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26章 他有一颗护花的心
    李鱼尴尬道:“这事儿以后再说吧。趁京里消息还没传到这里,我先赚点钱。不然,知悉我仍是死囚,恐怕就不好寻些赚钱营生了。”

    郭怒颔首道:“这倒也是!”

    郭怒想了想,忽又想起一事,拍手道:“捞偏门不适合你。你从未涉及这一行,难免会被人骗。还是做些正经营生吧,虽说来钱慢、赚得少,总好过坐吃山空,真有赚大钱的机会时再说。”

    李鱼苦起脸儿来,叹道:“可惜我当初一心学武负仇,不曾学过别的,能做什么营生?”

    郭怒摸着颌下的短髭想了想,道:“我倒想起个营生来,他正缺人,明日你来,我带你去,跟他说说,让他给你找份工做吧。”

    李鱼瞧他一脸神秘的微笑,也不知道他说的是什么营生,不过瞧他没有直说,却也未再追问。反正对他介绍的工作,李鱼也不抱多大希望。李鱼只含糊答应一声了事。

    二人又闲聊一阵,郭怒从厨下取了几个冷盘出来,筛了两大碗酒,师徒对饮,李鱼与郭怒吃喝了一阵,直到星光疏朗,与郭人屠约定来日相见的时辰,这才告辞,往家里赶去。

    李鱼顶着满天星光,堪堪赶到自家巷口,却与一身青裳的妙吉祥不期而遇。李鱼一瞧那窈窕的身段儿,便认出了吉祥,不禁吃惊道:“吉祥姑娘,今儿下工这么晚?”

    这巷弄又不可能有路灯,吉祥初见有个男人也是一惊,待听到他声音才又一喜,欢欢喜喜上前见礼道:“李大哥,你才回来呀。”

    吉祥一脸欢喜地对李鱼道:“今儿回来晚啦,就不跟你多说啦。奴先回去做饭。”

    吉祥向李鱼打声招呼,就加快脚步擦着李鱼的身子赶进巷子,李鱼鼻端顿时嗅到一股幽香。李鱼扬声道:“你回来这么晚,小心挨骂。”

    吉祥回眸一笑,扬手道:“放心,人家赚钱了呢。娘见了欢喜,绝不会骂我。”

    吉祥窈窕可爱的身影渐渐消失了,李鱼嗅着空气中淡淡的流香,却不禁忽然站住了脚步。

    以吉祥的家境和处境,从前不可能用得上哪怕最普通的胭脂水粉,而现在她所用的香粉品流极高,价钱只怕不扉。天色已经这么晚了,她又是个温婉可人的姑娘,她……赚的是什么钱?敷脂抹粉的,可别是……沦落了风尘?

    一想到这一点,李鱼心里忽然说不出的难受。

    “但愿是我猜错了!”李鱼仰望着无比璀璨的星空,暗暗祈祷。虽然在这个时代,女人所能从事的职业不多,需要她们工作到很晚的还需要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工作更少,但他还是由衷的企盼着。

    她像鲜花一样芬芳而美丽,李鱼不希望她像被牲口蹂躏的草一样活着。虽然李鱼从未奢望自己能够采撷得到她这朵美丽的花,但依旧不想看到她沦落风尘,李鱼,一直有颗怜花惜玉的心。

    ***   ***   ***   ***   ***   ***   ***   ***   ***

    花枝草蔓眼中开,小白长红越女腮。

    利州朝天峡,明月阁内,正有一朵昙花也似的俏美灵动的女子,灯下抚琴。

    风拂遮幔,幔律如水。纱幔后一烛摇曳,一袭白衣的她,盘膝而坐,犹如一朵出水清莲,身前横置着一具古琴。

    薄幔给帘内美人儿增加了些许朦胧的美感,她轻垂着又弯又翘的乌黑浓睫,玉指比琴上的玉制琴轸还要玲珑剔透。一袭洁净的素白袍子,紧贴胸前的衣袍起伏褶皱中隐隐现出胸前柔美的峰壑。

    琴韵流动,与琴前一坛薰香袅袅而起,水一般流泻.出去,铺满了白的岩、青的山、亮的水,为那奇峰怪石都浸染上了一层诗意。这抚琴的女子,正是此前曾在袁天罡南下途中试图一见的白衣少女。

    纤纤十指若玉葱,往古金色的琴弦上微微一搭,琴声顿隐,帷幔外出现一道人影,正是当时俯身于地,请这少女踏其背而乘马的那个六旬老者。

    老者端着后来被茶圣陆羽誉为“天下第四泉”的蛤蟆碚取来的清泉水烹就的香茗,脚下沉稳而轻快地走来,手中所捧茶盘中的剔透茶汤竟然连一丝涟漪摇晃都没有,这份功夫看似简单,却足见此人的不简单,若是没有极高深的一身武功,断然达不到这样的效果。

    老者一身灰衣,到了白衣少女身边,跪坐下来,把茶放在了棋架旁边的矮几上。白衣少女双袖左右一分,端然而坐,宛如冉冉于池中水上的一朵素净白莲:“墨师辛苦,此等事叫二止他们做就好了。”

    老者垂首,毕恭毕敬地道:“二止他们粗手粗脚的,怎么侍候得了尊贵的殿下。殿下是老奴侍奉长大的,只要老奴还走得动,这些粗活儿,还是老奴侍奉,得心应手一些。”

    白衣少女眸光一黯,轻叹道:“往事已矣,皇朝不再。这殿下之称……”

    老者左手垫于右手之上,拱手于地,以头触之,行了个臣见君的郑重大礼,激动地说道:“公主犹在,则大隋不死!我们还有机会!就算大隋真的亡了,殿下也永远都是老奴的公主殿下!”说到激动处,老者的声音不禁哽咽起来。

    白衣少女柔声道:“墨师,不要难过。我们竭尽所能,努力去做就是了。就算不能复国……”

    白衣少女眸光渐转冷厉,恨声道:“也得杀了李渊那老狗,方消心头之恨!”

    老者顿首道:“老奴誓死追随殿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这一主一仆,究竟何等样人,竟然这么大的口气?原来,这白衣少女竟是隋炀帝杨广之幼女,闺名千叶。而被她称为墨师的这个人,则是当年隋宫大内副总管墨白焰。换作当年,李渊还是杨家的臣子,在大隋皇室遗族眼中,自然不会高看了他。

    杨千叶缓缓地吁了口气,白玉似的素手轻轻一伸,羽袖滑开,露出一管皓腕,她将那霜雪般晶莹的茶盏拈在手中,呷一口琥珀色的茶汤,低声问道:“可联系到纥干承基了?”

    墨白焰答道:“老奴已经找到他了,他在利州城云栈坊,约殿下明日巳时见面。”

    杨千叶一怔,讶然道:“朝廷正在通缉他,他居然还敢待在利州城里?”

    墨白焰答道:“艺高人胆大!”

    墨白焰语气顿了顿,眼中露出一抹讥诮之意,又道:“这是他说的,老奴以为,他这么做,未尝不是想向殿下证明,他并未落魄如丧家之犬。”

    杨千叶莞尔一笑,缓缓点头道:“好,那我明日便往利州一行,会一会这位尚未末路的末路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