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34章 一匹胭脂虎
    “军师”得了便宜卖乖,呜咽几声,扭过头来看李鱼,大有小孩子像妈妈告状的味道。

    李鱼分明从那双狗眼里看到一丝灵性的光芒。常听人说,狗拥有与几岁小孩子相当的智慧,李鱼这回真的信了。

    那粟特风情的美女直起腰来,一双嫣然妩媚的大眼睛凶狠地瞪着李鱼,说出话来,却是纯正的西北口音:“你敢踢伤我的军师!”

    李鱼不悦地道:“姑娘你刚才还差点儿踢伤了我呢。”

    粟特风情的美女忽地笑了一笑:“可我并没有伤了你,而你却真的伤了我的军师。我是不是该真的踢伤你,才证明你没有说谎呢?”

    李鱼还没有回答,那粟特美女已经一跃而起,一记鞭腿,凌厉无比地抽向李鱼。

    慕子颜刚刚迎过来,惊呼道:“大小姐手下留情。”

    慕子颜话未说完,一记凌厉的鞭腿已经抽向李鱼,看那劲道,若是抽实了,足以踢断他的臂骨。

    李鱼一见她下手不留情,登时恼了,本来瞧她姿容妩媚,尤其是身材。她穿了一身紧身的骑装,把她那峰峦起伏的美好身段,勾勒出无限的美好,散出诱惑到致命的媚惑。

    尤其是一双修长、笔直、紧致、秀美的大腿,简直可以夺人魂魄。这样火辣的美人儿,蛮养眼的,可这样的一条美腿,此刻正化身犀利的武器,带着呼啸的风声迫向李鱼。

    李鱼暗怒,虽然隐约猜到她的身份,却丝毫不留情面。他的目光变得冰冷如电,凌厉如刀,猛地一矮身,向前一扑,动作和当初扑倒杨千叶时相仿,却异常地简捷有效。

    他一下子扛住了那位粟特美女的大腿,托着她的臀部冲出七八步远,一下子将她扑倒在地,随即和身压了上去。依然是小擒拿、关节技这套功夫逐一施展。

    其实李鱼倒不是见了美女就喜欢用这样的招式,而是因为这样的招式虽然制敌迅猛,但轻易不会伤人。李鱼不可能真的打伤这个性情暴烈的美女,只好出此下策。

    可是,李鱼小擒拿、关节技同步施展,正要再加上摔跤术,来个一招制敌时,那粟特美女惊咦一声,竟然先于他使出了跤技。

    粟特美女先是一记凶猛的肘顶下鄂,被李鱼险之又险地避过,旋即长腿一收,小腿一绞,李鱼猝不及防,腰肢险些被这粟特美女长而有力的大腿给绞断了。

    李鱼惊觉这美人儿精通跤法,立即就想变招,但先机已失,晚了一步,那美人儿腰肢一挺,仿佛一条拍翻水盆的粘鱼,柔韧有力地向上一挺,李鱼身子刚有松动,那美人儿身子风车般一旋,已经摞倒李鱼,稳稳地骑在李鱼身上,挥拳就向李鱼的鼻子砸去。

    她的粉拳不大,但手指上却套了一个硕大的扳指,这扳指既是饰物,也是引弦扣箭的道具,此时更是比指骨更坚硬,可以打断人骨头的利器。

    看她凶猛如豹的动作,这一记拳头若是打实了,怕不要立时打碎了李鱼的鼻子。但那鼻头离李鱼的鼻尖儿堪堪只差一寸时,却陡地停住了。

    因为一柄小小的月牙儿似的小型弯刀,正紧紧抵在粟特美女的咽喉处,刀子锋利、刀型优美,刀柄是金子雕饰的,还有一个小小的云纹尾勾,上缀宝石,异常名贵。

    小弯刀正握在李鱼手里,稳稳地抵在姑娘的咽喉上。一把缀了宝石的小型弯刀的刀鞘,正悬挂在姑娘的腰间,在她挺腰反制李鱼的同时,李鱼抽出了她腰间的这口刀,形成了眼下这副局面。

    李鱼微笑起来,他在龙家寨混口饭吃捱时间而已,虽然离开的话生存依旧是个问题,但要他为此向一个跋扈的女子低声下气,他做不到。他笑微微地看着僵在那儿的美人,呲起一口洁白的牙齿:“你敢动一下试试!”

