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098章 庭审在即
    李鱼洗漱着装,收拾停当,“鱼家小二哥”也偃旗息鼓趴窝睡觉了,这才推门出来。他穿一袭敝旧的青色道服,清逸潇洒,还真有几分不食人家间烟火的小神仙模样。

    潘娇娇一早就起来了,吉祥比她起得更早,只是心中忐忑,没敢出来,而是徘徊在房内,时不时透过窗棂侧耳听听院中动静,又或者透过门缝瞧一瞧院子里的情形。

    跨院儿里的杨千叶居然也起了个大早,月亮门里,但见假山池亭隐隐没于花木之中,而花木之中却又半掩着一张娇靥,仿佛绿叶当中的一朵红花。那俏眼儿时不时便睃向这边。

    杨千叶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只是想到今天墨白焰就要对李鱼下毒手,过了晌午,他就该由一个活生生的人,变成一具冰冷冷的尸体,没来由的便一阵心烦气躁,按捺不住,想再瞧他一眼。

    在杨千叶看来,这是因为她心肠柔软,与李鱼相识的久了,又欣赏他为吉祥所做的努力和所呈现出来的勇气,所以有些不忍心杀他。至于心中是否真的为此,其实连她自己也不知道。

    李鱼一早起来,推开房门,就看到拿着扫帚正在扫地的老娘。潘娘娘拿着扫帚,在她自己房前那块地皮上有一下没一下地扫着,足足扫了两刻钟了,那地面干净的就跟狗啃过的骨头,要不是青砖地面,都能让她扫出一个坑来。

    一见儿子出现,潘娇娇从容地直起腰,很自然地向他招招手打招呼:“鱼儿,你起啦!”

    李鱼还没答话,对门儿“吱呀”一声,吉祥姑娘就体态款款却步履匆匆地迎了出来。一眼看到李鱼,没来由地便想起昨夜自荐枕席的一幕,小姑娘的俏脸儿刷地一下飞上两朵红云。

    “鱼哥……大……鱼……李……大娘,早!”吉祥甫一开口,就因心慌意乱说错了话,“鱼哥哥”差点儿脱口而出,半道改口又叫乱了,开脆撇了他跟潘大娘打起招呼来。

    潘大娘笑道:“吉祥早啊!哎哟,看我这记性,饭快炖糊了。”

    潘大娘一拍额头,想起了什么似的,提着扫帚就回了屋。李鱼很无语,你这是武家的客房啊,哪来的炉灶,还饭糊了,你说被还没叠多合理。啊!我的被真还没叠呢,今儿怎么丢三拉四的!

    潘大娘一走,又找了这么个蹩脚的理由,吉祥如何还不知道她是在为自己和李鱼相处制造机会,心中顿觉羞怩不堪,讪讪地与李鱼对答了几句,连她自己也不知道说了些什么,终究满怀的不自在,忙惊讶一声道:“哎呀,起得仓促,被还没叠呢。”

    吉祥说罢,向李鱼不好意思地笑笑,腰儿一扭,转身回屋了。

    李鱼站在廊下,默默地抬起头来……

    这过廊是单面的空廊,廊顶四柱八角,十分规整。廊上雕梁画栋,有园中牡丹,有池上荷花,有林中飞鸟,有水下游鱼……,到底是大户人家,瞧这建筑,底蕴就在这细致处透着呢。

    月亮门里,花木丛中,杨千叶静静娴立,袅袅若仙。

    她远远地望着李鱼,有些出神,心中五味杂陈,也不知在想些什么。墨总管好像一缕幽灵似的在她身边冒了出来,顺着她的目光一瞧,登时“体察了上意”,忙上前一步,阴恻恻地宽她心思:“殿下放心,他今天,死定了!

    早餐的时候,潘娇娇和吉祥姑娘心有灵犀,都未提起今天的事。潘娇娇是怕吉祥烦恼,吉祥却是下意识地在回避这个话题。然而两个人刻意的回避与说笑,反而令李鱼意识到她们在担心什么。

    今天要庭审吉祥一案了,不过吉祥并不用去。因为李鱼担心吉祥单纯,在老奸巨滑的任太守面前,一旦中了他的陷阱,本就不利的局面就愈不好收拾,便以吉祥所聘讼师的身份,向太守府提出吉祥精神未愈、由其代理诉讼。

    李鱼本是抱着万一的希望,本没指望任太守会应允,可任怨那边也不知是出于何种考虑,居然同意了。因此今天吉祥只需在都督府等候消息,不必亲自前往公堂。

    吃罢早餐,李鱼与母亲和吉祥说了一声,便往前庭行去。

    纥干承基一身轻便军服,革带皮靴,蜂腰猿臂,配上那副混血儿的英俊姿容,这一路行去,也不知倾倒了多少女人,这不,一个来上工的厨娘只顾看他,刚刚一跤绊在石阶上。

    纥干承基打算去折冲府瞧瞧,杨千叶负责拿下武士彟,得到兵符令箭,而他则需要多结交中下层军官,两者缺一,都不可能掌握军队。

    纥干承基正走得意义风,就听李鱼的声音响了起来:“啊哈!何旅帅!何将军,成基将军……”

    纥干承基一听小神仙唤他,便觉心惊肉跳,只作没听见,反而加快了脚步。然而,另外两个招呼声马上随之响了起来。

    “嗨!阿基!阿基!慢些走啊!”

