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37章 武氏伉俪
    武士彟今年五十六岁,但是看起来就像四十出头,腰板儿挺拔,精神奕奕,面容清矍,五官周正,不要说年轻时候,就算是现在,也是个颇有魅力的美男子大叔。

    如此好基因,难怪他的三个女儿都能如花似玉、倾国倾城,若是武士彟貌相丑陋,只是夫人貌美,怕也很难合成那等百媚千娇的人间绝色了。此例,可参考某国皇室,惨不忍睹啊!

    此时武士彟刚刚洗漱完毕,穿着小衣正看妻子杨氏梳妆。武士彟原本正配妻子是相里氏,病故后才续弦杨氏,所以这杨氏比他小着二十多岁,再加上保养得宜,如今体态相貌,恰似双十年华的女子,婉媚丰腴,十分性感。坐在锦墩上,小衣绷起臀形,仿佛一枚熟透了的水蜜.桃。

    武士彟呷着温茶,与妻子商议道:“夫人,你找时间把西厢好好收拾一下!”

    杨氏微微侧了头,俊眼斜睨过去,道:“怎么?”

    武士彟道:“为夫昨晚刚刚收到消息,荆王殿下和司天少监袁天罡不日将到我利州来,我当妥善款待才是。”

    杨氏恍然道:“原来如此,知道了。”

    杨氏扭头对着八角云菱纹的青铜妆镜刚刚插上一枝金步摇,突地又一怔,急忙回过头,问道:“荆王?你说的可是皇十二子元则?”

    武士彟笑道:“正是他,怎么?”

    杨氏黛眉微微一蹙,道:“妾在长安时,常听人说起这荆王的风流韵事,听说这荆王喜欢大排场,喜欢美人儿,尤喜已然名花有主的女子,巧取豪夺,无所不用其极。”

    武士彟失笑道:“夫人说的什么话来,有几个男人不好美色?那荆王就算喜好他人妻女又如何?吾乃堂堂国公、一州都督,太上皇与我情同兄弟,当今皇上与我也熟稔的很,他还敢打我武士彟的主意不成?荒唐!”

    杨氏嗔了他一眼,道:“虽然不敢,可是这样一只色狼,又何必领回家来。便是偷奸府上几个侍婢歌女,搞大了她们肚子,与我武家岂非也是颜面无光?传扬出去,人家还以为是你巴结荆王,又或就是你的风流孽债。”

    武士彟呆了一呆,抚须道:“嗯!夫人所言甚是!”

    杨氏又道:“再者,那荆王喜好排场,你要投其所好,势必要搞得武家鸡飞狗跳,凭你本事,又不需要为他如此低声下气,何苦来哉?”

    武士彟上前,揽住杨氏柔滑肉感的香肩,欣欣然道:“还是贤妻所言在理。那西厢就不用收拾啦,为夫把他安置在……安置在滴翠台吧!那是李孝常的别苑,清幽雅静,拾掇一下迎住荆王也是可以的。”

    杨氏嫣然道:“这样才对!不过,西厢还是要收拾的。”

    武士彟奇道:“既不住人,收拾它作甚?用不了多久,又陈旧了。”

    杨氏道:“谁说不住人了?你的客人不好住进来,妾的亲人,却是可以的。”

    武士彟讶然道:“亲人?你有什么亲人,要来探访?”

    杨氏幽幽一叹道:“不是探亲,而是投亲。”

    杨氏放下象牙梳子,转身面向武士彟,戚然道:“妾前日收到一封书信,竟是一位失散的族亲。”

    杨氏黯然道:“昔日骁果军叛乱,宇文化及弑杀世祖明皇帝,天下大乱,我杨家也是风雨飘摇,枝叶离散,许多族亲都于战乱之中不知了去向。侥天之幸,如今竟有一位亲人找上门来……”

    说到这里,杨氏已是珠泪盈睫,瞧起来好不可怜。

    杨氏所说的世祖明皇帝,就是隋炀帝杨广。炀帝的谥号是唐朝立国后所谥的,但杨广身死后,继帝杨侗曾为他加谥号为世祖明皇帝。杨氏本是隋朝皇室宗亲,在自己丈夫面前提起杨广,自然会用这样的尊号。

    而且,在隋朝皇室遗族心中,杨广实也不是个昏君。杨广的政治智慧和军事才能在古往今来的皇帝之中也并不多见,他当年做平陈.元帅,率大军51万,渡江灭陈,仅三个月,便结束了长达170年的南北分裂,再现统一。

    他亲征吐谷浑,迫降吐谷浑部落男女十余万人,追至青海湖,占领汗庭伏俟城,设立四郡,将整个青海纳入中华版图。在此之前,除两汉时期曾将东部湟水流域列入郡县外,是隋炀帝第一次将青海几乎全部地区纳入中原王朝版图,归入郡县体制。

    大隋威势之下,突厥启民可汗自认隋朝属臣,“愿保塞下”,还曾多次向杨广请求,愿率其族众改换汉族衣冠。但隋炀帝没有同意,以保存其风俗拒绝了。

    故《资治通鉴》赞曰:“是时天下凡有郡一百九十,县一千二百五十五,户八百九十万有奇。东西九千三百里,南北万四千八百一十五里。隋氏之盛,极于此矣!”

    隋炀帝平陈一统,破吐谷浑,还二巡突厥,经略西域,开拓琉求(台湾),三征辽东,又遣使波斯、南洋诸国和东瀛日本。虽然他急功近利,用武过于频繁,致使庞大帝国很快土崩瓦解,但不少史家都称赞他武功“过于秦、汉远矣”,是个杰出的政治家和军事家。故隋皇室及旧臣心目中,自然对他评价不低。

    武士彟见爱妻流泪,忙为她拭泪,心疼地道:“往事已矣,不必再提。有亲人归宗,总是好事。不知你这亲族是何等样人,身家几口,咱们妥善安置了便是。”

    杨氏拭泪道:“就只一人了,论起来是我远房堂妹,名唤千叶,带了几个部曲,辗展打探到我的消息,前来投奔。”

    杨广死时,杨千叶才三岁,三岁小娃儿本来没有正式的闺名,只因杨广疼爱幼名,所以才提前给她取了名字,但也只是宫中几个近侍才知道,并未造册敕封、宣扬于天下,所以杨千叶冒充杨氏夫人的远亲,用的还是本名,也不用担心被她知道真相。

    武士彟安慰道:“一个孤女,颠沛流离,确也可怜,那就让她在府中住下吧。你是姐姐,好生安置便是。”

    武士彟刚说到这里,一个丫环进来,先向二人敛衽福了一礼,才道:“老爷、夫人,府外来了一个少年,自称是终南山隐士苏有道之首徒,说是有一件极重要的大事,要面见老爷!”

    武士彟愕然看看杨氏,杨氏曾长住长安,说起关中人物,要比他还熟悉些。杨氏向他点了点头,道:“妾身听说过苏有道此人,却不曾见过。据说此人颇具神通造化,是终南山上一个有道行的隐士!”

    李鱼随口提起的这个隐士确实不是凭空捏造的,而是他在牢里时,曾听旁人提起过的,也知此人行踪成谜,少有人见过他的真面目,料想武士彟常年驻扎于外地,未必知道他的底细,所以才诳称是他的徒弟,而且还是首徒。

    武士彟一听妻子证实确有此人,而且还颇有神通,倒也不敢怠慢,忙吩咐道:“请他入府,花厅奉茶。稍候片刻,我便去见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