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兵王 > 第1606章 华夏忧伤
    宇宙沧桑,近乎永恒,星辰运转,日月轮回分属不同星系,宇宙的深处,幽深,冰冷,偶有小型彗星相撞,撒落下流星雨,擦出火光,缤纷异常,坠入宇宙深处,接着又恢复了那冰冷、深邃、黑暗的宁静。

    没有人知道整个宇宙到底有多大,浩瀚,广漠,星体无数,分别沿着自己固定的轨道运转,有的星体早已老化,不成位面,频临解体,有的如日中天,却是荒无人迹,死气沉沉,还有的刚形成不久,位面还不稳定,时空风暴横行,星体表面空间之力充斥,撕碎一切,星体沉浮。

    极少有人知道在自己所生活的星体、大陆是否还有人类的存在,即使可以推测到,不过也无法证实,毕竟星域,银河太广漠了,遥远的人力无法及至。

    时光流转,星河变换,在宇宙的深处,有一个看起来并不太起眼的星球,蔚蓝色,星体不大,却是充斥着蓬勃的生机和活力,有生命迹象的存在。

    这个星体就是地球。

    地球,华夏,风雪夜。

    大江南北,阴冷无比,雪花飞舞,整个一个白茫茫玉砌的世界,城镇的灯光点点,没有让人感觉到温度,只是感觉有些凄冷。

    “小天,小天,是你吗?”

    东昌,天容大酒店,裴容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披头散发,只穿着一件睡衣,疯了似的下了楼,跑到了天容大酒店的广场的雪地上,昂望星空,泪水满面,喃喃自语,一年来,她憔悴了许多,仍然割舍不下那刻骨冥思的思念。

    “容姐,你怎么又起来了,外面冷,快点进房间吧……”

    天容大酒的那个叫小萍的女孩,正在负责巡视,现在她已经负责一方,是裴容的左膀右臂,看到酒店空雪地上,赤脚,只穿着睡衣的裴容,望着星空,神色凄苦无比的裴容,急忙拿了一件厚衣服跑了过来,关心的说道。

    这个小萍知道,裴容还是放不下天哥,想当初这个酒店就是他和裴容两人经营的,一年前,那次一战,那个天哥被卷进了恐怖的能量漩涡,至今没有音讯,知情的人都清楚,天哥是回不来了,可是没有人敢当着裴容的面说出来。

    而且这一年来,裴容的事业壮大的十分迅速,不但有天容酒店、天娱,还有十三家超大的上市公司,自己成为了世界五百强知名的人物,可是她只是让下面的人经营,自己还住在这里!

    用裴容的话说:“她要等洛天回来,怕他到时找不到自己,找不到回家的路,因为这里是他的家,她还希望有一天,洛天回来后,会需要大量的金钱办事,所以她拼命的为他攒钱……”

    每每裴容幽幽的说起这些,都会让小萍暗自垂泪,为裴容的痴情敬畏不已。

    “小萍,我听到了他的声音,我感觉他在哭,他很伤心……”

    裴容泪水滑落,双手扶着小萍的双肩,语无论次的说道,眼神有些空洞,情绪有些失控,望着那阴暗苍茫,飘着雪花的天空。

    “裴容,天哥他……会回来的……”

    小萍安慰裴容,把一件衣服披在她的身上。

    酒店,出现一对男女,男的胡子拉喳,身形魁梧,一双虎目有些黯然。

    在他的身边,站立一个身穿黑色棉质衣裙的女子,模样有些瘦削,清冷,在她的怀里有一个熟睡的婴儿,这两人正是白虎和朱雀,怀里的婴儿是他们的女儿,为了怀念洛天,取名叫思洛。

    “紫妍,外面冷,小心思洛着凉,我劝劝容姐,你回房间吧!”白虎的声音有些嘶哑,低声说道。

    “虎哥,你说天哥,他到底……”

    紫妍也就是朱雀有些欲言又止,有了孩子的她,少了几分冷漠,多了几分母性的慈祥。

    “我……不知道,只希望天哥在那里过的好……”

    白虎苦涩道,所谓的“那里”他也不知道说的是哪里,也许是金月大陆,也许是另外的一个世界!

    虽然白虎坚信天哥不会有事,可是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这已经一年了,他最初的希望和信心,也开始动摇了。

    “容姐,回去吧,大哥没事的,他一定不会有事的,明天早上的飞机,我们还要去京城,毕竟明天是大哥一周年……”

    “你闭嘴,什么一周年,你说什么一周年,他是你大哥,你这么咒他死么?我告诉,他不会死的,永远不会,明白吗?”

