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18章 万事俱备
    一晚无话,次日一早,李鱼就为了当晚开始忙碌起来。

    原来的这一天他就在进行各种逃走前的准备工作,因为许多准备工作,为了避免引起他人注意,是不适合提前好几天去做的,一旦传扬开来,听进有心人耳中,只怕就要横生枝节。

    他李鱼如今在利州可也是一个风云人物,被很多人关注着,所以一些准备工作只能在潜逃当夜前完成,这样即便被人听到消息,也来不及做出反应。

    如今为了应付今晚之变,他的准备工作也就更加繁忙了。一大早,李鱼先去找到陈飞扬和狗头儿,对这二人耳提面命一番,叫二人立刻分头行动,紧接着就去拜访人屠郭怒。

    郭怒除非有杀头生意的时候,否则不是在家里自斟自饮就是在云栈客坊赌钱,很好找。李鱼在云栈赌坊找到郭怒,揽着他的肩膀离开,交头结耳一番,郭怒一向严肃的脸上便露出一丝渗人的笑容,轻轻点了点头。

    李鱼与郭怒拱手作别,又去了一趟张飞居。李鱼没有食言,在庞妈妈意外死亡之后,向“张飞居”的几个幕后掌柜打了招呼:重新开放张飞居的条件,是让何拳师做大掌柜。

    这些幕后投资人都是真正的生意人,只求自己投下的本钱能利滚利,钱生钱,旁的倒不在乎。所以,庞妈妈那份股份就顺利过到了何小敬何拳师名下,并由其来经营“张飞居”。

    何小敬是个武夫,利州有名的拳师,结交的也都是拳头上站人,胳膊上跑马的汉子,这些人本就好饮酒,如今既然是何拳师当了“张飞居”的家,他们自然要来捧场。

    于是,这“张飞居”就成了名符其实的“张飞”居,出出入入的尽是些粗犷大汉,一楼有人大笑一声,三楼地皮都要颤,三楼有人说一句话,一楼都能听得清清楚楚。

    这样一班人面前,舞姬乐伎就不太吃香了,饮妓却是大受欢迎。所谓饮妓,就是从事陪酒,谈得拢的还会陪宿的姑娘。

    李鱼拾阶而上,去找何小敬时,没现一个翩跹起舞的舞娘,倒是看见几个陪酒的小娘子。这些粉妆脂艳的小娘子一脚踏着条凳,袖子挽得高高,露出一双白生生的手腕,两颊酡红,杏眼圆睁,跟那些大汉们叫嚷着拼着嗓门儿叫喊。

    这边一个大汉胀.红着脸庞:“红鲤鱼驴驴驴与驴……”,泄气地住了口,旁边那姑娘洋洋得意:“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红鲤鱼与绿鲤鱼与驴”连说三遍,字正腔圆,然后还伸出小舌头,刻意做出几个令人眼花缭乱的技巧动作,灵活的简直能打结。

    大汉二话不说,捧起一大海碗酒,咕咚咚就喝了起来。

    那边的姑娘舞着一双白生生的胳膊,嗓门儿比那男人还高:““宝不露啊,二相好!三星高照,啪!四喜!五金魁,六六顺!七七巧啊,啵……”

    男的输了就被姑娘打一耳光,女的输了就凑上去在那男人脸上吧唧一口,玩得不亦乐乎。李鱼看得连连摇头,这真是一个领导一种风格,“张飞居”的企业文化,与往昔大不相同了啊。

    何小敬把李鱼视做大恩人,一听李鱼来了,登时从账房里跑出来,险险把已经走到门口的李鱼给撞下楼去。何小敬一把拉住李鱼,哈哈大笑道:“小郎君来了,怎不通报一声,何某好下楼迎你。”

    李鱼笑道:“何师近来春风得意啊,我瞧你胖了一圈儿似的,可莫要把功夫摞下了,折了你利州第一拳师的名头。”

    何小敬哈哈大笑,道:“玩笑了,玩笑了,来来来,里边请。来人呐,上茶,整治一桌上好的席面,我……”

    李鱼忙打断道:“何师可别折腾了,我今天忙得很,找你有点事情,谈完还得走。”

    “哦?”何小敬一瞧李鱼脸色,情知有事,忙把脸色一肃,把他让进账房:“请!里边说话!”

