章 交易

    老人没有想到,洛天想帮自己脱离奴隶的身份,这件事他可是从来没有想过,也不敢想,世代受穷,过惯了这种逆来顺从的生活,现在听到洛天如此,他半天没有回过神来。  .

    听到好处,这个马匹上的司徒大人面色缓和下来,难得的冲洛天一拱手:“不知道阁下在白家是什么身份,寒老头,哦,也就是你的这个叔叔一直以来是奴隶身份,不过黑山主人手下的奴隶到底有多少,他自己也记不清楚,而这一片正是我所管辖的,想让他脱离奴隶身份,并不是不可能,只不过……”

    “哦,也就是说司徒大人具有这个权力了?这就好办了,在下在白家只是一个小角色,不然的话,也不会忍受叔叔在这里受苦了,最近稍微提升了一点职位,手下怎么说也有几百奴隶吧,所以司徒大人,我决定帮着叔叔完成这次黑山大人的任务外,另外再加两条雪鲫鱼,是送给你的,然后让他脱离奴隶的身份,你看如何?”洛天伸手弹了一下那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土,好整以暇的说道。

    “手下有几百奴隶……”

    听了洛天的话,这个司徒大人不由的一呆,他在黑山家族混了这么多年,手下才不到一百奴隶而已,想不到此人竟然有几百奴隶,这也就意味着,此人在白家比自己的身份还要高。

    只不过毕竟分属于不同的家族,没有直接的利益关系,虽然知道了洛天的地位也许比自己高,不过就这样让寒老头脱离奴隶身份也有些不甘心,虽然两条雪鲫价格不菲,买掉后,等于自己半个月的收入了,他还是想再加点价。

    “阁下,两条雪鲫换取脱离奴隶的身份,似乎有些太便宜了吧,看在你的面子吧,五条吧,五条让寒老头彻底脱离奴隶的身份,我会给他备案,让他恢复自由身。”

    这个司徒大人望向洛天淡淡的说道,虽然白家势大,不过他们都一些小人物而已,相信自己过分一点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司徒大人有些贪心了,两条雪鲫不少了,你应该知道它的价值,换取两个奴隶的自由应该足够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我就请求我们白家的管事人来黑山家族说情,用其他的奴隶换取也行,反正白家和黑山家族也有关系往来,这点你应该懂的。”

    洛天脸色也慢慢的变得阴冷下来,这个时候,他很想装比的抽支烟,估计会更拉风,只可惜没有烟。

    “咳,这位兄弟,一件事,就不必麻烦家族里了吧,这样吧,就按你刚才说的条件吧,一天后,我来这里收取九条雪鲫,其中七条是黑山主人的,另外两条……”

    “另外两条是你的。”

    洛天微笑道,脸色再次的恢复和煦的微笑,看的这个司徒大人嘴角微微一抽,此人变脸还真是比翻书都快,幸亏不会功夫,不然的话,绝对是一个狠茬子,不过此人的心计也不容小视。

    “咳,既然如此,那就说定了。”这个司徒拱手道,深深的看了一眼洛天,然后骑着那匹龙鳞马带着众人离开了这里,本来压抑的小院一下子轻松起来。

    “孩子,你……胆子真的很大,甚至刚才连我都认为你是白家的大人物了,谢谢你,小老儿从来没有想过脱离过奴隶身份,不过你怎么知道白家和黑山主人家族有关系往来。”老人明显感动的不行,望着洛天,眼框有些湿润,却又疑惑的问道。

    “老人家客气了,我这不是顺着你的意思说的么?另外这些大家族,他们也要吃饭,也要生活,各大势力之间肯定有往来,最起码会有生意往来,互通有无!”洛天淡淡的一笑,随意的说道,老人听了微微点头。

    “大哥哥,你刚才可真像,连小凌都以为是真的呢,谢谢您,小凌以后也可以恢复自由了,爷爷以后也不会被他们欺负了。”小凌高兴的又蹦又跳,围着老人笑个不停。

    “可是孩子,那需要九条雪鲫,现在我们手里有五条,还需要四条,寒冰河的里极冷,这种雪鲫极少,我是怕一天的时间……”

    高兴归高兴,不过一想到洛天答应那个司徒大人的条件,神色又有些黯然下来,毕竟雪鲫太难捉了,越来越少。

    “放心吧,应该没问题,您的伤势没有问题吧。”洛天微微一笑,关心起老人的伤势来。

    老人摆了摆手,笑着说道:“没关系,这相比以前的惩罚轻多了,一会涂点草药就行了。”