    白虎过去想安慰裴容,却不想惹来她的怒火,冲着白虎厉声喝道,状若疯狂,模样看起来有些可怕。

    “姐,对不起,我说错了,对不起……”

    白虎的眼泪下来了,低声道歉,这一年来,他和朱雀一直在天容酒店,陪着裴容,平时裴容表现的好好的,只不过偶尔会发疯一般的冲出酒店,望着星空发呆,看的他心中悲痛无比。

    终于,在白虎和那个小萍的劝说下,裴容的情绪稳定了下来,被扶进了房间里,昏昏睡去。

    而在东昌的群英夜总会,一个包间里,一个长发男子,只穿着一件黑色的衬衣,却也难掩他那强壮的体魄,正在拿着话筒疯狂的唱着歌,歌名叫兄弟,唱的声撕力竭,泪流满面,酒气熏天。

    “大嫂,您来了,聪哥他!”

    外面的走廊里,张颜玉一身棕色衣裙,头发呈现波浪形,右手轻抚那微微凸起的小腹,来到了门前,两个小弟中的一个急忙上前招呼。

    “元聪在这里吧?”张颜玉冰冷的问道。

    “这个……大嫂,聪哥他……”

    “让开!”

    “是!”

    那个小弟不敢违抗张颜玉的话,急忙退了下去,张颜玉推开了门,顿时玄武也就是邵元聪那撕吼的声音传了出来,撕哑的嗓子听着让人心碎。

    “颜玉,你怎么来了,你现在有孕在身,不要到处走动了……”

    看到张颜玉到来,玄武的眼神涌出一丝柔情,走了过来,轻轻的拥着她道。

    “元聪,你如果想让我不担心,就振作起来,这一年来,你说你除了喝酒还干了些什么,我知道你是因为天哥的事,可是天哥他都已经离开一年了,你不能一直这样消沉下去!”张颜玉痛心的劝慰着玄武。

    听知天哥的名字,玄武有痛苦和自责,如果有可能的话,他愿意用自己的命来换洛天的命,这一年来,他没有睡过一次好觉,每次做梦都会梦到和洛天在一起的场面,这是一位忠义大哥,没有他,玄武早死了,每次冲锋,洛天总是把最危险的留给自己……

    这一年来,玄武每每都是靠着酒精来麻醉自己,精神不振,有些颓废。

    “颜玉,明天我去京城一趟,想去看一下大哥的雕像!你有孕在身,就不要去了……”玄武打断了张颜玉的话,轻声说道。

    张颜玉轻轻的叹息一了下:“应该的,明天应该是一周年了,帮我向天哥鞠一个躬……”

    玄武深吸了一口气,点点头,搂着张颜玉:“好了,不早了,我们回去吧,早点休息……”接着两人离开了包间。

    雪依旧在下,到处都是粉妆玉砌的世界,下的很平稳,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华西谢家。

    外面积雪飞舞,房间内却是暖气融融,暖气开的很足。

    “天哥,我求求你,接电话好么?你接啊……”

    兰兰最近也是憔悴了许多,一身乳白的保暖衣,秀出她那玲珑丰盈的身材,眼神却是神殇,拿着她的手机,不停的拨打着那个早已烂熟于心的号码……洛天的手机号码,这一年来,她不知道拨打了几万次,可是对方的回应,仍然是那“对方已关”电子合成不带任何感情女性的声音。

    “兰兰,今天寒家又来人了,寒家的二小子,今年二十岁,出国留学刚回来,年轻有为,想见见你,你是不是……”

    一个老人走了进来,正是谢家的家主谢天河,身材高大,不怒而威,只不过一年来,却明显老了许多,看到兰兰拿着手机,不停的拨打着那个电话,心里叹息了一声,走上前,试探着说道。

    “哗啦!”

    本来拨打着手机的兰兰,一下子腾的站了起来,一下子掀翻了桌子,瞪着一双美目:“父亲,我有男人,您记住,我有男人,他就是洛天!您不知道吗?”

    兰兰红着双眼冲着自己的父亲吼道。

    “你这个臭丫头,发这么大的脾气做什么?父亲都是为你好,一年了,你……”

    谢天河没有想到兰兰会对他掀桌子,要知道这个丫头从不可是都很怕自己的,不由的怒喝道。

    “父亲,对不起,您不要为我操心了,我是生天哥的人,死是他的鬼,我会守候他一生一世!”兰兰泪水掉了下来,痛苦的闭上了眼睛。

    “唉,你这又是何必呢,其实……”谢天河不忍再责备自己的这个女儿。

    “父亲,天晚了,让兰兰休息吧,明天我们还要去京城呢。”

    这时兰兰的二哥谢宏图走了进来,看到地上那凌乱的桌椅,又看了一眼兰兰,于是对父亲谢天河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