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21集 发你一张好人卡
    妙吉祥吃惊地看着李鱼,期期艾艾地道:“李大哥,你……你怎么知道?”

    李鱼老神在在地道:“鄙人于相人之学略有研究。”

    “李大哥好厉害!”

    妙吉祥惊叹地赞许了一声,又不禁垮下了小脸:“哎!是呢,人家扮卓文君帮掌柜的卖酒,一直都很卖力气的,可是买酒的客人还是越来越少,不年不节的,有几户人家舍得老是买酒喝?何况掌柜的他……唉!”

    李鱼道:“掌柜的心太黑,酒里水掺的比酒太多,回头客都跑光了吧?”

    “咦?李大哥也这事也看得出来?”妙吉祥忽地恍然,道:“一定是听买过酒的街坊说过了吧。哎,连我也受掌柜的牵累,被人骂做骗子,难怪他生意不好,被他辞了也好,我也不想帮他骗人。”

    李鱼道:“那掌柜的做生意不讲信用,坏了声誉,自然做不下去,并不是你不肯努力,另找一份工就是。”

    妙吉祥的双眼弦月似的弯了起来,向李鱼甜甜一笑:“嗯!人家正有这个打算呢!”

    李鱼笑了笑,道:“你这打算啊,不妨主动说与爹娘知道。别说酒铺子生意不好被人辞退了,就说酒铺子给的工钱太少,赚的家用不足,你已经人介绍,另外找了份工。”

    妙吉祥奇怪地问道:“为什么要这么说?”

    李鱼道:“你终究是辞了工,不是吗?可同样的事,用了不同的说法,旁人听在心里感觉就截然不同。也免得你爹娘……”

    李鱼的语气微微一顿,但慧黠的妙吉祥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李鱼这是怕她被父母责骂呀。妙吉祥感激地看了李鱼一眼,用力点了点头:“谢谢你,李大哥,我明白啦!”

    李鱼一笑,又道:“对了,晚上吃饭的时候,记得给你那好吃懒做的妹妹多盛一些,省得她到灶台盛饭时烫了手腕?”

    妙吉祥愕然看着李鱼:“啊?妹妹每天都自己盛饭啊,为什么今天会被烫了手腕?”

    李鱼叹了口气道:“我看她印堂发黑,恐有血光之灾,掐指一算,算出来的。”

    妙吉祥歪了歪头,显然有点不相信,甚至怀疑李鱼是嫌弃她妹妹,故意这么说。

    不过,李鱼相信自己既然已经这么说了,她一定会加以注意。自己也不好再说的更多,便对她点点头,道:“我出去一趟,等我娘回来,麻烦你告诉她一声,就说我去会会几个老朋友,晚点回来!”

    妙吉祥甜甜一笑:“嗯!谢谢李大哥,你……真是一个好人!”

    这就发好人卡了么?李鱼忍不住笑道:“别介,好人卡莫乱发。我听着不舒服的。”

    “喔……”妙吉祥看着李鱼远去的背影,莫名其妙地摇了摇头:“大郎也不能叫,好人也不许说,李大哥还真是个……古怪的好人呢!”

    ***   ***   ***   ***   ***   ***   ***

    利州有三处比较大的赌场,其中一处在云栈坊,距李鱼的住处最近,只隔一座坊。云栈赌坊处于小巷深处,巷弄狭窄,弯曲似羊肠,站在外面,根本感觉不到里边会有一个大赌场。

    巷口的青石地面已经被磨得锃亮,由此进去,两旁有一户户的人家,院墙低矮,门户也不大,但透过一些敞着门户的人家,可以看到院中的青萝爬架,丝瓜垂挂,有些人家院子里还有方桌石椅,虽然略显拥挤,却也别具雅致,其面积也不似外边的门户显示的那么小。

    李鱼走到小巷尽头,就见两个吊眉汉子,抱着双臂,嘴里叼着草梗儿,正倚着门框拉呱家常。唐代对赌博禁得很严,发现赌者,“杖一百”,并没收家籍“浮财”。如是设赌抽头渔利者,律定“计赃准盗论”。而如在京城设赌被抓获处以极刑,民间设赌抓获则处以充军。

    不过,说是这么说,民间总有赌坊存在,百姓畏惧报复,未必敢去举报,再许捕快班头不良人一些好处,这赌坊依旧开得堂而皇之。只不过,为了以防万一,总还是要人看门的。

    看到有人来,两个汉子立即斜眼看来,待看清了李鱼的模样,两人立即站直了身子。

    李鱼不是这儿的常客,但他们认识李鱼。也知道李鱼持一口杀猪刀,于闹市街头杀死一位执戟长的事迹。李鱼蒙皇帝大赦返回利州的消息,也经由喜极而泣逮着谁同谁兴奋诉说的潘大娘子之口,传遍全城了。

    这两个大汉都是好勇斗狠之辈,但他们没杀过人,更遑论杀官了。所以一见李鱼,油然便有一种敬畏之意升起。

    李鱼在门口站住,对他们两人谦和地笑了笑:“我要进去瞧瞧!”

    李鱼曾来过这里,他不赌钱,但他学武,听说谁有些本事,他都会不遗余力地去追,拜求人家为师,学习人家的功夫,而他曾经拜过的一位师父,就是这家云栈赌坊的常客。

    两个看门的大汉默不做声地往旁边让了让,李鱼便从二人中间走了进去。院子里的看门狗立即汪汪地狂叫起来,李鱼也不理会,那狗拴在墙角呢,他径直穿过院落,推门走了进去。

    两个大汉看着李鱼消失在院中的身影,其中一人道:“听说杀过人的人,杀气很重的,可是看李家大郎模样,却并不凶狠啊。而且比起以前,似乎还要和气许多。”

    另一个大汉道:“那是他杀的少!你看看郭怒,人血沾多了,就是他那副模样。”

    头一个大汉机灵灵打了一个冷战,抱紧的双臂又拢紧了些:“你别跟我提他的名字,那个人一身的杀气,不要说看到他,便是想起来,我都有点瘆得慌!”

    李鱼推开房门走进去,门后豁然开朗,开居是个长方形的院子。院子里面,四周围廊之下,都有赌桌支立,光着膀子的、衣衫不整的抠脚大汉们吆五喝六,掷色子、打骨牌,赌得正欢。

    李鱼的到来,完全没有引起赌客们的注意,一双双充血的眼珠正紧盯着他们桌上转动的色子,手里攥出汗的骨牌,这时候就算走了火他们都懒得管,谁理会又有谁走了进来。

    李鱼笑了笑,摸了摸怀中母亲给他的五文铜钱,漫步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