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33章 用兵一时
    李鱼从豆腐房出来的时候,夜空中已经飘起了零星的雪花。灯光下,那雪花看起来特别的大,用手接上一朵,看着它在掌心消融成水,就像那晶莹皎洁的雪花悄悄钻进了你的掌心,浪漫的很。

    不过一阵风来,李鱼打了个大喷嚏,便马上缩回自己房间去了。李鱼进了房间,现房东老汉已经替他烧了炕,灶下的火旺旺的,炕上的被褥暖暖的,同样做过房东的李鱼对于这位老房东的周到服务感到好不惭愧。

    为了不辜负房东老汉的美意,李鱼马上宽衣解带,钻进暖绒绒的羔羊被褥,美美地睡了起来。一夜无事,就是寨主龙大当家所住的那处三进的大宅子里狗叫的太凶,李鱼的住处距那里还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夜里都能听得见。

    李鱼一觉好睡,早上起来,沃雪盈尺,远近建筑尽皆一切粉白,银装素裹中动物皮毛的气味儿也闻不到了,真个是令人心旷神怡,神情气爽。

    房东老汉已经把饭做好,一见李鱼起来,马上热情地招呼他吃饭。李鱼这回真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了,如果他真打算为了龙家寨卖命,或者还好心安理得地享受人家的伺候,但他只是为了混碗饭吃,随时准备脚底抹油的啊。

    虽说心里歉疚,不过这一路饥一顿饱一顿的,本就有些饥饿。再加上一夜好睡体力恢复,李鱼可是真没少吃,四个馍、两碗粥,两个咸鸭蛋,两碟子小菜,还啃了两根牛骨棒。

    喜得房东老汉眉开眼笑:“能吃好,能吃好啊!壮小伙子,就得多吃东西才有气力。”

    李鱼一通胡吃海塞之后,正在犹豫要不要帮牙都缺了几颗的老汉解决一下那个难啃的大馕,昨儿刚结识的飞龙队义壮柴延急急跑了来,站在院子里喊了一嗓子:“李鱼,快着,龙家大院集合!”

    柴延喊了一声,拔腿就跑了,也不知道是去了龙家大院,还是又去招呼其他人了,李鱼急忙抄起给他配的那口狭锋单刀,匆匆奔向龙家大院。

    李鱼匆忙赶到龙家大院的前院儿,见这里已经聚集了几十个飞龙队的义壮,刘啸啸抱着双臂,站在台阶上,双眼似闭非闭,正在养神。

    李鱼刀贴肘后,反持着狭锋单刀,见已经赶来的义壮中有昨儿结识的,便凑上去问道:“什么情况?莫不是要出车?”

    那人的名字李鱼记不清,只隐约记得姓慕,因为拿不准,也没唤个称呼。那人也不在意,神神秘秘地回答道:“昨儿夜里有人潜进了龙家大院,却不知龙家大院里不仅养的有犬,还有鹅,甚至还有貂,任他身手如何高明,如何瞒得了这些动物的耳目。”

    李鱼立刻想到了杨千叶,这夜入龙家大院的,十有必是那丫头。李鱼急忙问道:“抓到人了?”

    那人笑道:“若是抓到了,还要我们来做什么?”

    李鱼满腹狐疑,没抓到,叫我们来做什么?难不成飞龙队还负责破案?瞧这些精壮的汉子,可不像是心思缜密,擅长破案的人。

    这时,似乎人已经来得差不多了,抱臂站在台阶上的刘啸啸突然清咳一声,正在窃窃私语的众人立刻肃静下来。李鱼冷眼旁观,心中暗想:“难怪这位刘大主事昨晚敢夸下海口,他在这些年轻刀客们心中,确实拥有极大威望。”

    刘啸啸清了清嗓子,对赶来的一共三十多人说道:“昨儿晚上,龙家大院遭了飞贼。这在我们龙家寨,是前所未有之事。贼人是男是女,是老是少,目的何在,如今还一概不知。”

    刘啸啸威严地扫视了众人一圈,又道:“飞龙队里,只有你们是尚未成家的,所以,接下来这段日子,晚上要辛苦你们一下,由你们来守护大院,确保寨主及家人的安全。”

    刘啸啸伸手一指方才与李鱼说话的那个人,道:“慕子颜,你挑十个人,去后院儿。柴延,你挑十个人去中院,其他的人留守在前院儿。慕子颜、柴延,你们如何轮守,如何安排,俱都由你二人负责!”

    慕子颜和柴延各自点了十个人,刘啸啸又拍了拍巴掌,道:“剩下的人守前院,都过来都过来,我来安排!”

