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75章 长街乌龙戏
    此时的双龙镇虽已过了十五,却依旧充满着年节的气氛。

    俗话说的好,未出正月都是年嘛。春联儿贴在门框上,颜色还未褪,走在街上的行人,见了熟人还是会热情地拜个年。

    褚龙骧穿了件灰鼠皮的长袍,戴了顶海龙皮的帽子,双手抄在袖子里,慢腾腾地往前走着,这儿瞟一眼,那儿瞄一下,看到举着柴禾棍儿咿呀叫喊横行街头的小孩子、打躬作揖互相问好的路人,都会从心眼里感到愉悦。

    权保正确实喜欢女人,可现在是陪着自家大帅逛街,虽然听见了那脆生生的叫卖声,也瞄见了那可人儿的小姑娘模样,权保正却是连头也不敢扭过去多看一眼,只是亦步亦超地跟在褚龙骧身边,指点介绍。

    而褚龙骧呢……

    褚龙骧看见杨千叶了,但是他的眼睛只是一扫,就移过去了。在他眼里,杨千里和杨千叶面前那筐白萝卜,没甚么区别。

    褚大将军有句口头禅:“这男人呐,都是喜欢跟男人玩在一起的。女人?女人也就困觉的时候有用,不然,你跟她腻歪个啥?没劲!”这样一条莽汉,你指望他看着一个秀色可餐的美女流口水,岂非对牛弹琴。

    所以,他只是扫了一眼杨千叶一眼,就若无其事地移开了目光,看着一个牵着驴子走过来的脚夫,看着驴背上搭着的鼓囊囊的褡裢,看得津津有味儿。

    千叶殿下勃然大怒。如果说一个漂亮女人讨厌男人用色眯眯的眼光看着她,那么更让她憎恶恼火的,就是一个男人完全无视于她的容貌了。

    尤其是,纥干承基临走时交待过:“柯保正喜欢良家气质的女子。”

    而这个该死的柯保正刚刚才看了她一眼,那目光淡然平静,跟看到一条白萝卜没什么两样。

    这,是什么意思吗?

    “难道本姑娘长得不良家?”

    杨千叶恼火万丈,恰在此时,李鱼悄悄接近过来。

    李鱼一见杨千叶出现在双龙镇,真是又气又火,这死丫头,出现在双龙镇,肯定没好事。可是双龙镇是什么所在,这儿别看销魂窟十多座,商贾多如狗,可这儿相当于半座军营啊,你当你每次都能全身而退么?

    想都没想,李鱼又一番好心地想拯救这只迷途的羔羊了。

    李鱼生怕杨千叶看到他,先行避开,所以故意侧着身子,一副东游西逛的样子,悄悄向杨千叶靠近。而杨千叶此时正盯着褚龙骧,完全没注意到正向她接近的人是李鱼。

    待她发觉褚龙骧完全无视于她的时候,才察觉有人靠近,可还来不及看清此人模样,杨千叶就心生一计,足尖一抬,把装萝卜的菜筐给踢翻了。

    她就不信,她不够美丽、不够良家。那个“柯保正”一定是眼神不好,或者没注意一副民女打扮,穿着大羊皮袄的她究竟是何等美丽。千叶殿下不介意再给这个莽汉一次机会,让他好好看清自己。

    所以,杨千叶故意踢翻了菜筐,然后“哎呀”一声,气恼地冲李鱼叫道:“你这人,走路不带眼睛的么?怎么就撞翻了人家……人家……人家……”

    一眼看清李鱼的模样,杨千叶就跟见了鬼似的,后边想说什么都忘了。

    李鱼?

    这个杀千万的,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一颗白皮儿萝卜咕噜噜地滚到了褚龙骧的脚下,褚龙骧停下了,弯腰把萝卜捡了起来,笑眯眯地向杨千叶走近,想递还给她。

    而杨千叶则怔怔地看着李鱼,小嘴张成了o型,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巷子口儿,冯二止刚把墨大总管扶起来,墨总管眼泪汪汪,走在后边的冯二止和另外两个太监还没看到杨千叶,一瞧墨总管哭了,不禁吓了一跳,赶紧问道:“墨师,摔痛了吗?”

    “放屁!摔个跟头,我至于吗?”

    墨白焰恶狠狠地骂了他一句,抬头再向杨千叶望去,骇然看见李鱼正站在杨千叶面前,殿下一脸错愕,仿佛被吓住了。

    而那个穿灰鼠皮裘、带着一班侍卫的魁伟大汉,正领着他的人向杨千叶围拢过去,那班侍卫人人带刀,至于走在最前边的那个魁伟大汉,由于是侧背着墨白焰,所以墨白焰没看到他手里的萝卜,只是瞧他右手屈着,似乎正在拔刀。

    此前,墨白焰最后一次看到李鱼,是在利州武都督府,李鱼扼住了杨千叶的喉咙的时候,这是他第二次见到李鱼,两场情景联系起来,墨总管立即就得出了结论:糟了!殿下被包围了!

    “殿下在那里,快救人!”

