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23章 我欲远行之
    眼见墨白焰一行人护着杨千叶逃之夭夭,李宏杰大叫:“大哥,扯呼?”

    “扯!”

    这句话却不是黑话了,而是纥干承基被四个不讲道义的死太监外加一个不讲义气的小女人气得语无伦次。好在李宏杰明白他结义大哥的意思,马上喝道:“我们走!”

    奈何,他们想走,却不是那么容易了。杨千叶等人一走,那一队铁甲侍卫已经分出一半加入了对他们的围攻,而另一半则冲过去护住了武士彟。与此同时,前府的家将、家丁也各执兵刃,呐喊着冲过来。

    武士彟一俟危机解除,立即沉声喝道:“传令下去,全城戒严,搜索刺客!”

    “传我将令,三大折冲府倾巢出动,封锁大小要道!无我将令,任何人不得通行!”

    武士彟这边急急传下数道将令,各有士卒领命而去,武士彟往战斗胶着的院中诸人看了一眼,也不多做理会,便走到李鱼身边,长长一揖,道:“今日我武家上下,阖府性命,全赖先生,大恩大德,武某必当报答!”

    李鱼急忙上前扶住,身子微微一倾,对武士彟轻笑道:“大都督知恩图报,小可钦佩的很。那么,这个恩,大都督现在就可以报啦!”

    武士彟一呆,愕然看着李鱼:“啊?”

    只听说过报仇不隔夜的,报恩……也这样吗?

    杨千叶等人冲出武府,刚刚逃出不远,便出了麻烦。

    冯二止肋下中那一刀实在不轻,若当时就立即退下裹伤还好,可杨千叶被擒,冯二止如疯如狂,只管拼命动手,结果伤口愈加扩大,内脏几乎都要从肋下创口挤了出来。

    而墨白焰呢,虽然他不是致命伤,可是背上两道深深的剑创,鲜血早已染透衣袍。这一场大战下来,几乎流出全身三分之一的血液,依旧能够苦撑到现在,全靠一个信念支撑:救出公主!

    如今已经脱困,墨白焰绷紧的心弦一松,奔跑不远就晕了过去。

    此时武士彟下了将令,武府中警.号齐鸣。唐初时候,风气尚武,而且大唐采取的本就是藏兵于民的政策,很多普通百姓家中都自备有甲胄、弓弩,每年都要集中操演,军事素质颇高。

    警.号一响,武士彟的将令未到,各坊不良帅已披挂起来,匆匆集合不良人,封锁大街小巷,杨千叶见此情形,马上吩咐另外两个手下:“你们一人一个,带墨师和二止离开!在我们约定地点会面!”

    当初大隋覆灭时,那两个太监还是个小太监,侍候墨白焰的,地位颇低,所以后来虽然随墨白焰遁走江湖,一直也是照料杨千叶的人,但与杨千叶的关系远不及墨白焰和冯二止亲近。

    因此,二人对公主的话也就更加的敬畏,几乎是言听计从。此时一听公主如此吩咐,二人立即分别把昏倒的冯二止和墨白焰背起来,急问道:“那殿下你怎么办?”

    杨千叶眼见一队队不良人打着火把满城游走,仿佛一条条火龙,恨声道:“我不吸引他们,你们带着墨师和二止,如何离开?”

    一个太监惊道:“那殿下岂不危险?”

    杨千叶道:“这些人人数虽众,武艺却不强。我把人调开,等你们出了城,我自然离去!”

    这时候,一队不良人已经明火执仗向他们所站方向跑来,杨千叶喝道:“马上走!”

    杨千叶说完,一挺长剑,就向那队不良人冲去。两个太监无奈,只好负着墨白焰和冯二止,趁着杨千叶吸引了对方,悄然遁入小巷之中。

    树林里边,狗头儿探头探脑的,耳听得坊间各种吵嚷,也是有些心惊肉跳。

    这时候,李鱼带着吉祥和潘氏已经悄悄摸了过来。

    “狗头!”

    “小郎君!”

    狗头儿一听声音,就颠儿颠儿地凑上去:“小郎君,听这城里动静,不太对劲儿呀!”

