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69章 救星
    一匹雄骏的马,鞍鞯齐备。

    一口锋利的刀,吞口锃亮。

    一张三石的弓,两壶雕翎。

    一个魁伟的人,渊停岳峙。

    铁无环站在马前,满腔感激无以言表,唯且再拜,却被李鱼一把拉了起来:“好啦,总是这么拜来拜去的做什么!咱们不是拜过了么已经,大哥,你既然身负重任,就快些去吧。”

    铁无环用力地点了点头。

    不是饭点儿,炊烟却已飘起。

    一个年方十八,飒落、俊俏的大姑娘正在厨下烧火、蒸馍,旁边灶沿儿上,还摞着一摞锅盔,那是给铁无环路上准备的食物。

    姑娘俊俏,腰肢却细,一条蓝面小白花的围裙系在腰间,柳腰欲折,衬得臀部尤其丰盈。

    堂屋桌上,摆着个包袱,另有一个年方十六,含苞待放的大姑娘进进出出,忙得跟一只勤劳的小蜜蜂儿似的,衣服、鞋子,一件件叠得整整齐齐。

    还有两位姑娘,哎哟……

    偶尔瞟一眼,李鱼都有些牙疼的感觉。

    一个十二,一个十三,就这还是她们自己说的,李鱼估计如果不是瞒报,那报的也是虚岁。

    两个还是嫩芽儿的小姑娘,来得晚了些,已经有人在做饭了,显不了她们的厨艺。也有人在整理衣服了,还顺道做些针线,也没机会展示女红。所以,两人就帮李鱼打扫起了家庭卫生,里里外外这一通洒扫。

    她俩确实是一起来的,听那话音儿,也知道自己是还未抽条的柳枝儿,论胸论屁屁,都没办法跟人家十六七岁的大姑娘比,所以一来打的就是数量优势的主意。

    这是亲姐俩儿,话里话外那意思,大有你李大主事只要点头,俩姐妹就愿意一起从了他的味道。

    四个姑娘暗暗地较着劲儿,另外还有三个姑娘,一个在给李鱼洗衣服,那叫一个卖力,大冬天的,水激的一双小手和手腕红通通跟胡罗卜似的,可衣服洗的刷刷直响,李鱼很担心铁无环再不走,她会把衣服给洗烂了。

    另外两位姑娘……

    李鱼也没注意到她们在干什么,毕竟眼前还有一个明明铁铮铮一条汉子,此时却比姑娘还要墨叽的铁无环等着他答对。

    这几天,龙家寨流传着一个传说。

    传说,李大把式……哦不,李大主事,已经拒绝了龙作作姑娘。

    这真是一个喜闻乐见的好消息。

    本来嘛,西北地界,男少女多。而且这种苦寒之地,想生存,尤其需要孔武有力的男人当家,所以男人的地位较之女人实在不可同日而语。

    在家里头,那男人真是跟爷一样,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只要需要你撑起这个门户的时候,你有勇气、有血性、有力量就行。

    如此一来,有本事的大男人,谁愿意低声下气去侍候一个女人。

    就龙大小姐那男孩子脾气,嘁!龙家寨八岁以上,八十岁以下,但凡是个女人,提起来都不以为然的。

    所以,人家李大把式有勇、有谋,有大本事,不稀罕入赘龙家,那再正常不过。

    于是,姑娘们又来了。

    恰好这时又传出李鱼与被他赎买出来的铁无环结拜为异性兄弟,并且将要送他离开的消息,姑娘们顿时纷至沓来,既显示了自己会操持家务的本领,还显得自己为人处事有一手不是?

    “这些姑娘……其实挺好的。真要有本事,西北地界,一样过得逍遥快活。你为什么……执意要离开这里?”

    这是铁无环问李鱼的话。旁人不知道,但他却是知道,李鱼也正思量离开,往长安去。

    两个人已经结拜为兄弟,这当然是李鱼硬拉着他做的,不然的话,铁无环视李鱼如主,是断然不敢提出结拜兄弟的。也正因为二人已经结拜,所以他才忍不住出言相劝。

    “长安啊,我必须去!”李鱼望向远方的天空,微微地笑了一下。是的,吉祥,他没放下。那个既是生母也不是生母的女人,已经被他当成了真正的亲人,他抛不下。

    但……这是他连冬天都不等过去,就想跟着常老爷的车队前往长安的道理么?

    可……,想到铁无环的千金一喏,信义如山,难道李鱼能告诉他:其实兄弟我是死囚,李世民脑子抽了,居然把我给放了,让我了结未了之事,今年九月九,自行返回长安受死。我怎么可能履行被释时的诺言,我打算去长安接了老娘和小美人儿跑路。

    对一个高尚的人,这事儿说出来丢人呐!

    可是完全的隐瞒,显然会让铁无环觉得生份。

    所以李鱼叹了口气,低声道:“大哥,不瞒你说,你呢,之前是个奴隶,而我,也比你强不了几分,我……是囚犯,而且是死囚!”

