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19章 这场戏我导演
    “姐夫,我陪你。”

    杨千叶巧笑倩兮,嫣然举杯,神色间颇显妩媚。

    武士彟老怀大慰,连忙举杯,豪迈地饮酒。

    杨夫人隐隐觉得丈夫对这位远房族妹不似寻常感觉,不免有些吃味,嗔道:“你呀,什么岁数的人了,还学少年人轻狂,酒量很好么?”

    武士彟刚想反驳,杨夫人突然脸色一变,“哎呀”一声站了起来:“坏了!我的耳坠呢?”

    李鱼心道:“故事重现了,哈哈哈,袁半仙,真对不住啦!”

    依旧如上次般一番寻找全无结果,李鱼笑微微地把眼看向袁天罡,武士彟恍然大悟,道:“哎呀,怎么忘了有两位高人在此。袁少监,小神仙,两位可否帮拙荆卜算一下,那耳环遗落于何处啊?”

    袁天罡微微一笑,道:“李小郎君是地主,请!”

    李鱼笑道:“袁先生是前辈,名扬天下,晚辈久仰。如今正好向前辈讨教讨教学问,不如你我各自写下自己卜算的结果,再加验证,如何?”

    袁天罡本想看看苏有道的高徒本领如何,却不想他也有考较自己的意思,不由得眉锋一挑,笑道:“好!好得很!”

    武士彟也想瞧瞧这二人本领高下,急忙命人抬了张书案过来,摆好文房四宝,李鱼请袁天罡上前,袁天罡却道:“还请夫人将另一枚耳坠借予袁某!”

    袁天罡托着那枚耳坠默默掐算片刻,心中已经有数,便归还了耳坠,走到桌前,背对众人,以免被人看到运笔动作,猜到他写了什么字。提笔挥毫,写下“此房中!”三个大字。

    袁天罡写罢,将那张纸翻过去掩好,向李鱼做出肃手相邀的动作。

    李鱼向他客气地拱了拱手,大步走上前去,提笔挥毫:“此房中……”

    袁天罡眉头一皱,他因已经写罢,所以不必回避,就在旁边看着。一见李鱼也写下“此房中”三个字,与他的卜算结果一模一样,不由暗惊:“久闻那苏有道学究天人,不过,传说那人所学所擅者,乃伊尹管仲之学,辅国佐政本领,并不擅长相法,看来传言不实啊,否则他一个徒弟,岂能就有如此本领了?”

    只是,袁天罡虽惊于李鱼卜算的本领,他那字却实在太丑,所以既惊且笑,眉头忍不住便是一皱。

    不料,李鱼并未搁笔,他写下“此房中”三个字,笔尖微微一顿,在白纸上下意识地点了一个点,又继续写道:“衣领后!”

    袁天罡双目中登时精芒一闪,惊骇之色,溢于言表。

    李鱼上前写字时,众人已经跟了过来,瞧他写下“此房中,衣领后”六个大字,那字实在丑得可以,撇捺僵直,运笔无力,比之一个初学写字的孩童一般,便都有些忍俊不禁。

    打击李鱼的机会,杨千叶自然不会放过,马上掩口笑道:“小郎君这字是什么体,小女子可从未见过。”

    李鱼瞟她一眼,一本正经地道:“实不相瞒,这是在下自创的摸鱼体!”

    “摸……摸鱼……”

    杨千叶情不自禁地想起了在翠云廊山中野泉旁的那一幕,登时嫩脸儿一热,狠狠瞪他一眼,心中暗恨:“这个登徒子,胆子越来越大了,他这是当众调侃我么?”

    李鱼自从知道她对自己若有情愫,对她的感觉确实不同以往了。不过有情人就一定终成眷属么?他可不觉得自己跟一位前朝公主真能有什么瓜葛。

    杨千叶志在复国,这山一般重的担子,李鱼不觉得自己能担得起来,也不想担起来。因为有此志向与胸怀,杨千叶怕也不会甘为人妇,安心相夫教子。所以,两个人是不可能真有交集的。

    但未来的关系展是一回事,知道一个美丽的姑娘对你颇有好感,甚至有些喜欢你,男人心里的感觉总是会有所不同的。

    武士彟却没兴趣去评价他们二人的书法,急不可耐地道:“袁先生写了些什么,快快打开来看看。”

