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逍遥游 > 第177章 山水有相逢
    罗霸道拔出了他的刀,那套逼格十足的说词儿自然是不会这时候讲的。他又不是白痴,那套说辞是跟准备动手的道上朋友说的,不是对朝廷官兵们讲的。

    虽说罗霸道就像悲剧的俄国大诗人普希金,居然在公开决斗时碰上不守江湖规矩的对手,他在不守规矩的李鱼面前也曾一再吃亏,但大多数江湖好汉是不会那么“下作”的,但官兵没必要守你的江湖规矩。

    罗霸道斩断三杆大枪,纵身跃上围墙,双脚踏足于墙头,双膝一屈,刚要猎豹般猛扑出去,忽地怪叫一声,本来向前的重心变成了向后,身子向后一倒,双足用力一蹬,呼地一声平着射了回来。

    与此同时,罗霸道大叫:“有弓弩手,从后边走!”罗霸道身体力行,撞得屋檐下挂着的一些干菜、什物纷纷碎落,整个人已经窜到房山墙处,闪身掠向房后。

    听他一喊,墨白焰、纥干承基等人忙也迅速掠向屋后,就听“嗖嗖嗖嗖”,一串串弩箭雨打芭蕉一般齐齐射了檐下一排。

    弩箭威力虽大于弓箭,不过弩箭是平射,此时有障碍物,反不及弓箭了。弓箭是抛射,可以弧线角度绕过障碍物。

    褚大将军的亲军卫队身经百战,反应迅速,前排弩手射空,后排弓手立即抬高了抛射角度。

    一蓬利箭越过房脊,正好抛射在屋后。

    罗霸道、纥干承基、墨白焰等人急忙挥舞兵器拨打。

    “嗖嘶!嗖嘶!”

    弓弦狂鸣,利矢破空而至!

    可贯重甲的利箭,无论是力道还是速度,都远非寻常人可以抵挡的。这几个人虽然不是一般的武人,却也是眼花缭花。

    太监高手叶天明一个不慎,没有挡过一枝利箭,那箭自天而降,“噗”地一声,贯穿了他的脚背,钉进地里半尺,箭杆儿还在他的脚面之上嗡嗡颤动。

    叶齐急忙想去救他,却被墨白焰一把拉住,猛地往后一带。

    第二拨箭雨到了,利箭如雨,自天而降,箭镞如狼牙,一一闪烁着嗜血的寒光。

    就只这一刹,原本只是脚面被钉穿的叶天明已来不及闪避,徒劳地挥刀抵挡了三两枝箭矢,就听“噗噗噗”一阵怵心的入肉声,整个人已被射成了糖葫芦墩儿的模样。

    “天明啊!”

    叶齐一声惨叫,双瞳赤红。

    他俩年岁相仿,一同入宫为奴,一同行走江湖,这许多年下来,早已情同亲生兄弟,眼见叶天明惨死,叶齐如何不肝胆欲裂。

    墨白焰老眼含泪,沉声道:“快走!”

    军伍作战,弓弩为先。江湖人个人武艺再高,在这等行伍战法面前,也是丝毫没有用武之地的。

    死者已矣,生者还得为了生而挣扎打拼,慑人心魄的箭矢厉啸依旧不绝于耳,此时想给齐天明收尸也成了一种奢望。

    “走!”

    墨白焰扯了叶齐一把,此时纥干承基和罗霸道已经撞开后门逃进了后巷。

    好在官兵本来只是例行搜查,确实没有派人提前堵住后巷。

    叶齐含泪随着墨白焰逃过小巷,刚刚奔出十余步远,一队精锐官兵已经提着狭锋单刀,如狼似虎地追了上来。

    马匪直接闯进双龙镇做乱的事儿极少,通常都是在朝廷势微,自顾不遐的时候,才会有大股马匪尝试攻打双龙镇,试图做笔大买卖的事发生。平时小股马匪入镇骚扰毫无必要。

    可是自打过了年,这可是马匪第二次乔装入阵作乱了,而且这一次还偏偏是对褚大将军动手,这让曾是褚大将军亲兵的权保正情何以堪?

