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52章 向山中游
    剑阁古蜀道翠云廊.

    翠云廊,又称“皇柏”、“张飞柏”,因为有上万株苍翠的行道古柏,形成了一道绵延无尽的绿色长廊,3oo余里的古驿道上,翠柏沿着起伏的山峦,跨越深涧沟壑,蜿蜒曲折,远远望去,仿佛一条翠云盘绕山间,是以又名翠云廊。

    “三国时候,夏侯渊守阳平关,张郃守广石、徐晃守马鸣阁至阳平一带,三部互为犄角,与刘备相持数月。到了这一年七月,刘备派陈式率十余营兵马,进攻马鸣阁,欲截断栈道,全歼张郃……”

    望着杨千叶钦佩敬仰的目光,武士彟也不禁像个被美人儿注视着的年轻小伙子一般,有些飘飘然起来。讲述三国往事,本就是他有心卖弄才学,这时候更是抖擞精神,声音也更是中气十足。

    “徐晃知道后,急率本部兵马攻向陈式,陈式大败,军卒堕崖落谷者不计其数。张飞闻讯急忙率兵赶来,夜袭张郃。杀得张郃落花流水,就是从这条路上,一退三百里,后人在此植柏,便是记下当年翼德将军之神勇。”

    李鱼听到这里,不禁点了点头,摸着鼻子嘟囔道:“原来张郃的firstb1ood是张飞拿的呀!”

    李鱼嘀咕的声音虽然不大,可是腻在他旁边的华姑居然听见了,她好奇地看向李鱼,问道:“李鱼哥哥,你说什么是不赖的?”

    李鱼吓了一跳,难道向一个天葵未至的黄毛丫头解释啥叫“第一滴血”?李鱼满面堆笑,道:“啊哈!我是说这张翼德将军,还是不赖的。哈!哈哈、哈哈哈……”

    武士彟微微一笑,道:“翼德将军有万夫不当之勇,何止是不赖啊。也只有你这种修天人之术的奇才,才会对猛张飞只下一个不赖的考评,哈哈……”

    武士彟抚须一笑,道:“我观此处,风景殊丽,又有山泉鸣涧,草木旺盛。车驾驶进林中停下吧,在此支了帐篷,我等今晚便歇宿于此。大家且四散走走,一抒胸臆!”

    武士彟一声令下,护侍兵卒、家仆、侍婢丫环等便纷纷忙碌起来。驱车、停车、卸货,马儿都放入林中休息。草地上打下桩子,支起帐篷。李鱼看到还有丫环侍婢搬了木炭、烤架、煨好的羊肉,居然一副要开烧烤晚会的架势。

    武元庆、武元爽两兄弟一听可以自由活动,登时撒了欢儿。挎了一张弓背了两壶箭,便兴冲冲地往林中钻去。后边几个兵卒追喊着“二公子、三公子”,一行人影渐渐消失在丛林中。

    武士彟体贴地扶住杨氏,道:“娘子,咱们往前走走,去看看那流瀑飞泉!”

    杨氏夫人含笑点头,武士彟扶着杨氏的一只手臂,目光不期然地看向杨千叶,恰见杨千叶一双明眸正凝睇在他的身上,不由得心儿一颤,干咳一声道:“千叶,可要与你姐姐同往。”

    杨千叶嫣然一笑,道:“姐姐姐夫去吧,千叶想往四下走走。”

    武士彟心中一阵失望,无奈道:“好!此间风景虽然秀丽,其实仍有野兽出没,你须小心。”

    杨千叶柔声道:“姐夫放心,千叶不会远走。”

    武士彟一听杨千叶语气温柔,刚刚有些受伤的心登时又是一暖。

    他扶着杨氏走出好远,听到飞瀑轰鸣声神志方才一清,不禁暗暗自责:“武士彟啊武士彟,你这一生什么风浪不曾见过?帝王将相也是常有来往,怎就被一小妮子的喜怒而左右了?她之一言便可要你失望,她之一笑便可让你开怀,真真的岂有此理。难不成,你还妄想娥皇女英、齐人之美么?”

