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66章 论功行赏
    “烫酒!老子要过大年!”

    龙大当家的说完这句话,挣开两个扶着他的寨中长者,迈开双步走开了。

    其实双腿还是有些酸软,但竟然奇迹般地有了力量。

    自始至终,他没跟李鱼说一句话,没跟自己的女儿点一下头,摞在地上的银子,他更是看都没看一眼。

    大当家的,就得有大当家的气派,该端着的时候得端着。

    房东大爷满面通红,唾沫横飞地冲李鱼喊:“小鱼儿,一会儿跟大爷一块过年!你那炕啊,这三天就没断过烟火,烧得暖和着呢!”

    一个老婆子颤巍巍地迎上来,笑容可掬地把房东大爷推到了一边:“今儿晚上,李大把跟你个糟老头子过年?少臭美啦你,那一定得是龙家大院的座上宾呐!”

    老婆子说着,把两只手摸向李鱼,两只苍老的手里,一只手里握着一个滚烫的红皮儿鸡蛋:“小伙子啊,先垫吧一口,辛苦了你,多亏了你啊……”

    两位脸上还带着泪花儿的小嫂子也扑上来:“刚听我们当家的说了,这一路上,多亏了你李大把式,出去的人,全都囫囵个儿回来了,真是谢谢你啦,谢谢你啦!”

    李鱼手忙脚乱,忙不迭对老大娘和小嫂子们答对几句,忙里偷闲又向房东大爷点点头,不想冷落了人家,满有长袖善舞的味道。

    紧接着,七八位年轻俊俏的大姑娘兴冲冲地向李鱼围过来。

    这个他喜欢,李鱼马上腰标杆儿一挺,脸上漾起一抹温柔的、富有魅力的笑。

    然后,好几条胳膊就从旁边伸过来,把那些大姑娘给扯走了。

    这些人都是那些姑娘的父兄、邻居,其中大部分都是此次随同李鱼刚刚回来的战士。

    双龙镇上那一幕,他们可都看到了,明摆着人家李大把式名草有主了,哪能再让姑娘们上前骚扰,没看人家龙大小姐还在那儿站着么。

    于是,李鱼脸上就带着一副亲切的笑容,腰杆儿挺拔,右手扶腰,右手前伸,一副要跟人家亲切握手的姿态,眼睁睁地看着那些大姑娘被半道儿给劫走了。

    龙大小姐冷笑一声,高高地昂起头,像一只骄傲的公鸡,从李鱼身边耀武扬威地走了过去。

    貌似因为下巴抬得太高,看不到脚下,还把李鱼的皮帽子一脚踢出去好远。

    不过,马上就有一个人赶过去,弯腰把那帽子捡了起来,走到李鱼身边,笑得一脸褶子跟菊花儿似的:“大把式,老爷子置了美酒,请你赴宴,一起过年!”

    这人,是龙家大院儿的大管事。

    李鱼都不知道头一天晚上自己喝了多少酒,什么时候睡下的。反正他醒来之后,发现不是在房家大爷家里,而是在龙家大院的客房里头。

    李鱼的头还有点沉,咕咚咚地灌了一大壶凉茶,这才推门出去。

    睡了一夜,门外的空气清凉中透着沁人心脾的甜意,李鱼长长地吸了口气,刚想做两个扩胸动作,两个穿了小羊羔皮袄,粉嘟嘟俏丽丽的小丫环就笑盈盈地带着两颊酒涡儿小黄雀似的扑腾到了他的面前。

    “大把式,老爷子正要叫我们来瞧您醒了没呢。”

    “啊!大当家的叫我?”

    “嗯!老爷子请大当家的去吃酒呐!”

    “啊?”

    李鱼一听,肝胆俱裂。这才刚醒啊,又要喝?

    其实不只他喝得昏天黑地,龙家寨的每一个男人,几乎都喝得昏天黑地。

    龙寨主宰了三头牛、三头驴,十只羊,八头猪,在龙家大院儿里排开了流水席,前院、中院、后院,到处是人,什么时候来了,都有热腾腾香喷喷的大块的熟肉端上来,厨下还体贴地给你配了蒜泥酱。

    至于酒,龙大当家的开了酒窖,所有的窖藏美酒一坛坛抱出来,全都贴着墙角角摞着,想喝,提过一坛来你就喝。如今也就这处客房,因为是偏院儿,还算安静一些。

    李鱼头昏沉沉地跟着两个俏丽可爱的小丫环踱出院子,马上就嗅到了扑鼻的酒气,喧哗的笑闹声。

    一见李鱼出来,这些正在二进院落里吃酒的人登时围了上来。

    在二进院落里吃酒的,都是寨中长者和飞龙战士,两个小丫环马上张开双臂,像玩老鹰捉小鸡儿似的把李鱼护在身后,好说歹说,反复重申老爷请大把式去后宅,这才劝退了热情的众人,护着李鱼赶到后院。

    阳光正好,高高的院墙又挡风,后院院子里,此时竟也支起了几十张桌子,桌子都是那种矮小的小方桌,一张张拼起来,排成长排,桌子两边儿有钉了厚羊皮的木蒲团,跪坐其上,饮酒吃菜。

    反正院子宽敞,大锅就架在每两排的桌子中间,每隔四张桌子中间支一口大锅,锅下方挖了灶坑,吊起的大铁锅中肉块儿翻滚,肉香扑鼻。

    李鱼刚一露面,有那眼尖的立即大喊一声:“大把式来了!”

