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444章 可怕的梦
    第1444章 可怕的梦

    洛天没有想到,堂堂的上官府邸竟然变成了什么南家,以前自己在地球上时,没有人敢对上官家族不利,想不到自己的离开,上官家族竟然消失了,让他心中愤怒,一声轻哼,直接就把这两个黑西装男子震飞,要闯进去。

    “大胆,你到底是什么人,敢在南家撒野?”被震飞的两个黑西装男子不由的又惊又怒,望着洛天喝道。

    洛天并没有搭理这两人,直接大步向里面走去。

    “吼……”

    这两人倒也忠心,拼命的扑了上来,只不过根本靠近不了洛天,被洛天身上那淡淡的气息再一次的震飞。

    “什么人敢在京城重地喧哗,不把我南家放在眼里么,还是不把华夏放在眼里?”

    听到了动静,一个老者出现在洛天的面前,老人一身唐装,身材中等,眼神凌厉,竟然是一个化臻初期的高手,手里拄着一个拐杖,不怒而威,颇有上位者的气息。

    “你是……”

    当他看到洛天时,不由的微微一怔。

    “上官家族的人呢,说,错一个字,这里的人全部都要死!”

    洛天隐含着怒意,大手抓过,直接把这个老手给摄到了手上,望着在空中挣扎的老者,洛天的眼神冷漠之极,一把随时握碎这个老者。

    “阁下……阁下请息怒,请容老朽慢慢的说……”

    老者虽然是化臻期的高手,不过在洛天的手里连只鸡都不如,此刻望着洛天那黑发披肩,脸型如同刀削斧砍一般的脸型,似乎想到了什么,急忙说道。

    “呯”的一声,洛天随手把老人扔到了地上。

    “好了,你们都下去吧!没事了……”老者有些狼狈的站了起来,挥了挥手,冲那些听到动静冲过来的高手,轻声说道。

    “家主……”一个年轻人有些担心,警惕的望着洛天。

    “没事,他如果想杀我,这里没有人能挡得住,都下去吧……”老者苦笑着再次挥手。

    “是,家主……”那个年轻人最后望了一眼洛天,然后带人离开了大厅,不过却是守在外面。

    “如果老夫猜的不错的话,你叫做……洛天?洛爷爷?华夏龙魂的逍遥王?对么?”

    看着洛天那冷漠的眼神,老者试探的问道,眼中却满是不可相信的神色。

    “洛爷爷?”

    洛天的嘴角一抽:“知道是我还废话,告诉我,这里怎么变成了南家,上官飞燕呢,还有素萍阿姨!”

    老者听了,眼中闪过不可思议的惊喜,看向洛天:“想不到,真的想不到啊,你竟然真的没有死,还活着回来了,一百年前,东昌一带的惊世大战,让华夏所有的人都记住了你,并且把你写进了教课书,你现在是民族英雄……”

    “你等一下,什么一百年前,你是说距离上次那场大战已经过去了一百多年?”

    洛天心中震惊,他明明不过是在金月大陆呆了不到一年而已,怎么会有一百多年?

    “是啊,一百年了,耸立在中南阁海的你的巨大的铜像,经常有人来参拜,不然的话,老夫还真的认不出来你,那个时候老夫还没有出生呢,对了,老夫南柯,传有家训,一旦有叫洛天的归来,一定以最高的礼节接待,并归还此府邸,说实话,这府邸以前正是上官家族的,在下是一个弃儿,幸得上官飞燕奶奶收留,后来……”

    老人啰嗦着。

    只不过洛天的身影已经消失,来到了家族后院,虽然变得有些物是人非,不过后院的那几棵大树仍在,长的更加的沧桑古老,虬劲有力。

    “一百年了,怎么可能,不可能,燕子,素萍阿姨……”

    洛天心中悲痛,神色落寞,他没有想到最不愿意看到的事还是发生了,红颜已经成了枯骨,这里已经是物是人非,来到了原先他和上官飞燕的房间,这里的摆设已旧,和当年没有什么两样,当年喜欢散打的靶子,还有那些衣服都在。

    “对不起,燕子,我还是来晚了,我来晚了……”

    洛天痛不欲生,坐在床上,轻轻的抚摸着那些衣服,喃喃自语。

    老人找到了洛天,站在门口不敢进来,小心的说道:“洛爷爷,晚辈一直遵从飞燕奶奶的遗训,这里二楼所有的东西保持不变,并且每周定时打扫,晚辈只是住在一楼,飞燕奶奶坚信您没有死,您会回来,可是她等了十年,二十年,五十年,终于……这座府邸,已经经过了几次翻修……”