    袁天罡脸色凝重地道:“不如先请都督瞧一瞧,夫人那遗失的一半耳坠,是否真如李小郎君所言,就在夫人身上。”

    袁天罡这样一说,杨千叶已经绕向杨夫人身后,她刚刚斗嘴吃了个暗亏,偏又不能反驳,便想着一旦找不到耳坠,再出言嘲讽李鱼一番,叫他当众下不来台,自然就扳回了一局。

    可杨千叶笑吟吟地绕到杨夫人背后,伸手一翻衣领,一道闪光登时跃入眼中,旋即就落了下去。

    杨千叶下意识地伸出手去,那道闪光恰恰落入掌心,稳稳地停住。灯下看去,正是一枚捣药的玉兔耳坠,镶做眼睛的两颗小小红宝石,艳烈如血。杨千叶顿时呆住。

    武士彟惊叹道:“小神仙,名不虚传呐!”

    袁天罡心中大感震惊,他深深地吸了口气,将他所写的卜辞缓缓地掀开来,沉声道:“袁某输了!”

    袁天罡那张纸上,跃然三个大字:“此房中!”

    李鱼所算方位,比之更准,这就技高一筹了。何况,袁天罡卜算失物下落时,还向杨夫人讨了另一半耳坠做为“引物”,而李鱼却是既没有借助外物,也没有掐指默算,随随便便挥手写就,竟然奇准无比,高下立判啊。

    李鱼微微一笑,向袁天罡又是一揖,道:“前辈,承让了。”

    李鱼袁天罡行了个礼,眼角一扫杨千叶,却向她丢过去一个挑衅的眼神儿。

    李鱼这是故意为之,就是要挑起杨千叶的不服气。

    事情现在已经改变了,原本是他输给了袁天罡,杨千叶还想看他吃瘪,所以提出了较量相术。如今他赢了,杨千叶怕自讨没趣,未必还会旧话重提,所以他需要适时刺激她一下,只要get到千叶姑娘的点,就不怕她没有反应。

    李鱼这么做当然不是因为虚荣。通过作弊享受那种辗压传奇大神袁天罡的快感?李鱼没那么无聊,也没那么浅薄。

    只是他要说破杨千叶和纥干承基是反贼的事实,就需要更进一步地树立他在武士彟心中的威信。不然,红口白牙,你说人家的姨妹子是反贼就是反贼了?人家能信么?

    果然,李鱼这得意的一瞥,让本想息事宁人的杨千叶大甘心了。杨千叶眼珠一转,轻嘁一声道:“这觅物寻物的本领,狗狗才擅长呢,袁少监素来以相术闻名天下,不擅寻找失物有甚么稀奇。”

    武士彟听她说的不礼貌,忙道:“千叶住口,你这是什么话。”

    杨千叶向他扮个鬼脸儿,可爱的很,武士彟心中一荡,斥责的话儿便说不出口。

    杨千叶道:“不如两位高人再当场演示一下相人之术,让我们这些凡夫俗子开开眼界?”

    杨千叶说罢,一指那管家道:“小女子也知道天机不宜泄露。不过,似此等人,想必一生命运也不会上干天机。不如两位高人就以他为例,算一算他的吉凶祸福如何?”

    袁天罡不过三旬出头,远没修炼到不食人间烟火气的地步,败于李鱼一个晚辈手中,本来就不太服气,杨千叶提到他最擅长的相术本领,袁天罡登时便是一喜。

    他也想扳回一局,挽回些颜面,便笑着颔道:“好,正要再向小郎君讨教一番。”

    杨夫人喜道:“难得有机会见到两位高人当堂斗法,真是我等的好机缘呐!”

    袁天罡起了好胜之心,便一脸认真地向那管家看去。

    老管家被他看的好不拘谨,眼观鼻,鼻观心,肃立不动。

    袁天罡观望片刻,微微点头,又看向李鱼,道:“小郎君,谁先说?”

