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15章 擒贼先擒王
    袁天罡掐指默算片刻,陡然一指纥干承基,骇然道:“此人大有古怪!”

    难得见到袁天罡如此失态,众人都有些吃惊。杨夫人乜着袁天罡,更是心中暗想:“这些学道之人为了吓唬我们凡夫俗子,就喜欢一惊一乍的。这小何虽然俊俏了些,能有什么古怪。他再出息,难道能比我家二囡将来做皇后更厉害?”

    袁天罡急声道:“此人,将大不利于都督!”

    袁天罡还待再推算个究竟,杨千叶已紧张万分,娇叱道:“动手!”

    纥干承基也是真听话,早等得不耐烦了,杨千叶一说动手,他大喝一声,刀化匹练,势若雷霆,猛地跃前一步,“轰”地一声大刀斩下,桌上杯碗盘碟纷纷被震跳到空中。

    旋即,那桌子“哗啦”一下,结实硬木打造的桌子碎了一地,紧接着弹跳到空中的杯盘碗碟也纷纷落地,摔得杯盘狼藉。

    纥干承基这一刀倒是先声夺人了,只是半只烧鸡挂在刀头,油腻腻的未免不美。纥干承基悻悻地烧鸡一甩,将油腻腻的大刀架向袁天罡的脖子,笑道:“你这家伙,倒真有几分本领,不如跟了本大王,做个狗头军师,如何?”

    武士彟是武将,反应敏捷一些,纥干承基这里刚有动作,他就抽身后退,想把身前的椅子踢起来当武器。不料他刚一退,后腰便顶上了一个利器,那让他魂牵梦萦的小姨子在耳边轻笑道:“姐夫莫动,若伤了你,那就不好了。”

    杨夫人大惊失色,道:“千叶,你这是做什么?”

    杨千叶看了她一眼,歉然道:“姐姐,对不住,小妹别有苦衷,实是不得已而为之。”

    纥干承基一刀劈下时,众人都已跳身站起,这时武士彟和袁天罡双双被制住,李鱼见状不妙,脚下便悄悄向后移动,想趁乱溜走。

    纥干承基乜他一眼,冷冷一笑,陡然一声长啸,顷刻间内外党羽同时动手,李宏杰等人越墙而入,墨白焰和冯二止等人早就埋伏在膳堂附近,这时也纷纷跃身闪现。

    李鱼刚一退,就觉肩头被一只虎钳似的大手按住,墨白焰的声音在耳旁笑道:“小神仙,莫要乱动,以免误伤啊。”

    李鱼苦笑一声,只好放弃了逃走的念头。

    武士彟又惊又怒,瞪着杨千叶道:“千叶,你究竟在做什么?”

    杨千叶悠然道:“姐夫放心,我不会杀你,我只要你的兵符令箭,还有你的一道手谕,调动三府之兵,占领利州府的手谕。”

    武士彟骇然道:“你疯啦?那是造反?”

    纥干承基把油腻腻的大刀在袁天罡肩头蹭了蹭,刀锋就挨着脖子,力道稍差半分,可能就要不慎削断了袁天罡的脖子,笑道:“你还不明白么?我们就是要造反。某,就是你通缉天下的纥干承基,你到现在还不明白?”

    袁天罡站在那里面不改色,其实也是紧张万分。纵然他有大神通,骤遇这种情况也不可能不紧张。不过袁天罡的手藏在袖中,急急给自己卜了一卦,竟是个有惊无险的卦词,袁天罡也就真的不怕了。

    武士彟听了纥干承基的话,惊疑地道:“你是纥干承基?那你……”

    武士彟转向杨千叶,杨千叶淡淡一笑,道:“我确叫杨千叶,不过,不是姐姐那房远亲!”

    袁天罡目光一闪,黯然叹道:“我知道你是谁了,你……这是何苦来哉。”

    杨千叶望向袁天罡,动容道:“我就知道,以叔父的本领,不可能不知道世间还有一个血脉亲人。叔父,我知道杨家对不起你,可你终究割离不了你的血脉。帮助我,我们一起匡复大隋江山,好不好?”

    武士彟越听越是惊骇,忍不住道:“你究竟是谁?”

    墨白焰扣着李鱼的肩膀,傲然道:“我家姑娘,乃隋帝一脉,千叶公主!”

