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95章 曾经少年心又暖
    听了李鱼的话,庞妈妈心头掠过一丝寒意,结结巴巴地道:“小……小神仙是说?”

    李鱼摸挲着下巴,模仿着和坤和大人招牌式的奸笑道:“任太守应该是早就觊觎吉祥姑娘的美色,所以才授意你用假契约诳骗她吧?当然啦,你庞妈妈一向奉公守法,只是迫于任太守的淫威,不得已而为之……”

    庞妈妈脸色登时一变。

    如果李鱼照实说有人将吉祥的卖身契过到了他人名下,而那人告到了任太守那里,所以需要庞妈妈的供状去打官司,凭庞妈妈的心机之深,马上就能猜到这是任太守的反击,而且任太守已经占了上风,李鱼迫于无奈,才需要拿她的口供去搏上一搏,那样的话,她会如何选择就不问可知了。

    但李鱼的脑回路也是不同常人的,他不但要求庞妈妈招认罪状,而且还暗示她要在罪状上攀咬任太守一口,丝毫不知外界情形变化的庞妈妈只能认为李鱼这是要趁胜追击,对任太守不依不饶了。

    再加上李鱼暗示性的一番话,庞妈妈立即做出了如下判断:

    李鱼、武都督、柳下司马这三方势力已经联手,他们要趁机扩大战果,彻底把任太守拉下马。而她的供词,无疑是诸多砝码中的一个,是用来炮制任太守的罪状之一,却未必是至关重要的证据。

    因为以武都督和柳下司马所处的官身地位,除非他们已经有了至少七成把握,否则是不会如此决然地与一个并未对他们产生极大危害的强大对手彻底撕破脸皮的。

    李鱼有恃无恐的态度,甚至前来迫问口供的是李鱼,而非把她丢进了大牢就不管不问的武都督,这都给了庞妈妈这样一个错误的解读:

    任太守的情况真的不妙了,那两位朝廷大员都懒得逼问她的供词,只有李鱼,为了取悦吉祥才来见她。

    李鱼微笑地道:“你既然知道了原委,如果不肯配合我的话,尘埃落定前,恐怕是没机会出去了。而尘埃落定后呢,武都督也就没必要放你出去了,你说是不是?”

    庞妈妈当真是个女中豪杰,当机立断,取舍立定。她心中略一思量,利害得失计算清楚,便把牙根一咬,道:“好!老婆子听小神仙的,小神仙您是大贵人,老婆子照办以后,您可不能出尔反尔啊!”

    李鱼嘴角一撇,不屑地道:“任太守勉强还可算做李某的对头,你庞妈妈……我有兴致跟你斗么?”

    经李鱼一打岔,武士彟心中忐忑,不敢在签押房里跟小姨子眉来眼去。一州都督,公务繁忙,老有人进进出出的,实在不安全,如果门口安排俩人或者安脆关了门……

    那不是欲盖弥彰么?

    杨千叶做出一副对心上人刚刚吐露了情衷,既欢喜又羞怯的模样要离开,武士彟也就没有阻拦。依依不舍地送走了杨千叶,武大都督就坐在公案后面,手托下巴,想起了心事。

    五十六个民族,五十六朵……,五十六岁的武大爷,跟个有心事的孩子似的,一手托腮,两眼迷离,三心二意,四方云扰,五脊六兽,七魄悠悠,时而会心一笑,时而满面忧愁。

    哎!杨千叶这小丫头骗子,真是造孽啊!好端端的一个武大都督,快让她忽悠成二傻子了。

    武士彟是真心愁啊,这府里头人多眼杂的,想跟千叶私相接触,聊聊情话儿都没机会。要是出门呢……,出门带着小姨子,也不像话啊!再说了,他自得知即将迁任荆州都督后,就不大出门了。

    离任之前,尽量少生事端嘛!再说了,就算没有这档子事,他也不大出门啊。衙门就在他家前院儿,你说朋友往来吧,他在利州一家独大,早就成了孤家寡人,够资格让他登门拜访的一个都没有。任怨勉强算一个,可任怨又……

    愁哇!想跟小叶子有点私密空间都不行,真是好不悲摧。

    有人说,恋爱中的男人都是爱因斯坦。

    武爱因斯坦士彟博士在签押房里抓耳挠腮地想着偷情妙计的时候,撩扯的老人家春心荡漾的杨千叶,已经轻轻松松地回了自己的住处,一点负责任的态度都没有。

    墨白焰迎了杨千叶回房坐下,给她斟了杯香茗,低声道:“公主,明天是个好机会。”

    杨千叶先是一怔,旋即便明白过来:“你是说……”

    墨白焰道:“明日任太守审理吉祥归属案,李鱼必然会去公堂。而他与任怨结怨之事,早已众所周知。老奴可以在公堂上出手击杀!介时,大家自会认为这是任太守挟怨报复!杀了李鱼,嫁祸任怨,一石二鸟,公主以为如何?”

    “明天……么……”

    杨千叶忽然有些失神,想起李鱼刚刚到都督公署去请求讯问庞妈妈,一直以往为了吉祥的事儿不遗余力地奔走,杨千叶忽然觉得李鱼也不是那么可恶。从他对吉祥的一往情深来看,当日之事,或许真是他的无心之举呢。

    正所谓不知者不怪。我就这么杀了他……,杨千叶抿了抿唇,迟疑地道:“墨师,我们的目的在于攫取武士彟的兵权,就不要节外生枝了吧?”

    墨白焰奇怪地道:“这怎么是节外生枝呢?那李鱼精通术法,与武士彟走得又近,万一被他看破公主身份怎么办?再者,公主金枝玉叶身,岂容小人亵渎,唯有杀了他,才能还公主以清白呀!”

    杨千叶揉了揉鼻子,声音变的更小了些:“唔……当日在翠云廊……,他也是无心之举。我觉得……”

    墨白焰脸色一正,沉声道:“公主说得什么话来!不管他是有心还是无意,冒犯了公主殿下的清白,就必须死!公主天潢贵胄、玉叶金身,除了未来的夫婿,谁敢近身,老奴第一个饶不了他!”

    杨千叶从小由墨总管养大,亦师、亦父、亦奴,对她虽然极是恭敬,但是自幼教导她文学武艺、礼仪行止的时候,却极是严厉。所以,平素还好,墨总管真的严肃起来时,杨千叶还是打心眼儿里怕的。

    这时一瞧墨白焰起火来,杨千叶便有些怯了,道:“我……只是心有不忍。罢了,那就依你。只是,吉祥姑娘太过可怜,不能因为咱们的事害了人家,你须得等吉祥姑娘的事有了着落,再动手!”

    墨白焰急忙垂手退了一步,欠身道:“是!公主仁慈,老奴遵命!”

    杨千叶暗暗一叹,忽然有些期望吉祥之事不要有个着落了。若是吉祥的事儿得不到解决,那么……那个家伙也就不用死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