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24章 人屠郭怒
    撇着嘴角儿的护心毛看着砸在桌上的沉重的褡裢,嘴巴慢慢张大,吃惊地看着李鱼。

    李鱼淡定地一笑:“我没数,就这一褡裢,我压大!”

    护心毛吞了口唾沫,艰涩地道:“全压上?”

    李鱼缓缓点了点头,道:“对!全压上!”

    旁边已经围满了赌客,今日李鱼运似长虹,战无不胜。而赌徒最相信运气,一见李鱼赌大,所有的赌徒都扑上来,将他们全部的钱都堆到了“大”上。

    护心毛额头的汗都慢慢地渗了出来,李鱼微微一笑:“怎么,你坐庄,不敢接么?”

    护心毛看了看四周,赌徒们都疯狂地吼了起来:“开!快开!快开啊!”

    护心毛咬了咬牙,将摇盅猛烈地摇晃了起来,所以押上了全部赌注的人都紧张地看着他举在空中的摇盅,只有李鱼老神在在,无比的淡定。

    终于,护心毛将摇盅重重地往桌上一顿,鼻腔里发出沉重的喘息。

    “开!快开!开啊开啊……”

    赌徒们疯狂地叫了起来,护心毛伸出颤抖的手,将摇盅缓缓地打开,欢呼声陡地戛然而止,李鱼脸上淡定的笑容也陡然僵住。

    小!居然是小!

    赌坊里安静了那么一刹,赌徒们都疯狂地咒骂起来,有人甚至想要冲到李鱼面前对他动手,护心毛发出一阵瘆人的狂笑:“赢啦!老子赢啦!哈哈哈哈……”

    护心毛狂笑着张开双臂,向桌上大堆的钱物拢去,赌徒们咒骂着,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护心毛把钱拢向他的怀里。

    李鱼呆在那里,怎么可能不一样?这是他倒退十二时辰前亲自赌过的最后一盘,明明开的是大,他今日用来做本钱的十文钱就是当时赚的,怎么可能开出来的是小?

    眼见护心毛将他那沉重的一褡裢铜钱拢向他的怀里,李鱼一股热血冲上头脑,猛地大喝道:“住手!”

    护心毛一呆,抬头看向李鱼,李鱼猛地一伸手,将他的摇盅抓在手里,李鱼将摇盅翻过来,里外仔细看了看,伸手叩了叩盅底,突地恍然大悟,发现了其中的玄妙之处。

    李鱼大呼道:“不对!你这摇盅……”

    “有假”二字还没喊出口,护心毛目光一沉,向人群中几个赌客递了个眼色,几个赌客突然“暴怒”起来,恶狠狠地扑向李鱼,纷纷叫骂着,掩盖了李鱼的声音。

    “你他么的,没本事装什么赌神,害老子输钱!”

    “揍他!揍他个狗.娘养的!”

    “往死里打!”

    几个人的叫骂咆哮声彻底激起了刚输了钱的众赌客,所有的人都把愤怒发泄在了李鱼的身上,叫骂着挥舞着拳头,扑向李鱼。

    “愿赌服输,又没人逼着你们下注,如今迁怒于人,何等物流(什么东西)?”

    一个冷冷的、平淡的声音突然响起,那些张牙舞爪的、叫骂踊跃的赌徒突然就如十二时辰前院中匍匐的那只大黄狗,突然没了声音。那些攘动的手臂也都被抽了筋儿似的软软地垂下来。

    众人慢慢地让开一条道路,就见一个看着灰布衣衫,貌不惊人,腰扎一条宽宽的红腰带的魁梧汉子慢腾腾地走了过来。

    李鱼看到此人先是一呆,脑海中关于此人的记忆迅速涌上了心头,郭怒!他是捞阴行的郭怒,李鱼在利州拜过的十八个师傅之一,职业是捞阴行四大行之首的郭怒。

    李鱼又惊又喜,还没等他叫出口,郭怒已经走到他面前,搡了他一拳,笑骂道:“你小子,大难不死,回了利州,也不说来见见我,怎么,鬼门关上转了一圈儿,就觉得了不起啦?被我亲手送进鬼门关的人,没有五百,也有三百了,在老子面前,你可摆不起谱儿!”