    全场喧笑立即停下,紧接着,呼啦啦站起一片,哪怕是从上午就在这喝,已经喝得站不稳当的汉子,也是一脸努力在站直、站稳的表情。

    这些人,全是此番随同李鱼前往双龙镇的战士,还有因为伤残,早已从飞龙队退下来的站士,龙家寨对活着的飞龙战士待遇优渥,对死去的飞龙战士的家人、对伤残的飞龙战士本人,同样照顾的无微不至。

    这也是高伤亡率的飞龙队,始终有符合条件的勇士愿意加入的原因之一。

    如此隆重的礼遇,顿时让李鱼呆在那里。虽说他一直想着要尽快离开,但是眼见众人亲近、友善的目光,那是真对他掏了心窝子啊,李鱼还是忍不住一阵激动。

    李鱼张了张嘴,却不知该说什么好,只是下意识地抬起手,向所有肃立的、摇晃着想要肃立的一张张通红的面孔拱了拱手。

    不料他只一拱手,这些人就不约而同地,仿佛有人司仪喝喊着一般,齐刷刷地端起了酒碗,遥遥向他一敬,一饮而尽。

    就只这一敬,李鱼只觉得血气向上一涌,直冲双瞳。

    就只这一敬,他觉得,自己无论为他们付出多少,都是值得的。率领他们出生入死,是这世上最快意的一件事。

    “哈哈哈哈,快!快请咱们的大功臣进来!”

    龙大当家的站在屋檐下,抛须大笑。

    客厅里还摆了一桌,门儿全开着,门外门里的人彼此都看得见。

    李鱼一眼望去,就看到了稳稳站在那里,雄狮般魁伟的龙大当家,紧接着就看到客厅里边有几个人,其中有的李鱼认识,包括寨子里负责收购皮子的大管事,负责联系售货的大管事,负责采买的大管事,还有山西大商人常书欣。

    其他几人他不认识,不过看穿着,应该是与龙家寨关系密切的马邑州的几位大商贾。更叫人意外的是,龙作作也在座,李鱼先是一奇,但旋即就明白了。

    龙作作虽然是女儿身,但她可是龙寨主唯一的后人,就算将来招婿入赘,真正的主事人也是她。做为龙家未来的当家人,抛头露面、待人接物也就理所当然了,何况此番送货,她也在其中。

    李鱼向院中众飞龙兄弟点点头,微笑示意了一下,便向客厅中走去。

    龙大当家站在厅门口,等他到了,与他把臂而入,笑道:“来来来!坐这里,坐老夫身边!”

    厅内,左右各有两排长案,正中间正上方,有一张横几,龙大当家的位置毫无疑问,就在上首正中位置,他的左手边正坐着他的女儿龙作作,而右手边那张位置却空着,不用问,就是给李鱼留的。

    李鱼随着龙大当家走过去,礼貌地向在座的认识的、不认识的头面人物们含笑点头示意。

    忽然,他觉得旁边有人,目光一看,脸上的笑容顿时冷下来。

    铁无环正站在那里,站在门边一根厅柱与门户之间。

    他上时没有赤着双脚,也没有光着脊梁,足踝上也没有拴着铁链,但他毕竟是直挺挺地站在那里。

    此番前往双龙镇,他出力甚巨,他和每一个飞龙战士一样,一样地出生入死,一样地去不知归时,可是,在所有人庆功,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时,他却只能站在那里,仿佛一根无知无识的木头。

    他没有看向李鱼,他只是一个奴隶,从回归的那一刻起,他就又是一个完完全全的奴隶,遗忘掉一些事,心里就会少些波澜,少一些痛苦,所以,他站在那里,仿佛真的无知无识。

    李鱼没有说什么,只是深深地望了他一眼,被龙大当家握着手,转到正位,请他在一旁坐下。

    龙大当家跪坐下去,豁然大笑:“各位,这位就是我龙家寨的大把式!从今儿个起,他就是我们龙家寨飞龙队的大主事了!哈哈……”

    龙大当家捋着胡子,大声道:“这一回前往双龙镇的经过,源源本本,我都已经知道了!李大主事,有勇、有智、有谋,智勇双全,忠肝义胆!我龙傲天,喜欢!这孩子,很有老夫当年的风范呐!”

    龙大当家的转向李鱼,沉声道:“有功,就得赏!今儿,当着各位好朋友的面,李大主事,说吧,你想要什么,只要老夫拿得出来,就会给你,绝不失言!”

    这句话,满院子的飞龙战士自然听见了,所有人都往客厅里看来,百十道目光齐刷刷地投在李鱼身上,又齐刷刷地移到龙作作身上。

    龙大小姐一双好看的眉顿时竖了起来:“这些混蛋,什么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