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背靠大树好乘凉,不过天下没有掉馅饼的事,东西也不是那么好得的,必须为门派做任务,一旦惹到了另一方大势力,灭门之祸在所难免,远没有散修,逍遥自在……”

    洛天点点头,又摇摇头,他喜欢自由自在,不喜欢被舒服,不然的话,也不叫逍遥兵王了。

    “喂,大哥哥,你们都是看到了什么,现在外面的情况怎么样了?”

    看到洛天和冰女凝重的对话,小凌急的直跳脚,拉着洛天的手问道。

    洛天看了看小凌,又扫了一眼在一边眼巴巴想知道情况的黑猛,于是简要的把目前的情况说了一下,让她们两人也不由的吃惊。

    “洛天,现在怎么办?我们还是有些嘀咕了这些人的战力,在这四人的带领下,重宝尽出,这些阴灵竟然快被他们杀光了……”此刻冰女看了一眼外面,那些阴灵越来越少,杀声震天,轻声皱眉道。

    “没有办法,等!现在连宝物的毛都没有见到一个,我们不能轻易暴露,除了这些阴灵外,还有那三扇大门,里面的东西也非同小可,不是你说的么,还有那阴灵所来源之地,应该是重宝之地,等机会吧……”

    洛天想了一下说道。

    “这也只好如此了,这四人太过恐怖,真的对上,即使你有破瓦罐也不行,他们手中任何一个的重宝也许没有你的破罐子级别高明,不过只要抵挡几息之间,你就会被另外的三人绝杀!”冰女分析着两方的战力。

    洛天微微摇头:“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想让我以一敌四么?任何一人,我对付起来,都没有把握,破罐子虽然是不知名的重宝,不过我感觉一个人如何一味的依靠外物,根本不会成长起来,最重要的还是要靠修行,靠自己的力量才行!”

    “不错,这个道理我也懂,不过不可否认,以我们目前的实力还说,重宝还是重要的依靠……”冰女点点头,洛天微微颔首,没有说话,再次的把神识透过罐子观察着外面的一切。

    此刻,外面阴气浓郁无比,都是那些数不清的阴灵所化,阴灵越来越少,在青蛟王,燕赤天,袁天尊还有紫薇圣的那个柳姓道姑四大重宝的压迫下,这些阴灵消散的很快。

    滚滚强大的地底阴灵大军,硬是被这些人为首带着一些强者把他们杀的七零八落,让洛天有些失望,本打还算趁乱打闷棍呢,不过看到这些人虽然灵力有些枯竭,但是仍然战意盎然,洛天还是放弃了这个打算,静观其变。

    阴灵大战,撕杀逐渐接近了尾声,当紫薇圣地的柳姓道姑的浑天绸击杀了最后十多个阴灵后,一切都安静了下来,到处弥漫着阴森恐怖的气息,当然还有血腥性,有不少的强者受了伤,更是死了接近一小半人,留下了一地的尸体,有的被灵力已经绞碎,惨不忍睹。

    “各位,妖皇殿危险无比,不是你们所闯的,还是出去吧,免得把性命丢在这里……”这时紫薇圣地的柳姓道姑看到那些强者一个个灵力枯竭,脸色发白,惊魂末定的模样,不由的好心劝阻道,毕竟死了太多的人。

    只不过她的好心,并没有得到好报。

    “哼,柳仙子,我们知道我们的实力不如你们,不过加起来,也并不弱,现在好不容易杀尽了阴灵,你却要赶我们走,想要和他们独吞这些妖皇的宝物么?”

    这些人还真有翻脸不认人的主,不但没有领此女的情,反而冷笑哼道,全然忘记了刚才击杀阴灵时,受到此女的庇护的模样。

    “话已至此,那各位随意吧……”柳姓道姑也不是没有火气,脸色冷了下来,冷冷的哼道。

    “咳,好了,柳仙子算了,随他们吧,毕竟妖皇的宝物动人心,都是送给有机缘之人的,他们的实力虽然并不如我们,可是谁又敢保证得不到妖皇的宝物呢……”

    面色凝重的望向妖皇殿那三道大门,燕赤天此刻转过身来,冲柳姓道姑一笑,然后对众人说道。

    “就是,还是燕兄仁义……”

    燕赤天的话说到了这些人的心里,不由的齐齐的对着燕赤天拱手,特别是刚才受燕赤天庇护的那些人,更是把他当成了真心朋友。

    燕赤天很随意的摆摆手道:“还是先前的规矩,我们谁抢到宝物就是谁的,任何人不能以任何借口抢争,诸位不知道意下如何?”