    “小基基……”

    纥干承基一个踉跄,差点儿摔了个狗吃屎。他懊恼地扭过身去,就见李伯皓和李仲轩两位大贱客伴着华姑从后.庭走出来。

    华姑一见李鱼,就向他跑过去,欢叫道:“哈!幸亏我起了个大早,我也要去看庭审!”

    华姑今儿穿了一身男装,对今日庭审吉祥一案,华姑十分好奇,非常想看看李鱼又有什么厉害手段对付那任太守。上一回灌任太守金汁那事儿,她一直遗憾没有亲眼见到呢。

    也不知武士彟是怎么想的,还没等华姑央求,他就点头答应了,还特意安排了李氏两兄弟保护她前往。

    李伯皓和李仲轩两兄弟撇下华姑,笑吟吟地赶到纥干承基身边。那两条缀满了猫儿眼的宽腰带,迎着阳光,晃得纥干承基眼前黑。等二人走到身边,再看二人脸面,都觉得无数的星星在二人脸上旋转。

    李伯皓道:“阿基呀,你现在是都督大人的侍卫统领,要学会眼观六路、耳听八方才行。走起路来这样心无旁骛可不成啊。”

    李仲轩道:“是啊小基基,我们两个呢,是江湖游侠儿。因与武都督有通家之好,所以才暂在幕府效力。早晚还是要离开的,到时候可全靠你了。”

    纥干承基没好气地道:“这些都没问题,只是两位……能不能不要再叫得这么肉麻?我娘都没这么叫过我。”

    李伯轩笑道:“哎呀,我们熟嘛。”

    纥干承基一指牵着华姑的小手走过来的李鱼:“那他呢,怎么没见你们叫他小鱼鱼?”

    李鱼闻声好笑,也调侃道:“小基基,你们三个都是武都督身边的人,这么叫亲近些,哈哈!”

    纥干承基听他也这么叫,不禁一脑门黑线。

    李伯皓笑道:“小鱼鱼比较咬嘴,叫起来不顺口。不过,老是一口一个小神仙、小郎君的,也确实见外。”

    华姑雀跃道:“那你们跟我一样叫鱼哥哥好啦。”

    李伯皓翻了个白眼儿道:“他比我小呢。”

    李仲轩摸着下巴道:“我倒想过,等小神仙有了儿子,可以给他取个亲昵的绰号。”

    李伯皓道:“不错,李鱼鲤鱼若有了儿子,可以叫鱼人!”

    华姑眨眨眼,笑问道:“那李鱼鲤鱼若有了孙子,岂不就叫鱼人二代了?”

    李伯皓、李仲轩还有纥干承基一起大笑起来。纥干承基道:“不错不错,还是二小姐聪明,这名字取得好。”

    李鱼笑了笑,目光微微一闪,道:“我们还要赶去太守府,边走边聊吧。何旅帅要是没什么事的话,不妨同去看个热闹。”

    纥干承基穿着军服呢,他往公堂外旁观处一站,意义大不相同,所以李鱼很想拉他同往。纥干承基忙推辞道:“啊,我还有……”

    李仲轩打断他的话道:“你能有什么事,一起去吧,小基基!”

    纥干承基苦笑道:“去也成,你能不能不要再这么叫了……”

    两个人讨价还价地往外走,李鱼虽也满脸笑容,心中众人中只有他是故作轻松,今日庭审结果如何,他实在无法预料。

    其实,吉祥又何尝就能放心?当着李鱼的面她故作轻松,但李鱼一走,她就悄悄地缀在了后面,其实她不可能跟去公堂,但心慌意乱下,不自觉地就跟了出来。

    吉祥悄悄跟出大门,眼看李鱼一行人渐渐远去,不禁幽幽地叹了口气。

    此时,袁天罡恰从府里出来。他也住在客舍,不过深居简出的,这还是第二次见到吉祥。袁天罡正要去酒肆茶楼探查那异宝拥有人的消息,一瞧吉祥满怀幽怨地站在那儿,素来怜花的袁大师不禁好奇心作,凑上前来。

    袁天罡道:“姑娘,又见到你了。这般忧心忡忡,可是生了什么事?”

    吉祥上次见过武都督将此人迎入府中,晓得是都督的贵客,忙施礼道:“原来是先生。奴家没甚么事,就是李家哥哥出去办事,也不知他是否顺利,我……唉!我牵挂的很。”

    因为彼此并不熟稔,所以吉祥语焉不详,可听在袁天罡耳中,又误会了。

    袁天罡心道:“果不其然,这女人呐!没到手前,是你黏着她,一旦得了手,就该换她黏着你啦。不过这才刚得手吧,她那李家哥哥就撇下心上人出去做事了。太也没有心肝。瞧她衣着式,应该尚未成亲,无名无份的,外边诱惑又多,难怪她不放心。”

    袁大师怜花之意一起,顿时生起撮合的心思,眼珠一转,微微笑道:“姑娘的心情,袁某已经了然。我有一计,只要那李家小子对你尚有怜爱之心,必可助你达成心愿……”

    袁天罡说着,下巴已经翘到了天下,摆出一副“求我啊!快求我啊”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