    杨千叶急忙道:“袁少监,你若当众说出,有人模仿你的话,如何还能分得出高下?不如你们还是各自写下,大家评断。”

    武士彟瞟了杨千叶一眼,感觉她处处都在针对李鱼,心中很是欢喜。早前他还担心这美貌小姨妹儿也摆脱不了姐儿爱俏的浅薄庸俗,如今看来,千叶到底不比寻常女子,男人的价值在于他的内涵和本领,以皮相娱悦女子,呵呵……

    武士彟自负地抚着胡须,微微一笑。

    袁天罡也不多说,从容走到书案旁,依旧是提笔写字,龙飞凤舞,片刻写就,再将写好的批语翻盖过去,搁好毛笔,转身看向众人。

    杨千叶嫣然道:“小神仙,请吧!”

    李鱼背负双手,泰然一笑:“不必了!袁先生批得一字不差!”

    李鱼此语一出,众人大吃一惊。

    袁天罡刚刚批的是什么评语他都知道?

    这……这已经不是相术了啊!这简直就是个活神仙!袁少监背对众人写字,谁能知道他究竟写的是什么?若只是意思相同,言辞不同,那也不能叫一字不差啊!李鱼真有如此神通?

    袁天罡也是一脸的不敢置信,如果李鱼真有这个本领,那他就算不是修成了天眼通的神仙,也是半只脚破碎虚空,即将飞升仙界的半仙!袁天罡虽然一身玄奥莫测的本领,却也不曾见过神仙。若李鱼真有这个本领,岂不是说,世上真有神仙术?

    想到这里,袁天罡的求胜之心早已抛到了九宵云外,只想验证李鱼所言是真是假。他立即将所写批语拿在手中,紧张地看着李鱼道:“袁某写了什么,还请郎君直言!”

    一时间,袁天罡对李鱼说话都客气了许多,小字去掉,这是要和李鱼平辈论交的架势了。

    李鱼从容地道:“袁少监的判词是:天庭饱满,背若有负,三十而贵,利在子孙。近日当受迁徙之苦,然其福在南,当归之。不知……对也不对!”

    众人听罢,一起望向袁天罡,神情紧张。

    袁天罡一副见了鬼的表情,慢慢将他那副批语翻转过来,众人定睛望去,只见上边墨迹淋漓四列大字:“天庭饱满,背若有负,三十而贵,利在子孙。近日当受迁徙之苦。然其福在南,当归之。”

    一字不差!真的是一字不差啊!

    杨千叶大惊失色,转眼再看李鱼,已经不见一丝戏谑嘲讽。人们对自己不明白、不理解、不能掌握的神奇力量总是充满敬畏的。

    那老管家是通文墨的,不用旁人解释,一听批评就惊叹道:“两位神仙当真了得。小人恰是三十岁那年成为老爷府中管家的,可不就是三十而贵么。小人的老家在南方,先受颠沛之苦,继而一家团聚,的的确确是其利在南啊!”

    李鱼睨了他一眼,心道:“现今情形有了变化,这老头儿不会再嘲讽我了,便也不会被武士彟呵斥出去,那他就不用撞破头了吧。”

    却不想那老管家此时看着李鱼,恰如看着神仙,神仙放个屁当然都一定是大有深意的,所以李鱼这眼神儿古怪的一瞥,看得老管家心里毛了,赶紧诚惶诚恐地道:“却不知李仙人对小老儿还有什么指点么?”

    李鱼忍俊不禁,咳嗽一声,一本正经地道:“这个么,你将有一场血光之灾,近在眼前呐!不过你不用担心,其害甚小,你小心一些就是,避得过就避,若不能避么,呵呵,也无大碍。”

    老管家如奉仙音,急忙点头道:“是是是,小老儿牢牢记在心里了。多谢李仙人指点!”

    李鱼随意挥了挥手,心道:吓吓你,让你嘲笑我!

    老管家见他挥手,却以为是让自己出去,他在武家,这个手势一直就是这个意思,习惯了。如今在他眼中,李仙人每一句话都是仙旨纶音,比自家老爷的话还要管用,急忙点头哈腰,就向外退去。

    老管家一路走一路核计:三十而贵,利在子孙。嗯,我在武家干了一辈子,如今贵为管家。待我回了家乡,凭着都督府的势,总能给我家的子侄后辈们一些提携。准,算得真准。近日会有血光之灾?难不成搬家迁转时,我会不小心受点伤?得小心点,好在李仙人说不严重……”

    “哎哟!”