    “好,好……”诸多年轻强者纷纷叫好,更是感觉这个燕赤天为人不错,不过心里谁能清楚,真的出现惊天的灵宝,不可能不抢夺的,只不过在这种环境下,燕赤天还能说出这种话,倒是让那些强者赢得了不少的好感。

    只有柳姓道姑不由的摇了摇头,而袁天尊和青蛟王根本没有看这些人,只不过冷漠的扫了一眼燕赤天,目光盯向了远处的那三道门。

    “这帮笨蛋,当真以为燕赤天有这么好么?他是想把你们当作探路石和替死鬼呢!”洛天在破罐子中,不屑的冷哼,他一眼就看穿了燕赤天的小把戏。

    “各位,还等什么,破开这三道大门,妖皇的宝物尽情的拿了……”

    燕赤天一声大喝,当先向着最远处的一道门冲去,不知道是因为灵力枯竭的缘故,还是力不从心,竟然从那些强者纷纷超了过去。

    “哼,无耻的东西!”

    青蛟王也是活了不知道多久的怪物,虽然是妖兽,不过也有些明白燕赤天的计策,不由的哼了一声,手中的青蛟丹浮现在眼前,散发更加的绿意盈然的璀璨光芒,双手催动,对着最近的一条大门就轰了过去。

    “轰隆”一声!

    大门轰然被击碎,青蛟王的身影一闪而没。

    而另一边的袁天尊和紫薇圣地的柳姓道姑,也没有费太大的力气就破开了另外的一扇门,剩下的那扇被其他的强者轰破涌了进去。

    “好了,洛天,现在是我们出动的时机,小心一点,这些人似乎还没有发现阴灵的来源之地……”

    此刻冰女郑重的说道。

    “可是你能保证那里没有恐怖的存在么?我认为我们还是悄悄的跟着这些人好一些!”望着冰女那虚幻的影象,小凌提出反对的意见。

    “跟着他们,我们捞不到什么东西,除非这些人都受了重伤,我们才有机会,富贵险中求,试一下吧,实在不行,就祸水东移……”洛天沉思了一下,透着瓦罐,望着那阴灵来源的无尽幽深之处,终于下了决心,还是赞同冰女的意见。

    “不需要祸水东移,那些人估计很快的就会发现那三道门不妥,一定会很快的赶过来,所以我们要抓紧时间……”冰女凝重的说道。

    “走!”

    没有等冰女说完,洛天就催动瓦罐,在阴气森森中,如同一道流光,一掠而过,并没有引起那些人注意,转眼就没入了无尽的深处。

    “这是……”

    瓦罐不知道前进了多远,几十里?还是上百里?洛天说不清楚,此刻显露出了他的真身,出现在阴气弥漫之地,望着眼前的景象,微微吃惊,眼前如同一座宫殿一般,只不过破烂不堪,似乎发生过大战,到处都是残垣断壁,枯草丛生,星星的阴冥草,发着幽暗的光芒,并不太算黑暗。

    “想不到妖皇殿破败到这个地方,难道这是最后的一次地底移动么……”

    冰女也出来了,冰魄珠悬在洛天的头顶上言,望着眼前的破败,声音幽幽,不由的轻叹。

    “轰,轰,轰!”

    这时,几十里外,突然大地开始震动,灵力漫天,隐约传来阵阵的怒骂声!

    “看来那三道门真的并不简单,应该是他们那些人动起了手了,只不过那四个年轻的强者都有重宝在身,应该不会损落,不过其他的人真的很难说了……”冰女冷哼道。

    “现在,我们去哪?”

    洛天此刻皱眉扫视着这浩大无比的破败的宫殿,询问冰女,他越来越发觉这个冰女并不简单,她虽然活的年岁较长,不过也只是相对于自己来说,那四大强者,特别是青蛟王,已经到了化形的地步,活的岂不是比冰女的时间更长,毕竟冰女充其量,现在才不过是通灵初期的实力而已和自己相当,只不过没有肉身。

    洛天不相信,有关妖皇殿的秘辛问题,只有冰女知道,别的强者难道不知道?

    “正前方,三千米左拐……”冰女指挥。

    心里疑惑着,洛天的速度并不快,天玄一变展开,瞬间就掠了出去。

    终于,洛天来到了冰女的指定地点,这里和别处不同,到处一片青翠,甚至还生长着各种灵药灵草。

    “好旺盛的生机,这里到底是什么?”别处都阴森不堪,破败异常,如同地底的废墟,这里却是生机昂然,有种说不上来的生机,似乎死人都可以让人复活。

    四周较高,而中间较低,如同一片洼地,似乎是很久以前是一片干枯的湖泊。

    “好可惜,生灵湖竟然变成了这个模样,看来随着妖皇的兵解,这么多万年过去了,湖泊竟然也枯竭了……”冰魄珠飞了起来,绕着这干涸,却是生机昂然的湖转了一圏,不由的叹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