    这位位高权重、仪表不凡的帅大叔,美人儿固然是见过不知凡几,只是似杨千叶一般清丽可人的却不多,而且因着这小姨子的一层禁忌身份,那诱惑就更加的不同一般,一时间竟弄得患得患失起来。

    杨千叶欲擒故纵,搪塞了武士彟离开,眸波一转,却见华姑一手提着钓竿水桶,一手牵着李鱼的手掌,正兴冲冲地往山泉凝聚而成的一潭如镜的碧水处赶去,口中欢呼:“李鱼哥哥,快给我找鱼窝子!”

    杨千叶莞尔一笑,便也跟了过去。她既有心要对付李鱼,便想多了解他一些。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对李鱼这样拥有出常人想象的本领的人物,杨千叶深为忌惮,如临大敌。

    李鱼被华姑扯到了碧水潭边,但见好一汪绿水,泉水清澈,宽阔怕不有三亩方圆,周围草木茂盛,风景极其殊丽。

    武顺大小姐也提了钓竿过来,虽然她比二妹华姑大了几岁,可好胜心却也丝毫不减,华姑有李鱼帮忙,武顺心中颇为不满。但她终究是个大姑娘了,却不好意思学着二妹也去黏糊李鱼,求他帮忙。

    武顺到了水潭边,绕着水潭走了一阵,选了一处视野开阔,又有大石可坐的地方,便钓起鱼来。李鱼被华姑扯着,想到如今已是深秋,想必鱼儿也嫌天冷,便挑了一处阳光充沛处一指,道:“就是这里了。”

    华姑哪里知道李鱼的判断竟然是如此随意,只当她的李鱼哥哥是帮她精心掐算过的,当即兴冲冲地扛了鱼竿过去,一心一意同阿姐较量起来。

    李鱼待华姑坐下,才现华姑的位置正迎着阳光,周围野草最多半人高,根本起不了遮阴的作用。李鱼再往武顺那边一瞧,人家武大姑娘却是选了一处好风水,视野开阔,坐有大石,身后还有一棵大树,浓荫如盖,正好遮住身上阳光。

    李鱼暗暗吐了吐舌头,咳!这个……小孩子嘛,晒晒阳光没什么不好!她正长身体呢,多晒阳光可以补钙。

    李鱼为自己找了个理由,顿时心安理得起来,瞧小华姑正一心一意与姐姐比赛钓鱼,便也不去打扰,转身便往一旁闲逛。这一转身,就见杨千叶杨姑娘风摆柳枝一般聘聘婷婷地向他走过来。

    “李小郎君!小女子可有幸邀郎君同游呢?”

    这美人儿自幼在墨白焰等老太监们的严格教育下,学过最正规的宫廷礼仪,那可不仅仅体现在穿着、谈吐上,举手投足,该优雅时优雅,该高贵时高贵,该妩媚时妩媚。

    不要说举止动作了,就是一个眼神儿,望向身份地位以及关系不同的男人时,该是什么样的神情、什么样的角度,那都是严格训练过的。如果这男人地位比她高,又或者是她的夫君,那就要用到一点点媚术了。

    一点点恰恰好,使力太过那就成了风流荡妇,反而不美。这时杨千叶扬眸一问,小小用了些学来的手段,语气上带些娇憨,清纯中小藏妩媚,俏皮里略含羞意,那可真像喵星人的一对小爪子,说不出的挠人。

    李鱼是男人,而且是个身心都很健康的男人,所以被杨千叶这一瞟,再一问,心里也是不禁酥了一下,当即故作豪放地一笑,拽文道:“固所愿,不敢请耳!”

    李鱼大步走过去,向杨千叶彬彬有礼地一肃手,道:“姑娘,请!”

    李鱼说这句话时,目光便投在了杨千叶吹弹得破的脸蛋儿上,这一瞧,忽然瞥见她香扇坠儿似的精致耳垂上,有一颗小小的的红痣,被那白嫩的肌肤衬映着,异常的醒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