    铁无环一呆,讶然看向李鱼。

    李鱼道:“当今圣上贤明,特意宽赦今年当斩的近四百名死犯,让我们……”

    “原来如此!二弟你……,你就是今年被大唐皇帝所释还的死囚之一?”

    李鱼点了点头:“不错!你知道?”

    铁无环激动地点了点头:“之前,我跟着常老爷,在长安!”

    李鱼恍然:“原来如此!”

    铁无环道:“那么,大哥你执意要去长安,是因为……”

    李鱼一脸正气,凛然说道:“当然!我得回去!皇帝开恩,缓了我一年寿命,让我可以了却许多未了的心愿,我岂能猪狗不如,言而无信?也正因此,这些姑娘,我只能辜负了她们的美意,不能害了人家的终身啊!”

    铁无环翘起了大拇指,激动地道:“我没看错你,你果然是顶天立地的一条汉子。”

    李鱼入戏了,继续照搬船老大刘云涛那套说辞:“诶,谈不上,我只是要做自己该做的事罢了。人无信不立!我都死过一回的人了,难道还不明白做人的道理?信义如山,岂能为偷生而置之不顾!不当人子的事,不能干!”

    铁无环用力点头:“正当如此!”

    说到这里,他才露出不舍之色,道:“可……这岂不是说,今日一别,你我……就相见无期了?”

    李鱼心道:“总算有了点我看着正常的反应了。”

    心里想着,脸上却是豁达地一笑,伸手想拍铁无环肩膀,可这厮比他高一头,搭人家的肩膀,就显得古怪了些,所以改为在他臂膀上拍了一下,从容地道:“大哥,你此番回辽东,何尝不是九死一生,好好干!如果……”

    李鱼指了指自己的心口,微笑道:“你这里惦记着,那我就没死!”

    此时的李鱼,忽然真的理解被铁骊部落的人寄予厚望的铁无环,为何明明不怕死,却甘心为奴,也不愿回辽东了。

    别人的厚望,也是一份沉重的负担啊,一如他此刻,眼前这个结义兄弟如果是刘啸啸,他这么说,肯定就得被指着鼻子骂蠢货,若他把自己的真实打算说出来,才能赢得人家一个“点赞!”

    可是换成了铁无环,他就得硬起头皮充汉子,以符合这个时代男人心目中真正仁义无双的英雄该有的形象。

    铁无环深深地凝视了李鱼一眼,沉声道:“二弟说的是!活上百年,也是一死,人生在世,就得求一个心安理得!”

    嘴里这么说着,铁无环的心里却在暗暗盘算:还有八个月,八个月,可以做很多事了,八个月后,九月九……

    铁无环在心底里悄悄下了一个决定。

    欠人家的恩情如山之重,他一直想不出该如何报答,现在终于有了报答的机会,铁无环心中无比畅快!人也变得洒脱起来,他向李鱼点点头,道:“好!今年九月九,我一定前往长安,送你最后一程。咱们,长安见!”

    “长安见!”

    包袱打好了,热气腾腾的馍也装好了,铁无环向李鱼抱了抱拳,牵起马缰绳,出了院门儿,再向送到门口的李鱼深深一望,翻身上马,打马一鞭,如飞般驰去,走得无比洒脱。

    李鱼长长地吁了口气:哎呀妈呀,可算走啦。在一个真英雄面前扮英雄,真比扮神棍都累。

    李鱼放松下来,懒洋洋地往回走。

    那些姑娘们先前有铁无环在,只好各自展示勤劳、能干的一面,可最最重要的,还得是能讨了李大主事的欢喜不是?

    所以,铁无环一走,李鱼刚一进门,七个姑娘就跟七仙女儿似的扑上来,异口同声地唤道:“李大哥!”

    一瞧这架势,李鱼又头痛了。

    比在一个真英雄面前扮英雄更累的,应该就是同时应付七位如狼似虎的大姑娘了吧!

    李鱼刚想到这里,身后又是娇沥沥几声招呼:“李大哥!”

    李鱼扭头一看,头皮都麻了,居然……居然又有五朵金花姗姗而来。

    房东大爷呢?他不能这样啊!他得负责房客的安全啊!现在铁无环走了,这么多姑娘挤在他家里,会出事的啊!

    李鱼左顾右盼,可那平时游魂似的逡巡在他周围的房东大爷,此时偏偏不见了踪影。

    面对热情洋溢的十二金钗,李鱼正没奈何处,院门口儿忽然响起一声冷笑,然后“啪”地一声,响起一道令人心悸的鞭花儿,鞭花儿在空中炸响,炸得人心头发毛。

    李鱼扭头一看,龙家大小姐龙作作握着长鞭,正冷俏俏地站在那里。

    “救星啊!”

    自从那日在龙家提出了奖赏条件,带走铁无环后,龙大小姐就销声匿迹了,李鱼再也没见过她,也不知道她干什么去了,直到此刻,直到此时,龙作作以一副“救世主”的姿态出现在他面前。

    李鱼感激涕零,一时间连扑倒在她脚下,抱住她那双一米多长的笔直大腿喊“粑粑”的心思都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