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94章 心理战术V苏秦口才
    卿本佳人,奈何作贼?!

    杨千叶这种气质高贵姿容出色的美女,居然是个大老千,而且为了得到好处,居然不惜牺牲色相,李鱼打从心眼儿里觉得鄙视!

    太不要脸、太不像话了!人怎么可以如此自轻自贱、如此不知自尊?

    武士彟有两儿三女,老大都能管你叫姐姐了,你就因为贪图武都督的富贵权柄而不惜色相勾引?

    人往高处走,这我理解,可你也得挑挑人呐!就说我吧,年少英俊,一表人才!比富贵比权柄嘛,当然是不如武士彟的,不过……,那也只是暂时嘛!

    三十年河东转河西,莫欺少年穷!再说了,我都攒了四大箱子细软了。

    你看人家吉祥,多么自尊自爱,人比人,气死人呐!

    李鱼在心里狠狠地鄙视了杨千叶这个大老千一番,便一头钻进都督府的牢房,去骗庞妈妈了。

    都督府是一个衙门,五进的院落,最后一进院落是都督与家眷生活的地方,第四进院落主要是客舍,都属于内宅。

    前三进院落,则是都督府的大堂、二堂、各个属僚官署,包括仓房、武库、磨房、粮库、银库等等重要所在,牢房也是其中之一。

    都督府的牢房并不大,只是用来临时关押重要犯人,或者是由都督审理的主要是军事案件的犯人的所在,比不了府衙大牢的规范。所以那门口只使了四个卫兵把守,里边也不分男女,把庞妈妈和那两个倒霉的打手俱都关在一起。

    李鱼进了牢房,见里边阴暗潮湿,火把也不点一个,站在里边适应了一下视线,这才沿着甬道往里走。到了尽头便是一个木栅栏的大牢,栅栏都是用碗口粗的圆木制成,中间只隔着拳头大的缝隙,根本不用担心能有人跑出来。

    庞妈妈和两个打手还是当初在“张飞居”的那身衣裳,蜷缩着双腿坐在潮湿霉的稻草地上,垂头丧气,听到脚步声也懒得抬头。

    李鱼在栅栏边站住,轻轻咳嗽了一声,庞妈妈抬起头,一眼瞧见是李鱼,登时目中凶芒一闪,厉吼一声扑了上来,五指箕张,穿过栅栏想抓李鱼。

    李鱼很淡定地站在那里一动未动,庞妈妈的双手只伸出栅栏一小半,就一下子停在了那里。原来她双手都戴了手镣,铁链子勒在栅栏上,她的双手再难探得出来。

    李鱼蹲过好几个月的牢呢,这牢里头的事儿,比她清楚。

    李鱼咳嗽一声,道:“庞氏,死到临头,还敢嚣张么!”

    庞妈妈咬牙切齿地瞪着李鱼道:“姓李的,老娘与你何怨何仇,你要这般害我?”

    李鱼冷笑一声,反问道:“吉祥与你何怨何仇,你要这般害她?”

    庞妈妈怔了一怔,双手慢慢缩了回去。

    李鱼上前一步,道:“我和你,没有仇怨!你和吉祥,也没有仇怨!你要害她,是为了取悦任太守,捞取好处!我要整治你,是因为我喜欢吉祥姑娘,不想她被你害,懂么?”

    庞妈妈虽然是个女人,倒也光棍的很,她低头思索片刻,抬起头来冷冷一笑:“没错,我整她,你整我,无关恩怨,我的确不该为此向你讨要说法。不过,你我这个梁子,可是结定了!别给我机会出去,只要老娘出得去,哼!”

    庞妈妈磨着牙,狰狞地盯着李鱼:“管你小神仙大神仙,只要你还食人家烟火,就一定有办法对付你,大不了老娘把利州的黑狗都杀了取血、再搜罗些月经布,破你的法术!只要抓住你,老娘就把你千刀万剐,锉骨扬灰,叫你死不生!”

    李鱼叹了口气道:“我本来还想放你出去的,既然这样……”

    庞妈妈双膝一软,卟嗵一声就跪到了地上,一脸谄媚乞饶的表情:“老婆子糊涂,老婆子该死,老婆子不是人!小神仙你大人不记小人过,就饶了老婆子这一回,把老婆子当个屁,放了吧!”

    方才庞妈妈十指箕指,要抓李鱼的脸,李鱼都淡定自若,这时却被庞妈妈的“变脸神功”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退了一步,心中暗想:“这老虔婆,变脸比翻书都快,也太吓人了些。”

    李鱼咳嗽一声,道:“要我放你也不难……”

    庞妈妈赶紧陪笑道:“方才都是老婆子瘦狗拉硬屎,硬挺着说的场面话!老婆子算是个什么狗东西,哪有资格跟您小神仙扳手腕儿,只要能出去,老婆子就感恩戴德了,什么报仇雪恨,老婆子想都不敢想的。”

    李鱼笑道:“你敢想也好,敢做也罢,我都不在意的。只是,你若想出去,就得答应李某一件事情!”

    庞妈妈连声道:“你说,你说,只要老婆子办得到,头拱地,老婆子也一定完成!”

    李鱼竖起食指道:“我只有一件事,把你欺吉祥不识字,诳她写下卖身文书的事儿交待清楚。”

    庞妈妈一怔,眼中掠过一丝狐疑之色。

    李鱼道:“怎么,你不答应?”

    庞妈妈眼珠转了转,脸上露出一丝狡黠的笑意:“小神仙,吉祥已经被你带走,我“张飞居”也被你给查封了。那卖身文书的事儿,有和没有也就没什么两样了,小神仙为何还要执着于让老身承认那卖身文书有假呢?”

    李鱼心里怦然一跳,这老东西,不愧是经营“张飞居”多年,长袖善舞,七巧玲珑的老油条。她被抓起来时,还没有苏乌龟告状、任太守撑腰的事儿,她居然从我的反常要求察觉到了不妥。

    “这些古人,可也都是活生生的人,不是游戏里智能有限的npc,我得小心应对了。”李鱼想着,不动声色地道:“你想知道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要搞死任太守!”

    这个回答,实在有些出乎庞妈妈意料,饶是她奸滑似鬼,也不禁一呆,有些愕然地眨眨眼睛,看着李鱼。

    李鱼深沉地一笑,道:“我给任太守灌了一勺子金汁,他会放过我么?既然不是你死,就是我亡,我就要先下手为强!”

    李鱼的脸色变得冷厉起来:“武都督迁转在即,他在利州任上,也未必就没有政务过失的时候,会留下一个与他结了怨的太守留任于此?司马柳下挥蛰伏已久,难得有这样一个机会,他又岂会错过?”

    李鱼扫了庞妈妈一眼,又看了看两个呆若木鸡的打手一眼,道:“你们想知道,我就告诉你们,倒要看你们有几个胆子敢说出去。况且,等你们说出去的时候,只怕任太守已经灰溜溜地下台了!”

    李鱼上前一步,俯视着庞妈妈:“所以,这卖身契,你该明白怎么写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