    “是啊,上次爷爷被惩罚,被他们砍断了一条手臂,大哥哥,这次如果不是你,爷爷肯定会……”小凌有些难过的欲言又止。

    “不过现在好了,我们只要完成任务,我和爷爷就会自由了,爷爷放心吧,我一定努力捉鱼的,小凌不怕冷。”小家伙仰着小脸,信心满满的说道,一双清辙的大眼睛,闪过清纯的渴望。

    “好,我们一起努力。”洛天微笑着抚摸着小凌的小脑袋说道,说实话,如果不是现在自己的实力还没有恢复,就凭这些人,他绝对能一口气杀光,这个司徒大人也不过是化臻初期而已,哪里还大费周章,在这里和他们虚于委蛇。

    “那我们拉勾勾好么?”小凌笑咯咯的说道。

    “好,拉勾勾。”洛天微笑着蹲下,勾着小家伙的手指。

    “拉勾勾,勾拉拉,不许改,不许变!”小凌那充满着童音的声音在小院里响起,特别的兴奋,洛天含笑着望着这个小凌,心里有种难言的亲情,他没有想到这个世界的孩子,也会拉勾,只不过说法不一样,在华夏一般都说:拉勾勾,上吊吊,一百年不许变,不过大体意思也差不多。

    “这个孩子懂得很多,甚至连外界的那些话也不懂,不知道是谁教的。”老人看着小凌那可爱欢笑的模样,干枯的脸上也露出由衷的笑容,小凌咯咯一笑,冲老人做了一个鬼脸。

    既然答应了老人要帮他脱离奴隶身份,洛天自不会食言,于是帮着老人往背上涂了一些草药后,就忙活了起来。

    “孩子,你这是做什么?”

    院子里,看到洛天正在拿着一些细线来回的织着什么,网子的一端下方,还挂着一些小石头,老人闲不住,于是走过来好奇的问道。

    “爷爷,大哥哥在织鱼网,他说要用这个抓鱼。”蹲在一边的小凌,一双小手托着光洁的小下巴甜甜的说道。

    “鱼网?”

    老人不由的一怔,他还从来没有见过这种东西,那用细线织成的东西,一个个的大网眼,能捉鱼么?

    “老人家,有了这个东西,你就不用下水了,只要在岸边等鱼上钩就行了。”看着老人那疑惑的神色,洛天不由的苦笑道,这里也不是说太贫穷,只不过应该并不注重这些,所以他们根本想不到而已。

    “咳,孩子,要不还是下水捉吧,雪鲫必须鲜活才行……”

    看到洛天织的那有半米宽,三米长的一条网状的东西,有些犹豫的说道,毕竟他是骗司徒大人,洛天是白家的人,如果明天真的交不上黑山主人所要的雪鲫,那就不仅仅是他们能否脱离奴隶身份的问题了,这个司徒大人绝对会反脸,连洛天都会受到连累。

    总起来说,老人还是不相信洛天弄的这个东西能捉鱼。

    洛天微微一笑:“老人家放心吧,这就是捉活鱼的。”说完,最后找了两根木棍缠在了网子的两头,拍了拍手,“好了,走吧,老人家,您受了伤,就在家休息吧,我和小凌去就行了。”

    老子却是摇了摇头,还是坚持要跟着去,他不放心,洛天只好答应,于是三人向着昨天的那个河边走去。

    “河叫寒冰河,虽然水不深,不过却是极寒,寻常的鱼儿甚至根本都不住,只有那种适合极寒温度的雪鲫才会偶尔出现……”边走,老人边解释。

    “昨天是从这里到这个世界来的,不知道能不能从这里再回去……”

    手里拿着鱼网,洛天好奇的打量着这里的世界,远处群山连绵,近处古木参天,再近处则是绿油油的草地,距离很远,就能听到那哗哗的河水声,望着这里的一切,洛天心里暗想。

    不过很快的就否定了这可笑的想法,能量柱的传送那是不定点的传送,而是随机的,同时需要强大的能量和准确的定位才行,想从这里再打开回到地球,那几乎不可能的事,即使能打开,也知道会传送到哪里,如果真到弄到一个非类存在的空间中,那只有等死了,更可怕的是传到宇宙深处,上不沾天,下不沾地,在宇宙漂泊,下场更不妙。

    “前面极远处,就是魔兽山脉了,一望无际,不知道有多深多远,接连几个大帝国,里面的魔兽很多,越往里去,级别越高,即使小凌的那个张大叔打猎,也只能是最外围徘徊,根本不敢深入,据说里面的魔兽有的已经化作了人形,很是恐怖。”

    看着洛天凝望着远处的山脉,老人轻声解释道,却是没有看到小凌那有些闪烁的眼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