    李鱼微微一笑,道:“我自有办法!骡车备好了?”

    狗头儿道:“备好了,备好了!”

    狗头儿赶紧跑过去,将拴在树上的缰绳解下,把车拉过来,李鱼把一包裹细软丢到车里,招呼母亲和吉祥道:“快上车!”

    吉祥赶紧扶了潘氏爬上车子,李鱼转身看向狗头儿,狗头儿眼巴巴地看着他,道:“小郎君,你……还会回来吗?”

    李鱼沉默了片刻,道:“也许会!也许不会!世事难料,如果我有回来的一天,那……一定是拥有了足够强大的力量的时候。”

    狗头儿未等他说完,忽然张开双臂,冲上前紧紧地拥抱住他,未等李鱼反应过来,狗头儿又松开了手臂,月光下,他的脸上有两道亮闪闪的泪痕:“小鱼儿,咱们从小光屁股长大的。你成了小神仙,我也替你高兴着呢。”

    “要是……”

    狗头儿拾起袖子擦了擦眼泪:“我就是草堆底下的那只草鸡,连利州城这个小院儿都没溜达全过,更不要说城外天下了,在这儿,我还有点用,出去了,什么都帮不了你,没办法跟你走啦!我命贱,人也贱,指不定哪一天,就死在阴沟里了。你要是有朝一日回来了,找得到我,帮我收个尸,埋个风水好的地方,下辈子,我也想换换命,能有小郎君你一半出息我就……”

    狗头儿还没说完,李鱼已经紧紧地抱住了他,又用力紧了紧,在他耳边道:“你好好活着!我会回来,带你走天下!”

    李鱼在狗头儿的后背上用力拍了拍,转身坐上车夫的位置,用力一抖缰绳,喝道:“驾!”

    骡车轱辘辘地向林外驶去。

    李鱼向武士彟坦白了一切。这是聪明人的做法,一切都生在武家,总有蛛丝马迹留下,瞒是瞒不住的。他不但要坦白,还要争取武士彟的帮助,有武士彟帮他善后,他才有把漏洞一一补齐。

    经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李鱼现武士彟重义知恩,胆量颇大,而且骨子里还有一点投机欲。他当初做小货郎走街串巷的主儿,胆量不大,不喜投机,不讲义气,他怎么能跟着人家去做木材生意,并且赚得放屁流油?

    胆量不大,不喜投机,不讲义气,他又怎么可能毅然投了李渊,跟着唐国公去夺大隋天下。所以,李鱼用了对他最恰当的方法。他留下,拆穿杨千叶等人真实身份,是对武家的大恩,武士彟无论如何干不出绑了恩人去邀宠于荆王的事来。何况,荆王能给他什么?

    况且,李鱼整治荆王留了颜面,没有杀死他,朝廷就不会给武士彟太多压力,而蛋蛋碎了这事儿,料那荆王也不会到处张扬,大家都是男人,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所以……,一切都推给纥干承基这个专业背黑锅的就好啦,至于李鱼做这些事的过程中出现的一些无法避免的疏漏和破绽,由武士彟来补齐,那就天衣无缝了。

    于是,武士彟果断答应了李鱼,放他三人离开,并且,还给他开了一道手谕,使他可以通行无阻。

    李鱼驾着车,眼看就要驶出密林,心中不觉有些忐忑,不过,摸了摸怀中武士彟签的那道放行手谕,心又安定了下来。

    此时,杨千叶就坐在林边一棵大树上。

    她刚把足踝上的伤裹好。她故意吸引不良人追赶,故意把声势造的很大,吸引了几路不良人的注意,凭着一身高绝的武功,倒也顺利逃脱,只是夜色之中单枪匹马,一时不慎,被一个不良人用钩镰枪割伤了足踝。

    杨千叶刚裹好伤,穿好鞋子,就见一辆骡车从林中驶了出来,杨千叶登时心中一动。

    由于枝叶的遮蔽,杨千叶没有看到驾车的李鱼,候那车头驶过,杨千叶轻盈飘下,落地无声,倏然向前一窜,就掠进了车底。杨千叶伸手一抄,足尖一勾,就把自己稳稳地挂在了上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