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77章 趁你病,要你命!
    利州城里闹出这么大的阵仗,都督武士彟早就接到了消息。初时他听到的消息是刺客已经出现行踪,小神仙李鱼亲自率人去拿贼了,武士彟立即披挂起来,唤来李伯皓、李仲轩两兄弟,准备去一探究竟。

    不料他还没出府门,第二道消息又传了来,说是小神仙发现刺客在太守府,已经带人冲进太守府了。武士彟闻言,硬生生地刹住了身子,仔细想了一想,悬在门槛上方的一只脚又缩了回来,吩咐一声“再探!”便转身回府了。

    武士彟在花厅里让小丫环烹了壶茶,大马金刀地端坐品茶,等着外面的消息。

    自从听说李鱼去了太守府,武士彟心里就打了个转儿,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了,且不论刺客是否在太守府,与任怨是否有什么关联,他作为利州都督,此时都是不宜出面的。

    果不其然,在他等得有点心急的时候,第三道消息终于送来了。这回的消息极其详细,因为是他辖下官兵亲眼目睹的,所以说来极是生动,武士彟像听书似的,赶上有趣的地方还要打断那兵丁的话,反复问个仔细,听得捧腹大笑。

    武士彟正笑着,门子跑进来禀报:“老爷,府前来了好多的官兵、捕快、不良人,还有看热闹的百姓。说是抓住了行刺老爷还有任太守、柳下司马的妖人,押解到咱们府上来了。”

    武士彟一听急忙迎了出去,吩咐人大开中门,院中点起火把,只许一些军官、班头和不良帅押着庞妈妈进了院子。

    武士彟先听众军官及不良帅和捕快班头说明来由,又问那喊冤不止的庞妈妈,重新温习了两遍任太守吃屎的故事,而且这回众人还为他补充了很多新的细节,听得武大都督津津有味。

    这时候,陈飞扬带着潘娇娇和吉祥又到了府上。潘娇娇听陈飞扬说是儿子的主张,马上就跟他来了都督府。不过,她可没舍得装满细软的那四口大箱子,结果四口大箱子装上双轮车,被褥垫在上边,又让吉祥睡了,两个人是深一脚浅一脚合力推着车子来的。

    李鱼把这件事安排给陈飞扬,确实远比狗头儿合适,若换了狗头儿来,武士彟一问,只怕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但陈飞扬不但会说,而且还说的很得体:“大都督,我家小郎君率众抓贼,贼首逃遁,小郎君已去打探消息,唯恐贼人报复,祸及家人,所以遣小人将老夫人和吉祥姑娘送至贵府,冒昧之至,还祈宽宥!”

    武家房子多得很,财大气粗,不差两口人吃饭。再说,武士彟本人对于李鱼这种世外高人也是常有求教的,礼尚往来嘛。恰好这时前院的喧嚣把夫人也惊动了,武士彟忙把情况对夫人一说,让她把潘大娘和吉祥安顿去厢房。

    前院里这般吵闹,住在厢房客舍的杨千叶也被惊动了。墨总管悄悄溜去前院儿,不一时打探明白,又返回客舍,将事情经过源源本本地对杨千叶说了一番。

    珠帘后,杨千叶双手按在琴弦上,沉吟片刻,道:“什么妖人贼寇,恐怕是那李鱼借题发挥。”

    墨白焰唇角微微漾起一抹笑意,轻轻欠身,对珠帘后那道绰约动人的俪影道:“姑娘说的是!想来是那李鱼对吉祥有意,为了救人,才有这般说辞。只是,他救走了人也就是了,居然……,做事不留退路,难成大器。”

    杨千叶轻轻唔了一声,心中却不甚赞同墨白焰的这一说法。相较于男人的理性,女人更加感性。李鱼此举是否够理智,在她看来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为了他喜欢的女人,这个男人豁得出去。

    杨千叶虽是前朝皇室贵胄,自幼也不曾受过什么苦难,但是为了掩饰身份,颠沛流离,四处躲藏,却是在所难免的。而且为了她的安全,又不想她失却公主的威风,墨总管从小就教她人前人后两种作派与身份,这无疑会让她觉得危险随时会降临,她的生活不安全。

