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27章 兀那痴汉,焉何不行
    杨广驾崩的那一年,小公主千叶才三岁,到今年也就是贞观六年,她芳龄也不过十八岁。十五年前,宇文化及与裴虔通、元礼、马文举等人举兵叛乱,杨广当时一无所止,正在宫中逗弄着他最宠爱的小公主千叶。

    惊闻兵变后,杨广马上把千叶公主交给了当时就在身边的四名内侍太监,命他们带小公主逃离。面对着蜂拥而入的大队叛军,杨广坦然坐下,只提出一个要求:“天子自有天子的死法,怎么能对天子动刀?取鸩酒来!”

    谁料马文举等人对这样一个小要求也不肯答应,他们让大将令狐行达活活勒死了杨广,只给他留了一具全尸。杨广年方十二岁的儿子赵王当时也在行宫,被乱军给当场斩杀了。

    内侍副总管墨白焰率领冯二止等三名近侍保护着年方三岁的小公主杨千叶仓惶逃离行宫。当时天下正乱,杨广遇弑的消息一传出,洛阳群臣便拥立杨广之孙越王杨侗为帝了,而太原李渊则攻入长安,立杨广之孙杨侑为傀儡皇帝。

    没过多久,李渊便逼杨侑禅位,自立为帝。洛阳权臣王世充则逼杨侗禅位。当时墨总管率三大侍卫高手保护着小公主正一路逃亡,还未确定究竟该投奔何方,天下已经不姓杨了,只好就此隐匿下来。

    因此,杨千叶身边这四名心腹,其实都是当初隋宫内宦太监。四人是受皇命逃离行宫的,当时杨广虽不知兵变,却已预感到大厦将倾,也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包括将大量财宝封匿于各地的秘密宝库以备不测。

    杨广命墨总管护送他甚为宠爱的小公主离开时,曾将一处宝库的地点告诉他们。当年大隋国力何等昌盛,仅只那一处宝库的财富,就足以用来养百万兵而绰绰有余。

    因此,这许多年来,小公主杨千叶在生活上倒是不曾遭遇过什么苦难。四个太监将她视为大隋犹在的象征,侍奉起居坐卧甚至超过了一个正常的公主该有的待遇,排场自然不小。

    杨广之死其实并不能算在李渊头上,但大隋灭亡,最终获利者却是李渊,墨白焰等四内侍武功虽深不可测,毕竟只是侍候人的奴婢,怎么可能有多么高远的眼光和才干,因此认定了李渊是他们的大仇人,他们也是从小这样灌输理念给杨千叶的,是以杨千叶才对李渊恨意深深。

    凉月秋风,一夜好眠。

    次日一早,杨千叶便整肃行装,准备进城。

    只要条件允许,墨总管是绝对不允许轻慢了公主殿下的,好在今日进城本就不需要张扬,饶是如此,过程也极繁琐。杨千叶自小受他们如此教诲,也早习惯了,任由摆布便是。

    虽然只是一身寻常装束,可是等杨千叶整束停当,也是颇为惊艳。蛮靴短裾、紧袖小襦,羊脂美玉般的肌肤甚至微微透出青络,仿佛一朵出水昙莲,美而不妖,极尽灵动。

    尤其是她自幼受到墨公公等人严瑾的宫廷教语,一颦一睨、一举一动,极尽优雅高贵。可惜,一顶“浅露”很快就戴到了她的头上,遮住了她美丽的容颜,只能看到那优美动人的身段和举止间高贵优雅的韵致。

    为了避免声势过大,墨白焰只带了冯二止一人,二人扮作仆从,陪侍于杨千叶左右,三人乘了一架牛车,缓缓赶向利州城。

    唐初时候马匹多用于跑远程以及军事之用,寻常人家代步行路只能用骡马。而富有尊贵人家,则依旧秉持汉晋遗风,喜欢以牛驭车,一则走得平稳,二则雍容而不急促。

    ***   ***   ***

    长州城里,人们业已早起,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潘娇娇给儿子做好早餐,一同用过饭食,便挎着她的针线篮子去了都督府。不出所料的话,晚上回来还会藏些掖些肉食回来,李鱼怀疑以自己老娘这么猖狂的偷法,很可能那位可怜的武都督从就不知道猪还有耳朵和脑袋。

    李鱼依旧无所事事没有工作,潘娇娇既不在意也不追问,说起来她溺爱儿子确实已经到了非常过份的程度,好在不管是之前的李鱼还是现在的李鱼,都还挺争气,并未被她的溺爱养成米虫。

    李鱼和郭怒约定的时间是中午,上午无事他便想提前出去,先到城中逛逛,说不定看到什么事情,运用他的后世思维、先进理念,便能找到发财之法。迈步出了房门,忽见柿子树下蹲了一人,正在洗涤青菜。

    那人背对着他,青萝裙儿捋掖在膝弯里,以致臀部绷得紧紧的,仿佛是用圆规画出来的似的,盈盈圆圆。

    李鱼一面痛斥某人的下流,一面用某人的眼睛在那“八月十五”上狠狠地剜了几眼,这才举步走过去。

    吉祥低头洗着青菜,颈后几绺青丝随着微风拂动,露出她白皙纤秀的后颈。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她下意识地回了下头。

    李鱼讶然站住,他本以为这姑娘是妙龄呢。其实昨儿晚上母亲就跟他说过,隔壁妙家的托了她带妙龄去武都督府当针娘,但是在李鱼看来,妙吉祥更不可能此时在家。

    妙吉祥回眸见是李鱼,不禁甜甜一笑:“李大哥!”

    李鱼摸了摸鼻子,讪然道:“今天怎么……,不是又被人辞了工吧?”

    吉祥噗嗤一笑,嗔道:“才没有呢,我这份工啊,午后才去,放工晚了些,但上午可以歇歇。”

    李鱼啊了一声,心中愈发地不舒坦了。真相越来越接近他的猜想了,眼前这一棵俏生生、水灵灵的小白菜啊,嫩得都还挂着露珠儿呢,却不知每日里要被几头猪拱来拱去,李鱼心中很不痛快、极其不痛快。

    李鱼强抑心头不快,淡淡地道:“原来如此,我约了人,这就要出去了,回聊!”

    不等吉祥姑娘答应,李鱼就加快脚步走了出去,一路疾行出了巷弄,这才长长吁出一口浊气。可是仔细想想,其实他的闷气生得毫无道理,吉祥姑娘的任何选择,他有什么资格评断?

    “哎,只是可惜了她!如果我有钱……”

    想到这里,李鱼情不自禁地摸了摸颈间:“这逆转时空的东西,多少也算一件宝物吧,可要究竟如何运用,才能让老子大发其财,赚得盆满钵满放屁流油呢?”

    李鱼想着,脚下不免慢了,后边一辆牛车吱吱嘎嘎的居然就追了上来。冯二止坐在车头把大鞭甩出一个噼啪惊人的炸响儿,大声吆喝道:“兀那痴汉,滚去路边,没得挡了爷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