    粟特美女愤怒地看着他,凶狠地道:“老娘动又如何,你敢动我试试!”

    慕子颜慌慌张张地跑过来打圆场:“误会!误会!全都是一场误会!大小姐你快起来,这样子不好。李鱼,快给大小姐陪不是,这就是咱们龙家寨的龙大小姐。”

    慕子颜又满脸陪笑地向粟特美女解释:“大小姐,他新来的,还不认识你,你别见怪。”

    粟特美女冷哼一声,缓缓收了拳头,将李鱼手中的刀夺了回来,往腰间一插,腰杆儿一挺,就有力地站了起来。

    李鱼心道:“果然是她,这就是龙家寨大小姐龙作作了。”

    龙作作退开两步,冷冷地看着李鱼。其他几个女骑士业已下马围了过来,此时一个侍女上前,为龙作作拍打身上的尘土,正是昨夜与刘啸啸幽会的那个女子――鸢儿。

    李鱼慢条斯理地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无所谓地道:“龙大小姐,虽然这是在你自己家里,可是如此横冲直撞,也是不大妥当的,以后你还该注意才是。”

    “你还说?你敢教训我?”龙作作正在火头儿上,勃然大怒,一指李鱼,喝道:“军师,咬他!”

    李鱼扭头看了那黑狗一眼,那黑狗正呲牙咧嘴地看着他,一副马上要扑上来的模样。李鱼把眼一瞪,“军师”“汪”地一声,掉头就跑,只留下龙大小姐风中凌乱。

    李鱼忍俊不禁,笑道:“龙大小姐,贵府这位军师,还蛮搞笑的。”

    龙作作俏脸一红,恨恨地道:“那死狗胆小,看家护院都做不好,不过,这不是还有你么?”

    龙作作把李鱼比做了替她看家护院的狗,仿佛赢回了一场,傲娇地扬起下巴,冲李鱼哼了一声,迈开长腿,风情万种、袅袅娜娜地蓄意从李鱼面前扬长而过。那种挑衅的风情,柔媚灵动,令人怦然心动。

    夹着尾巴藏在墙角的“军师”看到女主人走开,登时一溜烟儿跑过去,在龙作作的长筒靴上蹭了蹭身子,冲她摇着尾巴,耷拉着舌头撒起了娇。

    “走开啦!没用的狗东西!”

    龙作作没好气地一抬大腿,“军师”向后跳了一下,然后没脸没皮地追咬着自己的尾巴转起了圈圈。

    龙作作瞧见它那蠢样子,忍不住噗哧一笑,“军师”奸计得逞,哄得主人开了心,便顺势贴到了她傲人的大腿上,亦步亦趋地跟着她离去。鸢儿等俏婢也都跟着龙大姑娘离开了。

    慕子颜这才凑到李鱼身边,庆幸地道:“你呀,胆子怎么这么大,咱们大当家的好说话,可就是大小姐最不好说话,你连她也敢得罪。”

    李鱼道:“不是吧?我看她也蛮好说话的,虽说凶了点儿,可我与她对打,她也没把我怎么样。”

    慕子颜白了李鱼一眼,道:“那是因为大小姐最欣赏有骨气有血性的男儿,你不怕她,她反而觉得你是条汉子,才没追究,不然……,龙大小姐是母老虎,就连她身边几个侍婢都是一群母狼,生撕了你。”

    李鱼听得一脸茫然:“既然龙大小姐是个抖我岂不是越强硬越安全,你干嘛叫我让她?”

    慕子颜哪懂得何谓“抖,不过后边的话倒是听懂了,又白了李鱼一眼,道:“你以为谁想对龙大小姐强硬她都买账?她要是正心情不好,你敢硬碰硬,那就倒霉了。”

    李鱼心道:“说白了,不就是被人骄纵惯了,喜怒由着性子来么。”

    慕子颜没再搭理李鱼,转身对八个“卖呆”的队友道:“刚才的巡弋路线都清楚了吧?现在都回去休息吧,好好睡一觉,晚上要值夜的。走啦!”

    慕子颜说罢,当先向外走去,众人纷纷跟随,李鱼走在最后,下意识地又回头看了一眼,心道:“这龙大小姐够凶,身手也够好。却不知与那位千叶殿下相比,谁更厉害些。哎呀!杨千叶……今晚不会又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