    郭怒笑骂着,一揽李鱼的肩膀便向外走,大声道:“走!陪老子筛几碗酒吃去!”

    郭怒揽着李鱼大步往外走,竟无一人敢上前阻拦,有人被郭怒淡淡地看上一眼,还会下意识地地一惊,赶紧退开两步。

    动物的第六感远比人类要敏锐的多,牛马猪狗,见到一个干了一辈子屠宰业的屠夫,无论它平时是何等的凶悍,都会吓得四肢发软、匍匐在地,仿佛遇到了天敌克星,就是因为它们能够感觉到这个人身上的那种气场。

    而人的第六感是不及动物敏锐的,但捞阴四大行,为首的就是刽子手。一个刽子手,手上只要沾了几十条人命,气场就会发生微妙难言的变化,他瞟上旁人一眼,都会令人心生战栗,更何况是已经杀过几百条人命的郭人屠!

    既见人屠郭替李鱼出头,那些跃跃欲试的赌徒都住了手,静静地看着郭怒揽着李鱼懒洋洋地往外走。

    市井之间有一句老话,形容专门捞阴行的职业,刽子手的刀,仵作的眼,扎纸人的手艺,二皮匠的针线。

    刽子手的刀好理解,就是有一把鬼头大刀吃斩头饭的行刑人。仵作的眼睛,就是验尸法医,据说真正的忤作久而久之会生出一双阴阳眼,沟通两界。扎纸人的手艺就是办丧的纸匠。二皮匠的针线,就是缝尸体,古时讲究死有全尸,才能投胎轮回,可以说跟后世的入殓师差不多。

    干这四种职业的人因为经常和阴物打交道,在常人眼中看来就觉得很邪门,其实就算是一千多年后的现代,在殡仪馆工作的人,还不是受到许多人的偏见岐视,何况是那个年代,所以郭怒一出面,众赌徒立即噤若寒蝉,倒不全是因为他掩饰不住的杀气,也有这种心理上的原因。

    郭怒用他肌肉贲张、足有寻常男子大腿粗的手臂揽着李鱼肩膀晃晃悠悠地走出赌坊外的羊肠小巷,放开李鱼,脸色一沉,冷哼道:“回来几天了?怎地都不说来看看师傅?”

    李鱼被他揽着走出小巷的时候,就已将有关郭怒与自己之间的一切经历回想了起来,知道两人其实情同父子,可以无话不谈,而且郭怒此人常与阴物打交道,思维、做法,与寻常人都大为不同。

    因此李鱼开诚布公道:“郭师勿怪!坊间都说弟子是蒙大赦出狱,其实不然!”

    郭怒一怔,沉声道:“你越狱了?”

    李鱼摇摇头,把来龙去脉对他讲了一遍,道:“所以徒儿回来,首先就想赚一笔钱,先安顿了家母,介时也就了无牵挂了。”

    郭怒冷笑道:“妄想从赌坊里赚钱,你是不是昏了头,难道你的千术比他们还要高明?”

    李鱼此时业已想通,他之所以逆转时空提前看到了结局,为何自己依旧失败?原因就是:那个护心毛显然是个老千,从他一声吆喝,许多赌徒就马上应和来看,恐怕同党还不少,根本就是赌坊的托儿。

    那护心毛既然身怀赌技,他就是重看过一万次事情结局都没有用,只要他的赌注太大,对方一定会出千吃下。李鱼不禁苦笑一声道:“是!弟子知错了!”

    郭怒眸中露出一丝暖意,点点头道:“为了尽孝,偶尔蠢上一次,也没什么。走!陪师父喝几杯去,咱们爷儿俩好好聊聊!”

    李鱼对他讲,一年之后自己还要重返京师受死,郭怒竟然浑不在意,果然是见惯了生死的人。李鱼早已知他性情,也不以为奇,便跟着郭怒向他的家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