    那些没被慕子颜和柴延挑到的人便向刘啸啸身边汇集过去,慕子颜和柴延则领着各自挑选的人往里走。

    李鱼不晓得是不是刚才跟慕子颜聊过天,所以顺手被他选去了。此时便跟着慕子颜,穿过中院,一直进了后院儿。

    口外地区,龙家虽然有钱,但是从这院子倒也看不出有多么的精致,房舍线条同样粗犷,不过院墙是夯土的,房舍是青砖的,骨子里的气派却也是掩饰不住的。

    这只是到了后院的第一印象,李鱼并没有机会往深里走,因为刚一进院子,慕子颜就站住了,转过身来,对李鱼等人道:“从今天起,每晚我们十人分两班巡弋,这可是最后一进院落,大当家的女眷都住这里,不能乱闯。所以巡弋路线就是,沿这道围墙环走,五人一组,相互分隔,距离以视线所及为尽头。一会儿,我会带大家先走一遍。”

    慕子颜说罢,笑眯眯地看了看李鱼等几人,一一点名道:“你们五个,就巡下半夜吧。上半夜出问题的可能更大,我们五个相对资历老些,经验也多些,就由我们五个来。”

    李鱼看了看其他被点名的四人,跟他年纪差不多,应该都是刚加入飞龙队不久的年轻人,前半夜更危险?谁不知道后半夜才是人警觉性最差的时候,也是飞贼最喜欢活动的时候。

    不过,李鱼是个“新兵”,没资格反抗。慕子颜见李鱼五人都未做声,满意地点点头,道:“走吧,我先领你们走一遍路线,这是内宅,切记不可越雷池一步!”

    慕子颜说罢,便领着他们沿围墙巡走起来,他们沿围墙绕后院走了一圈儿,李鱼估摸着光是这一个第三进的内宅,就得有四五亩地,等他们堪堪绕回正门儿的时候,忽听一阵急骤如雨的马蹄声,泼剌剌剌……

    慕子颜登人闻声变色,不约而同地向大门旁边迅闪了一步,只有李鱼,事先也无人交待给他,此时完全来不及反应,听到急骤的马蹄声,李鱼下意识地抬头望去,就见数骑快马,风驰电掣般从二进院落向三进院落的大门驰来。

    这口外的庄园,风格极是粗犷,内宅的大门修得比中原许多人家对外的门户还大,放马驰骋丝毫不是问题,可前提是,门口不能站得有人呐。

    来骑神,而李鱼又是从路旁刚刚走出来的,待那领头的骑士看到李鱼,已经来不及拨转马头,那骑士情急之下,一提马缰,骏马咴聿聿一声长嘶,竟从李鱼的头顶跃了过去。

    李鱼乍见一骑快马飞驰而来,也是大吃一惊,下意识就做出了自我保护的反应,他闪躲是来不及了,只能腿上用力,定住身子,沉腰耸肩,准备硬撞那匹骏马,那马虽然雄骏,可胸颈处一样是软肋,这一撞之下他肯定要被撞飞出去,但却不至于撞成重伤。

    却不想那马上的骑士却有一身极其高明的骑术,她一声娇斥,竟尔在千钧一之际提缰跃马,从李鱼头顶一跃而过。李鱼还未及松口气,就见一条黑色的影子倏地向他窜来。

    “什么东西?”

    李鱼惊意未去,身体正处于高度戒备状态,下意识地就是一脚踢出,正中那道黑色的影子,就听一声哀鸣,那黑色的影子被李鱼一脚踹出去,在地上咕噜噜滚了几滚,爬起身来,居然是一条黑犬。

    那马上的骑士跃过李鱼的身体,一勒马缰,骏马人立而起,又是一声长嘶,铁蹄往地上重重地一顿,定住了身子。马上的骑士一手提缰,霍然扭头,李鱼目光与她一碰,不由暗赞:“这胡姬……好美、好辣!”

    那骑士黑眸棕,嫣然动人,长相有些粟特人特征,另具一种别致的异域风情。此时那胡姬看了李鱼一眼,长腿一抬,很利落地下了马,随即便是一声悲呼:“军师”

    “hat”李鱼听得一脸懵逼,我这是又穿到三国时代了吗,军师?难不成你就是东吴孙家的香香姑娘?

    李鱼还没醒过神儿来,就见那条黑狗夹着尾巴,呜呜咽咽地跑过来,像个受了气的小孩子似的一头扎进了那美艳胡姬的怀抱,李鱼恍然大悟,敢情这只黑狗就叫“军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