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08章 它在长空,犹如凤凰
    李淳风此时还不知道他的一头青丝已经尽成白发,转眼瞧见李世民惊骇的目光,还以为皇帝是惊讶于他推算的如此之多,不禁稍有自得。

    李世民看着那写好的厚厚一摞纸张,吃力地问道:“爱卿,这是……这是推算了多少张?”

    李游风拱手道:“臣一时忘形,只管推算下去,却也不曾数过有多少张,不过,臣这些推演,至少囊括了今后两千年的天下大事!”

    “两千年!”

    饶是李世民经历过了那么多的大风大浪,一时间也不禁热血贲张,双手发抖,马上吩咐安公公:“快!快收好了,损毁一张、丢失一张,就要你的脑袋!”

    安公公慌忙称喏,双膝跪在几案前,将那一摞推演好了的纸张反复数了三遍,终于确认是五十五张,再加上袁天罡的三卦,一共五十八卦。

    安公公诚惶诚恐地道:“陛下,此卦一共五十八卦!”

    袁天罡略一沉吟,拱手道:“六十甲子,往复循环!臣愿再绘首章与结章,与之合订为六十卦!”

    李世民大喜,连声道:“如此,有劳爱卿了!”

    袁天罡回到座位,提起笔来,笔走龙蛇,又绘出首章和终章两副图,待墨迹稍干,递到安公公手上,李世民想到方才袁天罡推搡李淳风的后背,制止其继续泄露天机的举动,不禁笑道:“两位爱卿所著之作,朕给它取个名字,就叫……《推.背图》吧!”

    《推.背图》,就此问世。

    谁也不曾想到,因为李鱼的一番话,引起了李世民的好奇心。而袁天罡恰于此时回京述职,竟尔引出了大名鼎鼎的《推.背图》。一草一木,皆为天定;一饮一啄,皆为前缘。这李鱼,应该就是这《推.背图》的前缘了!

    袁天罡知道这名字由来就是因为自己方才的举动,不禁赧然拱手道:“多谢陛下!”

    李世民从安公公手中接过《推.背图》,略翻了翻,本想再向他们询问一下那些晦涩难明的卦辞真相,可是想到自己有言在先,天子金口玉言,不容反悔。再者眼见李淳风貌似少年,唇红齿白,却是一头雪白银发,全因天机泄露太多,也是暗暗心惊,话到嘴边,还是咽了回去。

    李世民点点头道:“今日天色已晚,袁爱卿且先回馆驿住下。明日爱卿再进宫来,朕对你的前程,自有安排!”

    李世民又深深地看了李淳风一眼,道:“爱卿劳苦功高,朕记在心上了!”

    李淳风欢喜地谦逊几句,此时犹自不知自己已经满头银发。

    李世民对安公公道:“替朕送两位爱卿出宫!”

    ***   ***   ***   ***   ***   ***   ***

    袁天罡和李淳风在安公公的引领下离开皇宫的时候,李鱼正在终南山上一处洞穴里烤着野鸡肉吃。

    李鱼沿着一千多丈长的朱雀大街走到一半,就觉有些脚乏。其实他现在这副身体,比他前世那副身体要强健的多,肌肉结实,腹部还有六块腹肌呢,它的原主人曾经在闹市街头杀了一位将军,虽然是暗杀,想必也是有些身手的。

    只是他在牢里关了几个月了,这段时间一直没有活动身体,骤然行路久了,筋骨肌肉都不太适应。好在他在朱雀大街上看到一伙商人,听他们言语也是往南去的,李鱼硬着头皮一说,这些商人倒也爽快,于是李鱼就坐上了大车。

    那大车不似后世的车子有充气轮胎可以减震,出了长安城那道路也不是十分平坦,颠得他屁股疼,但总好过两条腿量着大地走路。只是车到终南山下,人家就不与他同路了。

    李鱼问了问路,要穿山而过更快捷些,就与那些商贾告别了。等他爬到半山饥肠辘辘的时候,才省起来自己来吃食也没有。不过,天无绝人之路,李鱼听到草丛中有些动静,钻进去一看,也不知是哪个猎人下了套子,套住了一只野鸡,因为天色已晚,那猎人没来收套子,便便宜了李鱼。

    李鱼提了那野鸡上山,找到一处有山泉流过的山洞,用河边尖利的石片费劲地清理了野鸡,又费了很大的劲儿钻木取火,这才得以吃上一口熟食。

    这钻木取火,他前世只是听说话,但李鱼的记忆中却有实际操作的步骤,所以他生起火来,倒也没费太多功夫,只是那野鸡没有任何佐料可用,虽然卖相挺诱人,真嚼在嘴里实也没有味道。

    李鱼正卖力地嚼着那或半生不熟,或烤得有点焦的鸡肉,忽然轰地一声,一片红光将整个洞窟照得通明一片。

    那种红光,是瑰丽的艳红色,但又绝不刺目,也不会让人觉得惊心。它甚至显得有些柔和,但就是这样柔和的光,却几乎把整个山洞照得毫无死角,处处鲜明。

    李鱼举着鸡腿,目瞪口呆。

    过了好半晌,李鱼才察觉出那光是从洞外照进来的。李鱼把鸡腿轻轻搁在一块用泉水洗净的石头上,努力咽下口中一口鸡肉,悄悄站起身,蹑手蹑脚地向外走去……

    大唐的长安城实在是太大了,仅仅是皇城范围,就已相当于明朝时西安全城的面积,所以袁天罡和李淳风走出两仪殿的时候,天边还残留着一抹夕阳,等他们走出皇城的时候,已经需要掌灯了。

    二人登上等候于此的牛车,驶向袁天罡下榻的馆驿。作为朝廷官员,是有官方馆驿负责他的吃住行止的。

    李淳风在车上坐下,便对袁天罡笑道:“师兄,但凭你们二人今日所作推演,只要有人能尽识卦辞中所示气象,则今后两千年之王朝更迭、天下大事,再无一事不知矣!”

    袁天罡有些心疼地看着李淳风高挽的道髻,正要责备他不知天高地厚,擅自泄露天机,天边黑漆漆的夜空中陡然现出一个奇异的火红色物体,仿佛一个烈焰升腾的火球,照得天宇、大地一片红光氤氲。

    李淳风骇然站起,扶着车栏举目远眺,惊讶地道:“那是什么?”

    袁天罡忽然心生感应,掐指一算,失声叫道:“天降异宝!”

    李淳风愕然扭头,看向袁天罡:“师兄,你说什么?”

    袁天罡掐着指诀,沉声说道:“天降奇物!若有人能得此宝,用之得法,则你我所推演之未来天下,未尝不可变!”

    李淳风骇然:“什么东西这般厉害?”

    袁天罡没有作答,他缓缓站起,目视天边,那团氤氲的圆满的红光渐渐散逸,从中现出一个火红色的物体来,仿佛一只大鸟,准确地说……

    它在长空,犹如凤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