    所以,杨千叶其实是一个很缺乏安全感的人。墨白焰虽然在情感上将她视如己出,但终究不敢把尊贵的小公主当成女儿、孙女看待,他的毕恭毕敬,也不免产生了一种隔阂,杨千叶从小没有父母、没有兄弟姐妹,没有被人呵护的感觉。

    这一刻,对吉祥她甚至是羡慕的。她多么希望自己未来的夫君能是一位盖世英雄,能够在她危险的时候,从天而降,保护她,严惩伤害她的敌人。以至于在这一刻,她对李鱼的杀心都淡了几分。

    不过,想到李鱼对她的羞辱,以及自幼所受教育中此等事件的严重性,那念头刚一产生,便被她硬生生地压了下去。不可以!虽然她很欣赏李鱼此等行为,但是为了她的清白女儿身,这个人依旧要死。

    杨千叶轻轻地拨了几下琴弦,心绪渐渐平静下来,淡淡地道:“李鱼既然将母亲送到都督府,往来于都督府的机会必然就多了。”

    墨白焰心领神会,垂首道:“老奴明白!下一次,老奴一定不会失手!”

    前院里边,武士彟刚让夫人把潘娘子还有依旧昏睡的吉祥姑娘送去安顿,李鱼带着狗头儿也到了。李鱼一见武士彟,便拱手道:“大都督,小可的母亲与吉祥姑娘可已到了贵府?”

    武士彟道:“本督已请夫人安置了。小神仙,你真的……噗嗤!咳咳,灌了任太守一勺子金汤?”

    李鱼一本正经地道:“那是当然。太守老爷中了邪魔外道的妖法,妖魔附体,胡作非为。李某岂能坐视?只是仓促间来不及准备法器,救人又刻不容缓,只得用些别样手段了。”

    武士彟道:“那任太守……噗嗤!咳咳,本督着了风寒,鼻子有点不适!那……任太守……如今怎么样了?噗……咳咳……”

    李鱼正色道:“任太守身上的邪魔已被小可逐去,但任太守业已元气大伤,需要闭门歇养。所以……”

    李鱼往旁边一指,庞妈妈三人鼻青脸肿地还被绑在那里。李鱼道:“所以,这三名刺客同党就被绑送都督府来了,还得请大都督处治!”

    庞妈妈脸都被扇肿了,牙齿露风地喊道:“屋……冤……,屋冤慌呐……”

    武士彟摸了摸鼻子,心中暗道:“小鱼儿,可以了啊!这人也叫你打了,堂堂太守也被你坑了,还不行啊?怎么还越说越像了?”

    李鱼望着庞妈妈冷笑一声,对武士彟道:“大都督,今日宴饮,那刺客如何把时间、地点了解的一清二楚?又何以使许多人事先扮作酒客藏在楼上?若说没人接应,怎么可能?”

    庞妈妈和那两个跟班继续喊冤,李鱼理也不理,转向武士彟,抱拳道:“大都督,小可请大都督立刻发兵,抄了‘张飞居’,定然可以拿到许多证据。一旦迟了,贼人同党必趁机销毁证据,转移证物!”

    武士彟看李鱼神情极其严肃,不由得也严肃起来,他本来的想法跟杨千叶一样,什么妖魔附体,李鱼这厮为了女人可是真够拼的啊。但李鱼现在人也救了,对头也整了,依然不肯放手,而且如此认真,那就得严肃对待了。

    武士彟郑重地道:“小神仙所言,可是真的?”

    李鱼正容道:“小可已经推算清楚,绝无半点差迟!”

    武士彟原本打算赶去抓贼的,所以全副的盔甲此时还没卸呢,一听李鱼说的如此笃定,武士彟不由得精神一振,大手一挥,对那些卖呆的官兵、不良帅和捕快们命令道:“尔等追随本督,抄了‘张飞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