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79章 贼心不死
    三掌柜的杨东斌平素就负责给“张飞居”疏通关系,逢年过节给达官贵人们送送礼物,以便为“张飞居”多拉客人,以此占据利州第一酒楼的位置。这是个肥差,能交到他手上,除了因为他长袖善舞,也是因为……他是庞妈妈的相好儿。

    因为经常负责送礼,所以任太守府的人对他很熟悉,马上把他请到了书房。

    任怨洗了个澡,叫丫环们把他浑身搓洗了一遍又一遍,而且他还坐在浴桶里呢,就已开始刷牙了。四个小丫环围前围后的用丝瓜瓤子给他搓洗身子,他自己则在不停在刷牙。

    中国古人很早就懂得保护牙齿,《诗经》中就有形容美女牙齿“齿如瓠犀”,以洁白整齐为标准。《史记》中就提过食而不漱易生龋齿。不过隋唐时期还没有牙刷子,那是五代末期、辽宋初期才有的。

    此时的人刷牙用的是柳枝,柳枝剥皮浸于清水中,将其纤维浸泡松散,刷牙时用牙齿轻噬咬开,接着涂牙粉或抿一口牙汤来刷牙。

    是的,在隋唐之前,有用盐、用茶、甚至用石粉、骨粉来刷牙的,但唐朝时候已经有了用中草药配制出来的牙汤牙粉,等到了宋朝就直接造出牙膏来了。

    任大老爷洗、刷刷,洗、刷刷,身子被丫环们搓得红彤彤的,好像一只烤熟了的白皮猪。而牙齿则已刷得牙龈出血了,犹觉不干净,呼吸之间似乎有臭气熏天,也不知是心理作用,还是胃里仍有没吐干净的脏东西。

    任怨刷得一口血,屁股上的伤口在热水里泡得都“发”起来了,这时候管家急匆匆跑进来,在他耳边低语几句,任怨一听,“哗啦”一声就从水里赤条条地站了起来。

    好在他大肚腩下垂,两腿又粗如象腿,小丁丁被三团肥肉挤得无影无踪,倒不至于“春光乍泄”。另外,几个小丫环也是见惯不怪了,面不改色。任太守急急吩咐道:“速速着衣!”

    片刻功夫,衣冠整齐,峨冠高屐,大袖飘飘,威仪庄重。禽兽着了衣冠,马上衣冠楚楚了。

    任怨急急赶到书房,杨东斌正站在那里等着,一见任怨便悲鸣一声,扑倒在他的衣袂之下,抱住他的大腿哭叫道:“大老爷为小人做主啊,那李鱼硬指我‘张飞居’与歹人刺客有勾结,已经怂恿都督老爷抄了我‘张飞居’啦!”

    杨东斌哭哭啼啼地把前后经过哭诉一遍,任怨咬牙恨声道:“又是他!”

    杨东斌迅速从怀里掏出几份文书,高高捧在手上,对任怨道:“太守老爷,小的仓惶逃命,就只带出这几份东西,我‘张飞居’偌大的财产,全都被抄封了!”

    任怨瞟了他手中的东西一眼,不屑地道:“这是什么东西?”

    杨东斌从门口捕快所议论的李鱼在危急关头救下吉祥一事,已经觉察到此事恐怕与吉祥姑娘脱不了干系,忙道:“这是我‘张飞居’买下的几个丫头的卖身文书,那位吉祥姑娘的卖身契,也在其中!”

    任怨一听,双眼顿时一亮,猛地把那一摞文书抢在手中,迅速翻动,将不相干的卖身契丢了一地,最后找到吉祥的卖身文书,仰天大笑起来:“哦呵呵呵呵……”

    任怨的牙龈刷得太狠了些,这一张口大笑,满口血红,杨东斌仰脸看见,不禁大惊,失声道:“太守老爷,您气吐血啦!”

    “滚!”

    任怨踹了杨东斌一脚,一口血沫子吐在他的脸上,杨东斌没敢躲,只把双眼一闭,心道:“好臭!”想是这样想着,却不敢去擦拭,以免激怒任怨,只得唾面自干。

    任怨大笑几声,心思忽地一转,暗忖道:“老夫与李鱼这番恩怨,恐怕明日一早就要传遍全城,许多人都得思量是老夫觊觎吉祥美色,因而被李鱼整治。老夫丢了偌大一个丑,如何还能在利州立足,如何冠冕堂上,做父母官?

    嗯……,这中邪入魔的由头,老夫不能不用,决不能坐实了是老夫欲霸占民女,那么……”

    任怨想到这里,就知道决不能由自己来掌握这份卖身契,而且拥有它的人表面上看来得和太守府没有任何瓜葛,如此才好借这份卖身契,肆无忌惮地做做文章,让李鱼和吉祥那对贱人不得好结果。

    想到这里,任怨阴恻恻地一笑,突然弯下腰,从袖中摸出一方手帕,轻轻为杨东斌擦起了脸上的唾沫。

    杨东斌被任大老爷的“温柔”弄得汗毛都竖了起来,结结巴巴地道:“不敢有劳大老爷,小的……小的自己擦。”

    任怨阴阴一笑,轻声问道:“你手上,可有什么合适的人物,为本官代持这份卖身契约?”

    杨东斌茫然道:“啊?”

    任怨道:“老夫,是不方便出头的。但老夫,又不甘心放过李鱼与吉祥那对贱人,须得有个与我太守府毫无关联的人出面,代持这份卖身契,按老夫意愿行事!你懂?”

    杨东斌恍然大悟,连忙挺身而出,道:“有小人啊!小人愿为大老爷代持!”

    任怨刚给杨东斌擦干净脸颊,听到这里“呸”地一声,又是一口血唾沫喷到了他的脸上:“我呸!你个不长脑子的蠢货!这份卖身文书要过到他人名下,原主人难道不用署名画押?听你方才所言,‘张飞居’里就只逃出你一个管事,你当买主,谁当卖家?”

    杨东斌恍然大悟:“啊!原来,大老爷是想让这份卖身文书过户的合理合法,毫无破绽。”

    任怨道:“不错!所以,你只能是卖家!”

    杨东斌眼珠一转,道:“有了有了!小人有主意了!小人有个‘连襟’,也在‘张飞居’里做事,大名庚新,人称庚四儿,小人可以把这份文书过到他的名下。”

    任怨问道:“此人可用么?”

    杨东斌连连点头:“可用!可用!能为大老爷做事,庚四儿必然心甘情愿。人往高处走,庚四儿巴不得抱住老爷您的大腿呢。”

    任怨嘿嘿一笑,忽又一蹙眉,道:“这人在张飞居里做什么的,焉何要买下吉祥,可有说辞?本官可要办事儿办得干净俐索毫无破绽才成!”

    杨东斌道:“说得通!说得通!庚四的婆娘,也就是我那小姨子,因常受丈夫打骂,庚四儿又吃喝嫖赌,不理家中,所以年前刚跟一个货郎跑了……”

    任怨:“嘎?”

    杨东斌继续道:“如此一来,他花钱买下一个女人,我‘张飞居’又嫌这女人不听话,转卖于他,岂非合情合理!”

    任怨转惊为喜,摸着肥硕的三层下巴想了想,嘿嘿冷笑起来:“好!就这么办!李鱼啊李鱼,你要与老夫斗‘法’,老夫便与你斗‘法’,此‘法’斗彼‘法’,倒要看看,究竟是谁的‘法’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