    杨千叶看向袁天罡,轻轻地道:“而他,实是我的叔父,文帝之子,我父皇的兄弟!”

    武士彟看看这个,再瞧瞧那个,真有点晕了。李鱼在一旁看一眼杨千叶,再瞄一眼袁天罡,心中也是起了嘀咕:“原来袁天罡不姓袁,他姓杨啊!这真是一个天大的八卦。”

    李鱼已经有备,腕间宙轮此时就握在手中,随时可以划破手指,启动宙轮,所以对眼下困境也是丝毫不怕,才有闲心听人八卦。

    袁天罡轻轻摇头,叹息道:“天有四时五行,寒暑替代,和而为雨,怒而为风,凝而霜雪,张而为虹霓,此天地之常数。天人所同,人间更替,亦属必然,过去的事了,又何必强要逆天而行?”

    武士彟吃惊地道:“袁少监,你……你真是大隋文皇帝之子?”

    袁天罡苦笑道:“袁某潜心修道,修的也只能是未来。过去的事,生了就是生了,是没有办法更改的。这出身来历,不管我情不情愿,是的,我的生身父亲,确是大隋文皇帝。”

    武士彟张口结舌,自己待若上宾的袁先生,竟把隋文帝之子?这个笑话闹大了。

    杨千叶道:“叔父,无论当初杨家待你母亲有多少不是,可你总是杨家的人。如今杨家只余你我二人,叔父可愿与侄女一同起事,共创大业。大隋光复之日,你就是大隋皇帝!”

    袁天罡摇头:“我虽浪迹人间,心已终老林泉。帝王霸业,与我无干。”

    杨千叶怒道:“枉你一身本领,居然甘与草木同朽!”

    墨白焰尖声道:“皇叔若不愿与公主殿下一同起事,来日光复大隋天下,这皇帝就是公主的,公主将成为史上第一位女皇,皇叔虽是文皇帝血脉,却也不能与之相争!”

    袁天罡凝视着墨白焰,忽地微微一笑:“你倒忠心!女皇帝么?来日天下,或许真会出现一位女皇帝,但……不会是千叶!”

    李鱼心道:“当然不会是杨千叶。那位女皇帝此刻就在后宅里睡着呢,府里这么闹腾,也不知道她醒了没有。”

    纥干承基不耐烦地翻了好大一个白眼,道:“我说公主……啊不!我的女皇陛下,您这家长里短的,打算聊到什么时候?咱们能不能先把兵符令箭拿到手,夜长梦多啊!”

    杨千叶恍然,收了招揽袁天罡的心思,转向武士彟,嫣然一笑,道:“姐夫,我到贵府,承蒙你们夫妻热情款待,铭感于内。现在,只要你交出兵符令箭,再写一份手谕,叫三军听何成基将军号令行事,我可以保证,贵府上下,绝不会有一人受伤。”

    武士彟怒道:“呸!你休想!交出兵符令箭,再写手谕于你,皇帝面前,武某如何交待?可不就上了你的贼船么?要杀要剐随你,想要我交出兵符令箭,休想!”

    武士彟越想越是不甘,又恨恨地加了一句:“亏得老夫对你……对你……视若亲姨妹,没想到竟是引狼入室,老夫真是瞎了狗眼。”

    纥干承基又翻一个白眼儿,不耐烦地道:“跟他废什么话呀。不说是么,我先把他那两个倒霉儿子拉出来,武元庆、武元爽,一刀一个,嘁里咔嚓就剁了。那俩小子,我早看他们不顺眼了。”

    纥干承基说完,冲外面喊道:“宏杰!可已控制了这座院落。”

    黑暗中倏然飘出一道人影,黑色劲装,手提长刀,杀气腾腾,正是李宏杰。

    李宏杰倒提长刀,向纥干承基道:“禀将军,这个院落,已尽在我等掌握之中,便是一只苍蝇,我们不点头,它也休想飞得进来。”

    李宏杰话音刚落,漆黑院落中便有一道人影闯到了廊口灯下:“鱼儿,大事不好啦,吉祥被住在千叶姑娘隔壁那个院子里的人给抢走了,你快去看看吧,哎呀,这是造什么了孽啦!”

    李宏杰一脸错愕地看着潘娇娇,嘴也吓歪了,眼也气斜了:“这……这胖妇人从哪儿冒出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