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03章 任老爷的后手
    “朝死里打”,那就是真往死里打啊,打不死你,也得把你打个生活不能自理。“往狠里打”,那就是要严刑逼供了。要是说“着力地打”,那就是表示:我跟他没什么交情,也没捞过他什么好处,你们随心情吧。

    如果任太守说“用心打”,那你就真得要用点心了,可别真给他打残了、打成重伤了。因为这个犯人,一定是走了门路,需要关照的。

    苏良生浑浑噩噩,对这其中的门道全然不知,被人拖下去后,第一件事就是被人塞了一团破布在他的嘴里,等他现被人褪了裤子,摁在行刑凳上的时候,再想呼叫喊冤也是不可能了。

    要说这衙役打板子,也有自己的一套潜规则,心情好的时候打你就轻些,心情不好的时候,就拿你泄愤。犯人的皮相好赖也有“减刑”或“加刑”的效果,长得顺眼的,行刑人多少就会手下留情。

    当然,这顺眼,不一定指的是人的第一张脸,也可以是人的第二张“脸”。清朝时候,郑板桥为官时就曾感慨过,衙役们对犯人打板子的时候,他心中的感受。

    “夫堆雪之臀,肥鹅之股,为全身最佳最美之处,我见犹怜,此心何忍!今因犯法之故,以最佳最美最可怜之地位,迎受此无情之毛竹大板,焚琴煮鹤,如何惨怛?见此而不动心怜惜者,木石人也。”

    咦?板桥先生,真是关关的同道中人也。不过,我是直男,绝对直撅撅的直男,此之共鸣仅限于对异性的第二张脸,特此声明则个。

    这一来苏良生又吃了亏,臀部松垮,还有黑斑,那衙役一看就觉得无比厌憎,当下就把大板子抡起来,狞笑一声,“噗”地一板子就拍了下去,登时拍了个花儿就是这么地红。

    他这一板子打得那叫一个实诚,苏良生跟鸭子似的猛地一抻脖子,一凸眼睛,声都没出,就往刑凳上一瘫,这一板子,直接把他拍晕了。

    行刑的衙役打板子的功夫,人家也是专门练过的,行刑高手如果把一块豆腐摆在刑凳上,抡起板子拍下去,里头的豆腐全烂了,外面依旧可以是整整方方的一块。

    这种阴劲儿最是可怖,因为它对人的伤害才是最狠的。所以苏良生挨这一板子听声音似乎不狠,可他的五腑六脏在那一刹那都受了震伤。那衙役一拍子拍下去,便向一退,另一个衙役的大板又拍了下来。

    这一板子的位置,大概是他“不小心”拍偏了,位置已经移向苏良生的后腰……

    公堂上,任怨威仪端坐,一脸正气,斥责庞妈妈等人道:“尔等受钱财诱惑,拐骗良家女子,同样是罪无可恕。念尔等尚有悔改之意,公堂之上,能主动坦白,本官网开一面,从轻落,判处尔等罚金各一百吊,各打十板。主犯庞氏,流配三千里!”

    任怨判了庞妈妈一个流配之刑,却也不知道究竟能不能执行,如果武士彟以庞妈妈还涉及行刺案为由,拒不交人,他也没办法。他只盼自己现在这样主动服软,能让武士彟收手,对他不要赶尽杀绝。

    狗急了是会跳墙的,武士彟若不留情,那他也就豁出去了,死也得咬武士彟一块肉下来。如果武士彟肯放手,只剩下柳下挥一个人,就好对付多了。

    李鱼站在大堂上,见案子审得如此顺利,他这个状纸就递了一张凭据,根本就没机会展现他的辩论能力,事情就完美解决了,也不禁心中欢喜。他回头一望,华姑正站在堂外,向他扮了个鬼脸儿,两人不禁相视一笑。

    李鱼虽然扭着头,唇角的笑纹还是被任怨看到了,任怨暗暗冷笑一声,心道:“武士彟那老匹夫咄咄逼人,我就暂且向他低低头。却不代表我就放过了你这个小贱人,你以为老夫拿你也没有办法么?哼!姜,还是老的辣!小子,学着点儿!”

    任怨想到这里,清咳了一声,把手中惊堂木重重一拍,朗声喝道:“案情已然大白于天下,吉祥归属一案,现在本官宣判:庞氏伙同他人,诱骗吉祥姑娘卖身,并非吉祥本愿,故而,文书无效,即刻作废!吉祥,依旧是妙家的女儿,判归其家,好生度日吧!”

    李鱼听到这里,心中蓦然一惊,他急忙扭头看向任怨,任怨微笑地看着他,笑里藏刀,怨毒深深,一字一句地道:“来啊,宣妙策上堂,着其领回女儿,一、家、团、聚!”

    李鱼的心立刻沉了下去。

    吉祥不必再被人买来买去,当然是一件好事。如果回家,也不过就是生活环境惨了点,她是过过苦日子的娃儿,也没什么。李鱼原本不必如此担心,但任怨为什么要强调这一点,还要马上派人叫妙策来执行?

    这其中就必然大有缘由了,不问可知,任怨是打算利用妙策,整治吉祥,因为他也清楚,整得吉祥苦不堪言,就达到了报复李鱼的目的。本来,同一人之父商议,整治他的亲生女儿,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可妙策那人也配称人父?所以,这事也就有了实行的可能。

    “怎么办?”

    李鱼脑中急急思索,可仓促之间哪有主意好想。要知道,这是礼法社会,最重孝道啊,人家的生身父亲要把女儿接回去,谁能阻拦?凭什么阻拦?船老大刘云涛可是骂了祖父一句话,就判了斩刑的。

    大堂上鸦雀无声,堂外众人也傻了眼,华姑瞪大了眼睛,一时不知所措了。纥干承基瞪着任怨那张胖脸,开始琢磨从这厮身上,能熬出几两灯油。李伯皓和李仲轩也有些恼了。

    李伯皓道:“这厮太也无耻,咱们该跟大伯父说说,这种人也配为官?”

    唐初时候,世家的力量还是极其庞大的,他们名门世家的家主虽不入仕作官,可是对朝廷的影响力却非同小可。只不过,一家之主考虑的肯定是自家的利益,会不会动用那么多的资源和人脉,去扳倒一个并无恩怨的太守,这事儿未必就如李伯皓所想乐观。

    李仲轩正想答话,堂外观望的人群中,墨白焰已按捺不住准备动手了。他本答应杨千叶要等吉祥的案子判明白了再动手,所以才拖到现在,现在任怨又给李鱼出了一个难题,这案子等于还没结束。

    可是,他没法再等了。

    堂外观审的人已经越来越少,再捱下去,他担心自己目标太大,就不好动手了,毕竟杀李鱼机会多多,今天不行还有明天。可若是败露了身份,那后果就严重了,会影响公主殿下今后的大计。

    所以,墨白焰当机立断,决定马上动手。

    今晨出来,他带了三枚暗器,俱都是浸了见血封喉的剧毒的。

    要知道,暗器易得,剧毒却不易得,尤其是见血封喉的剧毒,有价无市,不好弄到啊。墨总管也就是因为是隋宫旧人,所以手里才有点存货,可也是用一点,少一点。

    因此,今晨出来,尽管想着要以防失手,他也只制作了三枚。在他想来,失手一次或有可能,三次的话怎么也够了。这针细如牛毛,肉眼难辨,李毒若是中了毒针都不会察觉,等他觉不妙的时候,也就一命呜呼了。

    墨白焰盯着李鱼的背影,右手一甩,一枚毒针从人缝间就向李鱼的后背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