    所以,权保正动了真怒,此时不但所有民壮全部上街,三百官兵配合作战,他还下令全镇百姓提供一切声息动态,简直已是全民皆兵,不要说是罗霸道等五人是偌大的活人,就算是五只老鼠,怕也不宜躲藏了。

    五个人没头苍蝇一般这厢一闯,那厢一撞,时而后有追兵,时而前有堵截,逃得慌不择路、焦头烂额。而杨千叶……

    杨大姑娘此时就安逸得很了。

    李鱼如今是龙家寨的大主事,前往长安接迎亲人的,与常老爷结伴同行,是客。所以常书欣对他还蛮照顾的,同样给他开了一间上房,有堂屋、有内室,用一扇木屏风分隔。

    杨千叶此时就坐在堂屋里喝茶呢。

    香茗入口,那颗慌乱的心儿才渐渐平静下来。

    方才被李鱼几巴掌打下去,杨千叶大为失态,此时想来,羞窘不已。只得岔开话题遮羞,她凝眸侧耳,听了听外间隐隐传来的厮杀呐喊声,疑道:“什么人也对那权保正动手了,怎么闹出这么大的阵仗。”

    对面,李鱼就跟正在上课的老教师对着溜号的小学生似的,生气地屈指敲了敲几案,瞪着杨千叶道:“你还没说,此番闯进双龙镇,究竟想干什么,还有谁跟你一起来了?”

    “我为什么要告诉……”

    杨千叶还没说完,李鱼就威胁地扬了扬巴掌。杨千叶心儿一跳,跪坐下来时,足尖抵着的翘臀忽然又有些痒了起来,这句话竟尔说不下去。

    她心里好气,李鱼跟她有个屁的关系呀,干嘛要怕他,可……可李鱼那手似乎有种异样的魔力,一旦打上她的屁股,饶是她一身武功,却像是被抽掉了筋儿似的,软绵绵的全无用武之地,只能“任人宰割”。

    现在,“病情”似乎更严重了,李鱼还未打上她的身子,只是威胁地亮了亮手掌,杨大姑娘就隐隐然生起一种“愿意臣服”、“愿意承受”,甚而有些异样期待的快感,真是……真是活见鬼了。

    李鱼瞪着她道:“还不说?”

    杨千叶咬了咬牙,羞愤地道:“本姑娘的事,本就与你没有任何干系,你问了又如何,向权保正通风报信么?”

    李鱼道:“一直以来,我可有害你?”

    杨千叶道:“难道没有?我哪次不是被你害惨了?”

    想想每每被李鱼所坑,现在混得越来越惨,杨大小姐不禁悲从中来:“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好不好?屡次三番坏我好事,我上辈子究竟是做了什么孽,才让我遇见你?”

    李鱼道:“你别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若不是我,你真以为你就能成功,只怕早就陷入万劫不复之地了。”

    杨千叶奇道:“什么狗咬吕洞宾?吕洞宾是什么东西?”

    李鱼咳嗽一声道:“这不是重点,快交待,你到双龙镇来做什么?”

    杨千叶道:“我到双龙镇来……,呀!糟了!”

    杨千叶自从被李鱼掌掴了臀部,脑子就昏昏沉沉的想不了东西,直至此刻才突然醒起,纥干承基和罗霸道还在所租民居里设伏。

    如今满镇的喊杀声,显然是镇上壮丁正在到处缉捕,万一撞到他们怎么办?得赶紧通知他们撤离。想到这里,杨千叶急急站起,惶然道:“我还有要事,顾不及跟你说了。”

    杨千叶说着,急急就往外走。刚刚走出两步,房门“呼”地一声开了,一道人影呼啸而入,刀往她脖子上一架,沉声喝道:“休得声张,否则要你性命。”

    杨千叶看着来人,先是愕然,继而大喜:“大哥?是我!”

    罗霸道恶狠狠地拿刀勒着杨千叶的脖子,定睛一瞧,所抓人质竟然是自己的三妹,嘴角登时一抽,也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

    杨千叶惊喜道:“大哥,你怎么来了,二哥呢?”

    罗霸道放下刀,转身道:“你们进来吧,三妹在这里。”

    罗霸道这一转身,杨千叶便吓得一跳,险险撞进刚刚站起的李鱼怀抱。原来,罗霸道屁股上正插着一枝利箭,他一转身,那箭杆儿险些扫中杨千叶的大腿。

    :偶都出门十天了,先是去上海电视节,接着去厦门公干,然后去北京签售,接着到重庆开会,今天会议结束,启程去横店参加开机仪式。剧本要修,活动要参加,见到诸多作家朋友,必要的应酬得参加,乐虎国际国际还得更新,每日都得半夜码字,每日睡眠不足五小时,好想这一波活动赶紧结束,回家做一个安静码字的美男子吖!求点赞月票!