    李鱼同何小敬也不知嘀咕了些什么,等他从“张飞居”出来时,何小敬肃容陪同,李鱼却是云淡风轻,显然二人的事是谈拢了,但何小敬却是心事重重。

    李鱼离开“张飞居”,急急又去一个姓霍的人家。这人是个做假证的,李鱼从他那里订做了一整套三口人的过所户籍,约好了今日来取。

    验了假证,付了尾款,李鱼实在是走不动了,雇了个脚夫,倒骑了驴子,由他牵着,先回了趟都督府,将假证交给老娘贴身藏好,又把丝绸等细软搬出来,拿去换成金银。

    这等事情不是潘娘子或吉祥这等小女子适合去做的,不安全,而且唐时女子虽然不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娇滴滴小娘子,拿着这样贵重的财货去置换金银,还是未免要引人侧目,这都得李鱼来亲力亲为才行。

    等李鱼忙完了这一切,狗头儿帮他买下的大车业已套好了健骡,喂好了饲料饮水,藏在武府旁不远的一处林子里,替他照料着。陈飞扬则买了好酒好菜,与守城门的吏官迅搭上了关系,正在喝得亲如兄弟一般。

    这时已经天色昏黑,李鱼回到客舍,这一系列的准备忙罢,身子骨儿都要散了架儿似的,他咣啷一声往榻上一躺,直接就躺了尸。

    吉祥看他疲惫的样子,心疼的不得了,给他斟了杯水,瞧他躺在那儿一动不动,便又放下。走到身边,想给他捶捶腿,可虽两情相悦,关系毕竟还未到那个份儿上,当着潘大娘的面儿,如何豁和出脸子。

    李鱼瞧她薄咬着唇儿,一副好不为难的模样,不禁拉住她的手往身边一拖,小声笑道:“我娘巴不得你和多亲热呢,不必理她。”

    吉祥忸怩着在炕沿儿上坐下,偷偷往外边瞄了一眼,见潘大娘正在堂屋里站着,桌上摊了几身他们离开利州后就要换穿的衣服,叠得那叫一个仔细,一时半晌的大概不会进屋,便含羞带怯地给李鱼轻轻捶起了大腿。

    一双粉拳轻轻捶在腿上,李鱼周身舒泰,长长地吁了口气,闭上眼睛,静静地享受着这片刻的安闲恬静,直到房外传来武府管家的声音:“李小郎君,小神仙?”

    李鱼张开眼睛,心中暗道:“终于来了!”

    一番对答,李鱼叮嘱娘和吉祥几句,便缓步出屋,跟着管家赶到二堂膳厅。荆王已然在座,上回李鱼没怎么太仔细看他,如今知道此人欲对吉祥不轨,倒是认真瞧了几眼,心中暗道:“倒是一副好皮囊,可惜了,人面兽心!”

    不消片刻,袁天罡大袖飘飘,潇洒异常地也赶来了。一如昨日,杨夫人和杨千叶也先后赶到,紧接着荆王便借口酒醉,要借宿在武府客舍,李鱼看在眼里,只是暗暗冷笑。

    其实他既知将要生什么,时光逆流后,在事情生前早早离开一样可以避过许多事情。但是,他许多准备约定的都是今天,骡马大车未到,过所户凭没做好,金银细软还没换,城门关节未打通,离开之后依旧是寸步难行。

    再者,武士彟待他不薄,华姑是他的忘年之交,他既知武家要生什么,就此一走了之,良心何安?在他临死之前,杨千叶的失态之举,尤其令他惊讶,他未曾想到,一直高高在上,傲娇无比的杨千叶竟似对他颇有情意。

    这姑娘虽然傲娇了一些,李鱼却并不讨厌她,因为她在自己临终前的真情流露,李鱼更不忍坐视她走上不归路。如果杨千叶真的夺了兵符令箭,于利州起兵造反,结果必然是命亡身殒。

    李鱼可不认为就凭她,再加上一个有勇无谋的纥干承基,就能斗得过已经坐拥天下的天可汗李世民。所以,尽己所能,阻止这一切。也许他不能改变杨千叶的执念,但这件事既然他能管,那就该伸手。至于来日她如何走,自己也能良心得安了。

    因此种种,他依旧留了下来,按原定时间走!

    但一切,都不再相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