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80章 再起波澜
    官兵虽是常驻利州的,但要说到对利州城大街小巷的熟悉程度,显然是远远不及杨东斌这种“胡同串子”一般的地头蛇,杨东斌借着夜色,三拐两绕的就甩开了追兵。

    追兵追丢了目标,只得回报武士彟。李鱼听了不禁嗒然若丧,他知道那卖身契既然没找到,十有就在此人身上。

    老武倒也是个善解人意的,瞧他模样,哈哈一笑,道:“不妨事的,那厮有家有业,逃不出利州城的。待明日捉了他,便可尘埃落定矣。”

    李鱼也是别无他法,只得跟着武士彟先回了都督府。老武对小神仙还真挺客气,将他母子和吉祥都安顿到了客舍。那客舍中也有一个独立的跨院儿,院中池水假山,花草宜人,住的正是杨千叶杨姑娘,叶小天的住处与之只隔一道月亮门儿。

    任怨这边好不容易逮着个反扑的机会,又岂会轻易放过。他连夜就叫人去找那庚四儿,庚四儿也是太白居的护院之一,跟着何小敬学过拳法,算是李鱼的一个师兄弟。

    庚四自己都是带徒弟的人了,哪能没有点儿阅历常识,一听扮作任太守家丁的杨三掌柜道明来意,庚四心里就打了个突,情知这是一笔风险极大的买卖,弄不好这帮“神仙”打到后来就得把酒谈和,自己这掺和进去的小虾米却得被辗成虾酱,当成他们下酒的佐食。

    但庚四又不舍得放过到手的好处,况且李鱼和隐隐然已经站在李鱼背后的武都督他惹不起,任太守他同意不敢得罪。

    庚四思量片刻,一拍大腿道:“这事儿我实在不方便出头,毕竟张飞居里太多人知道我的情况,只怕经不起推敲,不过……”

    庚四一瞧杨东斌和任家二管家已经沉下脸来,忙又说道:“我有一个赌友,名叫苏良生,这人可以胜任。”

    杨东斌道:“这人是干什么的?”

    庚四儿道:“这人原是一个闲汉,父子一脉相承,嗜赌如命。老娘是个破鞋,因为两个相好儿为她争风吃醋,打斗中不巧捅死了她。苏良生自己嗜赌欠了一屁股债,便把他婆娘卖进了怡春楼,被千人骑万人跨的,他也不嫌臊的慌,居然还借这由头去怡春楼做了龟公。”

    任府二管家一听,如此见钱眼开、见利忘利、不知廉耻、男盗女娼之辈,正是最佳人选,登时转嗔为喜,忙道:“此事太守老爷十分看重,你带我们去寻他。”

    夜间正是青楼妓坊最热闹的时候,那苏良生系了绿头巾,穿了两截衣,点头哈腰,迎来送往,正在竭力给他婆娘介绍生意,因为原是自己婆娘,他是有抽成的。

    庚四儿领着杨东斌和任府二管家走进怡春楼,一把推开老鸨子,直接奔他去了。苏良生眉开眼笑,道:“庚四爷又来照顾我婆娘生意了?哎哟,你这怎么三个人呐,那可得多算点儿钱。”

    庚四儿扯住他便往外走,道:“住口!老子要送你一桩大富贵,出去说话。”

    这苏龟公当真是个见钱眼开的,一听有大把银子笑纳,忙不迭就答应下来,哪理会得其中有何玄机。堂堂太守,又为何要找他这种活在地沟里的蝇蚋蚊虫般人物来接盘子?他却是全然不曾想过。

    任府二管家欢喜不胜,马上带他回去炮制证据。

    武府这边,李鱼到是一夜好睡,次日一早,他尚未醒,就听母亲欢喜的声音响起:“小鱼儿,日头都晒屁股了,你还不起?吉祥姑娘醒啦!”

    前半句李鱼听着含含糊糊的还不甚在意,听到后半句却是哗啦一下就掀开了被子,兴奋地赤着脚儿就跑出去,只穿了一身贴身的小衣。

    廊下,潘娇娇与吉祥正站在那儿,吉祥显然是早就醒了,已然梳洗完毕。她站在廊下,一身翠色衫子,阳光斜照,映得脸颊血色充盈,光晕流动,显然这一夜好睡,再加上醒来后获悉脱险,欢喜之下神采飞扬。

    一见李鱼,吉祥满面欢喜,盈盈地便拜了下去,道:“吉祥谢过李家哥哥。救命之恩……”

    吉祥还没说完,就被潘娇娇一把拉了起来,笑道:“诶!你跟他客套什么,这都是鱼儿该做的。再说了,什么李家哥哥,叫的这般生分。昨儿夜里,你可是口口声声地喊:鱼哥哥救我,吉祥情愿以身相许,叫了大半宿呢,吵得大娘都睡不好觉。”

    潘娇娇这话一说出,吉祥登时羞不可抑,嗫嚅地道:“人……人家哪有?”

    吉祥偷偷瞟一眼李鱼,一碰到他的眼神儿,直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李鱼也是讪讪的有点不好意思。

    其实昨夜里吉祥固然是叫过鱼哥哥救我,含含糊糊的也不过就喊了三两声罢了,其他时间都在沉睡。但是对于故事的加工丰富,可不是乐虎国际国际家的特权,潘娘子随口就改成了叫了半宿,还创造性地加上了情愿以身相许。

    这时瞧着一双少年男女固然羞窘,彼此倒都没什么反对的意思,潘大娘心里不禁笑开了花:“要是顺利的话,明年今日就能抱上大胖孙子了。哈哈哈哈……”

    潘大娘这样想着,便找个由头,急急忙忙地走开了,想着给这一双少年男女多多制造些机会。那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了,想必好事也就近了。

    潘大娘刚走,武府管家就急匆匆地赶到了客舍跨院儿,一见李鱼,便停住脚步,道:“小郎君,太守府派人来了。”

    李鱼目光一凝,疑道:“太守府派人找我,想做什么?”李鱼心中好不奇怪,任怨昨晚刚刚被他整治了一番,如今才传为满城笑柄,风头正紧的时候,居然还敢出头?

    武府管家道:“太守府来人,不是找小郎君您的。是找吉祥姑娘的。”

    吉祥吃了一惊,变色道:“他们找我?”

    武府管家道:“是!太守府的人说,有人拿了吉祥姑娘的卖身契向太守府告状,说吉祥姑娘早已被他买下,请大都督交出吉祥姑娘。”

    吉祥一惊,脸色惨变,下意识地看向她心目中的唯一依靠:李鱼。

    李鱼心思一转,冷冷笑道:“我就知道,那卖身契落在外边,早晚必有变故。果不其然……”

    李鱼陡然抬头,向武府管家道:“却不知大都督如何答复的?”

    武府管家微露笑意,道:“大都督说,吉祥姑娘身中迷药,又受了惊吓,迄今沉睡不醒,梦中犹自胡言乱语,显然神志不清。已经延请名医,为她诊治。估摸着得三天功夫,才能痊愈。所以,人不能不交,但是有大都督出面,拖上三天,还是可以的。”

    李鱼明白,这是武士彟为他争取的宝贵时间。卖身契在人家手里,人家就对吉祥就拥有无可争议的合法占有权。便是武大都督,也不可能把自己凌驾于国法之上,更何况对手明显是任太守,不是个任搓任扁的升斗小民。

    所以,武都督尽其所能,给他争取了三天时间。三天,他得想出应对的办法来,否则三天之后,他就得交人,刚刚摘下来的这棵小白菜儿,他还得拱手送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