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20集 后悔药时效:24小时
    又是一天过去,日暮夕山,但还差着些时辰,潘氏娘子还没从都督府回来,趁着这个好机会,李鱼鬼鬼祟祟地溜到了房后竹林之中。

    他回利州已经两天了,他想测试那宙轮项坠能否将时空连续倒退,此时测试最为安全。时间只要回到头一天这个时候,他就可以马上再次测试,如果依然成功,那么他就回到了刚刚返回利州城的时刻。

    李鱼握着颈间项坠,微微刺破肌肤,令血液滴上宙轮,项珠立即发生了奇异的变化,幽蓝的光芒突然涟漪般荡漾起来,一层层幽蓝色波纹状的光波,荡漾着,越来越大,将李鱼全身笼罩其中,一如他初次发现这宙轮时的妙用。

    李鱼恍惚了下,再四下看看,依旧是日暮时分,天色变化不甚明显,他甚至不知道是否已穿越回到十二个时辰以前。不过李鱼早有准备,他昨日在这竹林中刻意放了一只板凳,而今日一早他已收回。

    李鱼急忙往昨日放板凳处去看,倚着一管修竹,果然有只板凳,而他刚刚进入竹林时是没有的。李鱼心中一阵兴奋,果然回到昨日了,他立即再把血滴滴上项坠,尝试能否继续穿越12时辰,幽蓝的涟漪再度波纹一样地荡漾起来……

    蓝色涟漪荡漾片刻,李鱼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双膝一软,跪坐在地上。蓝色涟漪消失了,李鱼额头虚汗涔涔,仿佛骤然奔跑了许久,浑身乏力。

    李鱼的心脏剧烈地跳动着,过了好久,他才缓过精神,拭了一把额头的冷汗,拖着肌肉仍突突乱颤的双腿,走到前天他曾刻下一道记号的老竹旁边。记号仍在,李鱼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他刻下记号的时候,是前日同一时辰之后,是在夜里刻,此时还是黄昏,如果他成功穿越回了前天黄昏,竹子上是不该有刻痕的。这就意味着,他只能让时空倒退十二时辰,无法一次倒退更多,也无法在时间倒退后未满十二个时辰便继续倒退。

    梦想连续倒退时空,直至回到自己的时代的想法破灭了,这番实验他弄清楚的,只是明确了这件天外来客的异宝,能让他回到十二个时辰之前,想强行穿越更多时空,甚至会给他的身体造成很大损害。

    李鱼叹了口气,拖着疲乏的身子,懒洋洋地回到庭院里。几只老母鸡正在院子里悠闲地走来走去,房客余氏吱呀一声推开房门,挺着大肚子捧着个簸箕走到院子里。

    余氏三十出头年纪,倒也颇有几分姿色,只是身怀六甲,体形有些臃肿。看到房东家的李鱼,余氏向他友好地笑了笑,便开始捡拾簸箕中的霉米,随手丢在地上,几只母鸡欢快地跑过去啄米。

    这一幕是如此的熟悉,因为昨日黄昏,李鱼已经经历了一遍,如此奇妙的感受,不禁让李鱼的精神恍惚了一下。

    余氏笑道:“李家小郎君不曾出去么?”

    李鱼答道:“刚回利州,身子疲乏,且歇几日再说。”

    余氏钦佩地道:“小郎君为父报仇,怒斩执戟长的事迹,在坊间可是早就流传开了呢,小郎君如此纯孝义勇,令人钦佩。”

    李鱼笑了笑:“大娘过奖啦,身为人子,理应如此。大娘这身怀,得有六七个月了吧?”

    余氏轻轻摸了一下肚子,脸上露出甜蜜的笑容:“嗯!等到过年时就该出生了,但愿这回生个儿子,我家男人连孩子的名字都已取好了,叫……”

    李鱼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接口道:“孩子叫妙计!”

    余氏娘子惊讶地看着李鱼,惊叹道:“啊!小郎君怎么知道,我男人还没对别人说过呢。”

    李鱼心想:“我怎么知道?昨天……啊不!是上一个今天,你亲口对我说的啊!”

    李鱼苦笑道:“爹叫妙策嘛,儿子的话,叫妙计再合适不过啦,我猜的!”

    余氏娘子笑道:“哎呀,小郎君真是好聪明!没错,我那男人给孩子预取的名字,就是妙计!”

    其实这余氏娘子对李鱼还是很客气的,毕竟是自家房东,但李鱼想到她对继女吉祥的苛刻,对她总是无甚好感,随口敷衍几句,李鱼就回了屋。

    堂屋里,他已经用伐回的竹子做了架简易的矮床,比起两条长凳搭起的床铺就舒服了许多。李鱼往竹床上一躺,枕着双臂核计起来。

    这宙轮只能倒退十二个时辰,不!它的作用肯定不仅是这么简单,否则那些天外来客不会如此想得到它,应该说是他摸索出来的功能,仅止于此。这样一来,想靠它回返自己的时代看来是不可能了,那能用它做些什么呢?

    李鱼思量许久,突地双眼一亮,一下子坐了起来。倒退十二个时辰,能做什么?赌啊!方才和余氏娘子的一番对话,显然只要发生过的事情,还会再发生一遍,除非已经预知一切的他做出了不同的反应,从而改变了事情发展的方向。

    比如他方才与余氏娘子的对话,前半段就完全是上一个今天的翻版,而从他抢先说出“妙计”这个名字,后续的发展就与上一个今天不同了。也就是说,预知后的他,能改变原本事情的发展。

    赌,来钱快啊!

    李鱼兴奋不已,马上盘算起来。借助土著李鱼的记忆,他知道利州哪儿有些赌场,有些什么赌法,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利用自己预知的能力。

    “旁观一局,看清胜败,记准时间,时空倒流后再来一遍,钱就轻松到手了。”

    想清楚其中的关键,李鱼不禁哈哈一笑,一时间踌躇满志。

    想到就做,李鱼决定马上行动,他跳起身来,快步走出房间,将门用草绳拴好,推开篱笆门出了院子,恰看见吉祥姑娘一身青裳地从巷子里走过来。

    李鱼忽然想起上一个今天与余氏娘子在院中聊天的时候,吉祥姑娘下工回来,因为酒铺子生意不好,受到了余氏责骂。晚饭的时候,她那只比她小两岁,却极其好吃懒做的妹妹妙龄在她做晚饭时,被锅沿烫了一下,结果她又受到余氏责骂,晚饭都没准她吃,不禁站住了脚步。

    妙吉祥走在巷中,眉头微锁,有些忧虑,显然是在为酒铺子生意不好,赚的家用不多在担心,她一抬头,看到李鱼正站在巷中,似乎在等她走近,却又换上了一副爽朗欢快的笑脸:“李大哥!”

    李鱼笑了笑,一脸的谜之微笑:“酒铺生意不好,被掌柜的辞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