    老管事满脑门的心事,这里想一下,那里想一下,哪还顾得了脚下。心神不属的,状态就有些失常,再加上天黑,靴尖在那早就走惯了的门槛儿上绊了一下,老管家哎哟一声就跌了出去。

    血光之灾啊!

    当场应验啦!

    众人目瞪口呆!

    李鱼自己也是惊得目瞪口呆,真尼玛……要不要这么准?好在他迅想到了这老管家依旧绊了一跤,应该是另有原因,这才放下心来。不然的话,他能回档,却不能改变结局,那还有什么搞头?

    老管家从地上爬起来,一抹额头,一手的血,老管家却是欢天喜地:“哎哟!血光之灾,果然来了!准!真准呐!这下不由提心吊胆了。李仙人当真神机妙算,未卜先知!”

    老管家兴高采烈地走去清洗上药了,那兴冲冲的模样,好像刚赢了两吊钱。

    “你……李小……李郎……李仙人……”

    杨千叶俏脸变色,想要唤李鱼时,居然一连换了三个称呼,当真是方寸大乱了。

    其实她原本不至于如此失措,哪怕李鱼真是骑鹤而来的天上神仙,与她何干?怕他何来?可问题是杨千叶今晚要有大阴谋,如果这李鱼真有如此神通,那他会不会也清楚她将要做的事?一想到这一点,杨千叶就不能不慌了。

    李鱼这真神棍踩着一个真神仙的肩膀,把气势养到十足,此时无论他说什么,武士彟纵然不会全信,也绝不会不信了,李鱼便知时机已到。一瞧杨千叶脸上变色,李鱼正好作。

    李鱼不失时机地踏近一步,微笑道:“千叶姑娘,为何如此慌张?”

    李鱼说着,右手倏地一抬,已经握住了杨千叶的手腕。

    男女有别,李鱼去摸人家姑娘的手,已是大大的失礼,甚至可以说是非礼了。而旁人只看到李鱼面带微笑,凝视杨千叶,伸手握住了人家的皓腕,却没注意到李鱼其实不是握,而是按,他的五指已经钳扣住了杨千叶胸腕上的穴道。

    李鱼只使了六成力,杨千叶手臂酸麻,不好使力,但看着身形尚嫌正常。若她有所反抗,李鱼随时可以加大力道,让她半边身子酸麻,失去反抗能力。

    武士彟一见,登时老大不悦,李鱼这小子,喝多了吗?还是显了两手本领说成得意忘形了,本都督的……小姨妹,你也敢非礼!你就没算算你那只犯贱的手何时离你而去么。

    武士彟双眼一眯,不怒自威,沉声道:“李鱼,你醉了!”

    李鱼笑吟吟地看着吉祥,缓缓地道:“大都督,李鱼未醉!我这么做,自有缘故,还请都督暂作壁上观!”

    武士彟可不蠢,一听李鱼这么说,就知必有缘由,醋意一消,眼眸马上恢复了清明,他看了看千叶,再看看李鱼,虽然满腹狐疑,居然就真的沉住了气,缓缓退开两步,打算袖手旁观了。

    到了这一步,杨千叶如何还不明白李鱼敢对她这么无礼,所恃者必然是知道了她的底细。这小娘皮危急关头,倒真是杀伐决断,当即凤眼含嗔,厉声大喝道:“杀了他!”

    杨千叶话甫出口,廊庑之下便掠过一道黑影,仿佛觅食归来的燕子,飞掠而入,十指如钩,抓向李鱼后心。纥干承基还没赶到,她在猝不及防之下被李鱼制住,能动手的就只有暗中保护着她的墨白焰了。

    李鱼一动未动,依旧笑吟吟地看着她那张可雍容、可优雅、可娇媚、可清纯,更多时候却是秋水寥落、唇含傲娇的百变面孔,好像根本不知道身后正有一双幽冥鬼爪向他抓来。

    杨千叶又惊又怒,喝道:“还不放手?你死定了!”

    李鱼依旧凝视着她,眼中却露出一抹促狭的笑意。

    死定了么?这场戏,我导的,谁生谁死,我说了才算!

    房梁上,“东北二人转名家”伯皓仲轩两兄弟在李导的安排下,翩然而落,堪堪拦在墨白焰的一双鬼爪之前,手中一对“大手帕”上无数只猫儿眼飞旋转,顿时晃瞎了墨总管的一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