    这个老夫继续诉说着,可是洛天已经泪流满面,辛苦的回来,却早已历事变迁,物是人非,连自己的女人最后一面也没有见到。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不甘心,我不甘心啊……”洛天心中狂吼呐喊,这等锥心刺骨的感觉让他的心如同撕裂了一般,没有等老人说完,他的身形就消失在房间内,下一刻就出现在了东昌。

    东昌更加的繁华了,天容大酒店已经被拆迁,连天娱也不见了,洛天一个人站在街头,望着这曾经熟悉的城市,没有了,陌生了,如同局外人一般,他不知道何去何从,他不知道是这个世界抛弃了他,还是他抛弃了这个世界。

    接着洛天先后又去了暗影总部,找玉面狐狸,记忆的中地方早已不存在,佳人已逝,找不到半点踪迹,然后就是水月门,水月门还在,只不过弟子已经不是原先的弟子,门主再也不是冰水烟。

    洛天并没有惊动那些弟子,根据记忆,穿过那个瀑布,来到了水月门历代祖师画像面前,却是在那里发现了冰水烟和冰水月的画像,已经发黄,其中还隔了一代人,也是一个清丽的女子。

    “师姐,我来看你们来了……”

    洛天用颤抖的手,轻轻的抚摸着那画像上那一对清丽的女子,泪水再一次的滚滚而过,往昔的一幕幕涌上了心上。

    “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如此不公,我辛苦回来,就让我面对这些么?天道,该死的天道,为何金月大陆可以长命千命,万岁,你这里却仅仅百岁,为什么,为什么?”

    洛天冲了出来,昂天狂喝,黑发飞舞,瀑布倒卷,天地变色,风起云涌。

    “不好,师叔祖那里出了变动,到底是怎么回事?”

    水月门的弟子听到了这里的动静,极快的赶来,只不过等她们感到时,洛天已经离去,一步垮出,出了华夏,下一刻就出现在缅泰皇宫,只不过皇宫的缅泰皇再也不是维拉,而是换上了一个陌生人……

    接着洛天寻找大江南北,除了自己的女人外,白虎,玄武,朱雀,法海,还有龙魂的金玲珑,国安的西门烈等等,全找不到了,历经了百年,已经换了近两代人,早已尘归尘,土归土。

    “不,这不是我想要的,我要让你们活着,我要我们和我一样活着,千岁,万岁……”

    洛天的神识如同惊雷浩浩荡荡,响遍整个世界,气流翻滚,空气震动,引起了雷电和暴风雨……

    “大哥哥,醒醒,醒醒,你怎么了?”

    金月大陆,中域某处山脉秘密的洞穴内,小凌正在摇晃着洛天,此刻的洛天,面色痛苦,早已泪流满面。

    “他不知道在想什么,似乎很痛苦,这个男人心里似乎有许多伤心的事……”识海中的冰女当然知道洛天如今的状态,轻声的叹息。

    “回来,你们都给我回来!”

    洛天猛然发出一声大叫,张手欲抓状,坐了起来,可是入目处,却是有些冰冷的山洞,还有小凌那着急的小脸。

    “大哥哥,你终于醒了,你做梦了,一直在流泪,一直在呐喊,到底做了什么噩梦啊……”小凌看到洛天醒来,魂魄还没有入窍的模样,目光有些发呆,让她心里有一丝怕怕的感觉。

    “梦?是梦么?为何如此真实?”洛天的眼睛转动了一下,胡啦一下脸,发现上面都是自己的泪水,最后看向小凌:“小家伙,没事,大哥哥没事了,刚才是做了一个梦!”

    “嗯,大哥哥,梦而已,不要担心了,你能醒来就好,你知道吗,你可是晕迷了三天了……”小凌看到洛天似乎又“活”了过来,于是又高兴起来。

    “三天了么?”洛天一心怔,只感觉气血翻滚,一口鲜血又喷了出来。

    “洛天,你终于醒了过来,太好了,你的天道伤痕太重了,不能再等了,必须马上医治……”

    识海中,响起冰女略带惊喜的声音。

    “前辈,你还在?我昏迷的时候,你可以自主解除我们的生死契约的……”洛天苦笑,听到冰女的声音,让他略微心安。

    “我知道……”

    冰女沉默了一下说道,在洛天昏迷的时候,冰女完全的有办法解除这个生死契约,然后带着冰魄珠离洛天而去,只不过她没有这么做。

    “嗯,天道伤痕没有自然之体,药引不全,无法治愈,前辈,在我身死之前,一定会把你好好的安顿下来……”洛天想了一下说道。

    “洛天,你不要伤心,放心吧,你不会死的,自然之体我已经帮你找到了!”冰女轻声说道。

    “冰凤回来么了?”洛天微微一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