    墨白焰伸手向前一指,指头所向,自己先嗖地一下蹿了出去,别看老人家岁数大了,这一纵身如恶狗扑食,其快如风。

    冯二止和另外两个太监抬头一瞧,立时也误会了,当即就向前扑去,同时把兵器掣了出来,明晃晃举在手中,大吼道:“宰了他们!”

    权保正拖着一条瘸腿跟在褚龙骧后面,听到大吼,扭头一瞧,墨白师已经飞也似的扑过来,权保正大惊,骇然大叫:“有刺客!”立即拔刀,一式力劈华山,凌厉地劈了下去。

    权保正确实性喜渔色,可谁规定性喜渔色就一定是被酒色掏空了身子的纨绔废物?权保正不仅能打,而且骁勇善战,十分凶猛。他能成为褚龙骧的亲卫,并且在残疾后,由褚龙骧亲自安排,最终在这里做了个悠游自在的富家翁,凭什么?

    就凭权保正在战场上救过褚大将军的性命,他的这条瘸腿,就是为了褚龙骧而瘸的。

    军队的战法武功极其简单凝练,但简单凝练,犀利凶狠上反而更强,这凌厉的一刀劈来,墨白焰尚未出兵刃,也不得不暂避其芒,马上侧身一掠,撞向几个壮丁。

    褚龙骧站住了,一手托着白萝卜,还在手里悠闲地一颠一颠的,笑眯眯地看着权保正及几个悍勇的壮丁与墨白焰等人站在一起,仿佛看西洋景儿似的,毫不紧张。

    趁机此会,李鱼一把抓起杨千叶的手腕就走。

    “你放开我!”

    杨千叶一瞧他这动作,如何还不明白他的心意,杨千叶不禁又好气又好笑。李鱼如此维护,还真是暖心。可是……老娘就是要接近那个权保正的啊,你要不要这么好心……办坏事?

    “快放开我!”

    “闭嘴!再闹,打烂你的屁股!”

    “你……”

    杨千叶还没想好是抽出暗藏的短剑,捅了这个好心的大白痴呢,还是再度被他坏了自己好事,已经欲哭无泪地被他扯进了一条胡同。

    褚龙骧和权保正看到了这一幕,但毫不在意。在他们看来,这应该是小两口儿,一见街上发生打斗,所以仓惶避难去了。

    墨白焰见小公主被李鱼拖走,更是大急,马上吼道:“立刻结果他们!”

    墨总管认定了褚龙骧等人是李鱼的帮手,而小公主已经被李鱼扣住了穴道,所以才被拖走,情急之下只想结果了这些人,速速赶去救人。

    而权保正等人则认定了这些人是要对褚大将军不利的刺客,也是竭力抵抗。

    此处距权保正府并不远,这厢大打出手,权府里哪还能不知道,一时间警钟长鸣,警.号吹起,褚龙骧一共三百名随他回京的亲军卫队,立即全副武装,轰轰隆隆地杀出来。

    长枪手一百人,大枪长及丈八,鸡卵粗的枪杆儿,锋尖儿足足一尺有八,保证一枪就扎人一个透心凉。

    刀盾手一百人,大盾高有一米五,往地上一顿,就只露出脑袋。刀则略带弧形,方便切割。

    弓弩手百人,这个才是最可怕的,用在战场上还好,用在围歼某几个人的话,一通攒射,你有通天彻地之能,也得被射成刺猬。

    “我们走!”

    墨白焰大袖一拂,趁着三百精兵尚未形成合围,纵身跃上了房顶,冯二止等人见状,忙也随之窜出,向着杨千叶被拽走的方向遁去。

    三百精锐赶至褚龙骧面前,一位旅帅甲胄齐备,匆匆上前,甲叶子铿铿直响,到了褚龙骧面前,单膝跪地,扶刀顿首道:“大将军,末将来迟,还祈降罪。”

    褚龙骧从腰间拽出一柄小金刀,削了萝卜皮儿,将那水灵灵脆生生的萝卜咔嚓咬了一口,一边嚼着,一边笑嘻嘻地道:“少扯毛蛋,去抓人。老子想瞧瞧,谁要杀俺!”

    那旅帅又一顿首:“末将遵命!”

    他站起身来,拔刀出鞘,杀气腾腾:“挖地三尺,搜!”

    权保正也咬牙切齿地吩咐他的人:“他娘的,刺杀老子追随的褚大将军,这是不给我脸了啊、这是面子里子都不给我留了啊。我不管他是谁,我不管牵涉到谁,全都给我挖出来!老子今儿跟他拼啦!”

    那些壮丁一瞧权保正气疯了心,忙也紧急召集全镇民壮,集结起来,控制了大街小巷,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开始了大搜查。

    而此时,纥干承基正提着刀,候在事先租好的民宅里,等着杨千叶引诱“权保正”登门。

    看起来这货又要杯具地接最后一棒了。

    不过,令人欣慰的是,这回他有了个陪绑的难兄难弟――罗一刀!

    陇右四大寇、利州第一盗,联手干绑票买卖,那场面……老霸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