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16章 吾往巴蜀望王气
    李淳风当晚去驿馆途中,才被袁天罡告知,一头青丝已变银发。李淳风弱冠少年,形容俊俏,丰仪不俗。袁天罡本来以为师弟听说发丝变白必定痛心疾首,不想李淳风到了馆驿,取过八棱铜镜照良久,却是喜气洋洋。

    李淳风扭过头去,对袁天罡道:“师兄,你看我如今,可算是鹤发童颜、仙风道骨?”

    袁天罡怔了一怔,见李淳风对发丝变白并不在意,倒是松了口气,便揶揄道:“鹤发童颜倒是不假,仙风道骨么,却没看出来。”

    李淳风撇撇嘴,对袁天罡道:“你嫉妒我!”

    李淳风扭过头去,对着镜子又得意洋洋地照了一阵,对那一头白发似乎非常满意,自言自语道:“我听说在天方国以西,还有无数国家,其中有些国家的人,便是天生一头白发,如今看来,也不难看嘛,貌似还更飘逸了许多。”

    袁天罡听了,不禁翻了个大大的白眼,道:“今夜天生异象,你就不好奇么?”

    李淳风放下铜镜,转身道:“师弟任职太史局,常于灵台夜观天象,总会见到许多异事有天相昭示,总不成每次见到都大惊小怪的么?”

    袁天罡摇头道:“这一次不同,那异宝出世,一旦用之得法,造化无穷。”

    袁天罡沉吟片刻,下定决心道:“我想亲自去一探究竟。”

    李淳风讶然道:“师兄此番入朝,皇帝必有重用。如何能让你离京去一探究竟?”

    袁天罡淡淡一笑,道:“兹事体大,若照实说出,弄清真相前,恐会生出不测后果,我可以辞官不做,如此便是自由之身了。再说,师兄对做官确实无甚兴趣,俗事缠身,不得修行,早就厌了。”

    李淳风刚及弱冠,名利之心尚未尽去,却舍不得师兄就此辞职,李淳风道:“师兄啊,你我二人今日做《推.背图》,立下莫大功劳,皇帝将有重赏呢,此时怎能辞官不做?”

    李淳风眼珠一转,击掌道:“有了!我有一套说辞,既可让师兄逍遥自在,又不至于失了唾手可得的功劳。”

    袁天罡好奇地问道:“师弟有何办法?”

    李淳风向他扮个鬼脸儿,笑道:“山人妙计,不可言也!师兄想知道,不妨卜算一番,我知道你的卜术在我之上呢。”

    袁天罡哑然失笑:“你想师兄也和你一般,搞成一头白发才甘心么?天机之事,能不问,便不问,顺其自然可也!”

    次日早朝已毕,皇帝李世民果然召见袁天罡和李淳风的封赏。太史局又称司天台,负责天文历法,星相占卜,归秘书省管辖。正印官为司天监,正三品的高官,可以穿紫袍的。

    司天监之下又有司天少监两人,正四品下,司天丞一人,正六品上。主簿二人,正七品上。主事一人,正八品下。还设春、夏、秋、冬四官,皆正五品上。

    李淳风原本以将仕郎入职司天台,是从九品下的官员,可他替天子做《推.背图》,竟因泄露天机太多,导致满头白发,这可是李世民亲眼所见,功莫大焉,竟尔连升八级,被李世民直接钦点为秋官。

    要知道,司天监虽然主管历法天象,可它的作用和地位比现代的气象局那可要大太多了。不单是因为农业社会,主管天象历法本身就有莫大的话语权,他们还主管星相占卜呢,唐朝时候的帝王,再如何英明神武,都不会不把司天监官员对天象的解读不当回事儿,那可是拥有左右天子意志的所在。

    这样的一个衙门,连升八级,前所未有。李淳风自年仅二十即修历法之后,再一次名满京华。

    袁天罡原本是火井县令,火井县是下县,所以袁天罡是正八品的官儿,李世民虽然觉得六十副《推.背图》中他只做了五副,功劳不及李淳风,但他原本就比李淳风高了两级,又是李淳风的师兄,总不好比李淳风级别低了,所以便想为他火一个司天副丞,正六品下的官职。

    不料李淳风领旨谢恩之后,马上进言:“陛下,昨夜天生异象,似乎撼动王气。师兄深感忧虑,有意南下,一探究竟,所以不能留任于司天监,还望陛下恩准。”

    李世民怵然动容,什么叫撼动王气?王气就是帝王之气啊。身为九五至尊,这等关乎皇位和江山的事情,李世民岂能不予关注?李世民动问之下,李淳风指天划地,种种玄虚之学卖弄了一番,只听得这位处理国事游刃有余的英明天子头昏脑胀,不知所云。

    但李世民只弄明白了一件事,昨夜天生异象,恐对他的江山和皇位不利。而且今日早晨,也确有大臣禀报过昨夜终南山出现过异常天象。李世民如何敢不慎重,当即下旨,命袁天罡领司天少监衔,南下探察究竟,并御赐手令,沿途官吏可予便宜之权调用,这一来袁天罡等于是钦差大臣身份了,而且不同于一般的钦差,权限范围很大、且没有固定的缴旨期限。

    袁天罡这才明白小师弟胆子有多大,竟敢妄议天象,为他向天子讨要好处。不过仔细说来,那异宝一旦落在歹人手中,且弄清楚它的用法,要说撼动王气,确也不假,如此说来,李淳风也不算欺君。

    袁天罡领旨谢恩,与李淳风离开紫宸殿,李淳风便笑道:“师兄,如何?这一来,你可比任职司天监还要威风了。只是,师弟还是希望师兄你能留任京师,你我兄弟可是有好多日子不曾相见了。”

    眼见李淳风露出依依之情,袁天罡也不禁心中一暖,微笑道:“我此前是在地方上任职,自然不便与你常见。如今身份,说走就走,说来就来,又何需一别经年?”

    袁天罡向南望了一眼,喟然一叹,道:“我观天云气象,那异宝往剑南道方向去了,想来异宝已然认主,只不知是否是有德之人。我刚从剑南道来,如今却又要往剑南道去了!”

    袁天罡刚刚说罢,安公公便脚步匆匆地从紫宸殿里出来,一见袁天罡和李淳风在殿外叙话,尚未离开,不禁松了口气,放慢脚步,笑着走上来道:“袁少监,李秋官,圣人正有一语着杂家嘱咐。幸好两位不曾走远,倒省了杂家的脚程。”

    袁天罡和李淳风转身看向安公公,微微欠身道:“不知陛下有何吩咐?”

    安公公笑道:“圣人倒也没甚么吩咐,只是荆王正在京里,圣人想徙封荆王入蜀,让荆王先去剑南道,择一中意的所在。不妨与袁少监同行。”

    袁天罡顿时心中了然,李淳风把这事儿说的太过严重,皇帝果然不放心了,让荆王入蜀挑选准备徙封的州县,莫如说是要跟着袁天罡去一探究竟。有一位王爷跟着,还谈什么自由自在?

    袁天罡想到这里,不禁暗暗瞪了李淳风一眼,李淳风却笑眯眯地对安公公道:“我这师兄随性惯了,不懂得照顾自己,能与荆王爷同行,衣食住行皆有照料,好极,实在是极好,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